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通天仙路 > 第一百六十九章 悔之莫及

第一百六十九章 悔之莫及

  陈地寿沉吟片刻,缓缓地道:“既然是有苦衷,自当另行别论了。”

  “什么?”邓熙园脸上的笑容陡然凝固,他愕然地看着陈地寿,心中暗道,这老儿今天是吃错药了么?他的屁股竟然坐歪了……

  轻咳一声,邓熙园缓缓地道:“陈兄,梁家可是皇室指定的皇商啊!”

  陈地寿冷然道:“他们成为皇商,还是老夫见证的,莫非城主忘了?”

  邓熙园干笑两声,心中却是充满了疑惑。既然陈地寿未曾忘记这一点,为何今日的态度却如此的奇怪呢?

  他心中微动,莫非梁家因为何事得罪了陈奉供?

  如果真是如此,那就是梁家自己作死了。

  他哈哈一笑,道:“也罢,既然大家都以为如此,老夫也是从善如流。”他淡淡地瞅了眼欧阳明,道:“此事到此为止,就此作罢。”

  然而,欧阳明却是朗声道:“小子林海军营欧阳明,有事禀告城主。”

  邓熙园的脸色阴沉了下来,不过再看看面无表情的另外三位极道老祖,还是耐着性子,道:“说。”

  其实,如果换做其他人如此地不知天高地厚,邓熙园绝对不会客气。但是,此时他已经深深地感受到了周围气氛之诡谲,所以才会网开一面。

  欧阳明微微一笑,目光在倪学天身上一转,心中暗道,既然你让我放手去做,那我就放手去做了。

  仿佛是感应到了他的目光,倪学天哑然失笑,并没有丝毫阻止的意思。

  既然他没有阻止,欧阳明自然更不会畏惧了。

  “启禀城主,梁家仗势欺人,逼迫军属,霸占民宅,陷害现役军人,若不严惩,军中无数将士难以心服!”欧阳明昂首挺胸,傲然说道。

  “呵呵,无数将士?”邓熙园冷然一笑,道:“你倒是说说,都有些什么人啊,不服皇家管束,莫非想要造反么?”

  然而,他话音刚落,就听一道雷霆般的声音响起。

  “我,方一海,不服!”

  方一海大步而行,不知何时,他也从方家赶了过来。

  余海梁等二十余位军士面露惊喜之色,他们立即跑了过去,站在了方一海的身后,将他团团的围在了中心处,警惕地看着邓熙园。

  邓熙园的脸色铁青,怒道:“放肆!”

  方一海脖子一梗,道:“城主大人,请问下官哪里放肆了?”

  邓熙园气得七窍生烟,正待出手教训之时,就听方朝阳冷冷的道:“不错,老夫也想请问,他哪里放肆了?”

  邓熙园立即醒悟过来,这里并不是京师,而是昌隆郡府城。

  所谓城主,其实就是皇室任命。但是,外来官员想要在这儿扎根立足,还是要依仗当地豪门。若是将豪门都得罪光了,那么下场也就只有一个了。

  就在他心中踌躇之时,却见吴国屠身边的一名士兵突然撒开脚步,朝着余海梁那儿跑去,有了第一个带头,其余人怔了一下,也是一蜂窝地窜了过去。

  五十余名士兵排成队列,整齐地站在了一起。

  他们虽然来自于不同的军营,但却都是军中铁汉,一个个昂首挺胸,气势摄人,纵然是对上极道老祖,也是毫不示弱。

  军中勇士,百战雄狮,唯死而已。

  邓熙园双目圆睁,气得七窍生烟,道:“吴国屠,你这是做什么?”

  吴国屠双手一摊,道:“大人,下官什么也没有做,他们这是自发的啊。”

  自发?自发你个鬼呀!

  方一海、余海梁、欧阳明和几位极道老祖都在心中暗骂……

  如果没有吴国屠示意,这些纪律严明的亲卫队铁汉哪里做得出这等事情来。

  邓熙园恶狠狠地瞅着吴国屠,几次想要出手,将他毙于掌下。但是,一想到吴国屠身后的邓芝才,他就是头大如斗。

  然而,再看看那些对自己怒目而视的军士,邓熙园心中的火气就莫名地下降了不少。

  他虽然身为皇室代言人,但若是真的惹怒了所有的军中大佬,只怕也不是什么好事啊。

  深吸了一口气,邓熙园终于冷静下来,他凝视欧阳明,道:“小子,你还想怎样?”

  欧阳明朗声道:“既然姜九妹未死,那梁家就必须找到她!”

  梁金业连忙道:“好,我们一定会找到她,不但将屋子还给她,还会给她满意的赔偿。”

  在见识过欧阳明与陈奉供的一战之后,他的心中再也没有了任何侥幸的念头。

  欧阳明冷哼一声,道:“你以为这样就算了么?”

  梁金业毫不犹豫地道:“你要怎样,还请吩咐。”

  邓熙园的眼皮子微微一跳,他终于觉得,今天的事情似乎真的有些不受自己控制了。

  不仅仅城中的两位地头蛇突然出手,就连陈地寿也是反戈一击,倒打一耙,而受害者梁金业也是毫无节操地认罪服输。

  他望向欧阳明的目光中带着一丝不解的疑惑,这一切,应该都是这小子搞的鬼,但是,哪怕他想破了脑袋,也不明白这究竟是为什么。

  欧阳明沉吟片刻,道:“我要你们承诺,日后姜九妹及她身边友人若是出了什么意外,我要唯你们是问了。”他淡淡地道:“斩草除根的事,我也会的。”

  梁金业兄弟两人不约而同地倒抽了一口凉气,他们苦笑着道:“这不公平……”

  “公平?”欧阳明哑然失笑,道:“你们驱逐姜九妹之时,可曾想过公平这两个字?”

  梁金业等人立即是哑口无言了,但他们的心中也是异常的苦闷。

  其实,姜九妹的居所虽然有一点儿的价值,但又如何会被他们放在眼中。什么欺凌户主,霸占民宅,他们根本就是一无所知。

  这一切的一切,其实都是家奴梁家福的所作所为。

  只是,这样的做法对家族也是有着一定的好处,所以他们就算知道,也不会有任何的反对意见。

  然而,就为了这一间小小的民宅,却惹来了如今这几乎是无穷尽的麻烦。

  他们两位对望一眼,都看出了对方眼眸中那深深的悔意和苦涩的感觉。

  “小子,你是想要得寸进尺么?”邓熙园冷冷地说道:“当着本城主的面,你还敢威胁皇商,莫非真的不要命了?”

  欧阳明嘿嘿一笑,道:“城主大人,在下可没有这个胆子威胁皇商啊,您这顶大帽子,小人可戴不起!”

  邓熙园眼眸中杀机凌厉,一字一顿地道:“你,叫什么?”

  欧阳明双眉一杨,正待说话,就听陈地寿冷冷的道:“他是我陈家弟子,邓城主,你想要做什么?”

  “不对,他什么时候变成你陈家弟子了?”方朝阳眉头大皱,道:“他是我方家请来的客卿,是我方家的首席奉供!”

  “方老爷子,您似乎来晚了一步吧?”倪学天淡淡地道:“小欧早就是我们倪家的奉供了!”

  “嘿嘿,我们在邀请小欧过来之前,早已调查清楚,他与倪家并无任何明确关系。”

  “哦,那是我们为了小欧的安全考虑,所以秘而不发。”

  “呸,你放屁!倪学天,你能不能再无耻一点?”方朝阳勃然大怒。

  方一海满脸的尴尬,朝着老祖宗挤眉弄眼,您老可是方家的极道老祖啊,风度,风度啊……

  邓熙园则是瞠目结舌,他万万没想到,自己仅仅是威胁了一下欧阳明,结果就像是捅了马蜂窝一般,竟然引起了三位极道老祖的围攻。

  其实,这三位就算是没有各自的家族,也是一股他万万招惹不起的力量。

  更何况,这三家又有哪一家好惹了?

  就算是最弱的方家,也是一郡之豪族啊。

  倪家就不说了,那可是真正的有数之传承世家。三位极道老祖,足以成为一方势力之定海神针了。

  而陈家,那可是真正的京师豪门,就算是邓家也不愿意招惹的啊……

  他们三位,竟然争先恐后地保那小子,这家伙究竟是什么来历?

  邓熙园目光炯炯,死死地盯着欧阳明。霍然,他的脸色大变,像是想起了什么,脸上神情瞬间万变,阴晴不定。

  陈地寿冷然瞅着两位老祖一眼,转头道:“梁金业,你听明白了?”

  梁金业一脸的惨然,道:“是,大人,小人明白了。”

  他虽然皇商,但陈地寿却是奉供身份,足以将他碾得死死的。再说,他实在不敢招惹欧阳明这个天杀星啊!

  “既然明白,那你就去做吧。”陈地寿缓声道:“若是做不到,不用他出手,老夫自然会惩罚。”说吧,他瞅了欧阳明一眼,道:“随我来。”

  身形一闪,已然腾空而去。

  欧阳明犹豫了一下,终于是闪身追去。

  方一海大惊失色,正待呼叫,却听方朝阳道:“算了,那老家伙虽然出手无情,但却是一个重诺之人,不会伤害小欧奉供的。”他一挥手,道:“走吧,散了!”

  他大步流星而去,而此时众人才发现,不知何时,倪学天早已不见了踪迹。

  吴国屠向着邓熙园一礼,朗声道:“走!”

  方一海眼珠子一转,也是转身就走。仅仅片刻间,此地原本拥挤的人群就已经无影无踪了。

  邓熙园长叹一声,无奈地道:“你们……好自为之吧。”

  看着转瞬间离去的众人,以及地上躺着的伤员和尸体,梁金业的身体缓缓发抖。突然,他怒视梁家福,道:“引诱三公子谋夺他人家产的,是你么?”

  梁家福浑身发抖,哀嚎道:“家主饶命,小人无辜啊!”

  梁金业长叹一声,道:“那么多人因你而死,我又要如何饶你。”他轻轻地一挥手,手掌在梁家福的头上轻飘飘地拍过。

  梁家福的身体一颤,就此滑到在地,再也没起来过了。
  浏览阅读地址:/tongtianxianlu/346965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