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六百零二章 蛇吞象

第六百零二章 蛇吞象

  陆尘有些为难,往日他和白莲的关系只能说是一般,虽然相识许久,但绝算不上亲密,但是他并不希望白莲会落得个莫名其妙死去的下场。否则的话,他又何必去地下洞窟那里,将她巴巴地救出来?

  只是眼下却是一个十分为难的选择,白莲外表看着没什么大碍,但身躯里灵力狂暴大异平常,很有可能随时失控,将这个美貌出尘、天资万里挑一的少女炸得魂飞魄散。

  但是,会不会天澜真君也看着她的天资如此的好,心里有其他的想法呢?毕竟,她在名分上始终还是白晨真君的关门弟子。

  那一刻时间不长,白莲也耽误不起,但在陆尘心里却好像突然被两难选择煎熬了一段漫长的时候,但到了最后,他终究还是摇摇头,叹了口气,低声自言自语道:“算了,反正也不是第一次背黑锅了,要背就背吧……”

  他不再犹豫,迈步向昆仑殿上飞掠而去,阿土跟在他的身后跑着,忽然眼睛一亮,却是看到在昆仑殿外的大柱下,那只青牛正趴在那儿,似乎懒洋洋地正晒着太阳打瞌睡。

  阿土有些兴奋地叫了一声,加快脚步往青牛那边跑去了。它当然和陆尘不一样,半点也没有为白莲伤势担心的意思,大概在这只黑狗的心目中,就算白莲死了,它也不会多难过一点吧。

  如果白莲此刻清醒过来看到这一幕的话,大概也是要气得半死的,早前在山下洗马桥那边她也曾搞来过不少妖兽肉块喂给这只黑狗吃,看来都是白喂了。

  青牛很快感觉到了,抬起头往这边看了一眼,便看到黑狗阿土跑到自己身边,摇摇尾巴低声吼叫显得十分高兴,青牛现在对阿土态度也已经好了很多,尾巴甩了甩,口中“哞”的叫了一声,不知算不算是打招呼。

  不过当它转眼看向陆尘时,特别是看到陆尘怀中抱着奄奄一息不省人事的白莲,青牛似乎怔了一下,然后站了起来。

  陆尘走到大殿外,往里面看了一眼,并没有看到天澜真君在那大殿上,皱了皱眉之后,对青牛道:“死光头呢,我这里要让他救人,很急。”

  青牛犹豫了一下,转身走进了大殿中,然后一路向后堂方向走去。

  陆尘看了它背影一眼,思索片刻后,便抱着白莲走进大殿,然后找了一处背风安静的地方,将她小心翼翼地放了下来。

  旁边很安静,阿土好像留在了外头,似乎自从上一次来到这里吃亏之后,阿土就不喜欢再进入这座殿堂了。

  那只狗很聪明。

  陆尘用手握住白莲的手掌,定了定心神,然后再次小心地将灵力度入白莲的体内,开始查看她的伤势。

  白莲体内的那股狂暴灵力依然凶猛无比,但有了前车之鉴的陆尘这一次非常小心地缩在她体内经络的某个角落,所以多坚持了一会,趁着这个机会,他仔细感觉了一番白莲体内的情况。

  然后,他的脸色就变得有些奇怪起来。

  这个少女体内这股突然多出来的狂暴灵力,威力异常强大,所过之处凶猛狂暴,甚至连白莲的经络都有些承受不住这股力量。

  这还是陆尘修行这么多年来第一次看到如此古怪的现象,以往他从未见过如此诡异的事,因为这个看起来……那股灵力似乎竟有几分不像是白莲自己的灵力。

  以她的道行境界,体内却含有如此强大的灵力,看起来似乎正好和一句古话很像是,那就是“蛇吞象”!

  陆尘并不知道这股力量是从哪儿来的,也不知道白莲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从她体内经络的伤势来看,她应该撑不了太久了。

  陆尘迅速地在心里思索了一阵,想过所有自己有可能去救她的法子,最后他得出了一个结论,那就是,他似乎还真的好像有一种可能能够去救她。

  那就是用黑火注入白莲的经络,当然了,白莲体内的那股灵力异常狂暴强大,并不适合正面抗衡,所以陆尘会从侧面试着一点点去灼烧、减缓这股灵力,只要时间够久的话,他或许能够慢慢磨平这股灵力,至少也会让它不再如此狂暴。

  但这样做的代价就是白莲体内的经络基本就是彻底废了,被那股狂暴灵力肆虐一回,再被黑火用作战场灼烧一次,哪怕是五柱的天才,也要彻底变作废人。

  废人与死人,哪种下场更好?

  或许也没什么区别?

  陆尘不知道,此刻也没法去问白莲的意思。好在他并没有在这个问题上纠结太久,因为很快这大殿上就响起了脚步声。

  一个人和一只牛的脚步声,一起走了过来。

  看来天澜真君今天是在昆仑殿后头休息着,被青牛给请了过来。不过大概也只有青牛能如此直接和毫无顾忌吧,普通的门人,在天澜真君休息时,从来不敢打扰的。

  宽袍大袖的天澜真君大步走了过来,目光炯炯,也没对陆尘废话说什么,只是看了他一眼,随即往地上躺着的白莲身上扫过。随后他的眉头皱了一下,走了过来,在白莲身边蹲了下来,先是用手握住白莲的下颌,左右轻轻摇动看了几眼,沉吟片刻后,又拉起了披风。

  陆尘站在一旁沉默不语。

  天澜真君的披风拉到一半,忽然停了下来,他的目光显然已经看到了披风下的情况。天澜真君默然片刻,随后缓缓将披风重新盖在了少女的身上,沉声道:“怎么回事?”

  陆尘用最简单直接的语言,将这件事的前后说了一遍,包括他发现的在白莲体内那古怪又无比凶险的异象。

  天澜真君脸色微沉,忽地伸出一只手掌,却不是如陆尘那样去握住白莲的手掌指尖,而是直接按在了白莲的额头上。

  在那一个瞬间,陆尘似乎听到了空气中突然紧张起来、隐隐有电流迸裂刺耳的撕裂声,但一切仍是安静的,只是突然有一种莫名的风从天澜真君的身边吹了过去,将他宽大的衣袍掠起了一角。

  他脚下的一块青砖“啪”的一声裂开,化为粉末。

  天澜真君神色不变,手掌按在白莲额头,面上看去有些冷淡,过了片刻后,他低低说了一声道:“蛇吞象……”

  说了这三个字后,他面上忽然掠过一丝杀气。

  那杀意是如此的明显,陆尘几乎是瞬间感觉到了,他甚至可以感觉到死光头他根本就没有隐藏的意思,就那么赤裸裸地表露了出来。然后,他就听到了天澜真君突然转向他问了一句话:“白莲她会‘血食秘法’吗?”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876577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