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通天仙路 > 第一百六十六章 陈氏枪法

第一百六十六章 陈氏枪法

  枪长八尺,金其锋而以木为柄。.

  手腕微动之时,繁星点点,银光闪烁,泼水而不得入。

  陈一凡在将自身枪术传授给欧阳明之时,只是想要坐实自己老师的名头。而欧阳明在得到枪法传授之后,却是如获至宝,只要有空闲之时,就持枪修炼。

  说起来,这门枪法还是他第一次学到的成套武学。

  在此之前,那拳术刀法只是军中搏杀技巧,远无法与那奔雷一般的枪法相提并论。

  虽说欧阳明修炼枪法的时间不长,但因为拥有天人合一和细致入微的两大境界,却已然掌握其精髓。

  此时,长枪点点而去,威势滔天。

  “咦?”

  陈奉供微微一怔,脸上闪过了一道诧异之色。他身形微微摇曳,身体就像是漂浮在水面上的一片树叶,无论那枪势如何强烈,都无法将其掀翻。

  欧阳明轻喝一声,枪尖突然一抖,那如同狂风暴雨般的枪势瞬间变得细腻如丝。

  在这短短的片刻间,他的枪法虽然不变,但却施展出了两种截然不同的意境。

  后退一步,早已牢牢站稳,想要再度杀上来的吴国屠脚步一顿,他似乎是想起了什么,脸上的神情也是颇为古怪。但却再也没有冲上来与陈奉供死磕的意思了。

  陈奉供冷哼一声,手指伸出,快若闪电般的在枪尖上一弹。

  庞大的真气狂涌而出,就要穿过长枪,直击欧阳明。

  欧阳明的眼角微微一跳,陈奉供尚未出手之时,那细致入微的境界就已经让欧阳明感应到了他身周的奇异变化。

  无论是气息的流动,衣裳之下的肌肉细微鼓动,都在他的观察之中。

  眼眸微微一辆,欧阳明的手腕又是一抖,那长枪竟然是不可思议的倒卷而上。这倒卷而至的可不仅仅是枪身,而是伴随着陈奉供原本的澎湃真气。

  借力打力!

  这是陈一凡枪法中极为重要的一环。

  枪,势大力沉,若是单靠自身力量舞动,消耗之大必远胜刀剑。所以,上乘枪法必然擅长借力打力,或借枪势,或借他人之力。

  不过,想要做到这一点,却绝非易事。若是没有充足的时间体悟,极难掌握其精髓。

  欧阳明此前自己练习之时,对此虽然也有领悟,但要说多么透彻,却也是自欺欺人。

  然而,此刻在强敌杀招之下,他的精气神空明通透,尽窥一切细致变化。

  感受着来自于长枪中的澎湃能量,下意识地就施展出了这一招。

  而就在这一招从他手中释放之后,那一直以来遮掩他面前的轻纱似乎就此揭开,仿佛是无师自通一般,让他对枪法的领悟更深一层。

  “好!”陈奉供高呼一声,他的双目熠熠生辉,就像是见到了什么有趣的东西,就连神情都有所不同了。

  又是一指点出,生生地点在了枪尾之上,那长枪在半空中陡然弹起,反向激射而去。

  欧阳明心中一惊,这陈奉供不愧是极道老祖,一身所学渊博无比,对枪法似乎也有着极深的了解。这一点一推的时机把握得恰到好处,竟然也是施展了类似于借力打力的方法,让枪中的力量更强一筹。

  不过,对于已经有所领悟的欧阳明来说,这样的对决已经无法让他为难。

  特别是在细致入微的境界加持下,他轻易地判断出这一枪的几个力量关键点。

  伸出手掌,沿着枪身逆向而动。看似手掌贴着枪身上行,其实在某几点上却是施加了力量影响。于是,就在下一刻,这长枪再度掉头,朝着陈奉供狠狠抽去。

  这一次,长枪之中所蕴含着的力量之强,经过了他们来回加持之后,变得更加恐怖,就连陈奉供本人也不敢轻忽视之了。

  然而,此时在他的眼眸之中,却闪动着一丝激赏之色,特别是身上的凌厉杀气,已然是消失不见了。

  “好,老夫倒是要看看,你能够撑得过几轮!”

  陈奉供轻喝一声,手掌一引一推,这长枪滴溜溜地一个转圈,带着凄厉的风声朝欧阳明飞去。

  欧阳明也是凝立原地,眼看长枪转过来,他迅速出掌,电光火石间在长枪不同部位上弹了几下。于是,长枪顺势而行,在他身周绕了一圈,反向飞回。

  陈奉供挥掌而击,每一下出手都是雷厉风行,势大力沉,将长枪击回。但欧阳明也是不甘示弱,虽然他没有能力在一掌之下击飞长枪,可他却能够判断出长枪中的每一个力量薄弱点。

  以弱克强,多点捶打,也能借力打力。

  就这样,这杆倒霉的长枪在他们两人之间飞来飞去,那呼啸之音逐渐增强,竟然有着震耳欲聋之势。

  吴国屠早已率众远远退开,他看着那飞舞的长枪,眼神极为复杂。

  曾几何时,这个不被他放在眼中的少年,竟然已经走到了这一步,可以与一位极道老祖分庭抗礼了。

  虽然他也知道,这种抗衡有着极大的水分,只能说是在某一方面拥有了与极道老祖对抗的本钱。

  但纵然如此,在吴国屠的眼中看来,也是那样的不可思议了。

  至于梁金业等人,早就是看得瞠目结舌,一脸的呆滞。

  兄弟两人交换了一个眼神,都看出了对方眼眸中的那一抹惊骇欲绝之色。

  一个阴品武者,竟然在某方面拥有可以与极道老祖抗衡的能力。仅此一点,就已经足以让他们无比的重视了。而更为可怕的是,这个阴品武者心狠手辣,出手杀人毫无忌惮。

  这种类似于亡命之徒的做法,以及超强绝伦的武道修为。

  无论哪一种都会让人头痛万分,而两者合一,所带来的威慑效果就不是一加一等于二了。

  此刻,他们两人面沉如水,都在心中哀嚎,自己怎么会惹上这样的一个敌人啊……

  而他们如今唯一能够祈祷的,就是陈奉供一怒之下将其斩杀,也唯有如此,才能永绝后患。

  “啪……”

  忽然间,那正在旋转的大枪陡然炸开,化作无数碎屑飞舞。

  虽然这把大枪也是军中精选武器,但又如何能够承受他们两人如此肆无忌惮的摧残。

  在无穷大力的压迫之下,终于爆裂开来。

  陈奉供脸色微沉,他身形一晃,已经是抢先一脚踢出,正中地下躺着的哼哧不断的梁金陵身上。

  那梁三公子腾空飞起,梁金业不由得大喜过望,立即伸开双手,将他平稳抱住。看着他身上那斑斑血迹,再看看前方的欧阳明,心中也不知道是何感觉。

  大枪碎裂木屑尚未靠近陈奉供的身躯,就被一股无形的力量弹开。

  这些木屑只是大枪爆裂四溅的碎片而已,远无法与爆裂箭的威能相提并论,自然不可能伤到他了。

  而陈奉供目光转动,始终看着欧阳明。

  欧阳明自然没有他如此强悍的真气护体,他身体后仰,极其古怪的摇曳扭动着,就是这不经意的动作,就已经躲开了大部分的碎屑。随后,他的双手不断飞舞,将所有躲避不了的碎屑尽数击飞。

  虽说在实战的效果上远不如陈奉供,但这份反应能力却也足以让其余人瞠乎其后了。

  就在欧阳明刚刚击飞最后一片碎屑之时,一道黑影却是陡然飞来。

  伸手一抄,他将飞来的长枪牢牢地握在手上。

  陈奉供面不改色地又是脚尖一挑,也是挑起了一把长枪,他瞪着欧阳明,道:“再来!”

  欧阳明心中微动,道:“好!”

  话音刚落,他一枪刺出,这一枪势若奔雷,那滚滚而至的长枪充满了一去不回的气势。

  陈奉供手中也是一把长枪,随意地一枪挑出。

  然而,就在两枪即将接触的那一瞬间,欧阳明手中长枪却是陡然一转,澎湃的气势仿佛是找到了一个宣泄口,转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了。而那转折的长枪则是如同和风细雨一般,再也看不到任何狂暴气息。

  这一把长枪在欧阳明的手中愈发地灵活,那不断飞舞的大枪,逐渐地有着几分陈一凡的风采,就像是一条大龙翻腾,掀起了无边骇浪。

  陈奉供手中长枪点、推、刺、挡,一招一式也是娴熟之极。不过,这长枪在他的手中却是守多攻少。偶然出击几次,也是一触即回。

  双方交手愈发的激烈,但周围观战之人却是一个个面面相觑,心头都有着一种古怪之极的感觉。

  他们慢慢地感觉到,这两个人所施展的枪法,似乎有着极大的相似之处,就像是一位同门长辈在给小字辈喂招一般。

  当然,这个小字辈在枪法上的造诣不弱,偶然也能够施展出一些让长辈头痛的招法,逼得陈奉供反守为攻。

  梁金业兄弟两人对望了一眼,都是心中骇然。

  这个画风,似乎有些不对头啊……

  但是,指望他们两个出手,那却是更无可能了。

  “呼……”

  战团中,欧阳明一枪刺出,这一枪光明正大,但角度却是刁钻得到了极致。陈奉供避无可避,枪身一磕,将枪尖荡开。他突地开口叫道:“小子,当心了!”

  长枪轮转,陈奉供终于是主动出手攻击了。
  浏览阅读地址:/tongtianxianlu/346137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