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六百零四章 模糊的记忆

第六百零四章 模糊的记忆

  记忆中始终还是有些混乱,那一段突然感知到的空白还是缠绕在陆尘心里,让他心中有些惊惧不安。其实如果是完全的空白,就像是一个晚上的熟睡,浑然不知那个夜深人静的时候屋外发生了什么,当然,并没有什么好心烦的。

  但陆尘此刻的心里,却总有几分莫名其妙的阴影在心头晃来晃去,他极力去回想那段空白时间里发生了什么,但总是想不起来,偏偏又有一二跳跃断裂的影响,总在他脑海中一掠而过。

  他不知道那些莫名而诡异、或者说一切都是模糊的片段到底有什么意义,或许其实所有都是自己的幻觉和多想,可是在他心里,总有一个声音挥之不去。

  令他毛骨悚然,令他冷汗淋淋,令他在往事中不停追索,每每无功而返又始终不能放弃。

  那个凄厉而带着惊讶、愤怒的怒吼声,似乎始终回响在他的脑海里,那个声音来历莫测,也许在他一生中根本从来就没听过这句话啊,但又好像铭刻在心里最深处,从来不曾远离。

  那句话就像是一把刀子,冷冷照亮着他心灵黑暗的最深处。

  那个声音喊道:“你竟然连她都杀……”

  ※※※

  “嗯……”一声低沉的呻吟声,隐含着一丝痛苦,回响在陆尘的耳边。陆尘的身子震动了一下,然后从臆想与无休无止困惑的回忆中惊醒过来。他摇了摇头,对那段几乎完全是空白的模糊记忆有种无奈的感觉。

  他的手还握着白莲的手掌,大概是因为他数次的摩挲和搬运,此刻白莲身上的血腥气已经减弱了不少,包括那些原本滴落流淌的鲜血也逐渐干涸,不再肆意流动。与此相应的是陆尘的那件披风,现在看上去基本已经完全染红了。

  陆尘定了定神,回想起自己刚才的那种可怕的猜测,不知为何,他居然打了个寒颤。对他这样心志刚硬的男人来说,这是相当罕见的,只是当他再看向白莲时,他端详着白莲那张脸庞,沉默地凝视着。

  过了好一会后,他忽然轻轻叹了口气,自言自语地道:“好像还真有点像啊。”

  说着,他就没有再多说什么了,他只是看上去像是下了决心,不再犹豫,抓着她的那只手,猛地握紧,然后闭上了眼睛。

  屋子里十分的安静,直到忽然有呼呼的低沉的呼啸声,从某个不知名的地方响起,然后有风从某个角落吹了过来,将白莲身上的披风吹起一角。

  坐在少女身边的那个男人,脸色平静,双眼紧闭,仿佛正聚精会神地思索着什么,而在他身上,突然之间的微光泛起,然后黑暗升腾而起,化作一片黑暗的火焰,无声无息地燃烧着。

  “一切就在你自己的命好不好了吧……”

  这句话听起来带着几分无奈,又让人觉得格外的不负责任,也许白莲此刻清醒的话,大约会气得七窍生烟,然后把陆尘大骂一顿吧。

  黑火燃烧着,在陆尘的身躯上移动流转,然后逐渐汇聚到他的右手臂上,开始向白莲的那只柔软的手靠近。

  屋外,原本趴在地上有些懒洋洋的黑狗阿土,忽然间若有所觉,回头往房门紧闭的房间里看了一眼,它的一双狗眼中同样有微弱的黑暗火焰一闪而过,但过了一会后,它又把头埋在了自己的一双前腿中间,趴在地上,打了个哈欠。

  人呐,有时候就是这么蠢,总要给自己找麻烦吧?

  ※※※

  天色完全黑下来的时候,阿土趴在门外石阶上呼呼大睡,已经带着几分寒意的夜风吹过,拂动了阿土身上黑色光亮的毛发。它对这点寒冷似乎完全不在乎,丝毫也没能打扰它的美梦,不过当在它身后突然传来一声轻微的脚步声后,前一刻还在睡梦中的阿土两只耳朵猛然竖起,紧接着双眼睁开,两道森冷幽绿的光芒在这黑暗夜色中陡然出现。

  那脚步顿时停止,但已然来不及,阿土整个人像是一个绷紧的弹簧般瞬间跃起,在黑暗夜色中犹如一道深邃黑暗的弓箭,刹那间飞了过去,伴随着可怕的咆哮声,一下子将那个突然出现的人影扑倒在地,然后雪白的獠牙已放在了那人的脖颈上。

  眼看着下一刻就要将那人的脖子咬断了。

  “喂喂喂……停下,是我,老马,是我!”那个被扑倒的人拼命挣扎起来,但随即又强忍住,因为自己的脖子上正被一排可怕的牙齿含着,他的皮肤有些刺痛,似乎下一刻就可能破皮流血……

  阿土的动作停顿了一下,过了片刻后,它眼中的幽绿光芒渐渐退去,然后张开嘴巴,向后退了两步,又回到了那扇门前的石阶上,趴在原地,打了个哈欠。

  从头到尾,这只狗好像都没有表露出什么咬错人的愧疚和不好意思之类的情绪,似乎一切都没发生过一样。

  老马从地上坐了起来,用手摸了摸自己粗短的脖子,嘴里忍不住骂了一声,然后对不远处的阿土没好气地道:“蠢狗啊你是,差点就把我咬死了你知道不?”

  阿土懒洋洋地看了他一眼,尾巴摇了摇,看起来像是表达了一点很勉强的歉意,老马被这只狗气得半死,嘴里骂骂咧咧地站了起来,不过也没办法,谁让这只狗背后还有个陆尘呢。

  他向左右看了一眼,又看了看房门那里,道:“陆尘在里面?”

  阿土没反应。

  老马便想走上前去敲门,但阿土猛地站了起来,却是拦住了他,盯着他不让他上台阶。老马怔了一下,皱眉道:“他在里面做什么,居然不让人打扰他?我这里有点急事要跟他说啊。”

  阿土甩了甩尾巴,一声不吭,看起来一副坚强卫士的形象,老马有些无奈,撇了撇嘴自言自语道:“好好的我也变蠢了吗,还跟这只狗讲道理……”

  就在他犹豫要不要离开的时候,忽然只听阿土身后的房门发出吱呀一声,却是被人从里面打开,随后,陆尘的身影慢慢走了出来。

  一股若隐若现的血腥气,随着他走出来的步伐飘了过来,老马心中一喜,连忙迎了上去,道:“你可出来了,是听到我的话了么?我跟你说啊……”

  陆尘面上似有几分倦色,轻轻挥手拦住了老马,沉默片刻后,他却忽然带了几分坚定之色,对老马道:“我要离开一趟。”

  老马愕然,一时间都忘了自己要说什么,道:“去哪里?”

  “去荒谷。”陆尘说道,“我要去那边走一趟。”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877736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