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通天仙路 > 第二百零八章 回马枪

第二百零八章 回马枪

  “噗……”

  又是一刀,深深地刺入了斑斓巨虎脖颈之内。熟悉的力量又一次地流入身体中,填补了他的损失。

  然而,就在欧阳明想要拔出手中匕首之时,他的脸色却是突兀地一变。

  体内丹田之气翻涌沸腾,犹如泄洪之水般的滔滔而下,这一路奔驰过去,无论怎么样的阻碍都是一冲而下,根本就无法抵御如此强烈的冲击。

  欧阳明的身体重重地一颤,就连脚步都位置趔趄了一下。身体前冲,跌倒在地。

  后方正苦苦追赶的极道老者眼眸一亮,心中大为欢喜。

  这小子,终于坚持不住了!

  一路奔驰如此之久,别说是一个小小的阴品武者了,就算是极道老祖,也不一定能够全部坚持下来。

  他能够做到这一步,也是因为服用了一些珍贵丹药的缘故,否则早在半途就被甩到不知何方了。

  然而,此时所有的辛苦都已经值得了。

  他一定要生擒活捉,将所有的秘密都从那小子的口中逼问出来。

  可是,他脸上的喜色刚刚绽放出来,就立即凝固了。因为他看到,欧阳明在跌倒之后并没有因为筋疲力尽而躺在地上,反而是如同装了弹簧似的跳了起来。

  他心中一片冰凉。

  这小子,还能跑?

  ※※※※

  欧阳明的双目熠熠生辉,他一个鲤鱼打挺站了起来,感受着体内那澎湃的真气涌动,脸上的神情极为古怪。

  此时,他体内的真气竟然更进一重,突破了三等极限,达到了阴品四等。

  他的心中涌起了一丝疑问,跑跑步也能够晋升武道境界的么?他还是第一次听说啊。

  心中突然一动,他抬头看向前方,嘴角流露出了一丝胸有成竹的笑容。

  目光闪动间,陡然变得坚定起来。

  缓缓转身,欧阳明手腕一抖,已经将身上的长枪抽了出来。

  他单手握枪,枪尖向前刺出,遥遥地对准那逐渐的靠近极道老祖。慢慢地,他手中长枪向下一点点的垂落,终于碰触到了地面。

  但是,那枪尖所对的位置,却没有丝毫改变。

  后方老者微微一怔,脸上闪过了一丝诧异之色。他原本以为欧阳明爬起来之后,会继续逃遁,并且又一次的兴起了放弃之心。

  但是,没想到这小子起来之后,并没有逃走,而是摆出了要与自己决一死战的架势。

  这一刻,老者的心中竟然有着一种不敢相信的感觉了。

  莫非,这世上真有天上掉馅饼的事情么?

  不过,无论那小子是否发疯了,但这却是一个他无法错过的大好机会。

  脚尖微微用力,他的速度陡然间提升到了极致,朝着欧阳明狠狠扑去。这一次,无论如何也不能让他逃出生天了。

  然而,就在他的身形接近欧阳明之时,欧阳明却是陡然一伸腿,狠狠地踢在了长枪之上。

  那长枪瞬间弹起,就仿佛毒蛇一般的朝着老者咽喉点去。

  老者的眼眸中流露出一丝不屑之色,他伸手,朝着枪头抓去。区区萤火之光,也敢与皓月争辉?

  只是,就在他的手掌即将接触到枪头的那一瞬间,突然发觉有异。

  武道修为到了他这等境界,全身上下的每一分肌肉都能够达到掌控自如的地步。虽然尚未与枪尖真正接触,但却已经感觉到了那不讲道理的锋锐程度。

  不假思索的,老者怪叫一声,身形在半空中硬生生地停了下来。那即将抓住枪头的手掌突然变得柔若无骨,而衣袖却是行云流水般的缠绕上来。

  欧阳明神情不变,似乎被衣袖裹住的并不是自己的兵器,他后退一步,右手闪电握拳,在枪尾上重重一击,那长枪速度骤然加快,方位角度有了细微的调整变化,但那目标却依旧是牢牢地锁住了老者的咽喉之处。

  “哗……”

  一道凄厉的衣衫撕裂声响起,老者的衣袖竟然被枪头生生地割裂了。

  至此,那老者的脸色真真的变了。

  因为他比任何人都清楚,自己的衣袖是何等强大的装备。那可是使用金蚕丝糅合特殊钢丝编织而成的,正常情况下,纵然是使用精品巅峰五阶的大刀劈砍,也仅仅能够留下一道白色的印痕而已。

  但是,此刻被欧阳明枪尖一挑,竟然就此断裂。

  这一刻,老者心中的震撼实在是难以形容。

  这,是什么枪?

  欧阳明手中长枪因为对方衣袖力量的拉扯,略略地偏了开来。可是,他伸手在枪尾轻轻一拔,那枪头立即调整了正确的方向。

  一道道枪影涌现出来,看似铺天盖地而来。可枪头所指的方向,却是始终如一。就像是最亲密的情人始终黏在一起,怎么也不愿意分开一般。

  老者的身形闪动,微微摇曳,在这瞬间仿佛是化身无数。

  他也是一位达到了天人合一境界的超级强者,欧阳明能够融入自然,他也一样可以。

  但是,他立即发现,无论自己的身形如何摆动,欧阳明的枪尖始终都能够找到最正确的方向。仅仅一刹那之间,他的喉咙口似乎就已经感应到了那冰凉而刺骨的寒意。

  心中哀叹一声,老者的身体终于动了,但却不再是前进,而是向后退去。

  一位极道老祖在正面交锋之中,竟然被一位阴品武者给逼退了。这番战绩若是传了出去,欧阳明肯定能过凭此一跃而成为当世俊杰。

  欧阳明长枪一抖,无数枪影凝而为一,悄然落下,就如同先前的情况一般,落地的枪尖遥遥指向老者。

  “陈家锁喉枪,你与陈地寿是何关系?”老者冷冷地道。

  “陈前辈对晚辈有着授艺之恩。”欧阳明坦然道:“前辈何人,为何对晚辈如此穷追不舍?”

  老者面色阴沉地看着他,如果这句话是在这一枪之前询问,老者根本就没有回答的兴趣。

  但是,这一枪却打出了气势,再加上陈家锁喉枪,在某种程度上获得了他的认可。

  “哼,老夫程兵域,张银理就是老夫爱徒。”老者冷然说道:“银理死于你手,老夫是为他报仇而来。”

  “原来如此。”欧阳明缓缓点头,他一脸恍然,怪不得此人有着如此恒心。

  程兵域缓声道:“小子,摄火令中的秘密是什么?说出来,我饶你不死!”

  欧阳明一怔,讶然道:“什么秘密?”

  他脸上虽然不动声色,但心中却是微微一紧。

  这摄火令中虽然具有吞噬属性,但却摄火令本身所限制,无法吞噬血肉。而唯有打破了摄火令之后,将吞噬属性转移到其它兵器上,才具有神奇的吞噬血肉能量的作用。

  莫非,程兵域所说的,就是这个秘密?

  “你若是未曾领悟摄火令之密,又怎能施展血遁之法?”程兵域突然大声喝道,这声音响彻天地,撼动人心。

  欧阳明一头雾水,讶然道:“血遁之法与摄火令又有什么关系?”

  程兵域目光炯炯地看着欧阳明,但却看不出丝毫异色,可是,他心中就是隐隐地感到了一些不对头。

  不过,他立即将所有心思抛开,还是先将对方抓住再说吧。

  然而,正当他想要有所动作之时,却见欧阳明突然转身而行,那枪头依旧未曾离地,而是遥遥地指向了他。

  程兵域冷笑一声,心中暗道,陈家回马枪,真是不自量力。

  他先前未有防备,这才被一枪迫退,而如今不仅仅看透了对方枪法来路,更是知晓这把长枪的锋锐特性,哪里还会畏惧。

  身形展开,他突然觉得手臂处微微发凉,这才想起那心爱的衣袖已经破裂。

  脸上闪过一丝羞怒之色,若是不将此子拿下,他又有何面目再见友人?

  目光锁定长枪,他疾快追上,就在他的身体堪堪接近长枪的那一瞬间,这长枪果然是应声而起,朝着自己刺来。

  程兵域长笑一声,身形陡然一个转折,反而向后退去。

  回马枪,最重气势,枪出无回。只要他躲过这一击,欧阳明就如同待宰羔羊,再也抗衡的能力了。

  然而,就在下一刻,他眼眸中的得色却是突然换成了惊骇之色。

  虽然他已经全力后退,但眼眸中的那恐怖枪尖却非但没有变小,反而变得更大了。

  在他的眼眸中,甚至于都泛起了一丝枪尖的倒影。

  程兵域的精气神陡然提升,瞬间达到巅峰。他右肩微微一耸,一道黑色物体骤然击出,闪电般的射到了枪头上。

  “啪……”那物件顿时断裂,但就是这样稍稍的一耽搁,程兵域的脖颈陡然扭转,堪堪地避开了这一记绝杀。

  他身形落地,心有余悸地看去。

  只见欧阳明一个箭步上前,早已将长枪稳稳接住。

  那一枪,虽然是回马枪,但欧阳明做得却是极端,竟然将整把枪扔了出去。

  程兵域摸了摸脖子,感到了一抹温热而黏稠的液体,他凝视着欧阳明,缓缓地道:“好,好一个绝杀回马枪!”

  欧阳明轻叹一声,道:“可惜了。”

  “没杀了我,确实可惜。”程兵域缓缓地道:“你,注定在劫难逃!”

  然而,欧阳明却是微微摇头,道:“你错了,我说的可惜,是你已经没有杀我的机会了。”

  程兵域微怔,突然心有感应,他慢慢地转头望去。

  在自己的后方,一条黄色的身影骤然出现,风驰电掣般转瞬来到了他们的面前。

  苍天白鹤说

  再求订阅和月票!
  浏览阅读地址:/tongtianxianlu/356060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