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六百零八章 为人做嫁衣裳

第六百零八章 为人做嫁衣裳

  陆尘看见天澜真君停下脚步,并未回身,只是眺望远方。他顺着天澜真君的目光望去,便看到在那遥远的地平线上,一抹朝阳终于破晓而出,温暖的光辉映红了天边的朝霞,开始给这个世界带来光明和希望。

  “天亮了。”天澜真君忽然开口说道。

  陆尘点点头,道:“嗯,天亮了。”

  天澜真君凝视着那渐渐升起的朝阳,道:“你相信魔教的那些话吗?”

  “不信。”陆尘说道,“如果我相信那些鬼话,当年在荒谷中我就不会去做那些事了。”

  天澜真君缓缓点头,道:“说得很对,那时候魔教妖人距离真正降神不过只有一步之遥,多亏你及时出手阻止。所以在魔教这件事情上,天底下的人就算我谁都不信,但也一定会信你的。”

  陆尘向他看了一眼,天澜真君回过头来,对他笑了一下,还用手拍了拍陆尘的肩膀。

  有些话,他们心里应该都明白,但都不会说出来,到了这种层次的人物,在某种意义上来说,在许多时候,也许信任这两个字,会比能力要更重要。

  不管你出身如何、品性如何、能力手段又如何,只有信任才是最难得到的东西。化神真君站在高高的人族巅峰上,看穿看破了多少人事浮华与风云变化,在与魔教多少年来的血腥争斗中,尔虞我诈、阴谋诡计早已如家常便饭一般,时时刻刻都要提防着身后刺来的兵刃的他们,才是最珍视信任的人。

  或许也正是因为如此,天澜真君他才对陆尘始终另眼相看吧。

  只有他始终坚信着,不管世间形势再如何变幻,也只有陆尘会始终和他站在一起,绝不会和魔教同流合污。

  “对了,”天澜真君回身继续向前走去,同时口中带了几分随意地说道,“你在魔教中呆了这么多年,听闻那些妖孽洗脑的本事很强,为何你始终都能保持清醒?”

  陆尘跟在他的身后,沉默了片刻后,道:“是你教我的。”

  天澜真君看了他一眼,然后哈哈大笑,笑声中似乎带着几分欣慰与欢喜。

  ※※※

  “有你我三人在,纵横天下不过小事,放眼世间,能与我等抗衡的,一个也没有,哪怕是天澜那厮,也是不得不低头的。”

  一阵略带得意的话语声,在星辰殿大殿中传来,如此贸然而且胆大包天的话,当然不可能让太多的人听到,所以此刻在星辰殿里,只坐了三个人,正是如今真仙盟中威名赫赫的三大化神真君,分别是星辰殿之主古月真君,天律堂之主铁壶真君和大宰院之主广博真君。

  现在正在说话的乃是广博真君,只见他神情激昂、面带期望,显然对他自己出面组织了这个暗地里针对天澜真君和浮云司派系的联盟深感得意,就差没有拍着胸脯自夸了。

  相比起广博真君的骄横得意,古月真君和铁壶真君看起来都还冷静一点,其中古月真君沉吟片刻,又看了看铁壶真君,然后问道:“金龙和流云两位真君那边,真的说不动了?”

  广博真君脸上神色微一凝固,坐在旁边的铁壶真君开口替他说了下去,道:“嗯,他们二人我也去私下里谈过了,金龙真君的意思是他年岁已高,时日恐怕不多,不想再牵扯进这些事情中去;流云真君则是参悟玄功妙法,闭关二十年,日前已到了紧要关头,无能分身。”

  古月真君缓缓点头,旁边的广博真君看着他的脸色,连忙又道:“虽然如此,但这两位真君也都私下答应,到时候会约束手下,绝不参与多余事情中来。其实,以我们三人手上的实力,对浮云司一家也是拥有压倒的优势,只要他们两家不出妖蛾子,不倒向天澜那一头,我们就是必胜局面!”

  古月真君看起来却似乎还是有些担忧,低声道:“这两人该不会首鼠两端,私下里又将这事偷偷告诉给天澜吧?”

  广博真君皱了皱眉,向铁壶真君看了一眼,铁壶真君却是微微一笑,颇有把握地道:“这一点老夫倒是可以肯定,他们是不会这么做的。以他们二人的性子,借口或许可以随便找得难辨真假,但真要有所冲突起来,他们多半会坐山观虎斗,事后给一点蝇头小利于他们,自然也就打发了。”

  古月真君抚掌笑道:“果然还是铁壶兄老谋深算,一切尽在掌握。既如此,我们就干吧!”

  铁壶微微一笑,广博真君则是十分欢喜,击掌道:“正该如此,到时候我等清除那狼子野心之人,澄清宇宙,天下正道复归平安,便是万民之幸!”

  “万民之幸么……”古月真君在心里默默地将这几个字念了一遍,有些无语,但面上并不表露出来,还是微笑为广博真君的豪言壮语鼓掌,然后像是忽然想到了什么,眉头一皱,道:“说起来,既然咱们准备行此大事,便当有个名号,既做联盟,又该当有一位主持大局的人物,发号施令,评断局势,如此才能统一指挥,成就大业吧。”

  此言一出,铁壶真君与广博真君都点头称是,但随后两人都没有接口说话。

  古月真君皱了皱眉,做沉吟思索之态,过了片刻后对二人说道:“愚以为,此盟可叫‘破天’,至于主事领袖之责么,在下愿为副手,前后奔走,义不容辞。”

  “甚好、甚好!”

  “古月兄当之无愧,当之无愧!”

  对面那两个人纷纷点头,都是微笑相看,但除此以外,仍然是谁都不肯多说一个字,只是那无言中的含义,却仿佛已经呼之欲出了。

  “选我!选我!”

  这两个字眼仿佛都已经刻在他们的目光里和写在他们的脸上,谁都知道,一旦主事,便有大权在手,最关键的就是事成之后划分利益的时候,必定能分到最大的一块。大家拼死拼活,甚至为了“天下正义”,不惜与天澜那个疯子翻脸,为的不就是这个么?

  天理公义?那是什么东西,能当饭吃么?

  能养活大家手底下那么多人吗?

  两个人,都看着古月真君,都是面带笑意,显然都等着古月真君继续说话,让他说出那个名字来。

  饶是古月真君道行高深意志坚定,心中又早有准备,但此刻被这两人如此看着,心里也是一阵发麻,毕竟都是化神真君啊,那发怒的后果……就算是同等级的人也是有些忌惮的。

  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想了想后,然后面上露出一丝为难之色,片刻后深吸了一口气,道:“以我看来,这个主事之人的位置,非铁壶兄不可!”

  “啪!”

  一声脆响,却是广博真君手中的茶杯瞬间爆裂,化作粉碎。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879827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