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五百九十六章 挑唆

第五百九十六章 挑唆

  天律堂大殿里,今天和往常一样显得肃穆庄严,不过因为来了一位地位尊贵的客人,让这里增添了几分生气。

  这位客人的地位极高,甚至是让铁壶真君都亲自出门迎接,然后自己作陪说话聊天,周围属下尽数遣开了,只留下自己最宠爱的义女宋文姬在一旁做着端茶送水的事。

  能够当得起铁壶真君这等人物郑重接待的,放眼整个真仙盟和整座天龙山上下,也就那区区几个人而已,不用说,就是和他同为化神真君的那几位大佬。

  今天过来登门拜访的人,就是真仙盟中有“隐相”别号戏称的广博真君。

  这位广博真君,在真仙盟中地位尊崇,权势极大,虽然通常来说他统御的大宰院并不以战力强悍所著称,但整个真仙盟上下几乎无人愿意得罪他们,包括如今实力最强的浮云司也是如此。

  因为大宰院主管着真仙盟中的财物,并按例给各大堂口派发,所以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大宰院这一脉都是真仙盟中最权势煊赫的。也就是到了最近这几十年间,情况发生了变化,嗯,确切地说就是真仙盟里出了个实力异常强大偏偏行事又往往不按牌理出牌的天澜真君。

  在创建浮云司后,这位光头真君竟是撇开大宰院,自己置下了众多产业,收入极为可观。

  当然了,在这中间到底有多少是仗着浮云司那强大无比的实力就不好说了,总之,浮云司现在是不太依靠大宰院了。而且反过来,浮云司势力日盛,逐渐凌驾于真仙盟中所有堂口后,反而开始明里暗里地逼迫大宰院,造成的结果就是大宰院在其他堂口面前趾高气扬耀武扬威,但一见到浮云司就跟老鼠见了猫似的,非但不能在浮云司这里占到便宜,反而每个月乖乖地奉上例财不说,时不时地还会被浮云司那边打几个秋风。

  这真是大宰院百多年来未见之耻辱,身为大宰院本代首领的广博真君深为恼怒,但他们对上浮云司,就好像秀才遇到兵,实在是无计可施。

  哪怕广博真君自己也是一位化神真君,但那边的死光头天澜委实太过强势,虽然他自己每每嘴上逞强、口气强硬,但是他心里知道,自己如果真和那个死光头动起手来,胜率只怕不会超过五成。

  “广博兄。”一声叫唤将广博真君从这份不愉快的念头中惊醒过来,他抬头一看,只见坐在一旁的铁壶真君正含笑看着他,道,“这是前几日下面人才献上来的上好仙茶,据说是人间罕有的珍品。老实说吧,你是不是听说了这东西才特意过来的?”

  广博真君哈哈大笑,道:“还是铁壶兄知道我啊。”

  谈笑间,旁边的宋文姬款款走了过来,小心翼翼地奉上仙茶,广博真君向她瞄了一眼,微微一怔,只见在白烟袅袅升起的茶香气息中,这女子面容娇媚俏丽,又似带着一丝神秘,竟有种动人心魄的感觉。

  他的双眼微微一眯,随即对铁壶真君笑道:“想必这就是你那位大名鼎鼎的女儿宋文姬了?”

  宋文姬腮边微微一红,向后退了两步,回到铁壶真君身边。

  铁壶真君带着爱怜之意地看着宋文姬,随口道:“小女儿家的,哪有什么名气可言。”只是说到这里,他像是忽然又想到了什么,神情间忽然一沉,哼了一声道:“看来你也听说了前几日发生的听雨楼那件事了?”

  广博真君微笑点头,心中却是一晒,这铁壶老头真是死要面子,大家都在这天龙山上,当日事情闹得那么大,就算是山上的瞎子聋子怕也是都知晓了。不过面子上他当然不能这么说,随后广博真君就表示那死掉的淫贼罪该万死,死了活该,铁壶老兄老当益壮,为民除害,果然还是不可小觑云云。

  铁壶真君原本是挺高兴的,但不知为何,在他听到那老当益壮等言语时,他心里突然便有几分狐疑尴尬,只是当他仔细去看广博真君时,却发现此人神色间泰然自若,似乎并无他意。

  铁壶真君喝了口茶,不动声色地盖去了自己那点心思,随后对广博真君道:“广博兄,平日里你也难得来我这儿,今日突然到此,或许除了这仙茶之外,莫非还有什么指教?”

  广博真君呵呵一笑,微微颔首,却没有立刻言语,目光只是随意地扫过侍立在一旁的宋文姬。

  宋文姬立刻感觉到了他的目光,有些犹豫起来,瞄了铁壶真君一眼,身子微动,有离开之意。

  只是被她那温柔眼神看过一眼之后,铁壶真君却似乎满不在乎地对广博真君笑道:“文姬乃是我最亲近之人,也是最可靠的心腹,如今有许多大事秘事,我也交于她去做的,但说无妨。”

  广博真君眉头微皱,心中便有几分不快,不过他毕竟也是有城府之人,不然也不会在这些年异常强势的天澜真君与浮云司的压力下,仍然将大宰院维持得相当不错。

  所以,在心中迅速权衡了一番后,广博真君便决定不再理会宋文姬的存在了,不过在开口对铁壶真君说话前,他的眼角余光还是暗暗看了那女子一眼,心想,此女果然是天生狐媚,铁壶老头儿老来昏聩,怕是要陷进去了啊。

  “不满铁壶兄,我此来确实是有一件大事,想要与你仔细商量一番。”广博真君说道。

  铁壶真君看他说得郑重,并不似玩笑之意,顿时也严肃起来,同时心里也随即隐隐觉得好像留下宋文姬似乎有些不妥,毕竟自己和广博都是化神真君,这中间若有大事,确实牵连极大,能保密些还是应该多保密点才对。

  只是之前话既然都已经放出了口,就没有收回来的道理,所以铁壶真君犹豫片刻后,还是将这个念头抛之脑后,道:“广博兄有话请直说。”

  广博真君说道:“近日来仙盟之中,浮云司那些人马越发猖狂起来,欺压同道、横征暴敛、鱼肉百姓等恶事层出不穷,想必铁壶兄也心中有数吧?”

  铁壶真君精神一振,但面上却没有显露出激动之色,只是沉吟片刻后,道:“这个确实有所耳闻。”

  宋文姬恭敬地站在铁壶身后,低眉垂眼,身子纹丝不动,好像完全不存在这里一样。

  只听广博真君声音略微提高,似乎有些沉郁之气,道:“天澜那厮,整日里就做这些恶事,实在可恶。前日更是跋扈到了极点,直接跑到了星辰殿去欺负古月了。铁壶兄,你可是天律堂之主,这仙盟中的规矩,应当由你来维持啊……”

  铁壶真君眉头微微一挑,心中却是骤然大怒:好你个广博老儿,自己不敢跟天澜那疯子对上,倒是跑来挑唆我去跟他斗吗?

  这是当我老糊涂了,当我是傻子么?

  铁壶真君冷冷一笑,笑容间寒意大盛。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873381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