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五百九十四章 借刀杀人

第五百九十四章 借刀杀人

  因为被人骂了光头而恼羞成怒,进而大发雷霆甚至迁怒,这种表现发生在天澜真君的身上,让人觉得十分的诧异和感觉不协调,不过众所周知的一点就是,每一位到了化神真君这个层次的大佬,事实上都有了几分随心所欲的资格。

  在大多数时间里,他们高高在上似乎不食人间烟火,但是只要他们愿意,同样也可以毫无顾忌地拉下面子斤斤计较,同样的事放在普通人身上就是粗鄙浅薄,但天澜真君这样做了的话……

  “真君大人果然是性情中人,爱惜体恤部下,又兼英明神武,我等能为大人效命,真是三生有幸!”血莺面露激动之色,情真意切地表示了一番忠心耿耿。

  陆尘在一旁为之侧目,忍不住盯着血莺多看了几眼,那一脸惊讶之色明白着写的“想不到你这位高权重平日里傲气过人的堂主,竟然也会溜须拍马啊!”

  血莺在陆尘目光注视之下,虽然依旧神色如常,但目光里多少还是透出了一丝不自然,似乎有些不好意思,不过很快也就遮掩了过去。

  天澜真君看起来十分满意血莺的态度,点点头对她说道:“你做事我还是放心的,就按咱们前头说的,偷偷给星辰殿那边人一点苦头吃。不过事情也不要闹得太大了,老夫我虽然不怕麻烦,但也避免真的将古月那老头的尾巴踩断,让他蹦跳起来乱咬人。”

  这话里的意思就是直接将星辰殿的那位比作狗了,对一位化神真君如此肆无忌惮,天底下大概也就只有天澜真君独一人了罢。

  血莺和陆尘对此都不敢接话,血莺答应一声,便快步退了出去。陆尘看着她的背影消失在门口,回头看了天澜真君一眼,皱眉道:“她刚才在拍你马屁。”

  天澜真君的神色此刻已经轻松下来,闻言随意地一摊手,道:“是啊,不过那是她自己的举动,我也没办法。”

  没办法?岂不闻古话说“上有所好下必趋之”,陆尘摇了摇头,嘴巴张了张想说些什么,但最后还是还是闭嘴不言。天澜真君并没有注意到陆尘的神态,而是对他说道:“那些和仙盟里其他山头勾心斗角的事让血莺去做,她熟悉一切又有经验,不用担心。我叫你过来是另外有件事要跟你说的。”

  “什么事?”陆尘问道。

  “下面的人追查了好几日,虽然还是没找到白莲的下落,但是最后那一天里,也曾经有人在三个地方看到过她惊鸿一瞥的身影。”说罢,他饶有深意地看了陆尘一眼,按时间顺序对陆尘说出了三个地点。

  这三个地方都不是天龙山上的所在,都在仙城里的街道上,陆尘的眉头慢慢地皱了起来,他在心中算了算日子,又回忆了一下天澜真君所说的那一天里的几个时辰,突然间脸色猛然变了一下,眼中有惊愕之色,抬头向天澜真君看去。

  天澜真君笑了笑,道:“看来你想到了啊?”

  陆尘深吸了一口气,缓缓道:“那一天的那三个时辰,在那三个地方,我凑巧都从那边走过。”顿了一下,陆尘的眼睛微微眯了起来,道,“原来她那天一直都在暗中跟着我。”

  ※※※

  “哞!”

  一声低沉的叫声,从昆仑大殿的门口处传来,陆尘向那边看了一眼,只见青牛那硕大的身躯从大殿门外走过,旁边还跟着一个黑色的身影,看起来就是阿土。

  这些日子阿土还是常常会过来找青牛玩耍,不过自从上次青牛在地下洞窟里突然受到压制大伤元气后,阿土对青牛的态度似乎也起了一丝微妙的变化,不再像是过往那样完全的崇敬,似乎认识到了青牛也是有弱点的。但是不管怎么说,青牛仍然强大,所以阿土直到现在,似乎也还甘于做一个跟班的角色。

  陆尘想起那一天自己好像就是被青牛带着进入那个地下洞窟的,心中一动,便转头重新看向天澜真君,还未开口,天澜真君已然说道:“你去吧。看你心里大概是有头绪了,我也不管你打算怎么做,总之就一句话: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陆尘默然,随后点了点头,转身走了出去。在走出门口的时候,他身子停顿了一下,然后对着旁边不远处的阿土叫了一声,阿土看了青牛一眼,还是很快地跑到了他的身边,对他摇着尾巴,看起来十分亲切。

  陆尘道:“陪我去做事吧。”

  阿土“汪”地叫了一声,看来是答应了。陆尘瞄了一眼懒洋洋躺在一旁的青牛,便大步走去了。

  ※※※

  看着那两个如今自己手底下最得力也最有权势的人都离开了这里,天澜真君也是在原地坐了一会后,缓缓长吐出了一口气,面上竟是缓缓露出了一丝疲倦之色。

  似乎是受了他这一声叹息的影响,在他胸口忽然有一道金色光辉亮起,片刻后那枚昆仑印居然自己从他衣襟内飞了出来,悬浮在半空中。

  天澜真君看了那昆仑印一眼,眉头微皱,但也没有多说什么,袖袍随意地向门口方向一挥,只见一股无形劲风吹过,顿时只听啪啪啪之声响起,昆仑殿上众多的门扉窗户都纷纷关上了。

  “你也要小心点,这山上到处都是耳目眼线,万一被人看到了异样起了疑心怎么办?”

  黑龙如沉雷般的声音在那片金色光辉响了起来,听着似乎带了几分嘲讽,道:“你不是说这里是天底下最安全最可靠的地方么?还怕这个?”

  天澜真君苦笑了一下,有些无奈地道:“谁又能真的做到万无一失啊……”

  “莫要再说这些废话了。”黑龙的声音听起来有些不耐烦,道,“我且问你,此番本就是等血月极盛之时,你我彻底毁掉地下魔族,这件事本就简单明了。为何你在这里却偏偏屡屡生事,节外生枝,折腾不休?万一耽误了大事,须记得我放不过你!”

  天澜真君面对这只黑龙突然而来的威胁,脸色不变,神色自若,只是淡淡地道:“你放心,该做的事我自然要做,不过趁着这个难得的机会,顺便多做一点琐事,想来你也无所谓罢?”

  金色光芒吞吐不定,黑龙的喘气声从那光芒深处传来,至少听起来它似乎还是有些生气了,但是不知为何,这样一只巨大神兽却对天澜真君隐隐约约有些忌惮之意,过了片刻后,只听黑龙冷笑一声,道:

  “你自己掌握尺度就好,否则的话,若是误了大事,到时候就别管我和你翻脸了。”

  说罢,黑龙的声音就消失不见,而半空中金光收敛,那枚昆仑印晃晃悠悠地再度飞回到天澜真君的手里。

  天澜真君轻轻握了握这枚金印,面上露出了一丝森冷之色。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872297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