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通天仙路 > 第一百四十五章 变相讨好

第一百四十五章 变相讨好

  欧阳明回到了自己的房中,陪着老匠头谈笑半晌,随后就看到了窗外熟悉的身影微微一闪。

  他不着痕迹地托词离开,跟着倪英鸿走远。

  到了一处花园,倪英鸿停了下来,转身笑道:“欧大师,您真是当代的表演大师啊,表演得恰到好处,让人赞叹。”

  欧阳明双肩一耸,道:“哎呀呀,我倒是忘了,到底是谁出的好主意,要让方家主动求我的?”

  倪英鸿的脸蛋儿微微一红,道:“我只是提了一个建议而已,你若是没有这门心思,也不会答应下来,并且表现得那么好了吧?”

  见倪英鸿似乎有着发飙的趋势,欧阳明连忙收起了调笑之心,肃然道:“倪兄,多谢了!”

  倪英鸿目光一闪,突然道:“你是真没看出,还是故意地这么叫我的?”

  欧阳明一怔,看着面前这张宜人的俏脸,心脏大力地跳动了起来。他张了张嘴,有心想要叫破,但突然间又是一阵胆怯。因为他担心,一旦自己叫破了她的身份,会不会连普通朋友都没得做了?

  见欧阳明如此忐忑的模样,倪英鸿冰雪聪明,哪里还会看不出来。她双手背负,缓缓地道:“其实,我对现在很满意,并不想改变什么。”

  欧阳明双目炯炯,凝视着她,道:“那么,以后呢?”

  “以后?”倪英鸿迟疑了一下,道:“以后这个话题太大了,也充满了变数,我不敢多想。”

  欧阳明傲然道:“不愿意想,那就不要去想了。”他一拍胸膛,道:“所有的一切都交给我就行了,我会做好的!”

  倪英鸿美目连闪,本来想要说一句好大的口气,但是,看到欧阳明眼眸中的那一抹坚定之色的时候,这句带着一丝调侃和讥讽的话,就无论如何也无法说出口了。

  不过,她也不是肯轻易认输之人,嘴角一撇,道:“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吧。那方玄德已经求到我大爷爷的头上了,你说应该怎办才好?”

  欧阳明嘿嘿一笑,道:“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倪英鸿本想为难一下这小子,但看到他如此怠惫的模样,也是忍不住笑了起来。正如欧阳明所言,此事原本就是他占了道理,反正急的是方家,他根本就无需在意。

  两个人就这样在院子中谈笑风生,气氛愈发地和睦了。然而,正当欧阳明心中蠢蠢欲动,考虑着是否要采取行动,让彼此关系更进一步的时候,突然听见一道熟悉的脚步声快速传来。

  欧阳明立即是收敛心神,摆出了正人君子的做派,一脸严肃,不苟言笑。

  倪英鸿美目一闪,心中暗笑。但不知为何,心中就是有着一丝微微的遗憾感觉。这个没用的哥哥,也不会挑时间看脸色啊!

  如果让匆匆赶来的倪运鸿知道她心中的念头,怕是连嚎啕大哭的心都有了。

  倪运鸿三步并作了两步,来到了他们的面前,看到他们两个一本正经的模样,也是暗中松了一口气,道:“欧兄,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要告诉你,你想听哪一个?”

  欧阳明笑道:“当然是好消息了!”

  倪运鸿爽快地道:“我与方玄德说过了,想要请你出手,肯定是需要代价的。昔日我们邀请你的时候,可是答应传授你套装技巧和高级鉴定术的。所以,如果想要得到你真心帮助的话,也要用同样的方式酬谢。”

  欧阳明心中微动,笑道:“为了小弟之事,要倪兄你劳累了。”

  倪运鸿一挥手,笑道:“无妨!”

  “好事说了,那么坏消息呢?”倪英鸿问道。

  倪运鸿心中吐槽,妹妹啊,你怎么比这臭小子还要心急呢?但他抱怨归抱怨,依旧是说道:“坏消息就是方一海去找了老匠头,而老匠头现在正到处找你呢!”

  欧阳明一拍脑门,懊恼地道:“失误啊失误,竟然忘记这件事了……”

  倪英鸿秀眉微蹙,道:“方一海想到此事不奇怪,但我奇怪的是,他是怎么找到老匠头的?”

  倪运鸿轻哼一声,道:“自然是有人带进去的!”他的声音中带着一缕森严之意,分明是心中有着难以压抑的怒火。

  欧阳明立即想到了,自己出去之时,并不是所有的倪家人都对他表示友好,其中有些人目光冷淡,而也有些竟然带着一丝仇视。

  他摇了摇头,无奈地叹了一口气,这就是大家族和军中的区别了。若是在军营中,双方看不对眼,大不了真刀实枪地干上一场,就好似东营和西营,因为两个主将水火不相容,所以下面的军士也是针锋相对。

  但是,无论他们怎么斗,都是全力争先,却不会千方百计地恶心人和拖后腿!

  这一点,比倪家中某位长老的行为要好得太多了!

  轻叹一声,欧阳明道:“算了,既然已经发生了,那也没办法,我去听听老爷子怎么吩咐。嘿嘿,不过你们放心,我不会吃亏的!”

  老爷子的吩咐自然要不打折扣地去执行,但是,有时候力所不及之时,也不可能将一切错误都推到他的脑袋上啊。

  回到了房中,欧阳明一眼就看到了方一海,也不知道他与老匠头说了什么,这两位相处,倒是颇为开心。

  欧阳明微微一怔,离开军营之后,虽然他一路上小心服侍,绝没有冷落过老匠头,但是老人家惦记着营中生活,有时候也是流露出郁郁之色,让欧阳明有些怀疑,将老人带出来,究竟是对是错。

  而此刻,老匠头一脸的开怀大笑,欧阳明自然看得出来,这是真心欢笑,并没有带着半点的勉强之色。他心中好奇,也是暗中感激。不管方一海抱着怎样的目的,能够将老爷子逗得如此开心,他肯定是要领情的。

  心念一转,他立即上前,道:“将军来了,有失远迎,恕罪啊!”

  方一海哈哈一笑,道:“是本将军来得冒昧了。”

  老匠头笑眯眯地道:“臭小子,想不到你还能做几件正事啊!”他笑得极为开心,道:“今天你的表现不错,能够将那么多材料都打成五阶,这份本事我可做不到啊!”

  方一海在一旁凑趣道:“老匠头,这还不是你一手带出来的啊,除了你之外,也没人有这个本事了!”

  老匠头一脸的得意,然而没人知道,在他的心中却是极为纳闷,自己啥时教过这臭小子那么多东西了?以这臭小子今日的表现来说,他的锻造术那是远比自己强大得多了。不过,想要让老匠头承认,欧阳明的锻造术与他无关的话,那是打死也不可能的。

  方一海说完,站了起来,道:“既然欧大师你回来了,我也应该告辞了。”他向着两人一点头,也不理会老匠头的挽留,转身就走。

  老匠头叹了一口气,道:“哎,将军就是将军,做事讲究啊!”

  欧阳明目光一转,道:“老爷子,他还与您说了些什么啊?”

  老匠头道:“他就说了些让我开心的事情,陪着我聊天。哎,还是军中的生活好啊。”老人瞅了眼欧阳明,道:“方将军是不是有啥事想请你帮忙啊?”

  欧阳明一怔,道:“老爷子,您怎么知道的?”

  老匠头用着看白痴的眼光盯着欧阳明,道:“你真把我老头子当傻瓜了?哼,人家是什么身份,不但降尊纡贵地跑来见我,还耐着性子与我讲了那么久的话。哼哼,我老头子这军营中那么多年。还没有享受过这等待遇呢。所以啊。这事肯定是着落在你的身上!”

  欧阳明哎呀一声,大呼小叫地道:“老爷子,这您也看得透啊,估计您是真的痊愈了。”

  老匠头笑骂一声,道:“方将军遇到的事情,如果不麻烦的话,你就出一把力吧。”他的脸色突然变得凝重,道:“若是太难了,或者牵扯到什么利益关系,那就量力而行。记住,自家的性命安全,才是第一位的。”

  “老爷子,您放心,我可以处理好的。”

  看着信心满满的欧阳明,老匠头的心中也是感慨万千,这小子终于长大了,再也不用自己操心和指点了。只是,这明明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但他的心中为何还会有着一种茫然若失的感觉呢?

  欧阳明告辞离去,果然在屋外不远处看到了方一海,他向着欧阳明抱拳一礼,道:“欧大师,今天对不住了。”

  “方将军客气,今天得罪我的并不是将军啊。”欧阳明淡然说道。

  方一海摇了摇头,道:“欧大师,七叔让我来邀请你,明日过府一叙。”他大有深意地道:“七叔想要与你探讨一下装备的镶嵌之术。”

  欧阳明微微一笑,道:“既然是前辈相召,晚辈自当从命。”

  方一海闻言大喜,道:“好,那我明日就恭候大驾了!”

  欧阳明送他出了倪家,临别之时,他犹豫了一下,道:“方将军,老爷子初来府城,未免有些不适应。若是有故人时常登门叙旧,他应该会很开心的。”

  方一海闻言知意,笑道:“欧大师尽管放心,我们林海军营应该和府城保持紧密联系,肯定会有人不断到府城的。”

  欧阳明肃然一礼,道:“多谢了。”

  送走方一海,尚未回转之时,就被倪运鸿兄妹拦住,领着他出了大门。

  按照他们的话来说,上一次欧阳明牵挂老匠头的事情,来去匆匆,根本就不曾领略过府城真面貌,那么这一次无论如何都要补上了。

  欧阳明看着跃跃欲试的倪英鸿,立即是毫不犹豫地答应了下来。他们离开倪府,向着城中最热闹所在而去。
  浏览阅读地址:/tongtianxianlu/341585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