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通天仙路 > 第二百七十三章 精品之王

第二百七十三章 精品之王

  马车停了下来,门房爱理不理地开了一侧小门,用着倨傲巡视的目光看着豪华的车队,仿佛是在看一群即将挨宰的羔羊。

  然而,当一张名帖落在他手中之时,这门房的态度顿时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折。

  因为名帖上写着两个人的名字。

  金圣洁,欧阳明。

  那欧阳明在昨日的锻造师考核中大出风头,虽然仅仅获得了高级称号,但却被许多锻造师们推崇备至,甚至于拿他与精品之王相提并论了。

  元乐心早已吩咐过,若是欧阳明登门拜访,必须以大礼接待。

  这样的人物,绝不是一个小小的门房能够得罪的。

  而那个在欧阳明面前的名字,就愈发的刺眼夺目了。

  金圣洁。

  京师中硕果仅存的几位超级锻造师之一,以叠加术名扬天下,更是与武鸿禧齐名于世。

  这两位,无论哪一位都不是门房可以刁难的。而如今,他们一起来到武府,自然是让这个可怜的想要打一点秋风的门房再也不敢有丝毫别样的心思了。

  仅仅是片刻之后,元乐心和言元化就已经并肩而出了。

  如果仅有欧阳明一个人过来,他们两人只要出现一个就勉强可以作陪了。但是再加上金圣洁,他们却有些不够瞧了。

  金圣洁捻须微笑,道:“呵呵,武老弟的架子越来越大了,就连老夫来了,也无法看到他了么?”

  元乐心暗自叫苦,陪着笑脸道:“金大师息怒,家师正在锻造一件兵器,把其余几个师兄弟都叫了去帮忙呢。现在府上,就我们兄弟尚且是无所事事。”

  “锻造兵器?”金圣洁微怔,讶然问道:“什么兵器,竟然需要如此的大动干戈?”

  武鸿禧府上虽然仅有一位精品之王,但是他成名多年,培养出了不少知名的徒子徒孙。其中大弟子的锻造术已经深得他真传,是最为顶尖的高级锻造师。

  可是,武鸿禧锻造兵器,竟然需要他的帮助,就让金圣洁感到不解了。

  元乐心苦笑连连,道:“金大师,家师曾经说过,不成功之前,无论任何人询问,都说不知道。”

  他这个态度摆明了就是知道内情,但话已至此,金圣洁却也不好逼问了。

  目光一转,金圣洁突地道:“瞒得如此之紧,莫非是在锻造法器么?”

  除了法器之外,他实在想不出还有什么东西值得武鸿禧师徒如此的神秘和费力了。

  元乐心长叹一声,道:“晚辈没说过。”

  金圣洁的眼眸微微发亮,道:“武老弟找到突破壁障,锻造法器的方法了?”

  元乐心连连摇头,道:“家师只是有一些设想而已,但想要获得突破,那就不容易了。”

  金圣洁的眼神黯淡下来,无奈地道:“何止是不容易,简直就是痴心……哦,难上加难。”

  他本来想说痴心妄想,但当着武鸿禧弟子的面,还是改了一下口。

  欧阳明的心中大动,法器果然不是一般宝物,并且有着壁障存在。在没有突破这壁障之前,任何锻造出法器的说法都是妖言惑众。

  元乐心低声道:“金大师,家师听闻您到来,想要请你入锻造室一行。”

  金圣洁一怔,叹道:“哎,看来这一次又是无功而返了。”

  如果武鸿禧真的能够解决法器壁障的问题,他肯定会敝帚自珍,哪里有可能将他请进去啊。不过,虽然明知道此次基本失利,但金圣洁却还是大袖一展,道:“带路吧。”

  元乐心瞅了眼欧阳明,脸色颇为尴尬。

  金圣洁面色一板,道:“欧小友在锻造之术上的造诣不比老夫逊色多少,既然你师父想要集思广益,那就带他一起去吧。”

  欧阳明则是微微一笑,道:“金大师,其实……”

  金圣洁一摆手,道:“没有什么好说的,若是武老弟连这点儿心胸也没有,老夫也就不必去了。”

  欧阳明暗自苦笑一声,心中暗道,自己都锻造出数件法器了,又怎么会稀罕武鸿禧此时的研究呢?

  不过,他也知道这是金圣洁大师的一番好意,若是再拒绝的话,那就是得罪人了。

  宁肯得罪素未谋面的武鸿禧,他也不愿意让金圣洁这位可爱的老人失望。

  元乐心苦笑一声,无奈地道:“金大师说笑了,您请……”他朝着言元化使了个眼色,后者后退两步,疾行而去,自然是去通知武鸿禧大师了。

  几人来到了后院,这里的守卫立即变得森严起来,欧阳明的目光转动间,已经看到了起码三位以上的阳品强者。

  他心中大为狐疑,这里只不过是一位超级锻造师的府邸而已,为何会有如此之多的强者驻守呢?

  金圣洁看出了他的疑虑,笑道:“欧小友,武老弟深得皇族信任,执掌天下军备,这些都是皇族派来的强者呢。”他顿了顿,又道:“若是皇族打算锻造法器,或许会让武老弟负责其中重要的一部分锻造任务吧。”

  欧阳明微微点头,心中释然,既然与皇族搭上了关系,那么别说是阳品强者了,就算出现了极道老祖,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了。

  但是,锻造法器,竟然还需要分成一部分一部分的么?这样的做法,也未免太奇葩了吧?

  片刻之后,元乐心推开了一扇紧闭的大门。

  一股浓烈的热气顿时涌入门外,然而,金圣洁和欧阳明早就熟悉了这样的热浪,他们连眉头都未曾皱一下。

  这个一个巨大的房间,里面摆放着十八个锻造台,三十余人在里面劳碌着,其中大部分人都是赤着上身,浑身大汗淋漓。每一个铸造台上都站着一位锻造师,他们的手中闪动着浓烈的火焰,各种奇异的材料在他们的手中不断变化。

  欧阳明眨了几下眼睛,心中纳闷。他竟然一点儿也看不出,这里的人在锻造法器。哪怕事先已经知晓了,但依旧是看不出任何端倪来。

  法器这东西,是这样就可以锻造出来的么?

  一位体形消瘦的中年男子站在房间中央,他默默地看着四周的铸造台,英俊的脸上浓眉紧锁,似乎是被什么问题困扰着。

  在见到金圣洁之后,他的双目明显一亮,连忙走了过来,笑道:“金老哥,您可算是来了!”

  金圣洁转动着目光,在一个个铸造台上闪过,口中却是道:“武老弟,十八铸台一起开工,真是好大的手笔啊!”他口中啧啧有声,道:“十八位高级锻造师,你可是将皇族底蕴都给一锅端来了。”

  京师中的锻造师虽然很多,但想要在不惊动其他人的情况下集合十八位高级锻造师,那也是绝无可能之事。

  若是有人能够在无声无息中做到这一点,除了皇族动用自己培养的人才之外,就再也没有第二股势力可以做到了。

  武鸿禧苦笑一声,道:“老哥您就别寒碜我了,哎,小弟现在已经是焦头烂额,力不从心了……”

  金圣洁双眼皮一翻,道:“你妄想锻造法器,当然没那么容易了。”他瞥着眼看着对方,冷冷地道:“我咋就不知道,你竟然有这样大的野心呢!”

  放眼天下,敢如此对武鸿禧说话的人可是少之又少,但是在这房间中的人对金圣洁大师同样不陌生。这两位超级大师之间的事情,他们可没有资格去掺和。所以,包括皇族锻造师们都是装聋作哑,当做从未听见过。

  武鸿禧长叹一声,道:“金老哥,若是换做你有这样的机会,你会放弃么?”

  金圣洁一怔,他沉默半响,终于道:“你遇到什么问题,说出来大家参详参详吧。”

  他并没有直接回答,那就是默认了武鸿禧的话。对于他们这些顶级锻造师来说,打造法器,那是一生梦寐以求之事。若是有这样的机会摆在面前,哪怕明知道这是一份甘美的毒药,也会忍不住直接吞进腹中的吧。

  武鸿禧的脸色一正,一旦说到正事,他顿时将所有顾虑抛开。

  “还是壁障的问题。”他的语气凝重,道:“我借鉴了皇族历代锻造法器的经验,将所有部件拆分打造,每一件都达到了精品巅峰五阶,而且每一件之间都留下了叠加的空间。可是,这些部件分开之时没有问题,一旦尝试融合,就开始崩裂了。”

  金圣洁神情微动,道:“带我去看看。”

  武鸿禧轻轻点头,将他带到了一个铸造台之前。

  站在这个铸造台之前的,是一位年纪与武鸿禧差不多的锻造师,他的脸庞红若赤枣,一双眼眸却是黑得发亮。

  “师父,还是不行!”见到武鸿禧过来,他微微摇头说道。

  金圣洁低声道:“欧小友,这位是武老弟的大弟子谭阳平,如果不出意外,五年内必然成为超级锻造师一员。”

  武鸿禧这时候才瞥了眼欧阳明,道:“哦,这位就是在考核中锻造出了一套精品巅峰五阶的欧……小友了?”

  欧阳明微微一笑,道:“正是晚辈。”

  “你也能锻造成套的精品巅峰装备?”谭阳平一怔,上下打量着欧阳明,道:“你师承何人,我以前从未见过你啊?”

  欧阳明看了眼武鸿禧师徒,他们之间的关系似乎相当的随意,与其说是师徒,不如说是半师半友吧。

  轻轻点头,欧阳明肃然道:“在下师承昌隆郡林海军营中的老匠头。”
  浏览阅读地址:/tongtianxianlu/373998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