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通天仙路 > 第一章 军火

第一章 军火

  “喝!哈!杀!……”

  练兵场上,上千士兵身披铠甲,手持刀枪弓箭盾牌,组成一道道队列,在骄阳如火之下奋力劈砍射击。

  一股子混杂着浓郁汗臭味的阳刚气息在操场上弥漫着,让人感到血脉喷张,难以自禁。

  练兵场不远处,一排房舍的最外处,一个半大小子双目炯炯地看着场中那千名士兵进退自如的操练,眼中闪动着羡慕之色。

  霍然,在他的背后,一只大手伸了过来,抓住了他的脖颈。

  “哎呦呦,老爷子,您轻一点,痛痛痛……”

  “哼,现在知道痛了?让你去锻铁,你却跑这儿看操练,是不是要我老头子给你操练一翻啊?”

  少年的激灵灵地打了个寒噤,连忙道:“老爷子,是我不对,千万不要啊!”

  一位头发半白的老者抓着少年的脖子,直接将他拎了起来,转了几个弯,进入一个房舍之中。

  “欧阳明,我知道你想加入他们。但是,现在的你还不行!”老者一挥手,将他扔到了房舍中,道:“等你长大了再想吧!”

  欧阳明龇牙咧嘴地揉着脖颈痛楚之处,道:“老爷子,我,已经长大了!”

  “你?”老者鄙夷地瞅了他一眼,不再理会。他伸手从角落中拿出了一把断刀。这是一把军刀,只是在刀把处断裂开来,已经报废了。

  老者拿着断刀东瞧瞧,西瞅瞅,半晌之后,他将断裂处对准,放在一个平台上。随后,他轻喝一声,双手互搓了几下,顿时冒出了一道火光,笼罩在断口之处。

  欧阳明的眼睛顿时瞪圆了,他小心翼翼地站直了身体,默默地看着,连一点儿动静也不敢闹出来。

  老头子对他虽然喝骂踢打,但欧阳明却知道,在这座兵营中,也唯有这个不起眼的老家伙才是真心对他好的。

  足足一炷香功夫,老者吐了一口长气,收回了手。他的额头上隐隐可见一些汗渍,不过,当那火光消散之时,平台上断裂的军刀却已经接好了。

  欧阳明一个箭步上前,将军刀拿了起来,仔细地看了半晌,他啧啧有声,道:“老爷子,您真是神了!这接的,可真是天衣无缝啊。呵呵,这座军营中,您绝对是这个!”他竖起了大拇指,狠狠地摇了几下。

  老者的脸上闪过了一丝得意的笑意,突地道:“怎样,想学么?”

  欧阳明叹了一口气,道:“当然想学,不过我可没有这个机缘啊……”

  老者所用的手法,乃是军中秘术,来自于皇朝恩赐的军火锻造法,根本就不是一般人能够觊觎的。

  欧阳明本就是一个孤儿,在村落中吃百家饭长大的。机缘巧合之下进入这座军营当了个帮工,却与这同样孤寡的老头子对了眼,跟在他手下学着锻造手艺。可是,一般的手艺好学,这军火却是可望而不可求的。

  老者嘿嘿笑了笑,那神情颇为得意,道:“对了,你把这刀拿去给张银凡,他有事找你。”

  欧阳明眉头大皱,道:“我才不去!那个吝啬鬼,他找我准没好事!”

  老者眼睛一瞪,一脚踹了过去,道:“还不快去?!”

  欧阳明灵巧地躲过了这一脚,叫道:“是是是,遵命。”他拿着这把修复的军刀,一溜烟地跑走了。

  在他的背后,老者一边摇头,一边叹道:“这个懒怠的性子,以后不知道能否改一改呢。哎,此去,希望他有这个机缘吧。”

  欧阳明三步并作两步来到了军营后方,那张银凡在军中也是一方势力,是掌管后勤的一个钱粮官。虽说并非正职,但也是手持实权的副职之一了。

  来到后方营地,欧阳明将军刀交给入账,正待开口,就听这管账的官员笑道:“你小子终于来了,张大人吩咐过了,快点进去吧。”

  欧阳明应了一声,进入后营,但心中却是有些忐忑。

  因为他实在想不出,张银凡这个大人物怎么会找他这个无名小卒。

  进入一处房舍,里面的一位中年男子抬起头来,那是一名白面书生,身上有着一种阴柔之气,与军中阳刚似乎是格格不入。

  “张大人,您找小人啊?”欧阳明弯着腰,恭敬地问道。

  张银凡点了点头,道:“你就是欧阳明,坐吧。”他竟然亲自动手,给欧阳明倒了一杯茶。

  欧阳明心中又惊又喜,这张银凡在他的眼中,已经是高不可攀的人物了。但今日却这般和善,愈发地让他忐忑难安。

  “欧阳明,你和老匠头是什么关系?”张银凡突兀地问道。

  欧阳明一怔,连忙道:“小人是老匠头麾下的帮工,为他老人家打杂的。”

  “哦,就是一个帮工么?”张银凡目光炯炯,似乎有些不信。

  欧阳明连忙诅咒发誓,道:“小人确实是一名帮工,大人若是不信,尽管去问。若是欺瞒了您,小人愿意死于乱刀之下。”

  张银凡终于是放缓了面容,笑了起来:“原来如此。”他沉吟片刻,道:“欧阳明,本官与你商议一事,不知你可愿意?”

  欧阳明站了起来,小心翼翼地道:“大人,您有何吩咐啊?”

  张银凡脸上带着和睦的笑容,道:“欧阳明,你跟着老匠头,也是辛苦了。呵呵,不知你可愿意来我钱粮营啊?”他缓声道:“你若是愿意来,本官保你个正式兵丁的编制。”

  欧阳明霍然抬头,他的脸上满是不可思议之色。

  看着他的表情,张银凡满意地点头,道:“老匠头给你谋了个差事,不过,以本官之见,这差事并不适合你。”他轻轻地拍了拍手,一位面目俊俏,年纪与欧阳明相差无几的少年从内屋走了出来。

  “这,是本官內侄张含玉。”张银凡冷然道:“稍候,本官会带你见几位上差,你当着他们的面拒绝了那个差事,并且推荐含玉接任,明白了么?”

  欧阳明年纪并不大,但却并不是那种懵懂无知之辈。十余年的孤苦生涯,已经让他懂得了许多。

  这根本就不是什么福气,而是张银凡摆明了要掠夺好处!

  看着欧阳明喃喃不语,张银凡的脸色一寒,冷冷地道:“你在老匠头手下听差,也是归我管辖。嘿嘿,你若是不听号令,应该明白下场如何吧?”

  欧阳明的脸色变幻莫测,他自然听出这句话中那浓浓的威胁味道。

  张银凡冷着脸,道:“你想清楚了,若是听本官的话,本官不仅会保你一个正式兵丁的位置,还会给你百两白银的酬谢。若是不听……”他的声音渐渐变小变细,整个房间的温度似乎都降低了一些。

  欧阳明心中一凛,他感到身上肌肤微微发痛,立即知道,张银凡竟然是动了杀心。

  他心惊肉跳,跌坐在地,立即叫道:“小人遵命,愿意听从大人吩咐!”

  张银凡的脸色这才缓和下来,他一把将欧阳明拉起,亲自为他拍去了衣衫上的灰尘,道:“好,这样的年轻人,本官最是欣赏。记住你的承诺,随本官来吧。”

  欧阳明唯唯诺诺,和张含玉一起,跟在张银凡的身后而去。

  一路上,他偷眼看去,那张含玉一脸的兴奋,眼眸中更是有着掩饰不住的狂喜之色。

  欧阳明心中叫苦不迭,老匠头啊,你给我谋取的差事,究竟是福是祸啊……

  不过多时,他们已经来到了后营处的一座宅院之中。

  内堂中,有着一位锦衣老者悠闲而坐,见到张银凡,他站了起来,哈哈笑道:“张大人,你将人带来了啊。”

  张银凡恭敬地道:“回大人的话,下官已经将欧阳明带到。”他伸手一点欧阳明,道:“大人,下官已经将此事告知欧阳明。不过,他自知福缘浅薄,不敢接受。所以,想要将这个机会让给一位友人。”

  “转让友人?”锦衣老者的嘴角微微一撇,似笑非笑地瞅着张银凡,但那眼神却并没有丝毫的笑意。

  张银凡心中一寒,连忙道:“大人,您与家兄同殿为臣,家兄时常对下官提及您,称赞您铁面无私,明察秋毫,让下官向您多多学习呢。”

  锦衣老者一怔,他犹豫片刻,终于是轻叹一声,道:“本官奉朝廷之命而来,也是履行职责,只要一切合乎规矩,本官就按规矩做了。”

  张银凡面现喜色,道:“是,大人英明!”他转身道:“欧阳明,这是朝廷巡检司的胡大人,你快点上前见过!”

  欧阳明战战兢兢地应了一声,道:“见过胡大人。”

  锦衣老者微笑着道:“本官巡检司胡毅丞,你叫什么名字?”

  欧阳明心中腹诽,这不是明知故问么,但口中却是恭敬地道:“小人器械营欧阳明,胡大人万安。”

  胡毅丞轻轻点头,道:“好,本官问你,是否不愿接受军火,而将这个机会转给他呢?”他目光一扫张银凡身后的张含玉,缓声问道。

  张含玉的眼眸立即亮了起来,身上的肌肉甚至都微微绷紧。

  一直以来,这位俊俏的少年都是一副风轻云淡的模样,直至此刻,才真正显露出紧张之色。

  ps:新书上传,老规矩,求会员点击,推荐和收藏啊,谢谢各位!
  浏览阅读地址:/tongtianxianlu/231790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