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通天仙路 > 第一百零四章 门庭若市(保底第一更,求订阅月票)

第一百零四章 门庭若市(保底第一更,求订阅月票)

  欧阳明无奈地一摊双手,道:“我没有骗他们,确实是我杀了张银理。”他想了想,不知为何竟然脱口而出:“我就算是骗他们,也不会骗你啊!”

  倪英鸿的大眼睛眨动了一下,笑道:“哦,我竟然不知道,原来我们的关系那么好了啊?”

  欧阳明呵呵一笑,道:“若非倪兄暗中相助,我又岂能习得鉴定术?单凭这一点,我就不能瞒你了。”

  倪英鸿心中一惊,讶然道:“什么,你真的学会了鉴定术?”

  她在鉴定途中确实是屡次相助,将鉴定术的一些技巧通过谈话提及。但是,她并没有系统地传授,仅仅是顺势而言,并且激得郑子文和她一起施展过几次鉴定术罢了。

  嗯,她先前之所有不遗余力的相助,除了内心中那一丝异样感觉之外,还有着一种施恩于人的意思。这样以后请欧阳明帮忙之时,他就不好意思随随便便地拒绝了。但是,哪怕倪英鸿做得再多,却也绝没有想到,欧阳明真的能够掌握鉴定术。

  如果鉴定术真的是如此容易掌握的话,那么鉴定师也不会这样的罕见了。

  欧阳明嘿嘿一笑,他双手一搓,顿时释放出一道鉴定之光。

  只是,这儿并没有什么装备,而他的脸片再厚,也不可能将这个鉴定术朝倪英鸿的身上丢啊。手腕一抖,这鉴定术顿时射到了脚下的大地之上。

  精神力不足,无法鉴定。

  脑海中,突兀地冒出了这样一股信息。

  欧阳明顿时怔住了,这是什么意思?他将鉴定术丢在了地上,应该是鉴定出一地泥土才对吧。可是怎么一晃眼变成了精神力不足的提示了?

  这鉴定术也是一门极其神秘的能力,一旦能够释放,就能够自动鉴定出装备或者是人物的等阶和具体属性。但是为何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呢?

  看着欧阳明那疑惑的目光,倪英鸿终于是收敛了惊骇之心,道:“你在看啥?”

  欧阳明连忙摇头,道:“没什么,你看,我的鉴定术如何?”他心中暗道,你若是使用鉴定术往地上一扔,就能够明白我的感觉了。

  不过,他也明白,对一般鉴定师而言,鉴定术是十分宝贵的能力,绝不可能如他这般肆意浪费的。

  倪英鸿虽然不想承认,但她却明白,欧阳明所用的,确确实实是鉴定之光。轻哼一声,她贬低道:“不就是鉴定术么,我也会,有啥了不起的!”

  欧阳明一怔,突然发现这句话好有道理啊……

  自己也是中邪了,干么在一个鉴定师的面前摆弄鉴定术啊,这不是自讨没趣嘛?

  倪英鸿立即是岔开了话题,道:“跟我来!”

  她带着欧阳明来到了厢房,也幸亏欧阳明最近的待遇大幅提升,已经到了和老匠头同样的级别,有着主卧、厢房和院子。否则的话,他那个小单间就未免有些丢人现眼了。

  欧阳明一进入厢房,顿时看到了他所熟悉的那些装备,其中那条腰带,更是摆放在最为显眼的地方。

  倪英鸿一努嘴,道:“喏,东西都给你放在这儿了,我保证,没有任何人接触过它们,也没有人使用过鉴定术。”

  欧阳明轻轻点头,由衷地道:“多谢了。”

  他这一句话可是真心实意,因为他知道,自己提着张银理的人头走出密林,肯定会引来无数人的好奇。在这其中,自己身上的那一套独特的装备绝对会引起众人的好奇。

  倪英鸿这短短的一句话,真不知道她是付出了多大的代价才能做到。

  不过,他所欠下的恩情也不止这一次了,正所谓债多了不愁,也就无需为此表达特殊的感激了。

  忽然,门外再度响起了敲门声。

  欧阳明心中略微有些不满,但开门之后,却是将这份不满生生地吞了回去。

  因为门外站着的,正是邓芝才。身为一军之主,他的身份比方一海更加的尊贵。而且,欧阳明还是他麾下一员,人家军主特意来看你,你还敢歪嘴表达不满么?就算是找死,也不能这样明显啊。

  邓芝才的来意十分简单,就是专程慰问。对于欧阳明如何斩杀张银理的经过,他也是十分好奇,但提了一句之后,看到欧阳明不想说,也就避而不谈了。

  这样的待遇,哪里是对待下属的,就算是对待能够平起平坐的友人,也不过如此了吧。

  一刻钟之后,邓芝才告辞离去。但欧阳明的屁股尚未坐下,陈一凡的大笑声就已经响了起来。

  对待这位早已熟悉的将军,欧阳明可不敢怠慢,甚至于远比对邓芝才和方一海还要尊敬得多。不过,陈一凡的来意也是一般无二,而且对欧阳明在林中的遭遇更是提也不曾提上半句。

  好不容易将陈一凡送走,正当欧阳明以为自己能够安静一点儿的时候,一个他怎么也想不到的人竟然登门拜访了。

  东营主将田伯光,当看到这位军中大佬之时,欧阳明还一度以为这家伙是来找茬的呢。但没想到,他却表现出了翩翩的长者风度,和颜悦色令人感到温馨。

  终于,将第四位将军送走之后,欧阳明长长地喘了一口气,感到这样的应酬简直比与张银理大战一场还要累得多。

  可是,他并没有猜到,就在下一刻,那敲门声却是不断响起。

  器械营主管康韦博,钱粮营主管曲建明,以及各营有头有脸的人物都是把他这儿当作了聚会场所似的,一个个大驾光临。屈指数来,除了外出的北营主将之外,其余在家的都来了。

  这一日,直至日后逐渐西落之时,那门庭若市的景象才慢慢退去。

  欧阳明一张脸笑得合不拢嘴,他从小到大,哪里被人如此追捧过。今日所来之人,每一个都是有着一定身份。而且,除了几位将军还要顾及颜面之外,其余人几乎都是满口子的恭维之言。

  让从未见识过如此盛况的欧阳明兴奋得有些找不到北了。

  然而,他并没有发现,就在这些人之外,倪英鸿一直关注着他,并且在那双灵动的眼眸深处始终都带着一丝淡淡的不安之色。

  终于,在所有人尽数离去,家中再度变得冷清之时,倪英鸿突地道:“欧兄,其实有件事情,我并没有告诉你。”

  欧阳明爽朗地笑道:“什么事?”

  倪英鸿缓缓地道:“欧兄,我家长老说,你这一次应该是精神方面受到了影响,所以在近期内,最好不要有大喜大悲的情绪。”

  欧阳明一怔,不知为何,他的心中竟然开始有些微微的不安了。

  如果没有倪英鸿突然提及这点,他沉溺于众人的吹捧之中,或许还不会察觉。但是,她在此刻毫无征兆地那么一说,欧阳明顿时起了疑心。

  几乎就是下一刻,他就立即想到了一个人。

  老匠头!

  他与老匠头虽然没有血缘关系,但绝对是情同父子。不,甚至于比父子之间的关系,还要更加亲密一点。

  按理来说,当他受到袭击,侥幸生还之后,老匠头怎么也不可能对他视而不见的啊。

  可是,今天家里热闹了一回,不管是该来的,还是不该来的,无论是有资格来的,还是没资格来的,都是林林总总地朝他这儿兜了一圈。

  在热热闹闹的时候,不擅长应付这种场合的欧阳明绞尽脑汁陪着众人,却也无暇去思考那么多。

  但此时,他却是突然间感到了心中一惊。

  嘴角微微地抽搐了一下,欧阳明喃喃地道:“对了,老匠头呢?他怎么没有来啊?”

  在说这句话的时候,欧阳明并没有发现,他的声音竟然有着几分的颤抖。

  倪英鸿讶然地看着他,没想到就是凭借着这一点儿的蛛丝马迹,欧阳明就已经猜到了她想要告知的消息。

  她凝视着欧阳明,突然发现,适才还是谈笑风生,意气风发的欧阳明突然间变得怯弱了起来,不仅仅是声音在发抖,就连他的双手,也在不知不觉中捏紧了。

  “呵呵,我知道了,老匠头一定是在为陈一凡将军锻造神兵,对不对?”欧阳明看着倪运鸿,眼眸中充满了期待之色:“他已经拖了那么长时间,肯定是拖不下去了。”

  倪运鸿犹豫了一下,缓缓地摇着头。

  欧阳明一拍额头,道:“我知道了,老匠头一定是听到什么地方有了好矿石出现,所以才干巴巴地赶过去。哼哼,竟敢把我丢在这儿不理不睬,等他回来,我一定要好好地问问他!”

  “哎……”倪英鸿轻叹一声,伸手轻轻地按在欧阳明的胸前。

  然而,还没有等她开口,就听欧阳明急促地道:“我猜到了,老匠头一定是气我胆大妄为,不敢一个人冒险与张银理周旋,对不对?只要我向他赔礼,他就会过来见我,对不对……”

  倪英鸿愣了一下,她正待摇头,却是突然间觉得手上凉飕飕的。

  凝目看去,手背上已经多了一滴晶莹的液体,而大滴大滴的泪珠正不断地从欧阳明的眼眶中涌出,顺着脸颊滴落。

  只是,正在急促说话的欧阳明对此却是一无所觉。

  (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tongtianxianlu/331709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