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通天仙路 > 第二百八十五章 对不起

第二百八十五章 对不起

  一座高大奢华的宅院之内,何义诚快步而入,进入后院才堪堪停下。

  这里,坐着一位黑衣人,若是单以外表而论,他似乎与何义诚相差无几,但是在见到此人之时,何义诚却是毫不犹豫地跪拜在地,道:“老祖,侄儿失手了。”

  这黑衣人正是何家老祖之一何汉阳,他缓缓地转过了头,沉声道:“是何人拦你了?”

  何义诚并不是普通阳品强者,他可是实打实的阳品巅峰,这样的战力,在整个何家中也是仅次于老祖级强者的存在啊。虽然情报中都说欧阳明有着诡异之处,但区区一个阴品巅峰,又如何能够从阳品巅峰的手中逃走?

  十有八九,是有哪位强者插手了吧?

  如果这儿是琳琅郡,何汉阳早就下令缉拿,但是在京师之中,他却不敢有太大的动作。

  何义诚的脸色微微泛红,低声道:“侄儿不敌,所以才仓皇而逃。”

  “不敌?”何汉阳一怔,目光在何义诚的身上扫过,喃喃地道:“你是不敌……欧阳明?”

  “正是。”何义诚满脸通红,整个脑袋都低垂了下来:“侄儿有错,请老祖责罚。”

  微微地摆了一下手,何汉阳轻叹道:“竟然连你也无法拿下他,莫非他真是三头六臂不成?”

  何义诚惶恐地道:“老祖,此子的武道境界也就是阴品巅峰,但是他擅长一种特殊的威压,能够影响和限制侄儿武道发挥。与他交手,侄儿连一半的实力都使不上了。”

  “威压?”

  “正是,侄儿与他交手,竟然有着一种与您交战的感觉。”何义诚低眉顺眼地说道。

  这一次,何汉阳可是真的动容了,他沉默片刻,缓缓地道:“我明白了,此子的武道修为虽然尔尔,但精神力量却是颇为强大。哼,但只要不被他的精神力量影响,此子就不足为惧。”

  何义诚连忙道:“老祖所言极是。”他口中推崇,心中却是暗自苦笑,好一个不被影响,谈何容易啊。

  “罢了,此事你不用管了。”何汉阳缓缓起身,道:“可惜,此子生不逢时啊!”他身形微微摇曳,竟然是如鬼似魅般的消失在原地了。

  何义诚愣了半晌,不由得长叹一声。

  正如老祖所言,此子若是早生或晚生十年,不至于对何倪两家的铁血丹心杀身成仁造成影响,他们也不可能处心积虑地去针对于他。

  但可惜的是,此子生不逢时啊……

  ※※※※

  欧阳明沿着大路回到宜家阁小院。

  虽然上次离开之时,他是乘坐马车而行,但宜家阁在京师中的势力不容小觑,稍稍地打听一下顿时可以辨明方位。

  见到欧阳明回来之后,立即有下人迎来,片刻之后,笃高歌屁颠屁颠地赶来问候。

  欧阳明并没有将遭遇何义诚之事告知,因为在他的心中隐隐的有着一种期待。这一次阳品巅峰失利而回,那么下一次出现的,应该就是极道老祖了吧。

  若是以前,欧阳明就算是再狂妄,也不敢招惹这种级数的强者。

  不过,现在他不但领悟了精神之拳,而且还有着小火球和精力符文这样的底牌。所以,他也变得有些跃跃欲试了。

  当然,最主要的是,这儿是京师,打不过可以跑,可以喊人,哪怕是极道老祖,也断然不敢在这儿肆无忌惮。这,才是欧阳明最大的依仗吧。

  顺口聊了几句,欧阳明借口太累休息,将笃高歌打发离去。

  不过,他很快地发现,笃高歌并没有离开,而是在小院外的一处地方住了下来。看样子,这位应该就是宜家阁给他安排的专门联络人了。

  闭上双目,欧阳明将精神沉溺于意识海之内。

  他在回忆着此行的收获,特别是武鸿禧的平衡之道,带给了他巨大的影响和改变,也让他摸索到了一点儿炼制空间袋的头绪。

  他平平地伸出了手,在虚空中慢慢地划动着,然而,他的手指仿佛是带着难以形容的魔力一般,随着手指的滑动,眼前的这片空间竟然微微地震荡了起来。

  这并不是说欧阳明真的具有了影响空间的力量,而是他释放了一丝军火的力量,时而冰冷,时而灼热,在冷热交融之时,才造成了空间波动的奇异景色。这就像是在面前点燃一把熊熊烈火,那火焰烧灼之下,空气沸腾,仿佛空间都在波动的道理一般无二。

  只是,欧阳明此刻做的事情比起放一堆火的技术含量,可要高出百倍了。

  伸手入怀,欧阳明小心翼翼地掏出了一只皮囊。这皮囊并不大,仅有巴掌大小,几乎没有任何分量。但是,在欧阳明的心中,此物之贵重,却是远比任何装备都要强上几分。哪怕是他曾经锻造出来的法器,与之相比都要逊色不少。

  因为,这就是炼制空间袋的材料,大腹幽灵蛛死亡之后的皮囊。

  此物刚刚取出,那皮囊口竟然就自动地张开,似乎被身前波动的空间所吸引,要投身其中。

  欧阳明的脸色微变,这皮囊明明是一件死物,可是一旦遇到了波动的空间,竟然就发生了这般奇妙的变化。可见,此物果然是炼制空间袋的最好材料之一了。

  不过,欧阳明可不敢现在就开始淬炼。

  因为从水晶球中得到的传承讲述得十分清楚,空间袋之物虽然能够多次祭炼,并且在拥有更加强大祭炼手法之时,能够让空间袋中的空间变得更加庞大。

  但是,祭炼并不是没有风险的事情。

  第一次祭炼的成功率最高,而此后每次祭炼之时,空间袋都有着空间崩溃的危险。一旦内中的空间崩溃,结果如何那也就是不用二话了。

  此时,欧阳明刚刚摸到了一点儿的头绪,使用冷热水火之法影响空间的范围并不大,若是就这样冒然进行空间袋的炼制,哪怕是成功了,也不会获得太大的空间。所以,他几乎是毫不犹豫地就将皮囊再度收了起来。

  不过,虚空中的波动并没有因此而减弱,在欧阳明的刻意施为之下,冷热交替的范围逐渐扩大,渐渐地在他的面前,已经有一立方左右的空间都变得诡异起来。

  欧阳明的额头微微抽搐了一下,竟然泛起了一丝微微的汗渍。

  其实,以军火的运用而言,维持这么大的地方并不算什么难事。

  但问题是,此时欧阳明要做的,可不仅仅是维持军火,而是不断地让军火冷热交融,并且引起空间的强烈波动。这种波动越强,以后空间袋炼制成功的概率也就越大。

  欧阳明全身心地投入其中,精神力量飞快地消耗着,但是前方的空间波动也是愈发的强烈,甚至于达到了一种骇人听闻的地步。

  任何武道技巧都无法做到这般地步,但是军火和精神力量相融之后,却达成了这般不可思议的奇观。

  欧阳明的心中暗自感叹,这一立方米的空间虽然不大,但是其中所蕴含着的能量绝对不小。但可惜的是,这些能量根本就无法使用,否则就算有极道老祖当面,他也绝不会畏惧了。

  突然,心中涌起了一阵强烈的警兆感觉。

  欧阳明不假思索地一挥手,那不断波动的空间顿时如同退潮之水般,很快地就恢复了正常。

  虽然略微地感到了些许疲惫,但欧阳明的精神却依旧是极为亢奋。

  他抬头,朝外面张望了一眼,推门而出来到了院子中。

  此时,天色已经黯淡了下去,仆人们也在欧阳明的驱赶下离开了院子。

  毕竟,欧阳明正在做的事情极为隐秘,他根本就不可能留一个人在身边。这里,不是老匠头的家,也不是与他合作愉快的倪家,而是京师宜家阁。

  所以,偌大的院子,就仅有他一个人而已。

  但此刻,在院子的正中央处,却悄然无息地站着一位黑衣人。

  他的面容冷峻,目光如电,面容竟然与何良策有着几分相似。

  欧阳明早就猜到了此人的身份和来意,微微一笑,他抱拳一礼,道:“晚辈欧阳明见过前辈。”

  何汉阳冷然道:“你知道老夫是谁?”

  欧阳明神情不变,缓缓地道:“何家三老祖名扬天下,晚辈只是不知道前辈是哪一位罢了。”

  “老夫何汉阳。”

  “原来是汉阳前辈。”欧阳明双目微微一亮,道:“据晚辈所知,汉阳前辈应该是何良策何兄的嫡系长辈吧?”

  何汉阳冷笑道:“你打听的倒是清楚!”

  欧阳明暗自苦笑,既然知道了兽潮之事,也知道了与何家的矛盾所在,他自然要打听清楚了。

  这位何汉阳乃是何良策的亲祖父,也是何家三老之一,极道老祖,威能深不可测。

  何汉阳沉声道:“欧阳明,良策来信,说与你颇有交情,是也不是?”

  欧阳明一怔,他认真地想了想,肃然道:“有,也没有。”

  何汉阳目光深邃,缓缓地道:“你的锻造之道对我人族有大用,老夫也不想为难你。你应该知道老夫来意,只要给老夫一个承诺,老夫转身就走,便当从未来过,如何?”

  以堂堂极道老祖的身份,竟然与一位阴品武者这样说话,已经是给足了欧阳明的面子。

  然而,欧阳明考虑片刻,却是长叹一声,道:“对不起,晚辈做不到。”
  浏览阅读地址:/tongtianxianlu/376325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