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通天仙路 > 第一百六十四章 他,不是一个人!

第一百六十四章 他,不是一个人!

  “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梁三公子一屁股坐到在地,他的脸上早已经没有了半点儿的倨傲之色,而是被满脸惊恐的涕泪交流所取代。

  “你若是不知道,那还活着做什么?”欧阳明缓缓的,仿若是自言自语地说道。

  但就是这漫不经心的口气,却吓得梁三公子几乎是屁滚尿流了。

  “大,大人,是,是……”他突然转身,指着如同鹌鹑般索索发抖的梁家福道:“是他,就是他挑唆我,要霸占那女子的产业!”他就像是溺水之人抓住了最后一根稻草,也不管这根稻草是否能够挽救他的性命,先抓在手中再说:“你说,你把姜九妹怎样了!”

  梁家福瞪圆了眼睛,结结巴巴地道:“军,军爷,小人真的不,不知道啊!那一日小人过去,本想再恐吓一番,但没想到那小妮……不,姜九妹姑娘就不见了,而家中细软则是被整理一空。所以,我们就先住下去了。”他剧烈地喘息着,道:“我们并不是想要霸占她的家产,只是在给她管理!对,没错,就是给她管理,只要她回来,一定会双手奉还的!”

  欧阳明冷漠的目光在他们的身上扫视而过。

  在先前出手,其实也是有着待遇区别。那些力品武者仅仅是打断了手脚,却留下了性命。但是,面对与他同阶的阴品武者,他却不敢有丝毫的懈怠。

  与这样的武者对杀,而且对方还是人多势众,他可没有显摆的资格。所以,在面对阴品武者之时,欧阳明是全力以赴,一击必杀,绝不留情。

  受到五位阴品同阶的围杀之时,如果还想着怎样放水,怎样不伤及对方的性命,那就完全是以自己的性命为代价来开玩笑了。从密林中,提着张银理头颅走出来的那一刻起,他就绝对不会再犯下这样的错误。

  可是,在斩杀了所有武者之后,欧阳明却是惊讶地发现,自己似乎是弄错了。

  姜九妹,或许真的是逃走了,而并不是被无声无息的毁尸灭迹了。

  回头,看了眼众多失声哀嚎,以及横尸于此的梁家护卫,欧阳明的心中却没有半点的悔意。

  有些事情,是必须要去做的!

  霍然,他的神情微动,转头望去。

  大门处,七八人快步疾驰而来,当先一人速度最快,脚尖微微点地,竟然是一步数尺,立即将身后众人远远抛开。

  欧阳明冷笑一声,脚尖一挑,顿时将一把长剑挑飞,顺手握住,剑尖一点,已然点在了梁三公子的咽喉之上。

  已经被欧阳明的精神压力和狠辣手段吓得魂飞魄散的梁三公子连一点儿的抵抗心思都没有,就这样被欧阳明生生制住。、

  头前的老者身形一顿,在院子中停了下来。

  他目光如电扫视一圈,冷然道:“你,就是那个杀我梁家护卫,夺门而逃的逆贼了?”

  欧阳明哑然失笑,道:“逆贼?呵呵,你就是那个谋杀军属,霸占民宅的幕后黑手老不死了?”

  躺在地上的众人虽然疼痛难当,但是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却依旧是有着一种想要笑出声的冲动。

  但那老者的脸色却是变得异常难看,他怒道:“胡说八道!”

  身形微动,似乎是就想要一举将欧阳明拿下。

  但是,他的一举一动早就在欧阳明的关注之下,身形刚刚有所动弹,手中长剑就已经稍稍地向前刺出了一点。

  “呃……”梁三公子吓得浑身打颤,那强烈的致命气息笼罩着他,似乎连思考也停止了。

  老者的身形立即停了下来,他恨恨地盯着欧阳明,道:“狂徒,先将人放了!”

  欧阳明用着古怪的目光看着他,喃喃地道:“你可是阳品强者,我放了他之后,你若是取我性命怎么办?”

  老者怒道:“我以梁家现任家主梁金业之名担保,只要你放了吾儿,老夫就不再追究!”

  欧阳明微微摇头,道:“不行,你们连军属也能欺凌,这名声可不靠谱!”

  梁金业大怒,但看向梁三公子的目光中却是充满了宠溺和担忧之色。

  欧阳明突地道:“这样吧,你给我一个保证,我就放了他。”

  梁金业眼眸一亮,连忙道:“什么保证?”

  欧阳明笑呵呵地道:“你的修为比我高,所以我不放心。只要你自己废了修为,我就放了他如何?”

  “你,说,什么?”梁金业的双目凶光四溅,若是眼神也能杀人,欧阳明早就被千刀万剐了。

  欧阳明不动声色地道:“如何选择,你慢慢考虑吧?”

  梁金业深吸了一口气,他竭力的将心中的愤怒放下,道:“年轻人,老夫已经知道来龙去脉。此事我梁家确实有错,并且愿意改正。”他顿了顿,道:“只要那女孩儿回来,我们就将房子还给他。至于你杀我梁家子弟之事,也是一笔勾销,如何?”

  欧阳明默然地看着他,脸上流露出了一丝淡淡的笑意,道:“梁家主答应的真是爽快啊!”他缓缓地道:“如果姜九妹真的回来,并且住在原地,那么一年之后,怕是会暴病身亡吧?”

  梁金业一怔,脸色立即变得阴沉下来。

  此事涉及到军属,并且已经闹大,再也不是梁家可以一手遮天瞒的下来。所以,他暂退一步,以求息事宁人。

  可是,一旦风头过后,梁家又岂是肯吃亏的人?

  那时候,不仅仅姜九妹必输无疑,就连这个鲁莽小子,也要取其性命。

  然而,梁金业却没想到,欧阳明一下子就看透了他的心思。

  欧阳明可不是普通人家的孩子,他孤儿出身,此类事情早有见识。而且,此刻所有一切都在他细致入微的观察之下。梁金业想要骗他,那是绝无可能。

  突然,欧阳明的手腕再度一抖,道:“鬼鬼祟祟的狗东西,给我出来!”他抬腿,一脚踹出,这一脚恰好踢到身边一块石头上,那石头如同箭矢一般飞向身侧。

  “哼!”

  一道沉闷的怒哼声响起,就在那个地方,一道身影如飞般的跃出,朝着欧阳明飞去。

  欧阳明冷笑一声,再度一脚踹出,恰好踹在梁三公子的腰间。

  那梁三公子惊呼一声,整个人顿时飞了起来。他早就被欧阳明吓瘫,哪里还能分辨出形势是非,一双手在空中胡乱抓着,眼中透着恐惧到极点之色。

  突然出现的那道人影身体一扭,伸手朝梁三公子腰间抓去。只要被他抓到,就能立即将此子救走。

  然而,就在这电光火石之间,一道剑光却是骤然从梁三公子的右肩处刺出。

  这一剑,竟然带着一片浓烈血雨和梁三公子那凄惨悲催的痛呼声。

  “二弟,不可!”梁金业脸色大变,厉声叫道。

  那人影这才看出,就在他适才想要动手救人之时,欧阳明不仅仅将梁三公子朝他踢去,同时一剑刺出,竟然穿透了他的肩头。

  这一剑,他绝不敢抵抗,因为任何碰撞的反作用力都会一丝不差地落在梁三公子的身上。若是梁三公子真的因此而亡,也不知道梁金业会将这份债算在哪一位的身上。

  所以,他虽然心中不忿,却依旧是抽身后退。

  而当他抽身之后,欧阳明也是立即收剑,剑光闪烁,再度落在了梁三公子的脖颈之上。但是,此时梁三公子的身上已经多了一个透明窟窿,鲜血泊泊而流,瞬间染红了地面。

  梁金业的眼睛都红了,他陡然转头,厉声道:“二弟,你想要干什么?”

  那人是一位年纪与梁金业相若的老者,此时黑着一张脸,却并没有当众与他争执。

  “止血!先给他止血!”梁金业狂吼道。

  欧阳明嘿嘿一笑,道:“他身上的血那么多,流一点不会死的。”话虽如此,但欧阳明还是挑了两片破布,堵在了血洞之上。

  梁金业早就是暴跳如雷,可是在见到欧阳明如此凶狠毒辣的手段之后,反而是彻底熄了突击救人之心。

  欧阳明瞅了他们一眼,笑眯眯地道:“两位,如果你们梁家还有什么高手想要试探,就请快一点儿,也集中一点,这就省得他多吃苦头了。”

  梁金业嘴唇微微抖了一下,心中暗道,你一言不合就下此毒手,还有谁敢轻举妄动啊。他深吸了一口气,道:“年轻人,老夫奉劝一句,我梁家的怒火,并不是你能够承受的!”

  “他,不是一个人!”一道如同闷雷般的声音突兀地在众人身后响了起来。

  那板着一张木头脸的吴国屠迈动着有力的步伐缓步而来。

  当他踏足院子之时,身上所释放的浓烈气息沉重如山,就连梁金业兄弟两位阳品强者都不敢上前阻挠。

  吴国屠走到欧阳明身边,霍然高声道:“儿郎们!”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王于兴师,修我戈矛。与子同仇!

  岂曰无衣?与子同泽。王于兴师,修我矛戟。与子偕作!

  岂曰无衣?与子同裳。王于兴师,修我甲兵。与子偕行!”

  朗朗之音如那晴空霹雳,滚滚而来!

  三十名军士踏着整齐步伐,他们气势凌厉,三十把长枪,犹如千军万马,有我无敌。

  ps:今天周日,请允许白鹤二更,陪小白鹤去看场电影!明天恢复三更!
  浏览阅读地址:/tongtianxianlu/345568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