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五百八十九章 月黑风急

第五百八十九章 月黑风急

  天澜真君看了陆尘一会,然后神色平静地道:“我没下这个命令,最近也没有这个意思。”

  他这句话说得有些奇怪,在意思上似乎还有几分重复,但是陆尘却是听明白了,默默点头。

  以天澜真君如今的权势和地位,开口说一句话,自然可以断人生死,但若是有的时候有杀意却不方便,却也有许多法子可以不说,只要让身边人知晓那份意思后,就有无数人会帮他做了这件事。

  天澜真君明白地说对白莲没有杀意,至少最近没有,是很重要也极关键的。只是这样一来,陆尘虽然心中的担忧轻松了一些,但随即又皱紧了眉头。如果不是天澜真君这边所为,那么白莲又会去了哪儿?

  陆尘低头沉思了一会,随后感觉到天澜真君注视他的目光,迟疑片刻后,便坦然将自己去找白莲的这段过程完全与他说了,末了轻声道:“这事情我觉得有些古怪,还是要过来和你说一声。”

  天澜真君看着他,忽然笑了一下,似乎对白莲的命运毫不关心,只是对陆尘上下打量着,微笑道:“你如此可是怀疑我么?就不怕我因此发怒?”

  陆尘摇摇头,道:“我没有怀疑你,我过来只是跟你确认一下。”说着他顿了一下,又道:“真要是你有心动她的话,她自然是必死无疑,同时,也不会留下这么多手尾。”

  天澜真君失笑,道:“你倒是对我很有信心啊。”

  陆尘道:“毕竟是你栽培我出来的啊,天下间大概也没人比我更知道你的厉害了。”

  天澜真君道:“看来这些年你不在我身边的时候,其他本事精进倒也罢了,倒是这拍马屁的工夫着实厉害,脸不红心不跳的,比我年轻时候强。”

  陆尘微微低头,道:“过奖了,以前在魔教里头混的时候,为了能活下去,自己学会的。”

  天澜真君脸色微微一僵,随即恢复了正常,沉吟片刻后,道:“你等一下。”

  当着陆尘的面,天澜真君起身开口,叫了大殿外值守的手下进来,吩咐去叫浮云司的血莺过来一趟。

  陆尘下意识地向大殿外的天空看了一眼,只见夜空中血浪滔滔,暗红光芒遮天蔽日,虽是深夜,看起来似乎与白天差不了太多。

  ※※※

  这个时候当然并不是见面聊天的好时机,普通人这个时候去打扰朋友,别人大概就要跟你翻脸顺便再骂几句脑子有坑破落户等等。但是看着天澜真君吩咐此事的时候,却是神色淡然,仿佛一切都是天经地义,大概在他眼中,这个世间、整个世界,都应该是以他为中心而转动的吧。

  他从来不会顾及、或者说是去考虑在他身边大部分人的心情和想法,他只做自己想要去做的事情,但最可怕的是,这么多年以来,他所取得的成就,他所拥有的实力,他的威望与权势,竟然让这一切都变成了理所当然。

  陆尘微微垂眼,面无表情,心里却暗暗想着,如果这个时候血莺那个女人已经睡下了,躺在温暖被窝里的她突然被人叫醒然后又要被迫赶到这里的时候,她心里会是什么样的感觉。

  她会不会在心里偷偷地骂这个死光头神经病脑子有坑呢?

  陆尘突然对这个十分好奇起来。

  如今的真仙盟日渐臃肿庞大,许多堂口人马的做事效率都已经每况愈下,拖拖拉拉,令人沮丧,但是这其中并不包括浮云司。

  多少年来与魔教腥风血雨的厮杀争斗,还有在天澜真君这个异于常人的领袖强力管束下,浮云司中仍是一派精干气氛。而血莺作为这个真仙盟最强大堂口的堂主,果然是以身作则,在天澜真君命令传下去不久后,最多不超过一刻钟时间,她就已经匆匆赶到了昆仑殿这里。

  早有人交代了若是血莺过来就无需通报,让她直接进来,所以,血莺一路疾走,面上神色还带了几分急切,看起来是有些担心天澜真君这里或许是有什么十分急迫的大事。

  不过,当她走进昆仑大殿看到陆尘也坐在那里时,脸上还是露出了几分异样神色。

  在过往很长一段时间里,能够在这种深夜十分陪伴天澜真君做事、说法的人,常常只有她一个人。

  血莺深吸了一口气,面上却是露出微笑,好像突然间就已经在前几日的那一场不愉快完全忘掉了。她先是对陆尘点点头打了个招呼,然后面对天澜真君,正色行礼,轻声道:“大人,您有事找我?”

  天澜真君颔首点头,却不言语,只是指了一下陆尘。

  看到血莺有些诧异的目光转了过来,陆尘也没办法,只得将白莲的事又说了一遍,与此同时,他也暗中观察着血莺面上神色。毕竟在这天龙山上,血莺地位特殊,近来处境微妙的她,偏偏手上还掌握着如此一股强大的力量,如果说她真要做什么的话,陆尘也没把握能完全拦住这个女人。

  大概只有天澜真君才能完全地压住她吧。

  血莺听完了陆尘的话,先是惊讶,随即面上露出几分思索之色,同一时候,只听天澜真君在一旁又缓缓开口,叫了血莺一声。

  “血莺。”

  “属下在。”血莺面色恭敬,对天澜真君行礼道。

  天澜真君道:“白莲这个人,我是交给你暗中看管的吧?”

  陆尘心中一凛。

  血莺点头道:“是的,属下也已经安排人手看着她,前些日子她有所异动时,就被我们挡了回去。不过自从上次您同意她去西陆昆仑山一趟后,再回到仙城里,她好像就老实了许多。而且您交代的也只是不许她随便离开仙城,平日里则并无禁止,所以属下的人手大概也松懈了几分,只是在靠近仙城边缘才会露面,其余时候大概就大意了。”

  她神色肃然,对天澜真君道:“这件事是属下失职,请您给我数日时间,我现在就安排下去,一定将白莲的下落找出来禀告给您。”

  天澜真君淡淡地道:“其他的事以后再说,先去问问最后看到白莲下落的地方是在哪里,最近她又与什么人有所接触了,好好查一下。”

  血莺点头道:“是。”说完起身,快步退出了大殿。

  坐在一旁,在这过程中一言不发的陆尘皱了皱眉,道:“你刚才那话里,莫非是有怀疑的人了?”

  天澜真君“哼”了一声,面带肃杀,冷冷地道:“在这仙城之中,敢逆我之意、暗中搞鬼的,无非就那四五个化神老头子罢了。此事来了也好,我正好打算要跟他们几个‘好好聊一下’的。”

  陆尘看着他的神情,没有说话,却是只觉得身子周围一阵微凉。

  大殿之外的夜色,看起来越来越冷,风也越来越急了。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868694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