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通天仙路 > 第五百二十六章 往事

第五百二十六章 往事

  倪运鸿点头肃然道:“欧兄,陈一凡将军奉命而来,说什么陛下想要锻造法器,京师内所有超级锻造师们都是束手无策,所以陛下想要集思广益,征调天下有学之锻造师汇聚一堂。”

  欧阳明嘴角扯动一下,心中暗道,这算是什么破借口啊……

  要说锻造法器,在这个世界中,还有谁比自己更厉害的么?皇室不请自己,却说什么征调天下锻造师,这根本就是不靠谱的事情啊!

  轻哼一声,欧阳明道:“倪兄,陈将军这么一说,老爷子就信了?你们也没有劝阻么?”

  他与老匠头在一起两年,知道他老人家或许不够聪明,但绝不可能连这一点儿破绽也看不透。更何况,以八郡传承世家与皇室如今的关系,怎么也不可能将老匠头双手送过去的啊。

  然而,倪运鸿却是苦笑连连,道:“欧兄,实不相瞒,我们家三位老祖都亲自出面挽留,但老匠头却是吃了秤砣铁了心,执意入京。我们,哎,整个昌隆城的极道老祖们都不敢拦啊!”

  欧阳明的眉头皱了起来,他对这句话倒是不曾怀疑。

  如果真的是老爷子强行入京,别说是倪家三老了,就算是整个昌隆城的极道老祖们加在一起,也是不敢拦的。

  三头虫族灵兽的下场就摆在城外,他们就算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也不敢得罪欧阳明,更不敢与老匠头过意不去。

  此时,欧阳明已经隐隐的明白,为何入城之时,没有极道老祖到场迎接了。因为老匠头的事情,让这些强者们深有忌惮,怕遭了池鱼之灾。其实,以倪家三老与欧阳明的交情而言,本不至于如此。但是因为倪英鸿的存在,他们需要避嫌,也只好不出面了。

  欧阳明沉吟片刻,道:“邓熙园呢?”

  他这一次没有尊称城主,而是指名道姓,可见心情之恶劣了。

  倪运鸿冷笑一声,道:“那家伙胆小如鼠,竟然陪着老匠头前往京师去了。”

  欧阳明沉声问道:“厉将军呢,他又在哪里?”

  “厉心樊将军尚在军营,并未离开。”倪运鸿叹道:“战场杀敌之时,厉将军奋勇当先,但论功行赏之时,却未必比得上邓城主了。”

  欧阳明哑然失笑,此时他的心思已经放下了大半。

  虽说老匠头不在城中,但他却相信,只要皇室不是蠢得无药可救,否则就绝不敢对老匠头有丝毫无礼。换句话说,在皇室的安排之下,老匠头的生活质量很有可能会更高许多。当然,这突如其来的高品质生活能否让老匠头满意,就不得而知了。

  微微点头,欧阳明道:“倪兄,请和三位老祖说一句,在下心急如焚要赶往京师,这一次就不登门求见了。”

  倪英鸿略微迟疑了一下,道:“哥,你和老祖们也说一声,我随小明子同行。”

  倪运鸿连连点头,他身为倪家子弟,自然明白此时欧阳明的分量有多重。倪英鸿不去拜见老祖或许会有人诟病,但若是与拉拢欧阳明相比,那这失礼之处就不值一提了。

  姜九妹默默地看着他们交谈,眼见他们取得了共识,眼眸深处才流露出一丝欣慰之色。

  她认了欧阳明为兄长,自然是全心全意地对待。可是,倪英鸿与她相处日久,也是姐妹情深。如果欧阳明与倪家翻脸,她还真不知道应该如何选择呢。

  幸好的是,如今看来,双方并没有什么过不去的坎。

  欧阳明告辞之后,并没有直接前往京师,而是离城之后来到了军营之内。

  如今的欧阳明,已经是赫赫有名,在昌隆城中可谓是人尽皆知。而在军营中,他的声望则是更上一层楼。当守卫的军士见到他的时候,一个个肃然行礼,无论是态度还是眼神,都可以看出他们是发自内心的尊敬。

  欧阳明没有怠慢,也是以军礼回之。

  没过多久,欧阳明就见到了军中主将厉心樊,这位极道老祖经过了此次人族大劫之后,似乎变得愈发的沉稳了许多。

  他的两鬓已经可以看到丝丝白霜,唯有目光依旧是那般深邃若海。

  见到欧阳明之后,他微微一笑,道:“听闻多臂金刚的声音之时,我就欧大师一定会来见我,只是没想到那么快。”

  欧阳明轻轻点头,道:“厉将军,我来只是想问一句话。”

  厉心樊微笑着道:“你是想问,我们究竟是如何说动老匠头的,对不对?”

  欧阳明毫不犹豫地道:“不错,老爷子虽然不关心政事,但他也知道皇室和八大郡传承世家的龌龊,怎么会在这个时候选择去京师呢?”他的目光炯炯,凝视着厉心樊,如果后者有丝毫的心虚或者是想要隐瞒,都休想瞒得过欧阳明的灵觉感应。

  厉心樊轻叹一声,道:“欧大师,实不相瞒,老朽等人并没有魅惑老匠头,我们只对他说了一句话。”

  欧阳明的眼眉微挑,道:“什么?”

  “军令。”厉心樊一字一顿地说道。

  欧阳明的脸色微寒,道:“你们,是以军令胁迫么?”

  厉心樊傲然道:“欧大师请慎言,军令之下,无有不从,胁迫二字,从何谈起?”他的声音洪亮而有力,道:“你虽然未曾加入军籍,但也在军中待过两年,那本将问你,军令代表了什么?”

  欧阳明深吸了一口气,虽然并未说话,但脸色却并不好看。

  厉心樊继续道:“欧大师,你跟着老匠头也有数年,他一直视你为己出,待你如亲子。所以,我知道你顾念着他,不想让他卷入是非之中。但是,你可知老匠头又有何人生经历?”

  欧阳明微怔,他顿时沉默了下来。

  老匠头收养他之后,对他虽有打骂,但那份望子成龙的痛爱之心,却是真真切切。

  可是,对于老匠头一生的经历,欧阳明确实是所知不多。

  厉心樊神情肃然,道:“老匠头昔日年幼之时,父母患病双亡,他孤寡一人流浪在外,无一技傍身,唯有沿街乞讨,苟延残喘存活于世。”

  欧阳明张了张嘴,心中微微发痛。

  他与老匠头在一起数年,但老匠头只是教导他读书识字,教导他如何做人,并且将锻造之术传授给他。

  但是,老匠头的过往一生,他却是只字不提,每当欧阳明好奇询问之时,老匠头都是一副吹胡子瞪眼睛,拿起扫帚把子要打人的模样。

  欧阳明就算是再笨,几次之后也知道这是禁忌,从此提也不敢再提了。

  至于偷偷打听嘛……在林海军营中,老匠头是资格最老之人,只有他知道人家的事情,而老匠头本人的事情,却几乎是无人知晓。

  不过,欧阳明也知道,厉心樊绝不是胡说八道。

  以皇家的实力,若是刻意的想要打听什么人,打听什么事情,绝对有着诸多手段。有时候,当事人都不知道的事情,皇室却早就探听得一清二楚了。

  厉心樊继续说道:“老匠头流浪到了林海军营附近的一处镇子上,恰好遇到了营中某一位锻造师。”他轻叹一声,道:“这位锻造师见他可怜,或许是两人投缘吧,就将他收留下来,并且以终身的军功,给他换了一次摄取军火的机会。”

  欧阳明的心头陡然一跳,自己的人生经历,与老匠头竟然是如此的相似。

  厉心樊深深地看了他一眼,道:“欧大师,我知道你想些什么,不过这一切都是事实。老匠头之所以也在镇上收养了你,并且以军功兑换领取军火的机会,应该都是与他的过往经历有关。不过……”他嘿嘿一笑,道:“你们这样奇怪的传承方式,却是一代强于一代。老匠头获得军火之后,苦修修炼,终于大器晚成,在锻造术上大放异彩,如今连天人合一都领悟了,锻造术的实力上绝不会逊色于京师的那些超级锻造师。”

  他停顿了片刻,又道:“至于欧大师你本人,那就不用说了,本朝历代锻造师中,再也无人能够与你比肩。”

  欧阳明嘴角一撇,对于他这些拍马屁的话置若罔闻,道:“厉将军,你和我说这些话,有什么意思么?”

  厉心樊沉声道:“本将只是将老匠头的一生经历告知与你。”他的神情肃然,缓缓地道:“除此之外,老夫再告诉你一件事情。”

  “将军请说。”

  “当老夫等人告诉老匠头,此乃军令之时。老匠头考虑再三,仅仅回了两个字。”

  “什么?”

  “他说,接令。”

  欧阳明愣了片刻,喃喃地道:“接令。”

  “正是。”厉心樊苦笑一声,道:“实话实说,就连本将也没有想到,老匠头竟然会回答得如此爽快。”他摇着头,冷笑道:“倪家三老和城中的极道老祖们一起出面挽留,但老匠头就算软硬不吃,执意接令而去。呵呵,真是枉费了他们的一番苦心。”

  听到厉心樊讥讽倪家三老,以及昌隆城内诸多极道老祖的话,欧阳明竟然也有着一种哭笑不得的感觉。

  抱拳一礼,欧阳明道:“多谢厉将军,告辞。”

  厉心樊沉声道:“欧大师莫非要前往京师?”

  “正是。”欧阳明微笑着道:“我本不想趟这一次的浑水,但既然老匠头去了,我也就无法置身事外了。”他笑眯眯地道:“厉将军,希望下次想见,我们还能够把酒言欢。”

  身形一晃,他已经消失无踪。

  只余下厉心樊神情凝重地站着,良久之后一声长叹,默然无语。
  浏览阅读地址:/tongtianxianlu/677620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