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六百零一章 顾忌

第六百零一章 顾忌

  陆尘停在原地,有些疑惑地低头看了一眼抱在怀中的白莲,此刻的她身子被那件披风包裹着,掩盖了那一身鲜红的血浆,倒是不再显得那么诡异凄厉了。

  或许是因为靠在了陆尘的怀抱里有些温暖之意,白莲此刻脸上的神色平缓了下来,原有的痛苦之色减轻了不少,眉头也舒展开来,似乎已经知道自己安全了,脱离了苦海和危险。

  只是她的一双眼睛直到现在都仍然没有睁开,似乎还是有某种禁制始终禁锢着她,陆尘心中微动,抱着她身子的双手微微收紧,小心翼翼地往她体内用灵力试探地探查了一下。

  几乎是在他灵力才刚刚进入白莲体内经络的那一刻,突然之间,陆尘便感觉到一股狂暴无比的灵力似乎像是疯狂的野兽般狂奔而过,将他的灵力瞬间碾碎,而在那同时,陆尘清晰地感觉到这种源自白莲体内深处的狂暴灵力同时也在撕扯着白莲自身的经络,而且到处可见碎裂伤痕。

  如果这样下去的话,不用旁人动手,只要白莲再拖上一段时间,她自己也就全身经络破碎,必死无疑了。

  陆尘吃了一惊,完全没想到白莲外表看着似乎没什么伤势,但体内经络竟然糜烂如此,在她这段失踪期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陆尘不敢再耽搁,当务之急当然是离开这里,先想办法看看能不能救治白莲。

  当他一步跨出门槛后,向前方街道上看了一眼,却发现那些刚刚出现的怪异的雾气,不知何时已经又消散了去。

  莫非,这里发生的古怪就是和刚才那个诡异的血人有关?

  陆尘犹豫了一下,有点想回去再查看一下那个血人到底有什么古怪,但就在此时,白莲口中忽然发出一声低低的呻吟声,面上再一次露出了痛苦神色,同时嘴角边缓缓流淌出一道鲜血下来。

  陆尘吃了一惊,知道白莲体内的伤势已然严重无比,到了刻不容缓的地步,只得咬咬牙,立刻向这地下洞窟的出口那边奔去。

  在跑出几步后,陆尘忽然发觉阿土居然没有跟着自己,似乎还留在刚才那大屋中没出来,忍不住皱了皱眉头,回头对着那屋子大喊了一声:“阿土,走!”

  那大屋的后院地方,一片血腥气裹挟的惨烈场地里,阿土确实还留在这里。它没有跟着陆尘离开这里,大概是因为在它准备走的时候,用鼻子在空气中闻闻嗅嗅着,似乎突然感觉到了什么,却是一路慢慢地走到了刚才那个已经倒地不起,被黑火烧得奄奄一息却仍然被血泊淹没,看不清模样的血人附近。

  它并没有踩入那片血泊中,而是隔了约莫五六尺地之远站在那里,一双狗眼中似乎有些疑惑,凝视着那个血人,盯着看了好久。

  直到屋子外头,突然传来了陆尘的一声呼喊,阿土一个激灵,似乎这才醒悟过来,口中呜呜叫了两声,便转过身向外走去。

  只是当它快要离开这个院子的时候,突然在这已经安静下来的院子里,在那片血腥气与可怖的血迹里,猛地传来了一阵低沉、模糊,却又似乎遥远的歌声。

  月牙弯……

  照见合欢。

  红色……

  为……

  咿呀,

  流年似水,

  白头慌……

  朝……

  这歌声断断续续,吐字不清,中间常有断字漏句,普通人都听不明白,更不用说一只黑狗了。阿土看起来越发地有些困惑了,它回头向那血人望去,只是那血人扑倒在地,并没有起来,也没有动弹,全身被鲜血所覆盖一动不动,也看不出这个怪物是不是在歌唱。

  阿土又向左右和天空上下张望了一眼,只见周围一片血迹,却没有半点人影,就连传说中这种惨烈情景各种装神弄鬼的鬼影都没一个。

  情形看起来有些诡异。

  阿土向后退了一步,感觉似乎有些毛骨悚然,略有些害怕的意思,忽地“汪汪”大叫了一声,似乎在为自己壮胆,然后猛地转身,一溜烟快步地冲出了这个院子。

  一阵冷风吹过,这个被鲜血覆盖的院子终于陷入了完全的寂静,带着几分凄凉,血腥气还是在弥漫着,地上的那个血人身上,鲜血流淌着,黑火燃烧了许久终于熄灭。

  ……

  也不知过了多久以后,那片血泊里的残躯,似乎忽然有某个地方,好像手指一样的东西,微微动了一下。

  ※※※

  陆尘快要跑到地下洞窟出口通道的时候,便听到身后一阵急促的脚步声,那步调他十分熟悉,毕竟是这么多年来一直跟在自己身边的狗。

  他头也没回,双手搂抱着白莲往前快步走着,同时口中说道:“刚才那地方你赖着不走做什么,古里古怪的,还说不定有危险,下次记得跟紧我。”

  阿土“汪”的应了一声,抬头看了看陆尘,又看了看他手中正抱着的白莲,然后迈开脚步,很快就跑到了他们前头去了。

  当陆尘抱着白莲从那地道出口冲出来时,以刘庭为首的一众浮云司守卫都靠了过来,然而当他们看清陆尘的模样以及他此刻抱在怀中的那个人,虽然有披风掩盖但白莲的脸还是露在外面的,顿时一个个目瞪口呆。

  有几个人甚至失声喊了出来:

  “这、这是怎么回事?”

  之前陆尘下去的时候,所有人都看得清清楚楚,一人一狗,绝对没有第二个人。至于白莲……这位大小姐虽然并不是当红的人物,但身份、地位同样也是非同小可,这突然生死不知地被陆尘从地下抱了出来,众人的第一反应就是糟了。

  别的不说,被白莲不知怎么搞的摸进地下洞窟就是他们全体的失职,而眼下这位看起来一副人事不省的样子,被裹着的披风下面还时不时地滴下几滴鲜血,众守卫看着,头皮都是一阵阵发麻,嘴里也是发苦。

  刘庭呆若木鸡,被身边反应快的一个手下推了一把后,这才猛然醒悟过来,连忙跑过来对陆尘急道:“公子,这、这、这是怎么回事?”

  陆尘此刻哪有心情对他解释,但也知道刘庭此刻的困境与担心,当下立刻果断地道:“我在下面发现白莲重伤,这应该不是你们的错,我现在先带她回去疗伤,回头我自己跟师父还有你们血莺堂主解释去。”

  刘庭心中顿时一宽,脸上神色也松缓下来,当下连忙挥手对后面人道:“快让开,快让开!公子说的话没听到么,救人要紧。”

  只是如果陆尘刚才若没将责任揽在身上,怕是刘庭一时都不敢放白莲走的。陆尘对他点点头,立刻飞掠而去,一路直奔昆仑殿。

  只是在他遥遥望见昆仑殿那巍峨飞檐的时候,他突然心中猛地掠过一个念头,让他下意识地一下停住了脚步。

  白莲体内的伤势古怪又严重无比,如果将她送给天澜真君疗伤的话,他会不会……趁着这个难得机会,直接就将她杀了?

  无论怎么看,这都是一个神不知鬼不觉的大好机会,就算别人怀疑,大概也只能怀疑到陆尘自己身上吧……

  陆尘皱起了眉头,有些犹豫起来。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876037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