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通天仙路 > 第一百一十六章 陪我,活着!(第一更,求订阅推荐和月票!)

第一百一十六章 陪我,活着!(第一更,求订阅推荐和月票!)

  “欧兄,想一想你为何而来……”

  一道曼妙的身影在脑海中浮现了出来,一开始仅有那么小小的一个黑点,仿佛在目光所及的极远方。但是,这道身影却是以极快地速度靠近着,直至来到了他的面前,让他看得清清楚楚。

  那是一张娇艳动人的脸庞,正娇嗔地看着自己,那不断开合的红唇中,似乎在说着什么。

  “欧兄,想一想你为何而来?”

  什么……意思?

  “欧兄,想一想你为何而来!”

  为何而来,我究竟为何而来?

  意识似乎即将沉沦下去的欧阳明霍然惊醒,在他的脑海中,这一道身影越来越大,越来越响,直至响彻于意识天地之间,如同雷霆霹雳一般震耳欲聋。

  我、为、何、而来?

  在欧阳明的脑海中,出现了一双苍老的手。

  他是一个孤儿,一个打小就无人照料的孤儿。能够在村中吃百家饭长大,是他最大的幸运。长大以后,他离开了村中,到处流浪。

  那一年,他十三岁,这个年纪已经很难从大人们的手中讨得残羹冷饭。他想去帮工,但是一副营养不良,骨瘦如柴的模样,却找不到一个愿意收留他的地方。

  他最喜欢的季节是夏天,因为在夏天,他可以找到更多的食物,而且累了可以在街上角落随便一趟,暖暖的太阳光芒照射下去,让他感觉不到寒冷,也无需担心今天晚上会否被活活冻死。

  他最讨厌的是冬天,在寒冬腊月之中,他寻找到食物的可能性大大减少。而更主要的是,当夜晚来临之时,那每一个冰冷彻骨的晚上,都是对生存的一种考验。他见过了太多的流浪汉、流浪猫狗就这样在冬天的晚上一睡不起。而他们和它们的尸体则成为在生死线上挣扎的一切生物们能够活下去的能量来源。

  欧阳明不想成为这样的一员,一点儿也不想,所以他想尽一切办法,尽可能的让自己活下去。

  但是,他病了。

  那一日冬夜,他生病了,而且病得很重。他躺在冰凉的地上,感受着身体热量的消散,就连那厚厚的百家衣都无法阻止这个过程。

  朦胧间,他似乎是看到了一双双怀着恶意的眼眸盯着自己。潜意识里,他保持着最后的警惕,而这一切,都因为,他不想死。

  然后,在他那近乎于半迷离的视线中,看到了一双苍老的,布满了老人斑的双手。

  紧接着,他就感到了一阵暖烘烘的感觉,那是一种仅仅滞留在记忆最深处的,带着一个叫做亲情名字的温暖。

  高烧消退之后,他才看到了那一双手的主人。

  老匠头,将他抱回了军营,并且主动照料他,将他的这条小命从病魔的手中拉了回来。

  于是,从那一天开始,他就在军营中生活,过上了衣食无忧的生活。

  ※※※※

  耳朵突然一痛,被人狠狠地拉扯住了。

  “哎呦呦,老爷子,您轻一点儿,痛痛痛……”

  欧阳明的惨叫声在操场外响了起来,惹来了一片哄笑声。

  在军营内,欧阳明最为羡慕的,就是这些能够成为军士的良家子弟。他们,有着良好的营养,有着强健的体魄,而且还能够学习武道,成为欧阳明心中最羡慕的人,也让他屡屡过去偷窥。

  但是,老匠头却对他的这等行为深恶痛绝,一旦发现他前来偷窥,就跑到他的身后,揪着他的耳朵拎了回去。

  “你小子又在偷窥,不怕被人家怀疑为奸细,将你一刀砍了!”

  “哎呦,老爷子,看您说的。只要有您在,他们不会动我的!”

  “哼,总有一日,我会不在的,看你怎么办!”

  “老爷子,您老人家长命百岁,一定能够庇佑我的。”

  “少给我拍马屁,把书拿出来,我昨天教你的东西,还记得多少?”

  “啊,老爷子,这读书认字有啥用啊,还不如学他们练习武艺有趣。”

  “呸!就凭你这瘦弱身子,也想要习武,先把身体养好,字认全了再说吧!”

  “哎,读书……难啊……”

  “你小子,读不读?”

  “哎呦,老爷子放手,我读,当然读啊!您难道不知道,我最喜欢读书了!”

  在老匠头拳掌棍棒的威胁之下,他终于认全了那些基本的字,也能够独立阅读书籍的内容了。

  ※※※※

  “臭小子,今天怎么吃这样少,你不是要修炼武道么,不多吃一点,以后怎么练武?”

  “老爷子,我听伙房说了,这是药膳,挺金贵的,以后就不要弄了吧。”

  “呸,你小子懂个屁,你这副身子骨打小就不好,还落了病根,如果不用药膳调养,你以为你还能活几年啊?哼,我找你来,是指望你给我老头子送终的,不是我来送你的!”

  “可是……”

  “你吃不吃,咦,我的棒子呢?你又藏哪儿去了?”

  “哎呦,老爷子,我已经快吃完了。您看看,是不是连骨头都没剩下来?”兴许是吃得太快,响起了一阵激烈的咳嗽声。

  “骨头?你属狗啊,小心噎着了。慢慢吃,又没人和你抢。哎,这毛躁的性子,啥时能够改得过来啊……”

  ※※※※

  “老头子教你识别原料的方法记住了么?”

  “当然记住了,您老也不看看我是谁。”

  “是么,那你把精选铁锭拿过来。”

  “老爷子,来了!”

  “笨蛋,我要你拿精选铁锭,你拿普通铁锭作甚?早就知道你小子没学好。我的棒子呢?”

  “哎呦呦,痛痛痛,老爷子手下留情啊……”

  ※※※※

  “看好了,锻造原料,提取纯度的办法,你要牢牢记住,这是一个锻造师的基本技艺,一定要掌握。”

  “老爷子,我并不是军火锻造师啊,为啥要我学这个啊?”

  “哼,不是军火锻造师就不能学么?就算是一个普通锻造师,也一样可以锻造兵甲的。只要你学会了这门手艺,起码就不会饿死了。”

  “哦,这样啊……好,我学!”

  “咳咳,咳咳……”

  “呀,老爷子,您又开始咳嗽了,是不是昨晚受寒了?”

  “哎,我是老了,不服老也不行了……咦,你这小子怎么又分心了,我的棒子呢?”

  恍惚间,欧阳明那闭着的双目中留下了一缕清澈的液体,他这才想起,原来老匠头的生命衰竭,其实早有预兆,只是他一直未曾关心而已。

  一直,未曾关心!

  ※※※※

  “对了,你把这刀拿去给张银凡,他有事找你。”

  “那个吝啬鬼,他找我准没好事。”

  “还不快去?”

  ………………

  “好小子,给你!”老匠头伸手抄起一把断刀抛给了欧阳明。

  一把断刀在欧阳明的手中缓缓修复,重新变成了一把可用之军刀。

  “你听好了,真正的军火锻造师并不是普通的铁匠,你在锻造每一件兵器的时候,都要用心。”

  “来,看着我的做法,用你的心去感悟。”

  “记住了么?”

  “重复一遍。”

  “笨蛋,连口诀也背不好,不打你打谁?”

  “好,那我就再说一遍,听仔细了……你背吧!”

  “啊,对不起,揍习惯了。继续……瞪什么瞪,不服是吧?”

  “少拍马屁,继续背!”

  “好了,老头子要传给你的,就是叠加术。这是老头子最后一点压箱底的东西,教给你之后,就再也没有什么可以教的了。”

  “你这该死的臭小子,今天本是个喜庆日子,你却一定要让我老头子出丑,平日里真是白疼你了!”

  所有的声音渐渐地淡去,似乎在最终都凝聚成了一副画面。

  透过那一线敞开的窗口,欧阳明看到了躺在病床上的那位老人。那张熟悉的苍老的脸庞消瘦得可怕,仿佛是变了另一个人似的。

  这是他记忆中最后的一副画面,在此之后,就是一片空白。

  强烈的,无法忍受的悲痛感从他的身体最深处爆发出来,就像是那天河之水倾泻而下,再也没有什么能够阻挡得了。

  不知不觉中,他的眼眶已经被泪水所沾满,那模糊的视线就算在精神世界中也看不到任何的东西。

  “欧兄,想一想你为何而来!”

  如同清晨钟声响起,让他彻底地清醒了过来。

  我为何而来……是啊,我为何而来?

  我是为老匠头而来,为他延命而来。在拿到延命金丹,为老匠头延命之前,我不能倒下!绝不能!

  欧阳明的身体剧烈地颤抖着,他的情绪激荡,精神昂扬,那一双仿佛是重若千钧的眼皮子一点一点地睁开了。

  大量的泪水沿着脸颊滴落,将他胸前的衣襟沾染。可是,他的眼神却变得前所未有的坚定。

  原本跌倒在地的身体充满了力量,强大的精神压力再也无法给他造成丝毫的困扰和束缚。

  老爷子,您做得已经够多了。

  接下来的日子,应该是我孝敬您,让您好好地享福了。

  欧阳明抬脚,一步一个脚印,坚定不移地向前走着。他的每一步都是那样的踏实,那样的稳若泰山。

  他的身体就像是汹涌波涛、无边巨浪中的中流砥柱,一步步地踏足到了通向第六层的台阶之上。

  老爷子,我可以什么都不要,我只要你活着……

  陪我,活着!

  (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tongtianxianlu/334417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