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通天仙路 > 第九十六章 突破阴品

第九十六章 突破阴品

  血光一闪,欧阳明已经出现在一颗大树之后。

  他的目光闪动,长长地吐了一口气。适才与张银理一战,让他有着更加深刻的体悟。

  力量,他此时所需要的,就是力量!

  不过,因为双方的修为境界差距实在是太大了,一旦张银理使用真气,欧阳明就算是找到其出手之时的薄弱环节,但也是无可奈何的。

  四两拨千斤,但本身也需要有四两的力量才可以拨动千斤啊。若是本身连四两的力量也没有,那么在千斤之下,就唯有被碾为齑粉的份儿了。

  头颅微微转动,欧阳明闪电般的扑了出去,一只正在山林中游荡的巨狼顿时遭了秧。

  这头巨狼的体型已经相当于一头山猪了,在丛林中单打独斗,也是罕逢敌手。可是在遇到欧阳明之后,它一爪子拍在欧阳明身上之时,却根本无法穿透上品巅峰五阶的铠甲。反之,欧阳明一刀刺入它的身体,虽然那伤口并不大,但是吞噬力量瞬间发动,让巨狼彻底地失去了抵抗能力,并且化作血肉能量弥补了欧阳明所消耗的气血。

  此时,欧阳明已经不知道是几次动用了血遁之术。

  每多用一次,他的感悟就深刻了一分,对于血遁之术的操控也就愈发的强势了一点。

  最初之时,他若是使用血遁之术,并且保持那种速度,也就是能够躲开两颗大树,然后就会撞了上去。

  可是,随着使用次数的频繁,以及有着替身宝石压舱底的心态,欧阳明现在控制着血遁之术,已经能够躲开十余颗大树,并且在丛林中以s线飞行了。

  当这样的进步绝对是明显的,也让他对战胜目标有了强大的自信。

  片刻之后,血气重新补满,再度到了满盈欲出之际。欧阳明凝立原地,默默地回忆和思考着适才与张银理的交锋经过。

  张银理的每一剑都是平平淡淡,但是出剑方位始终锁定欧阳明的身体。这种凭借超级强大的力量来碾压敌人的战术,确实是极难破解。

  没过多久,后方传来了嗦嗦之音。

  欧阳明冷笑一声,道:“张大人,您可来得慢了。”

  张银理缓步走了过来,他的脸色阴沉的可怕,道:“欧阳明,你若是男子汉,就光明正大与我打上一场,这样打打逃逃,很有趣么?”

  欧阳明哑然失笑,道:“好,只要你答应我一件事情,我就不逃了,在这儿与你决一死战。”

  张银理心脏大大地一跳,怎么也不相信会有这么好的事情发生。他深吸了一口气,道:“什么事?”

  “只要你废掉修为,将实力降低到凡品等阶,我就与你好好打一场。”欧阳明笑眯眯地道。

  张银理的脸色顿时变黑了一圈,他心中暗骂,早就知道不应该相信这个滑头的小子了。他不再搭话,就这样身形摇曳,冲了过去。

  手中软剑吞吐之间,宛若灵蛇吐信,直刺欧阳明的咽喉之处。

  欧阳明精神意念提升,顿时找到这一剑的破绽,或者说是弱点所在。然而,就在欧阳明想要挥刀之时,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如果他还是继续格挡,哪怕次次击打在软剑力量最薄弱的地方,但也依旧无法与张银理比拼力量啊。

  在阳品强者真气的爆发之下,他根本就没有抵御的资格。所以,最终就仅有一个后果,那就是重复适才的过程,一步步被逼到绝境,最终迫不得已借助血遁之力逃走。

  他,可不想再重复这个过程了。

  心念微微一转,欧阳明手中长刀突兀一转,竟然没有格挡,反而是一刀劈砍,直接朝着张银理的脖颈而去。

  张银理这一剑刺向欧阳明的胸前,但是那儿有铠甲防御,就算是他,也未必能够一剑刺穿。

  但是,欧阳明的这一刀却是砍向了张银理的脖子,这一刀若是砍实了,张银理的脖子上肯定会多出一个碗口大小的血色大疤。至于在身首异地之后,那大疤上是否还能够长出一颗脑袋,就没有人知晓了。

  张银理肯定不相信自己的脖子上还能够长出另一颗脑袋,所以他脸色微变,手中软剑微微一挑,已经是偏离了既定的轨道,反向迎击欧阳明的军刀。

  他已经看出,欧阳明这一刀看似两败俱伤的战术,但实际上当他的脑袋被砍掉之时,自己的这一剑也未必能够穿透欧阳明的身躯。

  他除非是脑袋被驴踢了,否则怎么也不可能接受这个结果的。

  然而,就在他变招的一霎那,欧阳明却是长长地吐了一口气。

  只要张银理心有忌惮,只要他不敢与自己同归于尽,那么自己的技巧就能够发挥出最大的作用。

  身形一动,在刀剑尚未相触之时,欧阳明的军刀已然转向,朝着另一个角度刺去。

  这一下转折简直就是鬼神莫测,张银理突然发现,自己若是继续一剑刺去,那就等于将自己的手臂往对方的刀上送。

  这绝对不行,自己的修为虽然不弱,但毕竟不是金刚不坏之体,若是与刀兵直接抗衡……特别是欧阳明手中军刀光芒凌厉,透着一股子诡异气息,让他更加不敢以血肉之躯抗衡了。

  毫不犹豫地,张银理立即是剑光流转,以更快速度出剑,想要避开这一刀。

  可是,他刚刚转向,欧阳明的刀光就又是一变,而且那刀光所指,始终都是张银理的手臂之处。

  张银理连续变化数十剑,非但未能摆脱刀光纠缠,反而是深陷其中,竟然有着一种被无形绳索束缚,再也无法挣脱开来的感觉了。

  他的战斗经验毕竟是异常丰富,顿时心知不妙。如果不能立即摆脱,那么等待他的将是源源不绝的进攻,直至他再没有还手之力为止。

  脚步一顿,张银理已经是朝着欧阳明蛮不讲理般的冲了过去,同时手中剑光缭绕,再也不管欧阳明的刀势如何,他就是认定了欧阳明的咽喉笔直刺去。

  欧阳明轻叹一声,他的脚步微微闪动一下,让开了剑光最浓烈之处,一刀挥砍,终于挡住了这凌厉一剑。

  不过,他的身形也是站立不稳,就此朝着后方退去。

  张银理暗叫一声侥幸,他得势不让人,身随剑走,继续前冲。可是,就在他冲上去之时,血光一闪,欧阳明就已经再度不见了。

  张银理怔了一下,他重重地一跺脚,那扭曲至可怖的脸上布满了狰狞之色,口中发出了一声惊天动地的怒吼。

  又让那小子逃走了!

  他有着一种预感,自己让那小子逃走的次数越多,那小子就越难对付。

  一想到适才差点儿被那神秘诡异的剑法困住,他就忍不住心生惧意。

  下一次,下一次他一定要……杀了他!

  到了这一刻,张银理终于不再抱任何幻想。摄火令肯定在欧阳明的手中,虽说不确定藏在何处。但是只要按照他的活动路线多找几次,也有很大的可能找到吧。

  当然,这也只是他自我安慰的一种方式。如果摄火令真的能够通过这种手段轻易找到的话,他也不至于如此煞费苦心地进行欺骗了。

  ※※※※

  血色光影在丛林中穿梭着,也不知过了多久,欧阳明终于停了下来。

  只是,这一次他停下来之时,身体没有任何摇曳,双脚着地稳当当地站住了。

  对于血遁之术,他已经掌握得越来越纯熟了。非但如此,更让欧阳明感到振奋的是,在与张银理交手的次数增多,他使用血气逃遁并且猎杀猛兽弥补之后,他的真气竟然也是突飞猛进,有着朝更高层次进阶的趋势。

  力品之上,便是阴品。

  欧阳明在力品之时,确实无法与阳品强者张银理抗衡,但是在面对阴品武者之时,却已经是不遑多让了。

  那么,若是他的实力能够达到阴品,又会如何呢?

  欧阳明的眼眸熠熠生辉,他踏着轻快的脚步,迅速地猎杀了两只野兽,弥补了自己的气血损失。随后,他转身,第一次主动地迎向了张银理。

  “叮,叮,叮……”

  随着刀剑快速的交锋,欧阳明的力气很快地就消耗一空。而就在他即将力竭的那一刻,却又是化作血光,瞬间远离。

  一个时辰之后,同样的场景再度出现。欧阳明就像是一个打不死的小强一般,不断地从暗中扑出来,向着张银理发动突袭。

  他有着视野增强,有着天人合一之境的技巧,有着吞噬转化血肉能量,有着血遁之术的逃命本领,更有着万无一失的替身宝石。

  在这一刻,他孜孜不倦地寻求着各种方式进攻,将张银理打得是风声鹤唳草木皆兵。

  然而,张银理的意志力之坚定,同样的远非常人可以比拟。无论欧阳明表现得多么夸张,他都是坚定不移地跟在后面。

  这是一场意志力的较量和比拼,张银理相信,自己的耐心、经验,一定能够帮助自己获得最终的胜利。

  然而,他并不知道,就在他们进入密林七日之后,又一次远遁的欧阳明在补满了气血之后,忍不住挥刀而舞。

  当刀舞到最为激烈壮怀的那一瞬间,丹田内的真气之光却是突兀地塌陷了下去。

  于是,他体内的庞大血气能量几乎尽数被其吸纳。

  当一切恢复平静之时,一股阴柔之气从丹田深处诞生,并且缓缓地流淌过他身躯的每一个角落。
  浏览阅读地址:/tongtianxianlu/329400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