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通天仙路 > 第二百五十九章 考前质疑

第二百五十九章 考前质疑

  欧阳明缓步进入了广场之中,在这里,早就摆放好了诸多铸造台,那些学徒们就是在铸造台上答题的。而此刻,当学徒们尽数退下,换做拥有军火或灵火的锻造师们登台之时,广场中的气氛顿时变得更加凝重了起来。

  毕竟,学徒就是学徒,他们的身上并没有军火或灵火。

  而且,就算学徒们获得了长者的青睐,拥有了猎取军火的机会。但能否成功获得,却又是另一个问题了。

  相比之下,此刻登台的众人虽然没有获得正式锻造师的称呼,但最起码都拥有了军火或灵火。也即是说,他们已经真正的踏入了锻造师的门槛,拥有了让人尊敬的实力。

  欧阳明的手中仅有一个凭证牌子,上面并没有号码,所有入场之人也不会刻意地去挑选铸造台。

  广场中一共有三百余铸造台,但是参加正式锻造师考核的人选,却仅有三十余位罢了。

  欧阳明随便站在一个铸造台前,他转头张望,除了胡毅丞等人之外,他的目光突然一凝,看到了高台上的言元化。

  嘴角微微一撇,欧阳明向他遥遥地点了一下头。

  高台上,言元化则是颇为惊讶地看着欧阳明,想不到这家伙竟然真的有门路参加锻造师的考核。不过,就算他成功了,也只是一个正式锻造师而已,距离中级锻造师还差得远呢!

  陡然间,他看到了欧阳明的笑容,那笑容中似乎带着强大的自信,竟然让他都生出了一种似乎是胜券在握的感觉了。

  用力地摇了摇头,言元化的眼神不由得变得有些惊疑不定了。

  “言师弟,你这是作甚?”他身边的一位中年男子低声说道:“我们坐在这儿,可是代表着师父,不要东张西望的!”

  言元化的面色微微一红,连忙道:“是,二师兄。”

  这位男子也是武鸿禧大师的入门弟子,但却是大师的二弟子元乐心。不仅仅位高权重远在他之上,而且还是大师门下三位高级锻造师之一。

  言元化在胡毅丞等人面前如此倨傲,但是在二师兄的面前,却老实得如同一个孩子般,不敢有半点儿的扎刺。

  不过,欧阳明那充满了信心的,如同阳光一般的笑容始终徘徊在他的心头不去,他终于忍不住问道:“二师兄,这是正式锻造师的考核吧?”

  元乐心一怔,讶然道:“是啊!”

  “那么在这个考核之中,会不会有人直接成为中级锻造师么?”

  元乐心诡异地看了他一眼,道:“言师弟,你是不是晕头了?”他顿了顿,道:“正式锻造师的考核使用的材料就是普通铁锭,使用这样的材料,就算是师尊亲自出手,最多也只能打造出一把良品装备。呵呵,中级锻造师的条件,可是能够稳定打造上品装备啊!”

  言元化心中一松,道:“二师兄,您是说,在这场考核中,不可能出现中级锻造师称号了?”

  元乐心毫不犹豫地道:“绝无可能。”他眉头微皱,道:“你神神道道的,在搞什么鬼!”

  言元化连忙道:“没事,没事,二师兄,快看热闹吧……”

  元乐心虽然是心中纳闷,但在这个场合下也不好追问,只好闭上了嘴巴,无聊地向下看去。这样的考核,对他这等高级锻造师而言,又有什么好看的呢?

  此时,欧阳明看着铸造台上所摆放的材料之时,也是眉头略皱。

  虽然早就知道这类考核肯定有着局限性,但铸台上的那清一色铁锭却依旧让欧阳明有些愁眉不展。

  装备的品阶越高,所需要的材料也就越好。

  使用精选精钢打造的东西,哪怕是一把菜刀,也要比使用铁锭打造的军刀锋利得多,因为这两种材料的差距实在是太大了。

  以欧阳明如今的锻造术,就算是法器都能够打造出来。

  但是,这需要有一个先决条件,那就是提供足够强大的原材料。

  而如今,他把目标放在了超级锻造师之上,可是给他使用的材料却限制为铁锭。

  随手拿起了一块铁锭,欧阳明东看看、西瞅瞅,愣是看不出要如何做才能够将其变成极品装备。

  低级材料能够承受的上限并不高,就算他有着军火特殊能力可以作弊,但也无法将低级材料的承受上限提高啊。若是不管不顾的将其上限提升,那么唯一的结果,就算“轰”的一声,这件装备爆裂成一地碎片。

  “各位,你们都是得到军火或灵火不足一年的年轻人。”金圣洁目光闪动,似乎将所有人的表现都收入眼中:“在这一年中,你们经过了无数的锻炼,应该已经掌握了最基本的完全装备锻造之法。现在,拿起你们面前的材料,锻造自己最擅长的装备吧。”

  他的声音刚落,欧阳明就高高地举手,道:“前辈。”

  金圣洁不由得微微一怔,他讶然地看着欧阳明。

  锻造师考核历年来已经成了惯例,在这每年一度的考核上,他已经有着数次主持的经验。但是,他从未遇到过中途有人开口说话的先例。

  眉头略略一皱,金圣洁道:“你是……”

  欧阳明朗声道:“在下欧阳明,来自于昌隆郡。”

  “哦,原来是昌隆郡的锻造师啊。”金圣洁淡淡地说道,心中却是释然。原来并非京师成长的锻造师,怪不得不懂规矩了。

  若是在其它场合,他绝对是置之不理。但是此刻在众多目光注视下,他还是表现出了足够的风度。

  “你有什么事情么?”

  欧阳明高高地举起了手中的铁锭,道:“前辈,这些材料太差了,我请求换一些!”

  “换……材料?”金圣洁微怔,一脸的哭笑不得。

  衣玉成心道不好,他立即踏前一步,道:“小子胡说八道什么,历代正式锻造师考核,都是使用相同的材料,你有何资格列外?”

  金圣洁缓缓的道:“不错,以你们刚刚掌握军火不足一年的经验,使用铁锭为材料无疑是最好的练习方式。至于更高级的材料,等你们的技艺循序渐进之后再说吧。”

  欧阳明磕巴了一下嘴巴,道:“可是,这样的材料,无法锻造出好装备啊!”

  金圣洁的面色微沉,如果不是想要在众人的面前保持形象,他早就呵斥起来了。

  逢光远亦是阴沉着脸,道:“小子,不要胡搅蛮缠,更好的材料给你,你能锻造的好么?好高骛远,除了浪费材料之外,还能做些什么?”

  欧阳明哑然失笑,道:“逢前辈,您这样说,岂不是要把人看死了?”

  逢光远气急而笑,他转头,道:“你来自昌隆郡,既然报了名,肯定是有着保人,你的保人是谁?”

  旁观的笃高歌早就是瞠目结舌,恨不得下去将欧阳明拖走了。

  当着那么多人的面,竟然出了这个大丑,真是丢脸丢到姥姥家了。在这一刻,他恨不得自己不在此地。可是,听到逢光远的问话之后,他也唯有硬着头皮站了出来,道:“逢大师息怒,他的保人是我们宜家阁。”

  周围顿时响起了一片窃窃私语之声,宜家阁这三个字,在众人中也具有一定的影响力了。

  逢光远冷哼一声,道:“你们宜家阁不懂规矩么!竟然放了这么一个无知之辈进来。哼,莫非是不把我们锻造师放在眼中了?”

  笃高歌的头上立即是涌起了一片虚汗,道:“各位大师见谅,是我们不对,这就带他离开!”

  虽然欧阳明是昌隆郡大掌柜的贵宾,但若是与京师诸多锻造师相比的话,那地位就是天差地远了。

  金圣洁轻轻地挥了一下手,道:“哎,你们两个这是怎么回事,人家是外来户,不知道规矩,不能因为几句话就赶尽杀绝啊!”

  “是。”逢光远和衣玉成连忙应是,只是在他们的心中却是暗道,横竖都是您老人家说得对啊。

  金圣洁沉声道:“欧阳明,你也不要提什么过分的要求了,老老实实的考核吧,若是成功过关,老夫许你明年继续参加。”

  “不愧是金大师,真是心胸宽广啊!”

  “这小子的运气真好,幸好遇到了金大师,否则……”

  金圣洁轻捋长须,一脸和睦的微笑,十分享受下方众人的恭维。

  欧阳明双眉一挑,正待说话,眼睛一转,却是看到笃高歌一脸的苦涩之色,不由得微微摇头,心中暗叹一声,不再开口了。

  金圣洁一挥手,道:“开始吧。”

  场中众人齐声应是,一个个收敛心神,纷纷拿起铸造台上的铁锭,开始动手锻造自己最擅长的装备了。

  只是,距离欧阳明最近的那两个铸台旁边,原本有着两位年轻人,他们嫌弃地瞅了眼,竟然是远远地离开,宁可去其它的铸台,也不愿意与他站在一起。

  胡毅丞的身边不知何时也多了一个少年人,他低声问道:“爹爹,这……就是您说的很厉害的叔叔?”

  听到这句话,胡毅丞一脸的尴尬,低声道:“你仔细看着,我相信,他一定不会让你失望!”

  笃高歌怒哼一声,也是低声道:“胡兄,他如此扰乱考核会场,你觉得还会有机会么?”

  胡毅丞怔了半晌,哑然无语。

  然而,就在此刻,仿佛已经被所有人抛弃的欧阳明却是长叹一声,有气无力地拿起了一块铁锭。

  手腕轻轻一抖,军火顿时沸腾而起。
  浏览阅读地址:/tongtianxianlu/369505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