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五百九十五章 记忆中的空白

第五百九十五章 记忆中的空白

  仙城白虎区里那个通往地下城池的街道上,至今仍然被人严密地守卫着,原先的布幔也还是竖立起来,隔绝了普通人好奇的目光。不过与原先不同的是,原本驻守在这里的有星辰殿和浮云司的两派人马,现在也只剩下了浮云司一系。

  至于原因,当然很简单,在天澜真君与星辰殿的古月真君大吵一架后,驻扎在这里的两派人马就算平日相处融洽,眼下也只怕不融洽了。

  非但不能和平相处,大家还必须表面上怒目而视、咬牙切齿、大骂出口,脸红脖子粗咆哮呵斥,然后星辰殿的人不屑一顾拂袖而去,浮云司的人得意洋洋全盘接手。大家皆大欢喜,都觉得自己取得了胜利,既为老大争了脸面,也站稳了立场,还避免了出手伤到自己,可见能在真仙盟这里混的人果然都是人精滑头。

  6尘从山上下来以后,带着阿土来到这里,看到的便是这一幕十分平和还喜庆的景象,一旁早有人迎了上来,笑意盈盈地问候迎接。要知道这位年轻人如今的身份可是不一般了,将来说不定就能坐到天澜真君那位子上,虽说如今还有一位浮云司的血莺堂主屹立在那里,还听说和这位不大对付,但谁也不傻不是?

  血莺堂主当然深得天澜真君大人的信任,权势彪炳,但这么多年来了,为何他不将血莺更进一步收为门下传人?都说修真界中实力为尊,然而那看不见摸不着的名分,实际上却仍然无所不在。

  6尘很和气地和那位名叫刘庭的驻守守卫领打了招呼,然后对他说道:“真君大人他派遣我过来,要下去做点事情。”

  刘庭毫不犹豫地点点头,道:“这是当然,您一个人够么,要不要我再派一队人跟着,不管是跑腿还是帮忙做些杂事都行。”

  6尘略一沉吟,道:“还是不要了,不过多谢刘领的好意。”

  刘庭哈哈大笑,双眼都笑得眯了起来,十分和气地道:“公子太客气了,总之,一切都依您的意思。反正我们都在这儿,若是您需要的话,只要过来说一声,我们立刻就过去。”

  6尘笑着点点头,倒是忍不住多看了这位刘庭一眼,片刻后往旁边走了两步。

  刘庭果然跟了过来,6尘便笑道:“刘领有心了,多谢。不过我记得派驻这里守卫的兄弟同僚们,应该都是浮云司下的精锐,你这么……嗯,当众与我这么亲近的话,会不会有些不妥啊?小心事后被人穿小鞋。”

  说完这番话,6尘便留心看刘庭的脸色,果然望见刘庭脸色微微僵了一下,但随即恢复了正常,然后面上带了几分诚恳之色,道:“公子多虑了,不过这份心意,属下铭记在心。属下固然是身属浮云司,在这里出生入死也有些年头了,虽然生性愚钝,但心中总还是明白一点,这里所有的兄弟,甚至包括整个浮云司,都不会是属于除了真君大人之外哪一个人的,就算真有那么一人,那也只能是真君大人认定的、公认的传人。”

  话说到这种地步,基本上就已经不能再深入下去了,场合氛围都不合适,但刘庭的意思也已经表示得十分清楚了。

  6尘眉目低垂,心中却有几分感慨,尽管距离自己那天深夜与血莺吵了一次已经有几天了,距离自己正式成为天澜真君亲传弟子时间更久,但是除了原本就跟着自己的老马,还有一个被自己策反,本来投靠自己,结果随后又反水跑到血莺那边的陈壑,这段日子里并没有原来天澜真君的手下来投靠自己。

  这个刘庭,不管他地位如何,品性如何,甚至实力如何,却是第一个从原本浮云司体系中有意改换门庭的人。

  这会不会是一个开始?

  想不到这次过来,居然会在无意中遇到这么一件事,虽然真正的效果不一定很大,甚至刘庭此人投靠的诚意也还需要考验,但总归是从铁板一块的浮云司上,隐隐约约开始出现了裂痕。

  6尘心里还是很高兴的,他笑着对刘庭点点头,低声交代了几句,然后便带着阿土从那个地道入口,走入了那个地下世界。

  在他身后,刘庭一直恭送到地道入口,直到6尘身影消失后,他才直起身子。

  这时,旁边有他的一个亲信靠了过来,低声说道:“周围没人,属下们都盯着的。”

  刘庭点点头,“嗯”了一声。

  那亲信犹豫了一下,道:“刘哥,你这么做,会不会有麻烦啊……”

  刘庭哼了一声,道:“有什么麻烦?我什么都没做。6尘公子乃是真君大人的弟子,我恭敬服侍,又有什么错处了,总不能叫我这么个小人物,对他横眉冷对的吧。”

  顿了一下后,他又说道:“你交代下去,今天的事不许外传。就算有人问起,也只说我胆小,对6公子不敢怠慢,小心谨慎而已。”

  “知道了!”那亲信面上露出会意之色,也跟着笑了起来。

  只是他们二人在这里说话,站在远处的那些普通守卫中,站在外围一块布幔边上的一个面目普通的守卫,却是在这时冷冷地向这边看了一眼。

  ※※※

  6尘的记性很好,有许多很久以前的事他都会记得很清楚,不管这份记忆是令人愉悦还是痛苦的,包括当年在魔教中所渡过的那些日日夜夜。

  所以到了现在,他还会在与别人的争执言语中,突然想到了当年那个被魔教所杀死的女人,然后又过了一阵子,就把那个女人的名字和其余的事情都记起来了。

  这有些像是天赋,那些事情就像刻在他脑海中一样,许多时候只是沉睡着,6尘也早已习惯了自己这种习惯,哪怕在许多时候,这种记忆力给他带来的是更多的痛苦。

  只是在这一天,当他再次踏入那座被血月笼罩的地下城池时,当血色的光芒再一次落在他的身上的时候,6尘猛然感觉到自己身体里的黑火力量陡然一颤,竟有些蠢蠢欲动想要沸腾的感觉。

  也许是外头那个真正的世界里,天穹上的血海异象已经渐渐趋向高潮,也许是什么原因,让这地下的世界诡异的气息越强大而诡异,在那一刻,6尘在下意识地压制自身黑火力量的时候,突然间仿佛自己脑海中猛地轰鸣了一下,身子震颤摇动,然后似有一道诡异的闪电猛然刺穿了他脑海中黑暗的天空,照亮了几分深沉阴影。

  他的额头,忽然有一滴汗珠悄然滑下。

  他站住了脚步,怔怔出神,在那一瞬间,他现了自己原以为完整的记忆中,好像突然多出了一片空白……

  荒谷之战的最后时刻,到他再次醒来的时候,那段时间的记忆,他竟是完全失去了。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872776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