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通天仙路 > 第二百一十五章 什么品阶

第二百一十五章 什么品阶

  厉将军,厉心樊!

  当众人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都是心中微微一颤。

  纵然是倪运鸿,也是忍不住脸色微变。

  这里可不是布置在林海附近的军营,可是府城军营,是一郡之中最大的军队团体。

  这厉心樊也不是普通修者,而是一位堂堂的极道老祖。与城主邓熙园同为皇家在昌隆郡中最强大的武者。若是单以手中所掌握的力量而论,就连拥有三位极道老祖的倪家也不敢说能够压得过他。

  欧阳明虽然是小有名声,但要说能够被这样的人物如此看重,却还是出乎了众人的意料。

  勉强一笑,欧阳明道:“张队长,厉将军是如何知道在下这个无名小卒的啊?”

  “无名小卒?”张铭哲哑然失笑,道:“欧大师,您太小看自己了。”他脸色一正,道:“您的所作所为,兄弟们都是佩服万分,打从心底感激啊。呵呵,厉将军亲自下令,若是见到了您,务必要以军礼相谢。”

  众人心中愈发的纳闷,老匠头更是轻轻碰了一下欧阳明,低声问道:“小子,你做了什么事?”

  欧阳明愣了半响,道:“我没做啥啊……”

  张铭哲微微摇头,叹道:“欧大师,您为了给我们军人讨还公道,独斗皇商,狠狠地教训了他们那些达官贵人。这样的大事,您莫非忘了么?”

  老匠头瞪圆了眼睛,瞅着欧阳明,心中大骂,这是怎么一回事,回家一定让这小子给我交代清楚。

  欧阳明一怔,道:“张队长,这本来就应该是我做的事情,区区小事,不值得厉将军惦记吧。”

  “小事?呵呵……”张铭哲笑了一声,但那笑声中却有着一丝说不出的苦涩,他压低了声音,道:“欧大师,除了你之外,还有多少人愿意为我们军人如此出头呢?”

  欧阳明张了张嘴巴,看着一脸苦涩的张铭哲,却是有些说不出话来了。

  愿意为一位火长,并且还是死去的火长而得罪皇商家族,哪怕是在两位极道老祖出面的情况下,也依旧不肯善罢甘休的人。放眼天下,又能有几位?

  只是,这些事情虽然现实,可一旦提及,就不免令将士心寒。所以,就算是张铭哲,也不敢高声喧哗。

  “欧大师,请!”张铭哲伸手指引,带着众人走入军营之内。

  他们一路行来,欧阳明明显发现,周围的人逐渐增多。这些人交头接耳,一旦他转头望去,那个方向总是有人向他遥遥行礼。

  只是,没有人拦阻,他们就这样在远处默默地看着,默默地行礼,以军人特有的方式表达着自己崇高的敬意。

  欧阳明心中激动,他昂首挺胸,跟在老匠头的身后,在众人的目光中坦然而行。

  这一刻,他坚信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对的。

  哪怕是得罪了城主,哪怕是惹到了皇商,他也绝不会后悔。

  终于,在深入军营之后,人群逐渐减少。这里是高级军官的住所,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够进入的。

  一道爽朗的声音响起:“欧阳明来了,好极了!”

  陈一凡那熟悉的身影顿时出现在众人的眼中,不过,他出来之后,眼神立即被欧阳明背上的长枪吸引住了,就连对老匠头等人,也是视而不见。

  “小欧,这是给本将军锻造的兵器么?”陈一凡开门见山地问道。

  欧阳明微微一笑,陈一凡还是如同往日一般的爽快啊。

  “将军,这是我给您打的兵器,您看看,是否还满意?”欧阳明将长枪解开,直接抛了过去。

  若是普通人想要进入戒备森严的军营,必须要经过重重检查,想要将如此明显的自制长枪带入,那是想也别想。

  可是,在知晓欧阳明的姓名之后,所有军人们都不约而同地疏略了这把长枪,让他顺利地带了进来。

  陈一凡伸手接过,他的目光凝视在枪头之上,竟然是身不由己的打了个寒噤。

  双手持枪,微微一抖,那枪身震荡,发出了一阵嗡鸣之声,这声音震荡耳鼓,令人心生寒意。

  “这……好枪!”陈一凡双目熠熠生辉,毫不掩饰自己的欢喜之情:“来,让我去试试枪!”

  说吧,他一转身,就这样直接拿着长枪进入为他安排的院子内。

  张铭哲和欧阳明等人面面相觑,虽说他们对陈一凡的性子都有些了解,但如此做法,也太随心所欲了吧。

  老匠头咳嗽了一声,道:“哎,陈将军就是如此,如此的率性。呵呵,我们也进去吧。”

  “是啊,是啊。”钟韵达连连点头,附和着说道。

  然而,他们两位老人的心中却是暗道,陈将军啊,就算是看到了好东西,您好歹也要矜持一下吧,这里还有府城军营的军官在呢。

  众人心思各异,进入院中,就见到一片枪影已然在他们的面前展开了。

  陈一凡手持长枪,身形闪动,人随抢走,宛若蛟龙。这把长枪在他的手中展开,就好似一条腾云驾雾的苍龙,在院中翻腾戏耍。

  突然,那蛟龙转头,似乎朝着众人瞪了一眼。

  于是,众人都从心底生出了一丝惊惧之感,似乎这枪影所化的光芒真的是一只巨大的,可以将他们一口吞下去的蛟龙一般。

  感受着那冷冽寒意不断从枪影中释放出来,老匠头三位军火锻造师都是心生寒意,慢慢地向后挪动,越离越远。

  反倒是欧阳明和张铭哲目不转睛地看着,张铭哲心中佩服,不愧是一营之主,这等修为,远非自己可及。

  而欧阳明却看得是眉飞色舞,他对陈家枪法的了解远非往昔可比,此时看着陈一凡的枪法,再与心中所得一一印证,竟然有着更进一步的感觉,自然是心中欢喜。

  陈一凡突然枪头垂地,拖枪背身而走。数步之后,口中大喝一声,那枪头就像是毒蛇一般的跳了起来,向着虚空出刺去。

  这一枪,凝聚了他所有的精气神,若是此刻他身后有人追赶,那么必将在这势不可挡的一枪之下化为齑粉。

  陈家回马枪,在他的手中施展,又是另一番不同的韵味。

  “好枪法!”

  数人从门外进入,当先一人身材修长,面带微笑,仿佛是养尊处优已久,但那双目开合之间,其闪烁的精芒却让人不敢直视。

  陈一凡收枪而立,肃然道:“厉将军!”

  张铭哲更是半跪于地,高声道:“厉将军!”

  欧阳明等人立即知晓了来者的身份,他们一起躬身行礼。老匠头和欧阳明最近见多了倪家的三位极道老祖,表现还算可以,但钟韵达两位却就是战战兢兢,竟然连手脚都不知道应该如何摆放了。

  厉心樊微微点头,道:“免礼。”他笑道:“一凡,你的枪法又进步了,陈家也算是后继有人啊。”

  陈一凡肃然道:“多谢将军夸奖。”他手腕一抖,道:“下官的枪法还是如此,但这把枪……”他犹豫了一下,道:“欧阳明,这把枪,是什么品阶?”

  他从小习练枪法,所见过的长枪不知凡几,对于其品阶自然是了然于胸。可是,此时看着手中长枪,却愣是无法判断出它的真正品阶。

  这对他而言,那是何等不可思议之事。

  其实,在他的心中有着一个隐隐的猜测。但是,这个猜测实在是有些一厢情愿,让他无法问出口来。

  厉心樊大笑一声,道:“一凡,你的眼力不行了,拿来我看看。”

  陈一凡犹豫着,恋恋不舍地将长枪递了过去。

  厉心樊笑骂道:“你这小子,啥时候变得这么小气和婆妈……咦?”他的话声突然一顿,仔细地看着长枪,脸色却是逐渐变得凝重了起来。

  “这,这是……法器?”片刻之后,他突然失声叫道。

  以极道老祖的身份和修养,竟然也会如此失态。

  不过,这并不奇怪,昔日倪家三位老祖第一次见到欧阳明锻造出的法器之时,其表现也好不到哪儿去。

  “法器,真是法器?”陈一凡双目发亮,惊呼道。

  他最初早有预感,只是这个结论太过于骇人听闻,所以不敢开口。

  厉心樊手腕抖动,绽放出数朵枪花,道:“好枪,好枪!”在他的声音中,竟然带着一丝羡慕和毫无保留的赞赏。

  众人心中暗道,这不是废话吗,如果法器都不算好枪的话,那么天下间还有什么样的装备能够称得上一个好字呢?

  陈一凡眼巴巴地看着,有心想要抢回来,但终究不敢动手。

  他虽然是一营之主,不仅仅手握权柄,而且出身名门,见识远非常人可以比拟。但正是因为如此,所以他更加明白,一件法器代表了什么?

  这样的装备,根本就不是他能够拥有的。

  就算他这一生修行,能够侥幸攀升到老祖境界,但也不太有可能获得一件随身法器啊。

  而如今,这个拥有法器的机会,就这样摆在了他的眼前,看着这长枪在厉心樊的手中飞舞,他的心也是随之而动,忽上忽下,不得片刻消停。

  片刻后,厉心樊终于停了下来,在陈一凡那充满了期待和担忧的目光中问道:“一凡,你这件法器从何而来?”
  浏览阅读地址:/tongtianxianlu/357312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