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六百零五章 破碎的印记

第六百零五章 破碎的印记

  “去荒谷?”老马吃了一惊,迟疑了一会才说道,“好好的你为什么突然想去那地方?”

  陆尘往前走了两步,在门口的石阶上坐了下来,然后带着几分疲倦地说道:“不为什么,就是想过去看看。”

  “得了吧。”老马对他的这个借口嗤之以鼻,毫不客气地便反驳道,“这山上没有一个人会相信你这句话的,到底是什么原因?”

  说完,老马似乎也感觉自己的口气有些冲动,便平缓了一些语调,叹了口气,对陆尘说道:“你也不是不知道,现在仙城这里是什么形势,就算是我想溜走都被拦了下来,更不用说你了?”

  是啊,天澜真君如今唯一的亲传弟子,这片宏大基业的内定接班人,整座天龙山上整个真仙盟里,万众瞩目的人物,陆尘随便走到哪儿,只怕明里暗里都会有人关注,更别说要离开仙城去荒谷那么偏僻的地方了。

  就算他真的去了荒谷,那么到时候那座山谷中的人肯定不会只有他一个,一定会有其他许多人想要搞明白,他为什么会在如此紧张的时刻突然到了那座山谷中?而且荒谷本身又曾经发生过那件事情,就更加会引人深思了。

  而且最后的最后,还有一位天澜真君站在那儿,他会同意陆尘离开吗?

  陆尘只觉得自己的脑子里乱得像是一锅粥,这是他许多年来都没有过的心烦意乱的情形,让他自己都觉得有些意外和混乱。只是在他脑海里,那些看不清楚、模模糊糊却又隐隐让人惊心动魄的画面片段,实在让他无法安心下来。

  那段失去的空白记忆中,好像真的有什么很重要的事情,被他遗忘了。

  阿土靠在陆尘的脚边趴着,一声不吭地陪伴着他,老马则是看了他半晌后,终于感觉到这一次陆尘的反应似乎真的和以前不太一样。

  他开始有些担心起来,走到陆尘的身边,用手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低声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能跟我说吗?”

  陆尘沉默地坐了一会,然后抬头看着老马的眼睛,笑了一下,道:“其实就是心里也烦了,想出去散散心,不过你这么过来跟我打岔说说话,倒是心情好了不少了。”

  老马深深地看着他,过了一会后点点头,道:“那就好。”

  ※※※

  “对了,你刚才想跟我说什么来着?好像是说了有急事。”陆尘对老马问道。

  “哦,是啊。”老马像是重新记起了自己的使命,而把刚才的追问全部都忘在了脑后,道,“血莺堂主让人传话过来,叫你马上去‘凶宅’一趟,她在那儿等你。”

  陆尘一怔,面上露出一丝惊讶之色,愕然道:“她怎么又去那儿了?”

  所谓“凶宅”,实际上就是前些日子出事的陈壑的那座屋子。当日事发之后,虽然浮云司这边动作极快,迅速封锁了场地,尤其是凶杀案发生的那间卧房,但世间哪有不透风的墙,很快就有了一些消息和传言悄悄流传了出来,在真仙盟中暗地里传送着。

  其实流言的内容也很简单,无非就是那里面发生的凶案场景异常恐怖可怕,几乎不似正常人可以做得出来的,当然了,会杀戮妇孺的肯定也不是正常人。

  只不过在那之后,隔了一段时间后,真仙盟里突然又冒出了另一种很奇怪的传言,说是那座房屋虽然之前看起来好好的,但实际上在很早以前,曾经发生过另外一起凶案,很不吉利,却是没想到多年以后不知是忘记了还是没在意这种忌讳,将这座屋子给了陈壑他们一家人居住。

  这一来二去的,倒是有不少人直接将那座屋子称作凶宅了,只是这流言之中意有所指,却是矛头隐隐对着浮云司这里的人。

  陆尘当然也听说过这个传言,不过一直没在意就是了,此刻听老马这么一说,眉头就皱了起来。

  而老马的脸色却是显得有几分凝重,居然还先向周围看了看,然后才压低了声音,对陆尘说道:“在那屋里一处隐秘所在,有人发现了一点东西。”

  陆尘看了他一眼,道:“什么东西?”

  老马没有直接说出答案,只道:“我也不太清楚,但听薛堂主那边传过来的消息,好像是和魔教有些干系。”

  陆尘脸色一下子阴沉了下来,那片屋子原先是给陈壑一家子住的,而陈壑的身份本来就敏感,是从魔教那里投靠而来。若是在那屋中发现了和魔教有关系的物件,这里面便有太多的可能了。

  真投靠,还是另有所图?

  真凭实据,还有有人栽赃嫁祸?

  陆尘只觉得自己眼前似乎又是一片迷乱,让人看不真切,似乎从回忆起那个模糊片段后,自己的脑子里就总是有些懵懂不清。

  他叹了口气,对老马点点头,道:“那我们过去一趟。”

  老马应了一声。

  陆尘站起身后迟疑了一下,回头向那屋里看了一眼,随后伸手将那房门关上,然后对阿土交代道:“你还是在这里呆着,不要让其他人进去,知道么?”

  阿土“汪汪”叫了两声,看起来却似乎有些不太满意,陆尘摸了摸它的头,安慰地说道:“帮个忙,我和老马过去一下,很快就回来了。”

  大概是很快回来这几个字让阿土有些安心,它安静了下来,然后趴在了地上。

  陆尘笑了笑,对老马招招手,便向前方走去。

  外面的路还被黑暗的夜色笼罩着,不过举目眺望远方的时候,陆尘忽然发现遥远的地平线上,隐隐约约似乎有一丝光亮微微透了出来。

  他脚步不停,目光凝视远方,有那么一刻,他突然间想到了一件事:这么多年了,距离荒谷之战已经这么久了,无数个日日夜夜,无数的事情、痛苦、顺境逆境,他的脑海中却从来都没有出现过有关于那段空白的记忆。

  可是为什么,这一次会突然就想了起来?

  虽然还是模糊不清,但他心里隐约觉得那并不是幻觉,那一定是有发生过什么事情,只是自己记不起来了。

  那种感觉,就好像是某种力量在他脑海中沉默地封闭了那段记忆,可是不知道为什么,突然之间,这个封印被突然打破了。

  那么这个打破的举动,又是因为什么呢?

  是什么力量突然打破了他脑海中记忆里的那段诡异的封印?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878285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