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通天仙路 > 第五百一十七章 罪魁祸首

第五百一十七章 罪魁祸首

  “欧大师,只要你全心全意地与我等合作,必然不会亏待了你。”冯毅远双眉一挑,带着一丝倨傲之色说道。

  他本不是如此肤浅之人,称得上是老奸巨猾四字,否则的话,彭华池和年欣然也不可能被他玩弄于股掌之中,在与灵兽的杀戮中身受重伤了。

  可是,此时出手对付欧阳明的,却是上界本宗大人。

  那是何等强大的人物,在那位大人的面前,冯毅远就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小蝼蚁罢了。

  无论如何,他都不能坠了大人的声望啊。哪怕明知道欧阳明手下的灵兽一出手就能要了他的性命,他也必须摆出这样的姿态,以求将欧阳明压得死死的。

  欧阳明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他有着一种想要捧腹而笑的冲动。不过,好在最近见识的多了,他也就不以为意了。

  将盒子放下,欧阳明淡然道:“冯前辈,如何合作,你说了没用,还是与……”他的头一仰,朝着盒子虚点了一下,道:“商量一下吧。”

  “你!”冯毅远的脸色微变,顿时为之气结,而在他的心中,更是隐隐地泛起了一丝不祥之兆。

  欧阳明表现得如此硬气,大大地出乎了他的意料之外。在经过了大人的教训之后,他不是应该唯唯诺诺,一切听命的么?

  身形闪动,欧阳明已经悄然离去,他的步法并不快,但是每一步踏出,都像是在冯毅远心中压了一块巨石,几乎让他有着一种喘不过气来得感觉。

  直至欧阳明远去,冯毅远沉吟片刻,伸手让服侍的众人离开,他才在这个安静的空无一人的包厢中将玉盒打开。

  当看到里面的玉佩完好无损之时,冯毅远竟然有着一种松了一口气的感觉。

  或许是欧阳明给他带来的压力太大,所以才让他有了误判吧。

  然而,就在此刻,那黑色玉佩上却是突兀地泛起了一股淡淡的黑烟。随后,一道虚幻的人影漂浮在空中。

  冯毅远一怔,当他看清楚这人影的面容之后,脸上立即流露出了惊喜交加之色。因为这人影的面容与他在秘境中所叩拜的人像竟然是一般无二。

  “大人!”

  人影凝聚成形,先生微微发怔,随后那双眼睛很快就变得灵动起来。人影低头,看着冯毅远一言不发,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冯毅远静静地等待了半晌,想到欧阳明临走之时那古怪的眼神,终于忍耐不住问道:“大人,您见过欧阳明了?”

  仿佛被他的话吸引,人影终于有了反应,一股极端恐怖的气息陡然间从人影的身上释放了出来,这股气息之浓烈强悍,竟然比先前对付欧阳明之时还要强大几分。

  冯毅远的双膝一软,身不由己地跪倒在地。

  在这股强大的威压之下,别说冯毅远本就对人影心存敬仰和畏惧,就算一个毫不相识之人,释放出如此强大的威压,他也没办法反抗啊。

  欧阳明能够扛得住,并且让志铭尊者改变态度,那是因为有着小红鸟儿的存在。

  但是,在这个世界中,再也没有第二个人还能够拥有同样强大的生灵了。

  “哼,你这个废物,为何要去招惹那人!”志铭尊者目光凌厉如电,恨恨地说道。

  今天下界,绝对是偷鸡不成蚀把米,不但他本人铩羽而归,更重要的是,似乎惹得那位存在记恨了。

  一想到那一族的狠辣手段,志铭尊者就有着一种想要撞墙的冲动。此刻,看着一切的罪魁祸首冯毅远,他心中的怒火之强烈,差点儿就要将他抽筋扒皮了。

  冯毅远的身体趴倒,他惊恐万分地道:“大人息怒,大人息怒!”

  志铭尊者的身影死死地看着他,那强烈负面情绪所酝酿的恐怖气息压得他几乎喘不过气来。

  半晌之后,那周遭的气息缓缓消散,志铭尊者冷冷地道:“你,去向他们赔罪!若是不能让他们满意,本座必然会亲身下界,将你挫骨扬灰!”

  冯毅远的身体陡然一颤,他难以置信地看着志铭尊者,一脸的迷糊和茫然。

  先前尊者不是说过,要亲自去和欧阳明谈谈的么?可是,怎么谈话过后,尊者的态度却是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了呢?

  欧阳明虽然在这一界表现得让他感到绝望,但他却从不以为,欧阳明的修为境界还能够在上界起到什么作用。毕竟,上界中的灵道强者并不算什么,而面对能够跨界传送能力的尊者而言,欧阳明实在是太渺小了。

  可是,如今确实发生了变化。但没想到的是,变化的不是欧阳明,而是他自以为靠山的志铭尊者。

  “大、大人,我们去赔罪?”冯毅远一字一顿的说道,在这个时候,他清晰地感到了嘴巴中的那种苦涩味道。

  “不错,你去向他赔罪,一定要将所有的负面印象消弭干净。”志铭尊者冷然道:“我允许你付出任何代价,哪怕是整个冯家赔上去,也是在所不惜!”

  冯毅远的嘴唇哆嗦着,他的心中充满了绝望。

  这是什么意思,将整个冯家都赔上去?那冯家的千年基业还算不算冯家的了?

  只是,无论他心中如何想着,此刻都说不出一句话了。

  志铭尊者的身影缓缓消失,只余下一对冷厉的眼眸仿佛深深地刻入了冯毅远的心头,让他根本就不敢违逆。

  在这一界的基业,冯家已经谋划千年之久,也算是有着深厚的根基,只要有一丝的可能,志铭尊者也不会愿意抛弃的。但是,相比于上界传承更久的冯家基业,这下界的基业也就不算什么了。

  一个是切肤之痛,一个是彻底泯灭,只要是一个正常人,就知道应该做出怎样的选择。

  凤族,其所代表的力量,绝不是冯家,或者是冯家所在的宗门能够抗衡的。为了平息小红鸟儿的怒意,志铭尊者已经做出了壮士断腕的决定。

  至于冯毅远的想法,已经不在他的考虑范畴之内。

  “啪……”

  当人影彻底地消失于玉佩之后,那玉盒竟然是主动地合拢了。

  冯毅远的身体瘫坐在地,仿佛整条脊椎骨都被人抽走了似得,再也没有了一丝力气。他呆呆地望着玉盒,想着适才与欧阳明的谈话,怎么看都觉得自己像是一个惹人发笑的跳梁小丑。

  只是,此刻的冯毅远还真希望自己变成一个小丑,被欧阳明嘲笑讥讽几句,他虽然恼怒,但完全可以承受下来。可是,如果不能获得欧阳明的谅解,那么志铭尊者会如何对待自己,就不是他能够猜测的了。当然,他可以肯定,那下场绝不好受。

  许久之后,冯毅远终于恢复了一点儿力气,他勉强站了起来,将玉盒拿起,踉踉跄跄地离开了茶楼。

  以他的修为,再加上对于周围岗哨的熟悉,所以离去之时,并没有惊动任何人。

  他一开始行走之时,还是有些不稳,但随着脚步的加快,却反而是越来越稳。

  志铭尊者给他造成的压力和困惑,逐渐消失了。当然,他并不会因此而有任何的怨言,因为他深深地清楚,彼此间的差距是多么的巨大。

  片刻之后,他已经回到了府中,沉吟片刻,立即发出召集数位同道的命令。

  不过多时,他的两个铁杆追随者肖华玲和钟风采到了。

  “冯兄,你如此之快地回来,莫非是有好消息了?”钟风采兴致勃勃地问道。

  冯毅远为了给同伴们强大的信心,所以特意将上界大人亲临的消息透漏了出去。虽说并非真身降临,但哪怕仅仅是投影,却已经威慑这个世界中的绝大多数强者了。

  最起码,钟风采和肖华玲两人对此是极为敬畏的,并且他们也下意识地以为,欧阳明肯定是服软了。

  冯毅远看了眼他们,眼神中带着一丝诡异之色,他淡淡地道:“是有一个消息,两位可想听一听么?”

  “什么?”钟风采和肖华玲面面相觑,他们隐隐的感到了一丝不同寻常的味道。

  冯毅远缓缓地道:“老夫已经决定,只要欧大师在这个世界上,我们冯家就以欧大师马首是瞻。”

  “啊!”

  “啊?”

  两道代表了不同含义的惊讶呼声从冯毅远最亲密的两位战友口中响起,钟风采和肖华玲愣愣地看着冯毅远,那目光陌生的,仿佛是认错了人。

  冯毅远被他们看得是面红耳赤,但他还是一咬牙,道:“我意已决,两位这一次是与我共进退,还是……”

  沉默半晌,肖华玲突然问道:“冯兄,是否大人未曾投影下界?”

  冯毅远苦笑一声,道:“已经……下来了。”

  “既然下来了,为何你突然做出这样的决定?”钟风采怒不可遏地道:“莫非这是上界大人的命令么?”

  冯毅远缓缓地,冷冷地道:“是。”

  “上界大人的命令……呃,什么?你说什么?”钟风采长篇大论的语调尚未吐出,就是陡然一怔,随后脸色慢慢变得惊惧了起来。

  冯毅远的脸色阴沉,仿佛是黑里透红,他一字一顿地道:“大人令我等追随欧大师,若有违逆,当降天灾,让我三家至此而绝。”

  肖华玲和钟风采愣了许久,只觉得一股寒意逆流而上,让他们忍不住微微发颤。
  浏览阅读地址:/tongtianxianlu/673388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