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通天仙路 > 第一百五十九章 救命啊

第一百五十九章 救命啊

  在院子的客厅中,欧阳明见到了这位许久未曾露面的老朋友。

  身为西营亲卫军一员,隋和志在军营中也算得上是一号小人物了。虽然比不上五营亲卫军中的火长,可若是出了亲卫队,与一般的火长相比,那就是毫不逊色。

  最初与欧阳明切磋之时,他还给了欧阳明一个小小的难堪,但在随后的日子里,以每隔十日一只野兽的方式,获得了欧阳明的友谊。

  不过,随着欧阳明的实力出人意料的提升,以及他所交往人员层次的提高,双方基本上也就没啥往来了。

  若是在林海军营之内,双方见面之后,或许还能够交谈几句。

  可是,在府城中隋和志突然拜访,那就未必是什么好事了。

  双方见面之后,各有感慨。特别是隋和志,几乎是眼睁睁看着欧阳明如飞一般的冲天而起,并且在短短时间内就达到了一个他可望而不可及的高度。此时重逢,虽然欧阳明依旧客气,但隋和志却清楚地知道,他们双方之间已经有了巨大的差距,再也不可能恢复到以前的那种交往了。

  “隋兄,你啥时来的府城啊?”欧阳明笑眯眯地问道。

  隋和志连忙道:“欧大师,小人三日前奉令而来。”

  欧阳明的眉头略皱,道:“隋兄,我们是老朋友了,你不要这么约束,更不用提什么小人大人的。你记住,我们始终都是朋友。”

  隋和志的心中一暖,不管欧阳明是否真情实意,能够这样说,就足以让现在的隋和志感动万分了。

  “欧大师,多谢您还记得我。”隋和志重重地一点头,颇有些忐忑地道:“我们还在想,如果您也不理我们了,我们可就真不知道应该如何做才好了。”

  “什么?”欧阳明眉头略皱,道:“你们是谁,发生了什么事情?”

  隋和志肃然道:“我们就是此次林海军营来到府城的这些兄弟。”他犹豫了一下,道:“欧大师,您还记得姜成威么?”

  欧阳明的眼眸微微一动,立即想到了那位临危不惧,哪怕是拼死也要守护自己安危的中营弓箭火长。

  以弓箭手身份担任火长的,在整个林海军营内都是屈指可数了。更何况,姜成威的死还是因为他的缘故,欧阳明又怎么可能忘记。

  看见欧阳明缓缓点头,隋和志小心翼翼地道:“欧大师,您知道姜火长的家中,还有什么人么?”

  欧阳明的心中微动,道:“我曾经听他说过,那一次他回返府城,是请了探亲假。在府城中,他有着一位亲妹妹……”说到这儿,欧阳明的脸色顿时沉了下来,道:“莫非,是他的亲人遇到了什么麻烦?”

  隋和志轻轻地点着头,他的心中颇为欣喜。

  其实,在他求见欧阳明,并且点出了姜成威这个人之后,就要看欧阳明的反应了。

  如果欧阳明对此漫不经心,他也是心灰意冷,不再提及。

  但是,看到欧阳明此刻的模样,他的一颗心也是变得火热了起来。

  “欧大师,救命啊!”隋和志突然俯身拜倒,以头叩地叫道。

  欧阳明被他吓了一跳,连忙伸手将他搀扶起来,道:“隋兄,你在干什么,快快起来啊!”

  隋和志本来想要玩一出你不答应,我跪死也不起来的把戏。但是,欧阳明双手一扶,一股大力顿时涌来。

  若是单以力量而论,隋和志其实并不逊色。但是,当他发力抗拒之时,不知怎的,他的力量就是诡异地一转,随后反向与自己的后续力量抵消。再然后,就是他不知不觉地被欧阳明扶了起来。

  至于究竟是怎么起来的……

  已经站起来的隋和志绝对是一头雾水。

  他讶然地看着欧阳明,长长地叹了一口气。现在的欧阳明,果然不再是他能够企及的了。

  遥想昔日切磋战胜欧阳明,以及传授军中拳法刀术的场景。

  那一切似乎就在眼前,但却是一去不复返,再也不可能出现了。

  不过,隋和志还是立即收起了心中感慨,道:“欧大师,请您救救阎火长吧!”

  欧阳明嘴角微微一扯,心中暗道,这都是什么和什么啊?

  刚刚还提到姜成威的亲戚,转眼就又落到了阎浩波身上,这转变也太快了吧。

  “哎,隋兄,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你慢慢地说来。”

  或许是被欧阳明那平静的大气感染,隋和志终于是冷静了下来。

  在他的口中,欧阳明得知了事情的起源和经过。

  姜成威等人战死之后,中营、南营和西营都各自出了一笔抚恤费用。中营和南营是因为营中死了人,所以必须要这么做。但西营的抚恤,却是陈一凡自掏腰包。

  陈将军以欧阳明的师父自居,对于保护自家徒弟而死的军士,自然是深有好感。

  姜成威乃是府城之人,他的抚恤费用自然是拜托府城军营转交。

  陈一凡也不知道脑袋里哪根筋突然抽了一下,下令亲卫军去拜访那些死亡军士的家属。如果这些家属有什么合理的要求,他可以酌情处理。

  将军的一声令下,自然要有人跑断腿。

  阎浩波就是受令前往府城的火长,既然要到府城,柳正叶也就让他带上与欧阳明有交情的隋和志。

  原本以为,这只不过是一场例行公事的旅程罢了。

  但是,当他们来到了姜成威身前提供的地址之时,却是惊呆了。

  那处住宅中所居住的,早就不是姜成威的亲人,而是几位毫无关系的陌生人。

  任务在身的阎浩波当场开口询问,结果对方不仅仅是一问三不知,反而以不屑的口吻说道。

  区区一个偏僻军营的火长,也敢上门,不知死活!

  阎浩波经验丰富,立即离开,并且向四周的街坊邻居打听。

  姜成威兄妹两人相依为命,除了祖传的这套房子之外,家中也没啥值钱的东西了。

  在姜成威参军之前,他们兄妹生活的极为清贫。好在姜成威有着武道底子,终于在军中站稳了脚跟,连带着他的妹妹也过上了较好的生活。

  但是,当姜成威战死之后,一切就都变了。

  噩耗传来的第三天,就有人登门,要强买这栋房子。

  姜成威的妹子自然死活不肯,但来人放下了狠话,要房不要命,要命不要房。

  于是,从第五天起,房子就换了主人。至于姜成威那孤苦伶仃的妹妹,却已经是不知所踪了。

  最起码,再也没有人看见她的身影,也没有人知道她的下落。

  阎浩波听后怒不可遏,虽说姜成威是中军火长,与他西营并没有直接联系。但是,林海军营就这么大,抬头不见低头见,双方起码也算得上是点头之交。而且,欺凌军属之事,向来就被无数军人敌视。

  阎浩波立即转身,闯进那屋中。

  但是,没想到对方早有防备,就在他们进入之时,竟然有着五位阴品武者一起出手。

  阎浩波当机立断,让隋和志突围逃走。而他以一抵五,虽然用以命搏命,两败俱伤的打法拖住了对方,可最终却也是失陷了。

  隋和志逃脱之后,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欧阳明,如果欧阳明不打算插手此事,或者是无能为力。他就只有快马加鞭,回林海军营禀告将军了。

  欧阳明默默地听完了他的讲述,他的双目微微闭上。

  虽然他的脸上没有半点表情,但不知为何,隋和志就是突然生出了一种毛骨悚然的凌然寒意,似乎这周围的温度都因此而低了几分。

  “我请了探亲假,去府城见我妹子。”

  “好啊,能够与欧大师同行,是我的福分。”

  “轰”

  那微不足道的一位火长,却在这一刻以天地为弓,以自身为箭,射出了他一生中最为璀璨耀眼的一箭。

  爆裂箭带着他身上的血肉轰然爆炸,无数钢铁碎屑四处飞溅,带着一片又一片的血雨挥洒在这片区域之中。

  欧阳明那紧闭的双目之下弥漫着一片通红血色,那悲恸苍凉的一幕似乎又一次地浮现了出来。

  在那一片碎裂血肉之中,他甚至于还看到了那颗头颅,那张死不瞑目的脸庞似乎正在向他质问着什么。

  姜成威是他邀请一路同行的,又是为了保护他而死无全尸。

  可是,自己竟然忘记了他的亲人。

  一股强烈的悔意咀嚼着他的神经,内心中的那一团火熊熊燃烧,似乎要将他整个人都化作灰烬。

  “隋兄,阎火长已经被擒了么?”

  “是。”隋和志打了个寒噤,身不由己地道。

  “姜火长的妹妹,是下落不明么?”

  “是。”

  “应该是凶多吉少吧?”

  隋和志犹豫了一下,还是道:“是。”

  虽然尚未得到准确消息,也没有任何证据表明她已经死亡,但他们都已经在心中认定,这位失去了兄长庇护的弱女子,基本上是没有活下来的可能了。

  欧阳明终于睁开了双眼,在他的眼眸中,透着浓烈的,毫不掩饰的凌然杀意。

  “走!”

  隋和志一怔,道:“哪里去?”

  欧阳明咧嘴一笑,道:“哪儿来,自然要哪儿去!”

  隋和志慌慌张张地跟了上去,但不知为何,他的脚步越来越稳定,心情越来越振奋。
  浏览阅读地址:/tongtianxianlu/344725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