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通天仙路 > 第五百三十一章 坦诚

第五百三十一章 坦诚

  “老爷子。”欧阳明凑了上去,笑眯眯地说着。

  在他的肩上,小红鸟儿则是低眉顺眼,并没有因为欧阳明放低了姿态而有所不满。这小家伙虽然年纪不大,但却是一个异常聪明的主儿。早就知道欧阳明和老匠头之间的感情非同寻常,如果它因为此事而闹腾,欧阳明绝不会站在自己这一边。

  老匠头笑呵呵地看着欧阳明,道:“你小子来了,不错,看样子还是将我这个老不死放在心上的。”

  欧阳明没好气地道:“老爷子,您这话说的,好像我有哪里不孝似的。”

  老匠头摇着头,突然叹道:“哎,小子,对不起啊……”

  欧阳明微怔,一脸狐疑地道:“老爷子,您哪里不舒服,是发热烧坏脑子了么?”

  老匠头勃然大怒,骂道:“臭小子,有你这么咒人的么?”

  “哎呀,不是我咒人,而是您……啥时学会客气了?”欧阳明莫名其妙地问道。

  老匠头哭笑不得地道:“你这皮猴子,真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他目光巡弋,似乎是在找什么趁手之物。

  小红鸟儿眨了一下眼睛,突然展开翅膀,扑哧扑哧地离开了欧阳明的肩头。如果老匠头真的拿什么东西打过来,若是不小心蹭到了它,那估计也是白蹭吧。

  反正只要欧阳明在一日,任何人想要动老匠头,都必须要有清晰的认知,就连它也不例外。

  欧阳明心中大骇,连忙道:“老爷子别生气,您刚才那是什么意思啊!”

  老匠头果然被这句话分了心,他站稳了身体,长叹道:“臭小子,我知道现在皇族和倪家不对付,我从倪家出来,前往京师,应该给你带来很多烦恼吧。”

  欧阳明连连摇头,道:“老爷子您说啥啊,这个天下,您想去哪儿就去哪儿,怎么可能给我带来烦恼。”他拍着胸膛,故意道:“您是担忧钱财的问题吗?呵呵,小子现在锻造一把装备,就足够支付了!”

  老匠头默默地看着他,目光逐渐变得慈祥起来,道:“你就不要骗我了。哎,其实老头子也知道,这样冒然行动,肯定会让你困扰。但是……”他低下了头,似乎有着什么难言之隐。

  欧阳明的心中陡然一痛,他沉声道:“老爷子,是不是有人在您的面前逼迫您了。您告诉我,是谁?”

  老匠头摆了摆手,道:“不要胡思乱想,没有。”

  “不,肯定有人。”欧阳明心念电转,道:“不会是陈将军吧?”

  如果真是陈一凡,那倒是比较棘手了。

  欧阳明在未曾发达之前,没有多少人对他看好,但陈一凡却是一个例外,不仅仅在军中照顾有加,而且还传授武道。可以说,在欧阳明的心中除了老匠头之外,对陈一凡也是颇为尊敬的。

  老匠头怒视了他一眼,道:“老子说过,不要乱想,怎么还扯到陈将军的头上去了!你莫非是个白眼狼,想要恩将仇报么?”

  欧阳明赔着笑脸,道:“老爷子您多虑了,别说不是陈将军,就算是他,我也不可能对他怎样啊。”

  “哼。”老匠头轻哼一声,道:“臭小子,我对你没其它要求,只是要你答应我一件事情。做人,点滴之恩,当涌泉相报。”

  欧阳明脸色肃然,恭恭敬敬地道:“是,孩儿记住了。”

  老匠头这才满意地点头,道:“也罢,既然到了这份上,老头子也没啥可隐瞒的了。”他顿了顿,道:“你可知老头子我以前是怎么过来的么?”

  欧阳明心中暗道,厉心樊将军已经说过了。但他脸上却涌起了一片好奇之色,道:“不知道啊。”

  “呵呵,其实我老头子小时候,和你这臭小子倒是有些相像。”老匠头轻捋长须,道:“我年幼之时,也是父母双亡,双亲留下的家产呢,也不多,埋葬了他们之后,我就开始流浪,来到了林海。”

  欧阳明微微点着头,脸上流露出了专注之色,一点儿也不敢让老匠头知道,他早已听说过此事。

  “来到林海之后,老子几乎就要饿死了。可这时候,一位军中锻造师救了我,并且收我为义子。”老匠头唏嘘半晌,缓缓地道:“从那以后,老夫就在林海扎根下来,直到现在。”

  他老人家一生的经历肯定不会如此平淡,从一个默默无闻的学徒,走到林海首席锻造师的位置,虽然这个过程远无法与欧阳明扫荡天下灵兽相提并论,但也绝不是一两句话能够形容概括的。

  可是,老匠头就这样一言带过,似乎这一辈子的努力就值得这一句话而已。

  欧阳明轻轻地应了一声,道:“老爷子,后来您收养了我,而我也长大了。”

  老匠头欣然一笑,道:“是啊,老夫昔日收养你的时候,就觉得你和我很像。”

  小红鸟儿在一旁瞪圆了眼睛在老匠头和欧阳明的身上打量着,但无论怎么看,它愣是看不出这两位身上有哪一点相像。

  而欧阳明却是挺起了胸膛,恬不知耻地道:“是啊,老爷子,我和您就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当然像了。”

  老匠头一怔,开心地大笑了起来。

  门外,虽然没有人敢靠近窃听他们两人的对话,但是老匠头的大笑声传来,却让众人不约而同地松了一口气。只要老匠头高兴就好,否则的话,面对一个随时有可能爆发的欧阳明,就算是这些超级锻造师也会感到巨大的难以形容的压力了。

  片刻之后,老匠头终于收起了笑声,感慨地道:“臭小子,你知道我为何会答应过来么?”

  这才是欧阳明心中最牵挂的问题,他的双目微微一亮,道:“不知道,老爷子您说。”

  老匠头微微点头,道:“哎,我老人家从小在军营,吃了六、七十年的军饭,这骨子里外,流的都是军血。”他看着欧阳明,伸手轻抚着欧阳明的脑袋,缓缓地道:“军令下了,你可以不遵守,但我不行啊,我要对得起身上的这身皮啊。”

  听着老人如此平淡直白的话,不知为何,欧阳明的心中就是忍不住为之一酸。

  并没有什么人诱惑,也没有什么人在旁推波助澜,更没有什么舍身为天下的豪情壮志。

  这一切,只不过是一个年过七旬,一辈子都在军中打磨的老人最淳朴的心思而已。

  既然我吃了一辈子的军饭,那么当军令下来了,我就必须去做。如果不遵从,如果斤斤计较,那就对不起我这辈子所效力的军队。

  但就是这样最简单的心思,却让欧阳明的心情激荡,难以平静。

  老匠头嘴角抿起,道:“小子,这是我老头子的选择,但你不要管那么多,该怎么做就怎么做,别顾忌着我。”

  欧阳明低头,道:“是。”

  小红鸟儿在一旁看得是直翻白眼,不顾及你?那小子说到但绝对做不到的!

  老匠头也是哈哈一笑,道:“小子,我知道你口不应心。不过,你要答应我,别顾忌我老头子太多,否则老头子也会心中不安。”

  欧阳明的脸上堆满了笑意,道:“老爷子,您咋担心那么多呢?呵呵,在这个世界上,已经很少有什么事情能够让我为难了。”他拍着胸膛,道:“您只管放心,想怎么玩就怎么玩,一切有我!”

  老匠头的眼眸微亮,道:“想怎么玩,就怎么玩?”

  欧阳明重重点头,道:“正是。”他豪气干云地道:“有我在,哪怕您将这天也捅出一个大窟窿,我也会给您补全的。”

  此时,欧阳明的心中真的有着这样的想法。

  有时候,帮亲不帮理,并非不知是非曲直,而是亲疏有别不得已为之。

  老匠头的眼睛眯了起来,笑道:“好啊,你这样说就太好了。”他突然提高了声音,叫道:“武兄,金兄,快点进来,这臭小子答应教我们如何锻造法器了!”

  欧阳明一愣,瞪圆了眼睛,问道:“什么?”

  老匠头笑呵呵地道:“你小子能够轻易锻造法器,肯定是有着特殊的能力,我们不要求你传授这能力,估计也没法传授。但是,如果让我们在旁观摩,或许能够找出一点头绪的。”

  欧阳明磕巴了一下嘴巴,心中有着一丝搬起石头砸自己脚的感觉。

  “老爷子,我以前锻造法器没有一百也有八十了,您不都在旁看着么?”

  “这不一样,老头子我老眼昏花,看不清楚,但这里人多眼杂,或许可以看出一点头绪呢。”老匠头笑眯眯地道:“为了我们所有人的锻造事业,你就辛苦一点吧。”

  门开,以武鸿禧和金圣洁为首的众人进入,他们的脸上都带着欢喜之色,向欧阳明行礼道谢。

  “多谢欧大师!”

  “多谢欧大师成全!”

  看着这些锻造师们兴高采烈的脸色,欧阳明的眉头略皱,他心中暗道,莫非自己掉进什么圈套了?

  看见欧阳明阴沉的脸色,众人也是有些忐忑不安。

  老匠头怒道:“臭小子,你不肯么?”

  欧阳明双眉一挑,笑道:“老爷子瞧您说的,我这就开始锻造,不教会您,我就不走了。”

  罢了,只要能让老爷子开心,辛苦就辛苦一点吧。

  小红鸟儿莫名其妙地侧着头,实在不理解这些人际关系。它抬头,想到了昔日在上界那无拘无束的日子,不由得多了几分向往。

  何时,才能够回到那里去啊……不过,要回去的话,起码带着他一起去吧!

  只是,如果真的把他带到凤族禁地之中,又会有怎样的后果呢?
  浏览阅读地址:/tongtianxianlu/680215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