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通天仙路 > 第三百三十四章 驸马爷

第三百三十四章 驸马爷

  无数脚步声从街道各处响起,不仅仅是街道口有着大量士兵争先恐后地赶到,就连房屋顶上都闪动着无数身影。

  在得到了皇族示警之后,几乎半个城市都变得疯狂了。

  皇族在京师中可是最为强大的势力,任何针对皇族的行动都会遭到毫不留情的打压和毁灭。京师历年来,虽然也有过袭击皇族子弟的事情发生,但那都是在皇族最强者出现意外或是离京而行之时。

  只要历代皇族最强者坐镇京师,就不会有人敢针对皇族布局。

  而如今,这声音已经传遍了全城,凡是还会动的军士们都是不顾一切地朝着这个方向围了过来。而在这其中,更是不乏高手。

  欧阳明看着周围的人影幢幢,脸上泛起了一丝苦笑之色,这个场面越来越大了,自己应该如何解释呢?虽说他也知道,以自己表现出来的潜力和实力,绝对不会有什么生命危险,但他可不愿意留下什么登徒子的名声啊。

  “发生了什么事?!”一道洪亮的声音在人群之后响起,那人群顿时向着两边分开,一位锦袍老者从大道上走入。

  他有着一张四方脸,布满了雍容华贵之气,正是皇家五老之一武鸿亮。

  那位与欧阳明交手的极道老祖抱拳一礼,道:“见过督查使。”他虽然也是极道老祖,但身份地位明显比武鸿亮逊色一筹。

  武鸿亮轻轻地一摆手,道:“泰平,你来说。”他的目光何等敏锐,刚刚来到此地就看出了诡异之处。

  武涵凝护着欧阳明大师,与伍泰平对峙,再联想到适才的哨音,让他这位经验丰富的老人家也在这一刻变得茫然了。

  伍泰平轻咳一声,目光扫过武涵凝,脸上泛起了一丝难色。他也是莫名其妙啊,自己赶来之时,恰好看到公主殿下的护卫正舍生忘死地攻击那少年,而这少年所展现出来的实力却是极为可怖。所以,他不假思索地出手了。但没想到,公主殿下却是突然插手,就让他大惑不解了。

  而且,能够让公主殿下出手干涉,并且与自己对垒的人,又岂是那么简单的?

  武鸿亮眉头略皱,目光转动,道:“侍卫首领何在?”

  那位年轻男子顿时上前,屈膝半跪,道:“沐永建见过督查使大人。”

  “适才何人鸣哨示警?”

  “正是卑职。”

  “为何要鸣哨示警?”武鸿亮的眼眸中闪过了一丝厉色。

  沐永建不敢怠慢,他伸手一指欧阳明,道:“卑职护送公主殿下回宫,途中此人突然冲出,闯入殿下马车之中。卑职生怕此人伤害殿下,这才鸣哨示警的。”

  众人的目光顿时落到了欧阳明的身上,而且这目光多有不善之色。

  然而,武鸿亮看着欧阳明之时,那面色却是变得极为古怪。他微微摇头,长叹道:“欧大师,虽然陛下答应,允许你和涵凝喜结连理,但你……哎,你这样做,也太不矜持了吧!”

  街道上,顿时是一片寂静,这时候,绝对是落针可闻。

  欧阳明瞠目结舌,只觉得胸口一阵气闷,差点儿连一口老血都直接喷出来了。

  挡在他面前的武涵凝娇躯一颤,用着诧异的目光看向武鸿亮。

  武鸿亮重重地咳嗽了一声,道:“涵凝,这是老祖宗和你父皇的决定,但我们几个都是赞同的。”

  哪怕有着丝巾遮掩,武涵凝也是面红过耳,就连雪白的脖颈也在这一刻蒙上了一层红晕。她轻轻地一跺脚,身形一闪,霍然间展开身形,丢下了所有人一去不返了。

  欧阳明愣愣地看着武鸿亮,他的心中纷乱如麻。不过,转眼间,他就已经平静了下来。

  深吸一口气,他正待开口,耳中却是突兀地听到了武鸿亮细如虫喃的声音:“欧大师,你为何要闯涵凝的马车?若是你现在否认,那是逼着涵凝去死啊!”

  欧阳明微怔,那到了嘴边的话顿时再也说不出来了。

  皇家公主的名誉何其重要,如果在众目睽睽之下,他说出什么不合适的话,怕是真的要酿成无可挽回的大错了。

  武鸿亮摇着头,一本正经地道:“好了,都是一场误会,全部退下。”他转头,板着脸道:“沐永建,这一次念在你一心为公,本督查也就不责怪你了。不过,下一次认清楚驸马,别再闹出了误会。”

  沐永建大声道:“是,多谢督查使。”他转身,朝着欧阳明拜倒,道:“请驸马爷恕罪。”

  欧阳明磕巴着嘴巴,这一刻他几乎连死了的心都有了。

  武鸿亮哈哈一笑,道:“欧大师,我来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伍泰平,伍乐家的长辈。嘿嘿,泰平,你老是和我说,要好好感激欧大师,怎么现在不作数了?”

  伍泰平苦笑着道:“欧大师,老朽适才鲁莽,还请恕罪。”

  欧阳明长长地叹了一口气,颇有些破罐子破摔的味道,道:“前辈客气了,晚辈……晚辈这是自作自受啊。”

  武鸿亮大有深意地瞅了他一眼,笑眯眯地道:“欧大师,只要你愿意,我们早点挑一个黄道吉日就是,何必如此急吼吼的,平白让人笑话。”

  此时,在他的呵斥之下,陆续赶来之人都已经纷纷离去。只是,看着那些人眼眸中的诡异之色,欧阳明就知道,这件事情怕是很快就会传得沸沸扬扬了。

  嘴角扯动了一下,欧阳明有气无力地道:“前辈,我以至亲长辈老匠头的名义发誓,这绝对是一个误会!”

  “哦,误会?”武鸿亮道:“你闯入涵凝的车中,总不会是误会吧?”

  “确实是误会,我还以为这是百仕雪的马车,所以才会闯进去的。”欧阳明连忙辩解道。

  “百仕雪……”武鸿亮和伍泰平异口同声地说道。

  看着这两位老祖诡异的眼神,欧阳明只觉得头痛欲裂。

  武鸿亮眉头略皱,道:“原来欧大师与百仕雪的关系如此之好了,哎,这可有些难办了……”

  欧阳明瞪圆了双目,咬牙切齿地道:“晚辈与她没有任何关系!这一切都是她惹的祸端,我、我恨不得……”他本来想要说恨不得将百仕雪碎尸万段,挫骨扬灰,但脑海中立即浮现出了那张妩媚无双的脸庞。他想了想,无奈地叹了一口气,这件事情真的能够怪她么?

  心念一动,欧阳明问道:“沐兄。”

  沐永建吓了一跳,连忙道:“驸马爷请吩咐。”

  欧阳明黑着脸庞,道:“我不是什么驸马爷……”

  “啊!是,驸马爷!”

  欧阳明眼神凶光闪烁,但看着战战兢兢的沐永建,明知道此刻就算自己杀了他,他也不会还手,但愣是打不出一拳。

  “你告诉我,公主殿下为何会在这儿?”欧阳明一字一顿地问道。

  沐永建一愣,下意识地道:“公主殿下前往天恩庙修行,完毕之后回宫,恰好遇到了驸马爷啊。”

  欧阳明目光凌厉,道:“公主殿下每天都是如此么?”

  “倒也不是如此,但若是没有什么意外的话,公主殿下每隔旬日,都会去一次的。”沐永建沉吟片刻,小心翼翼地说道。

  公主殿下的行踪自然不能向人透漏,但欧阳明又不是普通人,那可是未来的公主丈夫啊!

  这样的人物,提前一点讨好,总是没错的。

  看着对方的眼神和态度,欧阳明终于相信,这一切确实是一场误会和巧合,而不是预先安排的了。

  而且,他与武涵凝见面的次数虽然不多,但他却知道,这位公主殿下是一个何等骄傲的人物,无论在任何情况下,她都不屑于如此设计旁人。更何况,此次还赔上了她的声誉呢。

  武鸿亮眉头略皱,道:“欧大师,你在猜疑什么?”他傲然道:“我们武家,还不至于做这些龌蹉苟且之事吧?”

  欧阳明面现尴尬之色,道:“前辈莫怪,是晚辈胡思乱想了。”他连忙转头,道:“伍前辈,伍乐家伍兄还好么?”

  伍乐家已经是一位货真价实的极道老祖了,而且年纪也比欧阳明大了许多。但他此刻以兄弟称呼,在场的两位老祖却是毫不介意,反而是以为这一切理所当然。

  “呵呵,乐家已然闭关结束,他每天念叨着欧大师之名呢。”

  “哦,晚辈在擂台上曾与乐家兄有约,明日我就登门拜访吧。”

  “好。”伍泰平的眼眸微亮,连忙道:“欧大师能够大驾光临,真是蓬荜生辉。”他眼眸中的激动之色,竟然不是做戏。因为伍家所有人等待这一刻,已经等了太长的时间。

  欧阳明向着两位老祖行了一礼,生怕武鸿亮再说什么,转身就走。

  武鸿亮看着他的背影,脸上闪动着一丝得意的笑容。

  而欧阳明回到院子门口,立即看到了在那儿张头张脑的笃高歌,他心中愤然,一个闪身来到了他的身侧,怒道:“笃掌柜,你适才在干什么?!”

  笃高歌吓了一跳,道:“没、没干什么啊……”

  “没干什么?你知道那是武涵凝的马车么?”

  “当然知道了。”笃高歌道:“公主殿下的马车有着特殊标记,京师之中无人不知。”

  欧阳明愤愤地道:“既然你知道,为何要向马车行礼?”

  笃高歌愣了片刻,喃喃地道:“那可是公主殿下的马车,理应行礼的啊……”

  欧阳明一愣,不由得瞠目结舌,无话可说。

  两个人大眼瞪小眼,片刻之后,欧阳明问道:“你家少阁主呢,哪里去了?”

  “少阁主不是在与您聊天么,她未曾出来啊……”

  欧阳明脸庞肌肉抽搐,仰首望天,只觉得天空一片灰暗,生无可恋。
  浏览阅读地址:/tongtianxianlu/428777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