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六百章 救人

第六百章 救人

  从一开始自前院冲进后院,立刻就遭遇到了这怪异血人的攻击,可以说是直到此刻,陆尘才第一次正眼观察这周围的情况。入眼处,一切皆是鲜红血色。

  也许是天上那轮血月与生俱来的诅咒,在血光所照耀的地方,终究免不了血光之灾。

  而这个曾经平静的后院里,现在已经完全被鲜血所涂抹,那场景异常凄厉刺目,令人惊心动魄。若是胆小一点的普通人看到了,只怕当场吓昏过去都有可能。

  但是陆尘并不是平常人,他平生所见识过的恐怖可怕景象早已数不胜数,所以他几乎根本没受到那凄厉场景的影响,反而是在瞬间判断出,这个院子里看似杂乱而凶残的到处涂抹的鲜血,竟似乎像是一个阵势,而且居然有些眼熟,好像在哪里看到过。

  然后他就看到了在那似阵非阵的鲜血之中,后院里的某处,有一个看似水井的地方。当然,井边此刻也几乎都是被鲜血覆盖,但是在水井边上,在那淋淋鲜血之中,此刻却是坐着一个人。

  她看上去身材娇小,身上也满是鲜血,但与那个血人不同的是,她的头颅露了出来,并且十分诡异地没有沾染上任何血迹,在她脖子以下的地方,则像是被血浆涂抹过一层一样。

  她的脸是白莲,一眼看去,她就像是穿了一件鲜红衣裳的少女。此刻的她坐在血泊中,双眼紧闭着,眉头也皱了起来,面上隐隐有痛苦之意,时不时脸上会抽搐一下,但不知为何,她始终一言不发,好像在强行忍耐。

  陆尘怔了一下,刚想往前走,但忽然心中一动,脑海中好像突然迅速无比地掠过某个念头,但一下子又没抓住,只是隐隐觉得自己好像漏掉了什么,眼前的这一幕场景,惨烈、可怖、诡异,但似乎有某个地方不太对劲。

  他站在原地停顿了片刻,随即看出地上那些血迹涂抹而成的鲜血阵势中,虽然有许多遮掩或是杂乱血迹掩饰,但主要的部分仍然还是当年他看到白莲曾经布置过的那种“血食”秘法。

  能够布置这种凶狠毒辣阵法的白莲,当然不会是个省油的灯,但眼前这一切还是让陆尘倒吸了一口凉气,因为就算是当年他还在魔教中时,也没见过这等规模和灵力异常强烈的阵法。

  他发现自己似乎还是有些小看了白莲这个女子。

  “吼!”

  一声咆哮从旁边传来,把陆尘的目光从白莲身上拉了回来,他回头望去,便看见阿土站在血食秘法阵的边缘,正对着那个被黑火焚烧的血人大声吼叫着。

  陆尘有些担心,往阿土那边走了两步,在刚才那仓促之间的交手中,虽然这个血人的状态异常古怪,看上去神智不清,但一身力量异常强大,可以说是非同小可,甚至不在普通的元婴境真人之下,实在是个十分危险的人物。

  阿土现在已经变得十分强大,但是在面对这样一个神秘诡异的敌人时,陆尘仍然还是有些担心。

  不过很快的,陆尘就发现了那个血人并没有对阿土进行攻击,哪怕阿土正在对他咆哮,散发出明显的敌意,但是血人却在狂乱地摆动着身躯,用杂乱不清的声音嘶喊着。

  黑火正燃烧在他的身上,是被那可怕的痛苦烧昏了头吗?

  陆尘犹豫了一下,对阿土叫了一声。阿土扭头看了他一眼,便放弃了和那血人的对峙,跑了过来,不过一双眼睛还是时不时回头看着那个血人,显然对这个大敌十分警惕。

  血人对陆尘和阿土的举动毫无反应,他的声音正慢慢低落下去,身躯往下软了半截,似乎是跪到了地上。

  陆尘皱着眉头,看了那古怪无比的血人一眼。带着浓烈血腥气的风从这地下洞窟里吹过,带着几分呜咽呼啸,仿佛是古老岁月之前的悲鸣。

  陆尘转过身,大步走向白莲,他的脚步踩过地上的那些血迹,留下了两行沾染了斑斑血迹的脚印。

  没多久,他就来到了白莲身边,只是当他在白莲身前蹲下身子后,一时间却有种不知该如何下手的感觉。这个少女身上脖颈以下,全是被血浆覆盖着,陆尘想不到为什么会这样,但是看白莲的神色,虽有几分痛苦之意,但精气神上却还是过得去。

  陆尘低声叫了白莲两声,白莲毫无反应,似乎听不到他的呼唤。

  陆尘犹豫了一下,便伸出手在白莲脸颊上轻轻拍了拍。

  白莲果然有了反应,身子猛地颤抖了一下,但不知为何,她的双眼仍然没有睁开,反而是眼皮跳动了几下,嘴唇抿紧颤抖,但仍然没有睁开眼睛,也没有张口说话。

  陆尘心头一跳,白莲这种反应有好有坏,好的是她似乎仍有意识,对外界的刺激有所反应;但是很糟糕的是,她好像被什么诡异的手法禁锢住了,眼不能睁,口不能言。

  阿土跟着陆尘走了过来,它明显对周围这个血食秘法阵势没有好感,左看右看,目露凶光,就算是抬头看向白莲时,阿土眼中也没有什么好眼色,看起来如果可以的话,它大概很愿意上去对这个少女那张漂亮的脸蛋上咬上一口,同时口中低吼声不时会吼上一声。

  陆尘也没理会阿土,沉吟片刻后,便无视白莲身上的那层血浆,直接伸手抱住了她,一声低响,便将她直接抱了起来。只是当他的双手接触到白莲的身躯后,忽然间眉头一皱,脸色沉了下来。

  那层血浆太过引人注目,甚至将陆尘的目光都骗了过去,或者可以说是没注意到白莲身上的其他地方,直到这个时候他将她抱起,才发现白莲身上竟没有任何衣物。

  这个少女竟是赤身裸体坐在这诡异的阵势里。

  陆尘脸色阴沉了几分,也没太多犹豫,直接伸手到怀中,片刻后微光一闪,手里便已多了一件披风,然后手一抖,披风展开,直接就将白莲包了起来,然后再转头看了一眼,只见那个血人在黑火的焚烧下,已经完全扑倒在了地上的血泊中,一动不动,似乎已经没有生气了。

  陆尘看了一眼怀中的白莲,只见她仍是双眼紧闭,似乎仍然还被困在那种莫名神秘的禁制中,他不敢再犹豫,便大步向外走去。

  一路走到了这座大房子的门口,在他即将跨出门槛的那一刻,他心中突然一动,却是想到了刚才自己似乎有些忽略的一个地方。

  白莲她好像是被禁制住了,那么刚才……那片薄雾中的模糊不清的古怪歌声,又是谁在吟唱的呢?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875536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