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五百九十一章 影子的感觉

第五百九十一章 影子的感觉

  小小木桌,破旧椅子,随意放在巷子路边;一张帆布,撑在头顶,平日里为了遮阳挡雨,现下却也拦住了头顶那片暗红光辉,让人没来由的心安几分。

  一碗馄饨,几许香油,再洒些新鲜翠绿的葱花,热气腾腾,香气扑鼻,倒是有几分卖相,让人口舌生津有了食欲。

  桌子一角放着大碗,里面有自取的筷子勺子,宋文姬喜滋滋地拿过那白瓷小勺,眯着眼睛闻着香气,深深呼吸了一下,面上露出几分满足的神色。

  6尘在一旁看着她,随后也看了看自己面前摆放的那一碗相同的馄饨,犹豫片刻后,也拿起勺子舀了一口汤,尝了尝味道。

  宋文姬倒是没有急着吃,露出了几分期待之色,看着6尘笑着道:“怎么样,好吃么?”说着她又叹了口气,道:“这家可是有好些年的老摊位了,我小时候就在这儿吃过的,那滋味太好吃了啊。”

  6尘看着眼前的这一碗馄饨,眼底深处的微光却是闪了闪,然后抬眼向宋文姬看去。

  这个女子在天律堂乃至真仙盟中,凭借着铁壶真君义女的身份,可谓是年轻一代中风头正劲的人物。平日里就算不能完全的随心所欲肆无忌惮,但大多数时候,她应该是自由的,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她进入天律堂已经有几年了,但是这几年中,听她话里的这份意思,似乎从未回到这里吃过一次她念念不忘的东西?

  是她这些年太忙了,没空过来,还是有其他的原因呢?

  而这些隐隐会透露几分私密的话语,平常人听过就算了,但是对于6尘,却是很容易就察觉到其中的微妙不妥之处。只是按理说,宋文姬不会不知道6尘的身份以及这些话语的疑点,但她还是这样说了,这又是什么意思呢?

  6尘沉默了片刻,却并没有回答宋文姬关于好吃不好吃的话,而是对她笑了一下,道:“看来你今天的心情不错啊,最近有什么好事吗?”

  “哪有什么好事,坏事烂事破事一大堆才对啊。”宋文姬叹了口气,用勺子舀了一点汤水,也没喝到嘴里,似乎有些怕烫,在碗中转动了两下,道,“前几日山上听雨楼那件事,你知道了吗?”

  “嗯,那天晚上我也过去了,就在楼外边看着。”6尘说道。

  宋文姬看了他一眼,不知为何似乎有些不好意思,脸腮边还微微红了一下,那一刻真是娇艳若桃李,动人心魄。她有些娇羞,又有些惆怅,叹了口气,道:“我丢脸了啊,那天晚上你都看到了吗,我很狼狈吧?”

  6尘正色道:“有点狼狈,但说到丢脸绝无此事。那件事与你无关,都是那淫贼作恶,他罪该万死,你却是无辜受到牵连的。”

  宋文姬目光流转,似晶莹宝石闪烁光芒,倒也没有那种小女儿伤心流泪的意思,她看去似乎总是在美丽娇媚中更多带着几分英气与坚强,很少望见她软弱的时候。

  她若有所思,想了想后道:“你说的有道理,可惜世事便是如此,女子受辱,纵然不曾失身,却也有风言风语说个不停。”她看着6尘,问道:“这几日间,你曾听说过有关于我的那些传言么?”

  6尘默然,一时间不知该说什么,那样的流言,说实话,他确实是听到了的,在这个男性为尊的修行界中,对一个美丽女子并且在那种晚上衣衫破损的模样来说,自然便会有人脑洞大开,自行想象出许多事情、景象出来。

  在这些事情上,6尘有时候觉得修士与凡人其实并没有任何区别。

  他没有说话,宋文姬便自然知道了答案,耸了耸肩,倒也没有特别生气的样子,只是微笑着说道:“不过看起来你是不信的啊,那可不错。像你这样的人很少了,我谢谢你。”

  6尘摆了摆手,道:“我要是真信了那些胡话才是蠢。”

  宋文姬明眸凝视着他,面上神色似乎有些复杂,过了一会后,忽然开口对6尘问道:“听说你很早以前,是一个浮云司中的影子出身?”

  6尘心中微微一凛,但面上神色不变,点头道:“确实如此。”

  宋文姬看起来似乎有些感慨叹息,道:“能够从一介无人知晓的影子,到如今成为浮云司中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真君弟子,你的经历当真可以说是一段传说了。”

  “不过是有几分运气罢了。”6尘轻描淡写地说着,然后向她看了一眼,微笑着说道,“好好的,你怎么突然对我的过去感兴趣了?”

  宋文姬不说话了。

  这个压抑而阴沉的清晨,这条热闹的凡人街巷里,他们坐在人群中的破旧的桌椅上,如同一对平凡的人间夫妻。他们相对而视,面色平静,周围的人们似乎也没有察觉什么,用那些烟火气掩盖了他们眼中的淡淡厉色。

  ※※※

  “做一个影子……是什么感觉?”

  宋文姬白皙如玉的手指,拎着那只白瓷小勺,在她面前的馄饨碗里转动着。在瓷勺与碗壁轻轻碰撞出清脆的声音里,汤气已不如之前那般滚烫,还有丝丝白烟袅袅升起,让她的脸看上去仿佛有些模糊。

  6尘心想她到了现在,好像还没有吃上一口馄饨。

  沉吟了片刻后,6尘说道:“大概是吃不香,睡不好吧,天天都在害怕,心总是悬着,总是觉得也许下一刻,自己就会被人一刀捅死,或者被一群人围攻抓住,然后再受尽折磨的死掉。”

  宋文姬手指上的动作停顿了一下,在那片轻薄的白气里,她抬起头向6尘看了看,过了一会,轻声道:“那滋味不好受吧?”

  “是不好过啊,所以,后来我选择了自己用刀捅死了别人。”6尘略带自嘲地说着,然后伸起自己的一只手掌,自嘲地笑道,“你看,这上头染过血的。”

  忽然,白气中宋文姬的手忽然穿了过来,握住了6尘的手。

  6尘面上神色一僵,几乎是下意识地身子往后一缩,目光却没有看宋文姬,而是向自己身子四周附近扫视而去,一股凌厉之意在他身子周围瞬间铺开,随即又消散而去。

  “我没叫人埋伏在这里杀你。”宋文姬说道,“毕竟你是天澜真君最心爱也是唯一的弟子,要是你出了事,没人能当得起那位的愤怒,哪怕是我也不行,到了那时,怕是连我义父都护不住我了。”

  6尘笑了一下,道:“看来我还是有一个好靠山啊。”

  宋文姬目光略显迷离,看着自己手中抓着的那只手掌,这个男人的皮肤毫不细腻,触手处传来的是粗糙坚实的感觉,仿佛已经握惯了兵刃刀斧,但不知为何,却并没有想象中的血腥气。

  “影子不好当的啊……”她幽幽地又说了一句。

  6尘看着她不说话。

  然后,她果然又说了下去,似有几分感慨,又有几分轻蔑,道:“可惜有的人,还是绞尽脑汁要做呢。”

  6尘眼睛眨也不眨地看着她,面上的笑容缓缓散了去,容色间也有了几分冷意。

  宋文姬却好像并不在意,松开了手,但6尘却突然翻过手掌,一下子抓住了她纤细白皙、柔弱无骨般的手掌。

  宋文姬抬眼向他看来,眼波盈盈如水。

  6尘与她对视了一会,面上的寒霜渐渐退了去,又过了片刻,他松开手,温和地道:“快吃早点吧,不然就该冷了。”

  宋文姬低头看了那碗馄饨一眼,用手指拎着勺子舀着喝了一口汤,却是摇了摇头,面色漠然,站起身来,道:“不好吃了,小时候的那种滋味,再也没有了。”

  说着,她丢下勺子,转身走去,没过多久,就离开了这条温暖热闹,但在修道中人眼中看来却似乎带着几分低贱平凡的小巷,头也不回地走了。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870240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