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通天仙路 > 第七章 一刀毙命(加更求推荐和收藏)

第七章 一刀毙命(加更求推荐和收藏)

  张含玉一步步地朝着目标蹦去,他落脚的声音极重,就像是擂响了大鼓,而且直接敲在人心上一般。这么一点点地迫近,带给人的心理压力将会更加的巨大。

  他的面色峥嵘可怖,眼眸中的怨毒之色几乎可以化为实质。

  从小到大,在家族的羽翼庇护之下,他还从未有吃过那么大的亏。而且,在他的心底深处还有着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恐惧。那小子,怎么可能如此之快就将军火激发了呢?他的天赋如此了得,未来或许就是另一个老匠头。

  这样的人物,一旦认准了死理与自己为敌,肯定是一个巨大的麻烦。既然如此,还不如趁他尚未成长起来的时候,一刀宰了干脆了当。

  手中的短刀紧紧拽住,他捡起这把刀可不是为了壮胆,而是随时将短刀当做匕首抛出去。

  在叔父的指点下,他可是练了一手出挑的暗器功夫。对付身经百战的勇士当然不行,但若是瞄准一个闻风丧胆,只顾抱头鼠窜的小家伙,却绝对是例无虚发。

  腿脚上隐隐的疼痛让他分了一丝心思,一想到自己受伤的腿脚,他就恨得咬牙切齿,心底发誓,一定要将欧阳明置于死地才能消去自己的心头之恨。

  至于杀了欧阳明之后,如果收拾残局,又如何远离此地不被人察觉,他已经是完全顾不上了。

  慢慢的,他蹦蹦跳跳来到了那堆废弃刀兵之旁,耳朵微微耸动,已然听到了一丝若有若无的呼吸声。

  冷笑一声,张含玉道:“小子,还不出来受死!”

  话音刚落,张含玉就看见一道身影从刀兵堆后方跳出,随后白光一闪,朝着自己毫无章法地劈了过来。

  他虽然腿脚受伤,但却未曾影响眼力。所以一下子就已经看出,这个跳出来的人影正是那胆小如鼠的欧阳明,而在他手上拿着的,却是一把断刀。

  没错,那已经断了一半,甚至于连刀头都没有的废弃兵刃。

  如果欧阳明拿着一把崭新军刀,他或许还会忌惮几分。可是,区区一把断刀又如何能够放在他的眼中。

  就在这一瞬间,张含玉就已经判断出来,这小子是困兽犹斗,随便捡了一把断刀就上来拼命了。

  张含玉面带不屑之色,举起手中短刀迎了过去。

  如果欧阳明一上来就想要逃跑,他肯定是立下杀手。但是,既然这小子还有一点儿的勇气,他就不介意陪他玩玩。在这一刻,张含玉的脑海中立即想到了诸多刑罚。先将欧阳明的手脚筋全部挑掉,废了他的声带,让他受尽苦痛而亡。

  一想到这儿,就连那腿脚上的剧痛似乎都因此而减少了许多。

  他仿佛看到了欧阳明在他手下痛苦嘶吼,生不如死的场景,心情竟然变得异常爽快。

  “叮——”

  终于,短刀与断刀在空中相遇。

  然后,一道清脆的断裂声响了起来,那短刀应声而断,而断刀就像是切断了一根头发似的,毫无阻碍地继续前进,一下子就从张含玉的右侧脖颈劈下,直接砍到了他的胸前。

  张含玉的眼睛和嘴巴陡然间张大到了极限,他死死地盯着自己胸前的断刀,似乎连那无边的剧痛也感应不到分毫了。

  他唯一能够感觉到的,就是自己的力量和生命,正迅快地远离自己而去。他想要抬起手,但无论如何努力都是无济于事,他的目光最终还是死盯着那把让他麻痹的无法动弹的断刀之上。

  断刀,一把断刀……

  这、他、妈、的……是一把断刀!

  这是他在世界上最后的一个念头,随后他的意识就此沉沦,再也不见了踪迹。但他至死都无法理解,为何一把断刀竟然有此威力。

  欧阳明就这样手持断刀,一直保持着那种劈砍的姿势。

  其实,他这样做并不明智,因为无论是人,还是野兽,一旦受伤都会有着垂死挣扎的可能。正所谓最可怕的野兽乃是受伤的野兽那样,在垂死挣扎的时候,往往能够和对手同归于尽。

  不过,欧阳明之所以不远离,并不是因为他不愿意,而是做不到。

  当他一刀劈出,直接将张含玉的短刀斩断,并且砍入对方肉体之时,他的心境其实是一片平和,没有半点波澜起伏的。

  这种状态,绝对不像是一个从未见过血的人所为。

  可是,在他的精神意识被神奇的一分为二的时候,这一幕就自然而然诡异地出现了。

  一刀伤敌,正当欧阳明想要拔出断刀,打铁趁热地给对方再来一下当头痛击之时,一股奇异的热流却是突兀地从断刀上涌入了自己的身体之内。

  于是,欧阳明的动作稍微地缓了一下,虽然不明白为什么,但他就是有着一种感觉,这股热流对自己大有裨益。

  随后,他就眼睁睁地看到了异常恐怖的一幕。

  在他的断刀之下,并没有鲜血四溅。

  一刀从头颈右侧劈落,直至前胸为止,肯定会流出大量鲜血。但是,此刻在张含玉的身上,却没有半点儿的血迹,因为所有的鲜血都被欧阳明手中的这把断刀给吸纳了。

  这把断刀仿佛具有着某种不可思议的神奇魔力,它不但能够吸收血液,就连肉身似乎也在它的吸收范围之内。

  张含玉的血肉之身就这样在欧阳明的眼前逐渐地萎缩了下去。

  如果此刻欧阳明不是身处精神意识分裂的奇异状态之下,或许会被这异常可怖的一幕吓晕过去。但是,此刻他就这样瞪大了眼睛,静静地看着这一切变化。似乎那不断瘪下去的躯体并不属于人类,而是一个破了洞的人形气球。

  仅仅是片刻功夫,张含玉就这样消失在欧阳明的眼前。

  一些衣物飘落了下来,还有一些零星的小玩意,但是张含玉的整个人却已经消失了,哪怕是一根头发,一片指甲都不曾留下。

  反之,手持断刀的欧阳明却是红光满面,精神抖擞,浑身上下仿佛有着无法发泄的澎湃精力。

  其实,欧阳明今日的消耗绝对不小,在老匠头的督促和指点下,他已经玩了一日的军火。虽然有着节制,但也难以避免产生了浓浓的疲惫感。

  而被张含玉带来此地,生死关头之下潜能爆发,在极短的时间内屡次动用军火。

  那种消耗原本不是他在这个年龄,这副身体能够承受的。只是,在生死间的大恐惧之下,在意识海分裂的特殊环境之下,他被赶鸭子上架逼出来的。

  这样的做法,对他的身体是一种透支性的伤害,甚至于会伤及本源,日后再也难有寸进。

  可是,此时此刻,如果说欧阳明的身体有什么差池的话,怕是根本就没人肯信。

  他的身体内仿佛拥有着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力量,他的眼神熠熠生辉,似乎都要亮了起来,哪怕是精气神最佳的时候,也没有现在这般的骇人听闻啊。

  欧阳明甚至于想要有着一种放声怒吼的冲动。

  不过,那分裂的精神意识依旧存在,让他的心瞬间变得冷若冰霜。

  看了眼四周,欧阳明手中军火再现,仅仅是一眨眼的功夫,那断刀就变得黯淡无光了。

  汲取。

  他毫不犹豫地将断刀上的所有属性吸纳一空,让这把断刀变成一片毫无价值的废铁。一脚踹出,将被斩断的短刀踢入了不同的两堆兵甲之中。

  这样的兵器残骸数不胜数,想要从中找到并且拼凑起来,绝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随后,他将断刀扔掉,抱起一地衣衫零碎,迅快地离开了仓库。

  张含玉带他过来之时,绝对是小心翼翼,并没有被任何人察觉。

  而他此刻回返老匠头的锻造室之时,也是如此。

  幸好此刻天色已晚,否则欧阳明还真不敢说能够得偿所愿呢。

  进入了锻造室之后,欧阳明看了眼手中物品,他立即是来到了火炉口,用力撕扯,将所有衣衫撕成碎片,送入其中。

  老匠头乃是军火首席锻造师,虽说他拥有军火,但这并不表示他就不需要火炉了。

  其实,在大多数时候,老匠头都会使用火炉对一些材料进行初步加工。

  至于使用军火加工粗矿当然也是可以的,但是,军火必须消耗大量的体力,而锻炼粗矿需要的并不是精细的控制,反而是漫长的时间进行打熬。

  用军火来锻打粗矿中的杂质……

  嗯,凡是这样做,并且持之以恒的人,无一例外都已经死了,那不是老死,也不是笨死,而是被活生生累死的。

  所以,在这个锻造室中,就有着一台精致的火炉。

  当然,值得老匠头亲自动手的材料,也都是一些精品,而那些个初步提炼的粗活,一般都是落在欧阳明的头上。

  此刻,他熟门熟路地将火点燃,把所有物品都送入其中,在炭火的烧灼之下,那些东西很快的就灰飞烟灭,不复存在了。

  伸出长铁棍,在炉火中搅动了片刻,哪怕是神仙来了,也无法分辨出里面究竟是一些什么玩意了。

  在这个过程中,欧阳明也没有闲着,而是在锻造室中找到了一些粗矿进行提炼加工。其实就是将矿石丢入火中焚烧,直至软化捶打,如此反复而已。

  此前,因为他的力气不足,所以只能烧火,至于锻打则是老匠头亲力亲为。

  但是此刻,不知为何,他的力气却仿佛是平白的大了许多,高高举起铁锤,狠狠砸下,顿时溅起了一片火星。

  ps:求各种票票和收藏啊!谢谢

  第二章中午11:00发!
  浏览阅读地址:/tongtianxianlu/231791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