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五百九十九章 血人

第五百九十九章 血人

  幽幽怨怨,哀哀切切,那声音听起来仿佛承受了人世间极大的痛苦,又好像心中怀着极伤心的故事,在这座城池中孤独地哭泣着。

  6尘听到了这个声音,与此同时,他也看到了那一片突然飘起来的薄雾。

  世间大多数的雾气都是白色的,但在这里,或许是上方穹顶血月的光芒照耀,于是下方的雾气便成了带着淡淡微红的气流,缓缓地流淌在这座神秘城池里的路上、屋宇,流淌在每一个角落里,远远看去,就像是一股血色的溪流,悄然无声地蔓延着。

  阿土往前走了一步,对着那片薄雾叫了一声,看上去有些警惕,但并没有太多的畏惧之意。

  6尘面色有些肃然冷峻,他凝视着那片正漂浮蔓延的红色薄雾,同时仔细聆听着那个飘荡在这地窟城池里的女子哭泣之声。那声音听起来有些飘忽,忽近忽远,又仿佛隔了一层高墙一般,让声音有些变调,所以6尘虽然心中有些怀疑,但仍然无法断定这声音就是他要寻找的白莲。

  除此之外,6尘心中的警惕之意也是生起,他来到这地下城池已经有许多次了,虽然头悬血月红光漫天,还有这片空荡荡的高门城池,虽然看起来这里到处都十分诡异,但像这种异变却是第一次。

  确切地说,是当初那些星辰殿人马在这地下城池里鼓捣了半天,也不知布置了什么奇异禁制或是阵法后,这里第一次出现了意外。

  红色的薄雾在缓缓靠近,但是6尘仔细听了半晌,仍然还是无法辨别出那声音具体的出处,他沉吟片刻后,轻轻拍了拍站在身边的阿土,低声道:“能找到那声音出来的地方吗?”

  阿土抬头看了看天空,但并没有去仔细聆听的意思,反而是用鼻子在空中闻嗅了几下,过了片刻后,它似乎有些犹豫地向前迈出了一步,然后又停顿了下来,看起来正在仔细分辨着,而且比较艰难。

  6尘也不催促,只是微微皱眉看着周围。

  阿土开始走走停停,并且没有往前继续走远,而是开始围绕着城池中央那个巨大的雕像转圈子。

  它走几步,嗅一下,如此不紧不慢地在绕了一圈后,眼看着那些红色的雾气正逐渐蔓延靠近,大概距离他们只有十多丈的距离时,阿土突然停住了脚步,向着某个方向走了过去。

  6尘抬起头向那个方向看了一眼,现阿土走过去的方向是一座看上去和周围并没有太大区别的房屋,高高的门扉敞开着,里面安静空荡,其中在一些角落里已经有了少许红色的薄雾。

  几层石阶,过膝门槛,走到门前向这间屋子里看上几眼后,6尘又一次确认了这里的房子看起来,除了各种尺寸都比人世间正常房屋更大一些后,几乎都是一模一样的。

  那么原先住在这里的,又会是什么人呢?

  阿土显然对这种追根溯源的问题并不感兴趣,它往前走了几步,先跳过了门槛,跑进了这座房子里的院子里。然后,它抬头又闻嗅了几下,便盯着这屋子后院的方向,迈步向那边跑去。

  6尘跟在阿土的身后,面色森冷,向周围看了一眼,明显地能感觉到从那个方向飘来了一股血腥之气。他哼了一声,双眼中缓缓亮起了一股黑暗的焰火,衣襟无风自动,缓缓走了过去。

  那女子的哭泣声音,忽然大了起来,而且逐渐清晰起来,似乎就在前方某处。而在6尘的耳中,似乎也觉得那声音渐渐变得有些熟悉,甚至就连那原本模糊不清的哭泣声里,似乎也多了几分词句,虽然大部分还有些模糊,但有几个字,他听清了。

  ……血……合欢……花……呀……

  6尘的脸色一下子沉了下去,他记得自己以前听过这歌,那是在昆仑山的某个夜晚,他还住在苏青珺洞府外那个山崖上的草屋里时,白莲深夜而至,坐在他的窗台上,摇晃着脚,抬头望天,轻声吟唱的那一歌谣。

  他的心灵深处突然猛地抽搐了一下,似一把冰冷的刀子突然捅了进去,钻心的疼,令人窒息。

  “吼!”

  前方的阿土突然低声咆哮起来,声音中突然带着一股狂暴的气息,几乎是与此同时,6尘也感觉到血腥气陡然浓烈了十倍,他目光一闪,几乎不假思索地,他身形猛地掠起,如闪电般向前扑去。

  一抹红光陡然在眼前闪过,如一只嗜血的野兽扑了过来,6尘身子微挫,身上黑火瞬间大盛,直接化作一道黑色剑锋劈了过去。

  风声尖啸,凄厉无比,那血光在半空中被黑火一下子劈开,并且出“滋滋”的可怕声音,然后一个声音惨叫起来。

  一个浑身被鲜血淹没、甚至看不清楚面孔轮廓的人踉跄地向后退去,但是那可怕的黑火如同恶魔一般,丝毫没有放过他的意思,直接向前咬住了他,将他团团围住,然后剧烈地燃烧起来。

  6尘在半空中落了下来,身躯大震,向后连着退了几步,脸色也白了一下。

  这个血人的力量异常巨大,哪怕以他此刻的道行也有些禁受不住,甚至胸口都疼痛了一下,几乎是一口鲜血要喷了出来。

  但是6尘还是忍住了,而翻眼看去,那个血人虽然感觉强大,但不知为何,却并没有给他一种有生气的感觉。

  是的,他甚至不觉得那是个活人……

  鲜血从那个血人的身上不停地流下,如同小河一般,而且看上去无穷无尽,也不知道这个人身上究竟有多少血液,一股狂暴的气息在他身上散出来,却又蕴含着一股衰弱绝望的感觉。

  与此同时,黑火缠绕在这个血人的身上,血人明显对此毫无办法,黑火狂烈地燃烧着,然后拼命地向着血人身躯的内部钻去。

  6尘在那一瞬间想起了许多年前,自己被黑火所纠缠生不如死的绝境,与那种难以形容的痛苦。

  然后,他就听到了那声嘶力竭的嚎叫声,仿佛自灵魂的最深处。

  6尘向后退了两步,虽然眼前这个血人异常强大,但是在这片刻之间,6尘已经感觉到这个怪物似乎已经完全失去了神志,他转头向旁边看去,然后神色猛地一僵。

  他看到了白莲。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874970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