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五百八十七章 三姓师徒

第五百八十七章 三姓师徒

  距离在天龙山上生的那起杀害妇孺灭门案已经有几天了,这件事影响很大,据说甚至连几位化神真君都关注了。毕竟这件事生的地方就是在天龙山上,就在真仙盟心腹之地,从某种程度上来说,等于是在打所有真仙盟中人的脸。

  幸好是现在魔教那边基本已经被打垮,很难再兴风作浪了,而且这次血腥意外的事件中也无人在现场现任何与魔教有关系的线索,不然的话,只怕又是一场轩然大波。

  早十年前,不,最多只是早五年前,甚至还更短时间内,这天底下唯一胆敢对真仙盟势力范围核心处做出这等骇人恶事的,也只有魔教这个邪门宗派了。而且按照惯例,魔教做了这种事后,必定是要留下表明身份的痕迹,等同于向真仙盟乃至全天下宣告这件惊天动地的大事乃是我们做的。

  所以,这次现场如此“干净”,其实也是从侧面证明了魔教似乎与此事并无关系,这也让许多浮云司中的人松了一口气。

  毕竟如果要论杀人动机的话,对陈壑一家恨之入骨的头号嫌疑,大概是要算魔教了,至于真仙盟中那些因为利益纠葛的对头,估计也不太可能做出这种事来。

  只是现如今事实摆在眼前,陈壑一家被杀,真仙盟脸面丢了个干净,浮云司甚至是天澜真君的脸都可以说是被打了,于是许多人,包括真仙盟中各个山头以及偌大仙城里的大小势力,这段时间里都是格外关注浮云司的动向。

  浮云司有动静么?

  当然是有的!

  生了这样的大事,如果没动静,那岂非和石头人没差别了。浮云司从血莺以下,整个庞大的势力机器似乎都动了起来,从天龙山上查起,一路追索,无孔不入的探子追踪着每一条可疑的线索和可疑的人,至于这中间有没有用,外人却是不知道的。

  大家只知道那个可怕的凶手暂时还没抓到,但浮云司搜索的力度却是越来越大,整个仙城似乎都被他们整得不得安宁,只是大部分人都不太敢反抗,毕竟浮云司这次可以看得出来,他们似乎是真的急了。

  不管是脸面被打的羞恼,还是来自于更高层级那位神祗一般威严的真君的威胁,都很快转化为对浮云司人马的压力:那个凶手,不论死活,一定要找出来!

  整座仙城一片肃穆,似乎连往日的繁华都略显失色,大概是在这种强大力量的压迫下人们变得谨慎小心了。

  何毅从他很小的时候,基本上就是懂事的时候开始,就是一个很小心谨慎的人,他父母早亡,下边还有一个更加不懂事的弟弟要照顾,这一路走来,其实真的是吃过很多的苦。小时候是为了吃饱饭,大了些进入昆仑派后,是为了向上爬,一切都是为了得到更好的生活,让自己可以放心一点。

  是的,他心里从来都不放心,在他内心深处从来都觉得自己似乎永远都是当年那个拉着年幼不懂事的弟弟茫然无措绝望地站在街头的孩子。

  他没有安全感,他一无所有,他总觉得自己手上所有的东西随时都可能失去,如今的这一切,就像是一个孩子天真而夸张的梦,梦醒后一切成空,又回到了那个可怕的孤独绝望的世界。

  这种心情他从未对人说过,包括他的弟弟何刚。原本一切看起来都在慢慢变好,他成为独空真人的弟子,道行精进,声望日起,前途无限,一切都会变好的,直到后来,接连不断地生了那么多的事。

  弟弟死了,不知道真正的凶手是谁;师父也死了,真正的凶手是他自己。有些路走错了,原来就真的不能回头,每一个深夜寂静漆黑的时候,他独处的时候都会回想往事,想着自己是不是或许有第二条路可以选择?

  可是,世间没有后悔药,哪怕现在看起来他做的选择是完全错误的。

  天澜真君完全不是一个他可以信任的人,哪怕他为了这位真君做了那么多的事,背叛了恩重如山的师父,也背叛了自己的前半生,但是在那个人的眼里,自己也许就像是一只蝼蚁般无足轻重。

  何毅觉得自己马上就要一无所有了。

  他对此异常恐惧,哪怕世间所有的人都觉得他坚强强大,但是他知道自己内心的脆弱与胆小。

  他绝不能再让自己处于那种无所依靠的情形,是天澜先背弃了他,他所做的一切都只是为了让自己活得更好,甚至仅仅是活下去而已。

  何毅不相信6尘上位以后,还会容得下自己,毕竟自己曾经亲手将他打入过龙川大河;他甚至觉得以天澜真君的心狠手辣,为了替他那个徒弟铺路,在6尘上位之前,自己大概就会死于非命罢。

  这种事绝对不能生!

  所以,当血海滔滔挂在天穹,他穿过那一处地下通道,再一次来到那座小楼时,何毅心里再一次告诉自己,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没有错。

  错的是6尘,错的是天澜,错的是这整个世界……

  只是那天晚上的血腥,他始终挥之不去,那黑暗中的啼哭声惨叫声,好像还是在他耳边回响着。

  何毅甩了甩头,有些茫然地看着那座在他眼前出现的门扉,然后推开门走了进去。

  和上次过来一样,这门后看起来是一个很温暖很温柔的卧房,仿佛是一个青春年华的少女正在这里肆意挥洒着最美好岁月的所在。

  那个美丽的身影正坐在梳妆台前,听到声音,回头看到是他,顿时便是嫣然一笑,如春花绽放清丽无双;而在她的身后更远处,那张床上,柔软红被边缘则坐着另一个老人,白雪眉,面上手上裸露的肌肤虽然能看到一些老人斑,但气势慑人,仍是令人心生敬畏。

  虽不如天澜真君那般高高在上犹如神祗,却也自有种不可一世的强大气息。

  何毅眼前一亮,疾步上前,先是抱拳拱手,但略微迟疑,猛地双膝跪下,却是在这个老人面前磕了响头。

  那老人白眉一扬,露出一丝笑容,道:“啊,你何必如此?”

  何毅埋,语气诚恳,道:“弟子何毅,对真君大人风采神往已久,今日一见,更是折服。往日种种,不过未见明主而已,若真君不弃,弟子愿为真君效死!”

  那老人呵呵一笑,道:“你这一见面就开口弟子长弟子短的,我可不记得与你有师徒情分啊?”

  何毅身子一震,目光急转,随即大喜道:“若有幸,何毅愿为真君门下驱驰,万死不辞!”

  站在一旁的那个美丽女子宋文姬,站在一旁看着这一幕,微微笑着,眼底深处却是掠过一丝复杂神色,带有一丝冰冷,也有点点嘲讽之意。

  她转头向窗外看去,只见天色压抑,血海滚滚,心想着这肮脏人间,还不如末日快些到来算了。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867068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