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通天仙路 > 第四百九十四章 内乱迹象

第四百九十四章 内乱迹象

  众人沿江而上,顺着河道行走,一路朝着沧海城而去。

  因为得到了沧海城有强援坐镇的消息,所以他们并没有日夜兼程,而是在路上多处滞留,或是帮助沿途村寨抵御水族攻击,或是感应到强大水族存在,倪英鸿和姜九妹两人姐妹联手,如同秋风扫落叶般的将这些潜在威胁一一铲除。

  这些水族强者与人族各大村寨对峙之时或许能够占据上风,但是面对倪英鸿二女之时,却是连逃命的机会都没有。

  不过,虽然他们一路上毫不留情地厮杀过去,但所斩杀的水族强者却依旧比不得第一日所获。

  老祖级的半精灵兽毕竟只是少数,如果遍地都是的话,人族早就无法在沧海郡立足了。

  五日之后,当他们来到一座大城之时,才见到了沧海郡中的第一位极道老祖。

  这是一位年过七旬的老者,乃是少见的复姓呼延茂。这位老人初见苍鹰和多臂金刚之时,并没有像城内其他人那般,一个个惊恐得如同大祸临头一般。他在观察了片刻,反而是发出了喜悦的欢呼声,让手下大开城门,出城迎接。

  双方见面之后,欧阳明这才从他的口中得到了确切的消息。

  沧海城中确实是得到了一位神秘人物的帮助,这位神秘人拥有着压倒性的力量,城内那些极道老祖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而在水族灵兽现身之时,这位神秘人更是手持三股夜叉,踏水而站,牵制了水族灵兽大半的精力,这才将沧海城守卫得固若金汤,让水族久攻不下。

  当欧阳明询问这位神秘人物是否人族第一强者武元伟之时,呼延茂的表情却显得颇为古怪,欲言又止。

  欧阳明不再逼问,在城中休息一宿,次日出发。不过,这一次他离开之时,却是带上了呼延茂。

  有着这位沧海郡的本土强者同行,欧阳明等人也是颇为欢喜的。最起码,有着他的引荐,肯定不会再引起什么意外和误会了。

  当然,为了这座城市的安全,欧阳明下令让苍鹰和多臂金刚出动,横扫城市周围百里之内的强大水族。在两只灵兽恐怖的战斗力之下,水族损失惨重,血流成河。数年之内,所有水族对这座城市都充满了浓浓的惧意,很少再有强者靠近了。

  在呼延茂的指引下,他们仅仅用了数日便已来到了沧海城。

  这是一座巨大的城市,与其余陆地城市不同的是,这座城市有着数处水道,若是平日,有着大小船只进出,肯定是一片繁华景象。但如今,水道封闭,上面插满了钢铁浇筑的栏杆。而在这些钢铁栏杆之上,却可以看到清晰的各种痕迹。这种种痕迹或是牙痕,或是鱼翅,或是些稀奇古怪的水族强者造成,一眼看过去,令人触目惊心。

  在呼延茂的建议下,欧阳明将多臂金刚留在了十里之外。这庞然大物就算是没有恶意,但也足以让人心生恐惧了。

  不过,就算是苍鹰的到来,也引起了整座城市的惶恐。

  好在呼延茂不愧是沧海郡老牌强者,当他出面之后,城头上的骚乱立即平息了下来。

  欧阳明双手背负,默默地看着城门大开,数位极道老祖先后走了出来。他目光如电,一眼看去,立即分辨出来,在这其中并没有那所谓的超级强者在场。

  从城中出来的这几位极道老祖,有沧海郡最强的传承家族之首冯家老祖冯毅远,此外还有钟风采,肖华玲,他们与呼延茂见面之后谈笑风生,显然是老相识了。

  而他们对欧阳明的态度也是极为恭敬,分明是认出了头顶盘旋着的苍鹰,所以不敢对这个看上去与一般年轻俊杰无甚不同的年轻人无礼。

  欧阳明与他们见礼之后,目光微凝,看似无意地问道:“各位,不知沧海郡城主和府城驻军大帅何在?”

  冯毅远等人面不改色,但欧阳明却敏锐地发现,他们的眼眸中都多了一丝淡淡的异样。如果欧阳明不是已经掌握了细致入微的观察境界,肯定无法察觉。

  “呵呵,欧大师说的是彭城主和年将军吧?”冯毅远淡淡地说道。

  欧阳明轻轻点头,沧海郡城主彭华池和驻军主帅年欣然虽然并未见过,但却多少听说过对方的名字。而且,在临行之前,武涵凝还曾特意交代过,他自然不可能一无所知。

  冯毅远长叹一声,道:“前次水族攻城,我等全力抵抗,彭城主和年将军身先士卒,与水族强者鏖战,身受重伤,不能见客。”他顿了顿,道:“并非我等怠慢欧大师,而是实在无能为力啊。”

  欧阳明心中暗动,这明显就是谎话连篇。如果说年欣然负责城防,主动出手还有可能。但是彭华池身为一城之主,又怎么可能如此冒失?只要想一想邓熙园是如何作为的,就知道此事发生的概率几乎低至不可能了。

  除非是沧海城遭受围攻,城破在即,否则彭华池吃饱了没事干,才会亲自上阵。

  而事实上,据他所知,如今的沧海城,堪称是固若金汤呢。

  不过,欧阳明并没有主动戳破,而是遗憾地道:“原来如此,那在下想要探望这两位,不知可否?”

  冯毅远哈哈一笑,道:“此乃礼节,自然是可以的。”

  他们几人笑呵呵的将欧阳明迎入城内,冯毅远看着倪英鸿,突然道:“这位应该就是英鸿姑娘了吧,呵呵,景深兄万里传书,可是把你夸上天了。”

  倪英鸿讶然道:“小女子并不知家族有书信传达,前辈勿怪。”

  冯毅远摆了摆手,道:“些许小事,老夫又怎么可能见责。”顿了顿,他看着欧阳明,那目光中陡然闪过了一道凌厉寒芒,道:“欧大师,你来之前,景深兄可曾与你提及过什么?”

  欧阳明一脸的茫然,反问道:“什么?”

  冯毅远一愣,狐疑地道:“景深兄未曾与你见过么?”

  欧阳明依旧是一副莫名其妙的样子,道:“冯前辈,晚辈回返昌隆城之后,等到英姐到来就马不停蹄地出发了。”他一脸正容,道:“人族大劫尚未消弭,在下又岂敢有所停顿?”

  “哦?”冯毅远怔了一下,笑道:“此言有理。”

  欧阳明眨动着眼睛,好奇地问道:“冯前辈,倪老和你说什么了?”

  冯毅远磕巴了一下嘴巴,苦笑着道:“没有什么,是老夫记错了。”

  欧阳明双肩一耸,一副无所谓的态度,和众人谈论片刻,寻了个向导,朝着城主府走去。

  冯毅远等人并未相陪,在欧阳明离开之后,他们几人的脸色顿时变得凝重起来。

  “冯兄,此子究竟是真的不知,还是在装疯卖傻啊?”钟风采沉声问道。

  肖华玲冷笑一声,道:“我看他是故作不知吧!”

  “呵呵,冯兄,我们已经有强援在身侧,就算没有这小子,也不影响大局。”钟风采肃然道:“要不,还是按计划行事,引诱武元伟上门?”

  “钟兄不可鲁莽。”呼延茂沉声道:“区区一个欧阳明,自然无关大碍,但是,他所降服的那两头灵兽却是一个巨大的变数啊,若是他声援皇室,我们几乎没有成功的可能。”

  钟风采眉头大皱,道:“呼延兄,你也太长他人志气,灭自家威风了吧。”

  “呵呵,钟兄,那只苍鹰你也看到了,莫非你以为能够对付得了?”

  “那苍鹰我对付不了,但大人一定可以!”

  “好吧,但你是否知道,还有一头更加恐怖的灵兽滞留在城外十里之处,若是两只灵兽一起出现,又要如何抗衡?”

  两个人怒目相视,互不相让。

  冯毅远眉头略皱,挥了挥手,道:“两位,大事未成,我们之间不要先内讧了。”

  钟风采和呼延茂讪笑一声,各自退下,冯毅远在他们的心中有着极为重要的地位,一旦他开口说话,这两位就不敢继续争执下去了。

  肖华玲沉吟片刻,道:“冯兄,我觉得欧大师有一件事情说得对,人族大劫尚未消弭之前,不应考虑其它。”

  冯毅远缓缓点头,道:“正是,无论欧大师偏向哪一方,都是人族大劫之后才应该考虑的事情。”他停顿了一下,又道:“不过,未雨绸缪,也是我们应该做的。”

  他目光转动,在众人脸上扫过,道:“呼延兄弟,你尽量和他套热乎,并且将大人的消息一点点透漏出去。我相信,见到大人的实力之后,他会有想法的。”

  “是。”呼延茂笑着道:“此事包在我身上,决不让冯兄失望。”

  钟风采阴冷地一笑,道:“冯兄,如果欧大师不识抬举,一定要守卫皇室,与我们八家对着来,又当如何?”

  冯毅远淡淡地道:“武家占据这方世界的时间太长了,上界八脉传承已然联手,这天肯定是要变的,只是时间早晚而已。呵呵,任何企图阻止此事者,都只有灰飞烟灭的下场,你就不用担心了。”

  钟风采双眉飞扬,笑道:“冯兄运筹帷幄,决胜千里,小弟愿唯马首是瞻。”

  肖华玲和呼延茂对望一眼,心中同时暗骂。

  马屁精,真是不得好死!
  浏览阅读地址:/tongtianxianlu/662199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