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通天仙路 > 第五百章 真相

第五百章 真相

  缓缓地睁开了双目,那文士看向欧阳明的目光中充满了复杂的神色。他并没有直接回答,而是缓声道:“阁下,应该不是本世界的施法者吧?”

  欧阳明不动声色地道:“你怎么知道?”

  文士嘿然一笑,道:“在这个世界中,怎么可能给培养出你这样的强者?”他的双目突然一亮,道:“那位女性施法者是你的徒弟吧?”

  欧阳明这两年经历了许多事情,早已经将城府锻炼了出来。但是,此刻听到了这句话之后,他的嘴角却是依旧忍不住抽搐了一下。而且,他的目光中也带着一丝诡异之色,若是让英姐听到了这句话,真不知道她会作何感想呢。

  文士虽然身受重伤,就连行动都无法自如,但是他的眼力依旧存在。

  看到欧阳明的表情之后,他也是微微一怔,目光顿时变得诡异了起来。

  “我明白了,阁下来到这儿,并不是想要收徒,而是想要寻找合适鼎炉吧?”

  在他想来,能够和灵兽配合,在极短时间内将他击败并且打成重伤的强者,绝对不可能是本土修者。但是,这样强大的修者为何要降临这一方世界呢?除了意外,或许也唯有这个解释了。

  鼎炉,在上界中可是一个极大的禁忌,虽说在权势家族或者是某些强大势力中屡禁不止,但在绝大多数地方却无人敢越线。不过,如果将地点换作这儿,那就完全不同了。

  就算是再正直的强者,也不可能将博爱之心泛滥到这儿吧。

  欧阳明冷冷地看着他,心中腹诽,这家伙越说越离谱了。不过,他并没有阻拦,反而是一脸莫测高深的表情。因为随着这家伙说得越多,他能够了解的也就越多。

  果然,在见到欧阳明的神色之后,文士那焦黑的脸上竟然流露出了一丝笑意,道:“阁下应该就是他们口中说的那位降服了两大灵兽的本土强者了吧?”

  欧阳明淡淡地道:“询问我姓名之前,你不打算自我介绍么?”

  文士轻咳一声,道:“好,在下是欢喜宗灵者护法宏飞羽,阁下应该对本宗有所了解吧?”

  欧阳明心中暗道,我了解个屁!但他表面上却是在鼻端轻哼一声,似乎流露出一丝不屑之色。

  宏飞羽连忙道:“本宗的名声虽然有些不好听,但所拥有的功法却是货真价实的啊。呵呵,这种功法特别适合兄台你呢!”他话锋一转,从阁下变成兄台,立即拉近了彼此的关系。

  欧阳明淡然道:“为何?”

  宏飞羽沉声道:“只要兄台学得了本宗的功法,绝对能够将鼎炉的妙用发挥到极致,不仅仅境界更高一层,而且还能够获得无上享受,何乐而不为呢?”他落入了欧阳明的手中,一开始还有些拘谨和害怕,但是一提及自己的宗门,立即就变得自信起来。

  欧阳明轻笑一声,对此不置可否,道:“你如何知道,我一定需要你的功法呢?”

  “呵呵,不管兄台是费尽心机下界,还是意外来此,既然来到了这一界,自然是百无禁忌,莫非兄台不想享受一下么?”宏飞羽满是诱惑地问道。

  欧阳明默默地看着他,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宏飞羽尴尬地一笑,心中飞快的转动着无数念头。

  莫非自己猜错了?不过,既然自己落入了对方手中,那么无论如何都要以言语或行动打动对方,否则的话,这条小命怕是难以保全了。

  半晌之后,欧阳明突然道:“你,是如何下界的?”他的目光变得炯炯有神,身上更是释放出了足够强大的压力,似乎只要宏飞羽一个应对不当,就会立下杀手。

  宏飞羽连忙道:“兄台不要误会,在下之所以来到这一界,完全是一个意外。”他的脸上泛起了一丝无奈的苦笑,道:“在下游历天下,无意中寻觅到了一株锦绣木,但是这锦绣木之旁,有着一头强大灵兽守护。在下费尽心机将灵兽引开,趁着它离去之时将锦绣木偷走。但是那灵兽反应太快,立即追了过来。”

  顿了顿,他微微摇头,似乎是颇为懊恼,道:“在下不是那头灵兽的对手,所以拼命逃跑,但没想到竟然一头冲入了一片空间乱流之中。当在下醒来之时,就已经出现在这座城市之外了。”

  “空间乱流?”欧阳明讶然地看着他,目光朝着肩头上的小红鸟儿看去。

  小红鸟儿眨动着灵动的大眼睛,仔细地打量着宏飞羽半晌,用着神念与欧阳明交流:“他没有撒谎,我可以感应得出来。不过,能够从空间乱流中活着出来,这个人的命……真硬啊!”

  欧阳明和小红鸟儿经过这段时间的接触,几乎已经是无话不谈了。

  所以,他也知道,小红鸟儿其实也是运气不好,在某个时候被卷入了空间乱流,才会来到这一方世界。

  但是,小红鸟儿乃是最强大的种族之一,凤族强者啊。

  虽说它尚未成年,但凤族天生就拥有着空间的能力,它虽然无法摆脱空间乱流,但那空间乱流也不会对它构成什么致命的危险。

  然而,如果是其他生灵被卷入其中的话,几乎就是必死无疑的了。

  宏飞羽能够以这种方式生存下来,就好似把一个普通人放到了千军万马的战场之中。当战争结束,尸横遍野,血流成河之时,他却依旧是毫发无损地活了下来一般。

  这样的概率,实在是低得令人发指,就连小红鸟儿也不得不感慨一声,此人的命硬已经到了这般不讲理的程度了。

  欧阳明凝视宏飞羽,缓缓地道:“你是如何在空间乱流中活下来的?”虽然他也知道,这个问题估计宏飞羽肯定回答不出来,但若是不问一下,怎么都不甘心的。

  这一刻,就连小红鸟儿都收起了戏耍之心,目光中也带着几分认真了。

  宏飞羽苦笑连连,道:“实不相瞒,在下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他顿了顿,道:“那一刻,在下自以为必死无疑,但没想到最终竟然活了下来,而且还几乎没有什么损伤。此时细想,也是有些不可思议呢。”

  在他的眼眸之中,闪过了一丝惊栗之色。

  欧阳明沉吟片刻,道:“若是将你再送入空间乱流之中,你觉得如何?”

  宏飞羽的脸色大变,他哀求道:“兄台千万不要啊,你这样做还不如一刀将我杀了吧,那滋味……在下实在不想尝试第二次了!”

  欧阳明哑然失笑,道:“好吧,现在谈谈锦绣木,这植物到底哪里去了?”

  宏飞羽一怔,他瞪着欧阳明半晌,脸上泛起了苦涩之色。

  他都已经成了阶下囚,欧阳明自然没有欺骗他的必要。所以,那锦绣木绝对不是欧阳明盗走的。

  其实,当欧阳明和大黄毫不费力地就将他击败之时,他就已经隐隐的有所觉悟了。既然此人拥有如此强大的实力,那么干脆明着上门抢夺就是了,又何必遮遮掩掩,费力不讨好地偷窃呢?

  他与欧阳明本来就是井河不犯,但是因为锦绣木,他竟然主动地送上门来。

  这简直就是自寻死路啊!

  这一刻,宏飞羽后悔得连肠子都有些发青了。

  “兄台,在下绝对不敢隐瞒。”他苦笑着道:“但那锦绣木真的是在府中失窃,所以在下才会登门寻找失物,造成了这些误会。”他顿了顿,道:“在下行事鲁莽,得罪之处,还请兄台见谅。”

  欧阳明嘴角一撇,不屑地道:“你初上门之时,或许是一个误会。但是,你在见到她们之后,又是怎样的想法,不用我赘述了吧。”

  宏飞羽瞠目结舌,却是无法辩解。

  他一开始,只是抱着将锦绣木找到,并且给予偷盗者足够惩戒的念头上门。但是,在见到空间袋,以及倪英鸿两女身上的技能法器,还有施法者的身份之后,他的想法就发生了巨大的转变。

  这些,都是宝物,都是修炼的资源,他既然发现了,自然是要将其据为己有的。

  欧阳明缓缓地道:“现在,你的实力不如我,所以被我擒拿。但是,如果我们的武力不如你的话,只怕她们已经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了吧。”

  宏飞羽的身体陡然一个哆嗦,他从这句话中听到了浓浓的恶意。

  虽然欧阳明说得是大实话,但他却不敢承认啊。

  “兄台多虑了。”宏飞羽立即道:“在下愿意以一身所学倾囊相授,换取一条小命。”

  小红鸟儿在欧阳明的肩上不屑地拍了拍翅膀,以凤族之强大,只要有着血脉传承,什么样的功法没有,好需要这个不上台面的家伙来献宝么。

  欧阳明微微点头,他看着宏飞羽,心中估量着应该如此处置才好。

  以他对倪英鸿两女表现出来的觊觎态度,就算是杀了也不为过。但如此处置一位达到灵兽级别的超级强者,似乎有些浪费了。

  突然,耳中微微一动,欧阳明转头,道:“大黄,进来吧。”

  黄影一闪,大黄已然跳了进来。

  “勘察结果如何,找到盗窃者的线索了么?”

  大黄正待摇头,浑身毛发却是陡然一紧。

  不知为何,那小红鸟儿突然瞪圆了眼睛,凝视在它的身上。

  大黄一阵心虚,竟然不敢撒谎,它张开了大嘴,将锦绣木完好无损地吐了出来。

  欧阳明微怔,惊喜交加地道:“你找到了?”

  大黄“汪”了一声,神情间竟然有着几分扭捏。

  欧阳明眼皮子一跳,嘴角微微抽搐,道:“你……是你偷的?!”

  “汪!”

  欧阳明哑口无言:“……”

  宏飞羽泪流满面:“……”
  浏览阅读地址:/tongtianxianlu/665128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