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五百九十三章 愤怒的原因

第五百九十三章 愤怒的原因

  整个天龙山上的人都知道,那六位高高在上的化神真君之间的关系是有些微妙的,这里面的原因很简单,也很容易想到,大家都是站在整个人族修真界顶峰的人物,一览众山都是小的。能登上这个地位的人个个都是绝世之才,莫说资质了,在这上头,万里无一的天资仅仅只是最基础的东西罢了,甚至可以说,到了这种层次上,连勤奋刻苦、百折不挠、坚韧不屈等等珍贵品质都不算什么,反而是那些运气和机遇,才变成了最后分隔神与凡人之间的关键。

  人与人之间生来就不是公平的,你有你的机遇,我有我的气数,总之到了最后,能成为化神真君这样人物的人,几乎就可以看作是天授神权,是上天青睐,自然也是心高气傲的人物。

  都是了不起的奇才,都是眼高于顶目空一切的大佬,都认为天上地下自己是最为出色的,那么再看到周围居然会有跟自己差不多的人物时,自然就会有几分看不顺眼。

  这一点,哪怕是平日里看起来再低调再平和的化神真君,大抵也会有几分这样的想法。

  所以,真仙盟中的这几位化神真君,虽然德高望重,虽然权势煊赫,但彼此之间,却从来都各自保持着一定的距离。而他们之间偶尔发生的摩擦和口角,就像是天龙山上下乐此不疲的八卦消息,多年来始终成为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

  看上去这一次天澜与古月两位化神真君的争吵,似乎也是这种大家见怪不怪的神仙打架中的一次。虽然天澜真君看起来有点过分,居然从自己的地盘跑到人家星辰殿里去和古月真君大吵了一次,虽然没听说,也没人真正感觉到里面有大打出手或是动用道法神通的迹象,但是那阵仗还是挺吓人的。

  或许,是因为如今的天澜真君势力大盛,心气爆棚,已经无法再忍耐与其他人平起平坐,甚至无法压抑自己心里的野心,所以要有所行动了吗?

  这个猜测在这两位大佬发生争吵后立刻不胫而走,在短时间里就传遍了整座天龙山,甚至是转眼间就压过了前几日铁壶真君为义女暴怒听雨楼惩治淫贼的戏码,成为人人关注的焦点。

  除了这次争吵的双方都是化神真君这种吓人的大佬外,还有一点其实也暗中吸引了许多人的注意,那就是按照原本的看法,天澜真君的浮云司本身实力如今已经是当之无愧的真仙盟第一堂口,而与他们走得最近的势力山头,似乎就是星辰殿。

  但如今看起来,天澜真君这位向来以嚣张跋扈、目空一切,哪怕在化神真君这个层次中都令人侧目的狂傲,似乎终于是让他有些丧失了理智,再也无法忍耐任何人对他的不恭敬了。

  所以,他跑到星辰殿去骂了古月真君一顿。

  据说古月真君当时气得脸色苍白,与那位著名的光头真君大吵了一架,中间甚至好几次不顾身份,十分刻薄地讥讽了天澜真君头上长不出毛发的缺陷之处,更进一步激怒了对方。

  当然了,这种层次的大佬基本上还是动口不动手,一旦动手,那基本上就是山崩地裂的程度,智者不取,大家也不喜欢。

  星辰殿上下人等在事发后都是气了个半死,好歹大家都是名动天下的一大势力,被人这么跑上门来打脸,实在受不了这份羞辱。只是那位名叫天澜的话……算了,受不了也得忍着。

  不过,从那以后,星辰殿与浮云司之间就瞬间势如水火,双方剑拔弩张,底下人口角甚至动手的事情一日数起,搞得不亦乐乎。

  ※※※

  陆尘被天澜真君派人召了过去,走到昆仑殿门口时,正好看到血莺也来到这里,在大殿门口,两人正好相遇。

  陆尘看了一眼这个女子,发现她的神色间似乎略有几分疲惫,不知道是不是最近太过忙碌,压力太大所致。想想也是难为她了,本来浮云司这么大一个堂口就事务繁杂、千头万绪,偏偏上头那位大佬还不省心,没事找事地非要去跟人家星辰殿的化神真君大吵一架,闹得满城风雨,也是够她头痛的了。

  想到这儿,陆尘微微笑了一下,却是向后退了半步,做出了让血莺先行的姿态。

  血莺明显是怔了一下,忍不住多看了陆尘一眼。

  自从那次在陈壑屋外的争权后,两人的关系就迅速恶化了,想不到今天陆尘却似乎是主动退让了一步。

  只是不管怎么说,这也是善意的一种表现,血莺并不是那种死板且一切放在面上的女人,虽然心中有所狐疑,但面上仍是温和了下来,对陆尘点点头,略微沉吟后,还是先走进了大门。

  毕竟,这周围也有不少耳目盯着,或许这情形也能让别人“明白”些什么呢……

  大殿里并没有更多的外人,只有天澜真君坐在那里,嘴里似乎正骂骂咧咧的,看到他们一前一后的进来,他的目光扫过,也没有更多的神色变化,便招招手让他们过来。

  看着这位神色间似乎有些恼火焦躁的样子,陆尘皱了皱眉,觉得死光头有些不太寻常,至少他记忆中几乎从未见过他有这种不太冷静的表现。

  待血莺和陆尘走近,天澜真君都没让他们坐下说话,便直接问道:“听说底下有人和星辰殿那边的发生争执,还动了手?”

  血莺点了点头,道:“是有这种事,这几天两派之间的争执发生了十七起,其中动手的五起,我都已经处置了,动手的人都先扣下了。”

  天澜真君“哼”了一声,道:“查清楚了没有,是那边先挑起的事端?”

  血莺犹豫了一下,面上掠过一丝尴尬之色,道:“只是口头争吵的,多是星辰殿那边先开的口;不过五起动手的,都是咱们这边先行挑衅。”

  陆尘在心里翻了个白眼,心想浮云司这些日子来的跋扈果然是名不虚传,明明是自己老大蛮横无理去人家地盘上骂人,结果现在居然还趾高气扬地欺负人。

  天澜真君又“哼”了一声,道:“动手的谁胜谁负?”

  血莺道:“多数是咱们的人赢了。”顿了一下后,她的声音略低了一些,但还是让周围的两个人听得清楚,道:“嗯……大部分时候,咱们的人都比较多。”

  人多欺负人少呗,这事情跟市井流氓也差不多,陆尘心里想着。

  便在这时,只听到天澜真君愤愤地道:“干得好,把扣下的人放了。古月那老不死,竟然敢骂我光头,这次非要给他点好看才行!”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871720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