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六百零三章 徒不类师

第六百零三章 徒不类师

  天澜真君看着陆尘的眼神中并没有很强烈的敌意,那股森冷的杀气并不是针对他的,关于这一点,陆尘能够感觉得到。同时,他也明白天澜真君为何会有如此的情绪。

  血食秘法并不是一个很正大光明的道法神通,它的来源神秘,究竟成型于什么时候如今已不可考,但基本上被认为与魔教以及南疆荒原上的蛮人部族古老的巫术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甚至在很长时间里,人族正道修真界中都有人怀疑,这门阴损邪恶的法术也许就是这两种恶法杂交的恶果。

  天澜真君乃是当今天下正道领袖,更隐隐有天下第一人的威望,对这种和魔教有关的法术当然没有好感。陆尘对此心知肚明,也知道自己如果此刻顺其自然,未尝不是更好的选择,或许他本来就会如此做吧,毕竟有了这么多年的磨砺,沉默与忍耐早已成为了他的习惯。

  只是到了最后,不知为何,他却还是开了口,说道:“她会血食秘法,不过,”他顿了顿,然后平静地说道:“我在魔教十年,几乎从未见过有人施展这门邪术,想来应该是和南疆荒原上的蛮人巫术关系更大一些的。”

  天澜真君双眼微微眯了一下,看着陆尘的眼神似乎有些变化,但陆尘迎着他的目光并没有躲避的意思。过了片刻后,天澜真君忽然冷笑道:“那你的意思,莫非她竟是个南疆蛮人?”

  “不是。”陆尘立刻摇头,道,“我不知道她究竟是怎么修习到这门邪术的,但肯定不是蛮人。”

  天澜真君点点头,低头看了一眼白莲,道:“地下洞窟那边,居然还会出现那等怪物,看来是需要去看看了。”说着看了陆尘一眼,淡淡地道:“回头你陪我走一趟。”

  “好!”陆尘答应道。

  天澜真君双手收在宽大的袖袍中,来回踱步走了一会,忽然开口问道:“她身上这种伤势,虽然诡异凶险,但我应该能救。”

  陆尘心头一跳,却并无喜悦之色,反而是心往下一沉,面上仍是平静如常,只是点了点头。

  果然,天澜真君转过身,看着他,嘴角带了一丝微笑,问道:“那你觉得,我应不应该救她呢?”

  陆尘深吸了一口气,道:“是你要我去找她回来的,我做到了。至于要不要救她,我做不了主,看你自己的意思吧。”

  天澜真君凝视他片刻,随后点了点头,道:“好,那就不救了吧,省得麻烦。”

  说罢,他袖袍挥动,却是转过身去,就这样一路走进了后堂,中间再没有回头一次。

  ※※※

  陆尘默默地看着天澜真君离开的背影,一时间也是沉默无语,当那个伟岸的身影从这座大殿中消失以后,他才低头向地上的白莲看了一眼。

  披风还盖在她的身上,虽然掩盖了她本来美好但如今因为鲜血覆盖而显得凄厉的身子,但那些血滴还是缓缓地流淌了一些出来,染红了周围的青砖。

  白莲她依然昏迷着,至少看上去她的双眼紧闭,直到现在也没有苏醒的迹象。

  陆尘看着她那张美丽的脸庞,眼神里有异常复杂的神色,过了一会后,他俯下身子,再一次将这个少女的身子抱了起来。

  也许是紧贴在他的胸口,白莲再一次感觉到了那种熟悉的温暖,她的身子动了动,向他贴紧了些。

  然后,陆尘听到了她口中似乎无意识地咕哝了几句,声音十分模糊,听不太清楚。

  陆尘仔细聆听,但结果白莲又没有继续说话了,他等了一会,只得抱着她走出了这座昆仑大殿。

  阿土还在门外等着,看到他出来很快就跑了过来,陆尘略作思索,便迈步向前走去。

  阿土的眼神有些古怪地看着他,又看了看被他抱着的白莲,似乎并不太理解陆尘的做法,但最后还是跟了上去。

  陆尘抱着白莲一路快步走到了苏青珺原来所住的那间屋子外,推门进去将白莲放在床上,然后让阿土呆在门口,在关门前对阿土说道:“别让其他人进来。”

  阿土“汪”地叫了一声,便趴在门口,陆尘摸了摸它的头,然后关上了门。

  房间里一下子安静了下来,静得有些没有生气,不过那股从白莲身上散发出来的浓烈的血腥气,倒是让这里又多了些另一种不一样的感觉,至少不那么死板了。

  陆尘走到床沿边上,默默地看着白莲,过了一会后,他忽然说道:“你身上这么多血,弄脏了她的床,怕是她回来以后,就不会再用这张床了。”

  白莲沉默不语,好像在昏迷中听不到他的话语声,又或是就算听到了,也无法做出任何反应。

  陆尘也没有再说什么,他只是紧皱着眉头,在床沿上坐了下来,然后犹豫了片刻后,用手抓住了白莲的一只柔软的手掌,紧紧握在手中。

  “你说,我到底要不要冒险救你呢?”陆尘对白莲问道,看他的神情,似乎白莲会给他一个答案似的。

  ※※※

  “哞……”

  青牛低鸣了一声,嘴巴里咬着也不知哪里搞来的灵药,不紧不慢地嚼着。在它身边不远处,天澜真君走了过来,看了它一眼后,淡淡地道:“我没救她。”

  青牛毫无反应。

  天澜真君也不再说话,他只是背负双手,仰首望天,看着天空里那片血海异象,过了一会后,他忽然冷笑了一声,道:“蛇吞象?小小年纪,她还真是好大的野心啊!”

  这一次青牛嘴巴里的动作停了一下,抬头向天澜真君看了一眼,天澜真君摆了摆手,道:“不必多管闲事了,我那位师兄的传承断了也就断了,没什么好可惜的。再说了,她不是还有两位师兄在昆仑山上么,虽然并没有传承风雪经,至少名分是有的。”

  顿了一下后,他的眉宇间掠过一丝不满,道:“倒是陆尘,他应该知道我的心意,为何不直接就在洞窟里将这个女子给杀了,带个尸首回来?”

  青牛打了个响鼻,哞地一声,转过了身子,似乎有些嫌弃。

  天澜真君默然片刻,忽然叹了口气,点头道:“是啊,你和师父他老人家总是觉得我杀性太大了,陆尘他跟我不一样,或许……或许也有他的好处吧。”

  他似乎有些意兴索然,摇摇头转身走去,只是才走出几步,忽然间他若有所觉,却是再度抬头望天。

  一道光辉明亮的天光,从天空洒落下来,片刻之间,只见漫天血海阴云尽数散去,天空重现光明,那可怕阴沉的异象迅速地消失了,天地重新恢复了晴朗。

  天澜真君咧嘴一笑,自言自语道:“快了,快了,就只剩最后一次了。”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877156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