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通天仙路 > 第四十章 约斗

第四十章 约斗

  阎丞才身边的众位军汉都是一怔,在他们之中,阎丞才虽然说话不多,但他本人的实力却是众人首屈一指的,在军营内,最会打的人往往才是最受人尊敬的。

  所以,在见到阎丞才的态度之后,他们虽然不知道欧阳明的身份,但是对这个少年还是高看了几分。

  欧阳明微微点头,道:“那人偷你们钱包了?”

  阎丞才轻轻点头,道:“是,这小子出手很快,差点就被他得手了。”

  欧阳明看着躺在地上呼痛不已的少年,不知为何,心中却是泛起一丝怜悯。他想到了自己,如果不是机缘巧合遇到了老匠头,并且被他收留。那么今日的自己,又会厮混到何等地步呢?或许,眼前这少年,就是自己的下场吧。

  “阎兄,你们打算怎么处置他?”

  阎丞才犹豫了一下,道:“他偷东西的是哪只手,就废了那只手。”

  这个镇子其实是因为军营的存在才建立起来的,虽然军中规矩森严,但若是有人主动欺凌到军汉们的身上,那么别说是断手断脚,就算是失手杀人,军中长官们也会选择护犊子的。

  少年的眼中立即流露出了惊恐、畏惧和恳求之色。

  欧阳明轻叹一声,道:“阎兄,看在我的面上,放过他这一次吧。”

  阎丞才一怔,连忙道:“好。”虽然他并不明白欧阳明为何动了恻隐之心,但却根本说不出拒绝的话。

  “大牛,放开他,让他去吧。”

  拎住少年的壮汉略一犹豫,就随手一抛,将少年扔开,骂骂咧咧的道:“臭小子,便宜你了!”

  那少年忍着痛站了起来,向欧阳明磕了一个头,随后一溜烟地逃走了。

  阎丞才低声道:“欧大师,您来镇上是……”

  欧阳明也不隐瞒,道:“我想来集市上看看,有什么矿石能够带回去。”

  阎丞才眼眸一亮,道:“欧大师,我对这儿很熟,不如我做您的向导吧?”

  欧阳明哑然失笑,他对镇子也不陌生啊。不过,刚刚人家还帮了一个忙,马上撇开自然不是他的作风。

  得到欧阳明允许之后,阎丞才也是大喜过望,笑逐颜开地陪着他向着镇上集市走去。其余几人虽然都跟在后面,但一个个心中纳闷,这少年究竟是谁,竟然让眼高于顶的老大如此巴结。

  转过几个弯角,就来到了一片喧闹无比的地方。

  每月此时,就是集市大开的日子,人们从四面八方赶来交易,自然是人山人海,摩肩接踵。

  不过,阎丞才并没有带欧阳明去挤人群,而是带着他来到了一家店面之内。

  “欧大师,外面那些流动摊位良莠不齐,天知道是什么矿石种类。不过,这儿可是百年老店,一分价钱一分货,童叟无欺的。”阎丞才低声道:“我们哥几个如果攒足了钱,想要买什么装备的话,都是来这里挑选的。”

  欧阳明缓缓点头,对于这家店,他其实并不陌生。只是,他从未想过来此挑选罢了。

  毕竟,如果他想要矿石的话,完全可以提出申请。以他如今在器械营中的地位,基本上不可能遇到阻碍。哪怕是张银凡想要针对他,康韦博也会硬着头皮扛下来的。

  一个每月能够给他带来三件属性装备,堪比老匠头的军火锻造师,已经足够让他不惜任何代价也要保人了。

  他原本想要去集市上,看看有没有机缘淘到好东西,但既然来到这儿,也就不妨看看了。

  阎丞才明显是这儿的熟客,立即就有笑眯眯的迎了上来。

  “哎呦,军爷,您又来了,快请入内休息!”一个掌柜模样之人上前,满面笑容地道。

  阎丞才点了一下头,道:“欧大师,这是这儿的林掌柜,为人豪爽,可以一交。”

  林掌柜眼眉一挑,看着欧阳明心中纳闷,这么年轻,算啥大师啊。不过,他常年与交往,自然不会将异色摆在脸上。

  “军爷,这位是……”

  阎丞才挺起了胸膛,高声道:“这位就是我们军营中最年轻的军火锻造师欧阳明大师。”

  林掌柜这才恍然,不过心下却是腹诽,不就是一个军火锻造师嘛,那么年轻想必也没啥本事。不过,他脸上却是一片欢喜之色。

  然而,就在此刻,一道不屑之声却是在门口响起:“哦,原来这就是老匠头的帮工啊。呵呵,一个刚刚感应到军火的小家伙,也配称做大师么?”

  众人都是一怔,讶然向着门口看去,而阎丞才更是一脸怒容。

  他刚刚介绍欧阳明,就有人如此说话,岂不是和当面打脸无疑。

  欧阳明更是心中一紧,他自然听得出这句话中满满的恶意。只是,他如论如何都想不出哪里听过这个声音。

  门外,也是有数人向后进入,他们同样的体型彪悍,一个个目光敏锐,看气势丝毫也不在阎丞才等人之下。

  欧阳明在军营厮混过,一见他们的步伐就知道,这些人同样是军人,而且还是训练有素的精锐军人。

  “黄景天,你满口子胡言乱语什么?”阎丞才看清楚当头那人,厉声喝道。

  那当头之人是一个与阎丞才年纪相若的年轻人,他呵呵一笑,道:“阎丞才,你别往那小子脸上贴金了。呵呵,他是老匠头的帮工。也不知道是他给老匠头灌了什么迷魂汤,还是老匠头看他可怜,给了他一个摄取军火的机会。不过,这小子得了好处,激发军火之后非但自己不努力,反而扯着老匠头的大旗,拿老匠头打造的器械兵甲冒充自己的上缴。”他毫不掩饰脸上的鄙夷之色,道:“你问问他,是也不是?”

  众人的脸色顿时变得极为古怪,黄景天身后之人自然是一脸的不屑。林掌柜虽然面不改色,但心中却轻视了起来,至于阎丞才身后的众人却是一个个面色尴尬。

  其实,欧阳明的年龄太具有迷惑性了。除非是老匠头、陈一凡、隋和志等亲眼目睹过他锻造过程的人,否则指望其他人相信他能够拥有不逊色于老匠头的军火操控水准,确实是相当的艰难。

  “你、你血口喷人……”阎丞才涨红了脸,愤怒地道。

  黄景天嘴角一撇,道:“行了,你别演戏了。不就是想要讨好老匠头,为你家将军锻造兵器么。呵呵,我告诉你,那浪得虚名的老头,马上就不是军中首席军火锻造师了!”

  欧阳明的眼眉一挑,心中陡然间涌起了强烈的愤怒。

  他使用老匠头打造的兵甲冒充上缴,这个谣言他早就听说过。不过,他对此并不在意,也没有丝毫想要辩解的意思。反而老匠头和他都对此放任不管,因为这可以起到一种混淆视听的妙用。

  所以,黄景天无论怎么说他,他都不会介意,心中甚至于有些欣喜,这谣言越传越烈,他才越高兴。

  可是,一旦话题转到了老匠头的身上,并且说老匠头是浪得虚名,欧阳明就再也坐不住了。

  一种强烈的,难以形容的狂怒迅速地泛起,欧阳明冷眼而视,道:“老爷子就是军中首席军火锻造师,以前是,现在是,以后也是……”

  黄景天讥笑地看着他,道:“哦,看来你小子还不知道啊?”他大笑数声,道:“我家将军已经从州府请来了一位真正的大师。呵呵,一旦大师出手,老匠头还能坐稳第一的宝座么?”

  阎丞才等人脸色微变,他们与老匠头虽然并没有什么交集,但如今军中上下都知道老匠头为陈一凡将军打造兵器之事。而新的大师到来,无疑会造成巨大的负面影响,对此极为不利。

  “黄景天,你休要再信口开河!”阎丞才踏前一步,厉声道:“看来,上一次你受到的教训还不够,想要再趴在床上躺个十天半月啊?”

  黄景天的脸上闪过了一丝羞怒之色,道:“阎丞才,你不要得意,有本事,就再来一次约斗!“

  阎丞才哈哈一笑,不甘示弱地道:“求之不得!”

  “明天晚上!”

  “老地方!”

  两人异口同声地道:“不见不散!”

  他们这几句话带着浓浓的战意,他们两位身边的诸多军士也是表情一变,一个个的如同凶神恶煞般,似乎随时都要准备开打了。

  林掌柜见势不妙,连忙道:“各位,各位军爷,有话好说啊!”

  黄景天看了他一眼,似乎是有所忌惮,他突然伸出了双臂,重重的碰了一下。

  “叮……”

  一道脆响缭绕在众人耳中。

  黄景天凝声道:“阎丞才,我也不占你们的便宜,告诉你,将军请来的大师已经研究出了护臂良品化的锻造技术,以后这良品护臂有可能成为军中标配。呵呵,我们运气好,近水楼台先得月,已经装备上了。如果你想要认输,现在还来得及。”

  他身后众人相视一眼,都是伸出了双手,重重地敲击了一下。

  顿时,那金铁交击之音不绝于耳。

  黄景天等人示威完毕,轰然转身离去,竟然是连逛街的兴致也没有了。

  阎丞才众人的脸上却是一片凝重之色,其中几人更是倒抽一口凉气。不知为何,他们的斗志似乎已经削弱了许多。

  霍然,一道冷飕飕的,带着浓烈寒意的声音响了起来。

  “阎兄,什么是约斗?”
  浏览阅读地址:/tongtianxianlu/285941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