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五百九十八章 诡变

第五百九十八章 诡变

  6尘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地停了很久,周围一片安静,这地窟中本来就不见人影只有红光,而身后通道那边,上头的那些浮云司的守卫没有命令也断然不会下来。

  所以有那么一会,这里寂静得就像没有任何生气,如果没有阿土的话。

  阿土原本跟在6尘的身后,在6尘突然停下脚步后,它也站住了,一开始的时候它并没有现6尘的异样,只是很随意地站着,同时向着远处那座沐浴在诡异暗红血月光芒中的城池里张望。

  血月的光辉同样也落在了站在6尘身边的阿土身上,但是阿土看起来对此毫无反应,至少是一点都不明显。不过在等了好一会之后,阿土终于感觉到有些不太对劲,走到了6尘身前,抬眼向他看去。

  6尘的脸上并没有露出什么痛苦神色,但眉头紧皱着,似乎在苦苦思索着什么,但始终无法找寻到自己想要的答案,面上逐渐露出茫然之色。

  阿土想了想,用头去蹭了一下6尘的手臂,低低叫了一声。

  6尘身子一震,从无数纷繁复杂犹如迷宫般的过往记忆中,似乎天空中突然响起了一道惊雷,又仿佛有一道电光骤然撕开那长夜的黑暗,照亮了片刻阴影中的世界。他惊醒过来,脸色苍白。

  然后,他低头看到了阿土就站在自己的身前。

  6尘木然片刻,忽然间他胸膛起伏,神色略显激动,大口喘息了几下,然后走上去,用手轻轻抱住阿土的脖子,将它搂在怀里。

  阿土有些错愕,不知道6尘生了什么,但是这么多年一来,它与6尘早就经历过无数次的生死与共,心灵相通,很快的它就感觉到6尘似乎心中情绪好像有些不太对劲。

  这个男人的身子在微微颤抖着,但很快平静下来,他的双臂有些紧张,仿佛正在竭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又好像太过寒冷的人渴求着温暖。

  幸运的是,阿土的身躯是暖和的,它的体温温暖了6尘的胸膛,让他有些冷的血重新流淌。

  阿土安静地站着,口中偶尔会呜咽地低鸣一声,但是它并没有任何挣脱的动作,它一直就这样陪伴着6尘,用自己的体温温暖着他,还轻轻蹭着他的脸,带着几分安慰之意。

  这是许多年来,这只黑狗第一次看到6尘露出了这样的软弱时刻。

  ※※※

  就这样也不知过了多久,6尘的身体和情绪都平复下来,等他再度从阿土身上抬起头时,那种软弱的神色就已不翼而飞,他重新变成了那个坚强冷静、身子周围仿佛都带着厚厚一层坚硬铠甲的男人。

  “我没事。”6尘摸了摸阿土的脑袋,轻声说道。

  阿土微微歪了歪头,看着6尘,那模样似乎不太相信的样子。

  6尘叹了口气,也没打算跟一只狗细说,沉默了片刻后,他转过身向来时的路,也就是那条通道口走去。

  阿土顿时有些惊讶,这刚刚才下来地下洞窟的,结果刚走到边缘,连那地下城池里都没靠近的,这就要走了?

  6尘脸上却是没什么表情,或许是情绪实在不好吧,他实在没什么心情再去这下面一大片的空荡荡犹如森罗地狱般的城池中去搜寻白莲的下落,更何况就算去寻找,也未必找得到。

  不过在他走出几步后,阿土在身后“汪汪”叫了两声,听起来似乎有些奇怪,还略带了一点不满,看起来就算是狗也是有自尊心的,没事被人拉过来白溜达了一圈,阿土有些不满意了。

  6尘叹了口气,不过也知道自己这做法古怪,苦笑了一下转过身来,对阿土说道:“阿土,我现在这是遇到了一件事,挺麻烦的,白莲她……”

  当他口中正试图对阿土解释一下时,当白莲那两个字从他嘴中说出口时,他的脑海中自然而然地掠过了白莲的身影,想到了白莲的容颜相貌。

  他的话语声突然中断,他的眉头忽然皱了起来,那个美丽的少女在他记忆中,似乎从来都是两面人,一面是阴狠毒辣的血手少女,一面是清丽脱俗的温婉玉人。只是在这一刻,那个少女两种截然不同的模样似乎突然合而为一,变成了一个崭新而熟悉的人,而那张脸,隐隐约约地竟似乎和他记忆最深处,某张久远而模糊的脸重合在了一起。

  “白莲她……”

  6尘又喃喃地再说了一遍,还甩了甩头,似乎想要挣脱脑海中那古怪的情绪和念头,但是他的话语声终究还是再一次停顿下来,然后这一次,他完全陷入了沉默。

  ※※※

  阿土有点被6尘搞糊涂了,它觉得自己跟随6尘这么多年以来,从没有见过6尘像今天这么古里古怪的。它的眼珠子转了几圈,然后抬头往石窟穹顶高处,那一轮被暗红血光所笼罩的血月看了一眼,感觉6尘是不是被那血月给祸害了。

  中了邪?

  失了智?

  变傻了?

  阿土突然有些愤怒起来,对着高空中的血月咆哮了一声,怒吼着咬牙切齿,看上去十分凶恶。

  但天上的血月对它毫无反应,似乎不屑一顾,又好像并不明白这只黑狗莫名其妙的愤怒。

  这时,忽然有一只手从背后伸了过来,是6尘走到了阿土身边。他轻轻抚摸着阿土柔软光滑的皮毛,沉默片刻后,道:“我们下去吧,该做的事还是要做,去把白莲找回来。”

  说完,6尘便迈步向前走去,阿土呆了一下,心想,这人今天不是普通的善变啊……站在原地摇了摇尾巴,阿土还是小跑着跟了上去。

  安静的地下城池,在红色的血光里犹如沉睡的巨兽,又像是一具已经完全死去的骨骸,6尘和阿土一人一狗,在街道上缓缓走过,一扇扇洞开的大门,仿佛里面都隐藏着某些什么诡异的目光,正在凝视着他们。

  寂静的空间里,也许正有什么可怕的声音嘶吼着,呼唤着,叫喊着,想要将他们一起拖下深渊,去陪伴那些死去的魂灵。

  不知不觉,他们走到了那座雕像的附近,只是这一路走来并没有任何异常。正当6尘考虑着是否要用最笨的办法从附近开始搜寻过去时,仿佛是这里某种力量在回应着天上的血月,突然有一道轻细却哀婉的哭泣声,从这座城池里的某个角落飘了出来。

  那好像是个少女悲伤的哀泣,飘飘荡荡,似跨过了多少岁月的光阴,从记忆深处重新回到了这个世上,来到了6尘的身边。

  6尘霍然回身,望向那血色光影摇曳变幻的远处。

  长街寂寂,空无一人,但与此同时,却似乎突然有一道诡异的雾气,从街头悄悄弥漫而起。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874472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