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通天仙路 > 第六百零八章 施法者锻造师

第六百零八章 施法者锻造师

  白知意神情木然,他缓缓点头,道:“好。”

  此刻在他的心中,对于能否锻造出毒刀君子所要求的宝刀之事已经排在第二位了,他最想要知道的是。欧阳明这小子,究竟能够做到何等地步。

  欧阳明收敛心神,再度伸出了手,他的双目熠熠生辉,心中泛动着淡淡的喜悦之情。

  虽说适才他演示失败,但因为那突如其来的感悟,竟然让他摸到了一点儿咒法掌控空间的头绪。当然,就目前而言,距离掌控这等程度还是天差地远。但是,他已经可以做到施加影响了,哪怕这影响的范围极小,就好似蚊子腿一般,只能说是微不足道。

  不过,只要有了一个开始,有了一个起点之后,他就能够逐步将影响扩大,直至最终做到如同六臂巨兽和鬼墨那般的地步。

  欧阳明的手臂缓缓地划动着,空间中再度泛起了奇异的能量波动。当这种波动达到了极致之时,一道水流顿时从虚空中凝聚起来。

  水瀑攻击。

  这是缩小版的中级咒法,并没有蕴含多少威能,但白知意却是看得眼眸一亮。

  因为他从这小小的一片水瀑之中,感应到了极为熟悉的力量。

  没错,这就是他所擅长的水瀑攻击所引起的气息,只是这气息相比于真正的水瀑攻击来,却是相差甚远,几乎就无法比拟罢了。

  然而,这气息越是渺小,白知意就愈发的惊讶了。他已经判断出来,欧阳明确实是掌握了水瀑攻击这门技能符文,而且他所掌握的并非皮毛,而是有着一定的实战能力,否则的话,他也不可能将咒法威力控制在这般若有若无的地步了。

  白知意的心中暗道,这小子真是不可思议,小小年纪就已经将中级符文掌控到了这般地步,真是不可思议。

  然而,他并没有想到,这仅仅是一个开始。

  欧阳明释放了水瀑攻击之后,并没有停止,手指继续划动着,他的动作奇快无比,几个呼吸之后,就已经将第二个、第三个符文技能相继释放了出去。

  这三个技能正是白知意所擅长的三个中级符文技能,当他成功地将所有符文都释放完毕之后,白知意的脸色早就是变得极为精彩了。

  他老人家辛辛苦苦数十年,才掌握了三个中级符文技能。虽然这算不上什么耀眼的成绩,但也足以让他有资格在儋州的锻造师中占据一席之地了。

  要知道,那可是中级符文啊,哪怕仅仅掌握一个,也是相当的困难。

  良久之后,白知意长叹一声,道:“哎,你是一个施法者吧?”

  欧阳明微微点头,道:“正是。”

  白知意苦笑着道:“那就怪不得了,也唯有施法者,才能够在你这个年纪,掌握大量的符文咒法。不过……”他的眼眸中闪过了一丝感慨之色,道:“施法者中拥有锻造天赋的人并不多,但只要是成为锻造师的施法者,日后都是大有可为。”

  欧阳明微微低头,这句话应该如何接呢?还不如选择沉默的好。

  白知意感慨半晌,道:“小欧,你先将中级毒系咒法给我吧,待回到宗门,老夫推荐你去藏书阁,决不让你吃亏。”

  欧阳明连忙道:“白老,您客气了。”

  他在脑海中回想了一遍,在鬼墨内丹中学到的三个中级毒系符文中挑选出了一个。

  虽然那三个毒系符文技能都是中级水准,但相比之下,也是有着难易之分。其中最难的和最容易的差距极大,欧阳明在学习之时有着清晰的感触。因为他学习之时所花费的时间之差,竟然达到了数倍之多。

  同阶咒法的难易度竟然如此之大,那也变相的证明了这两种咒法的威力之差。

  此时,欧阳明拿出来的正是威力最差的那个符文技能。

  毒气扩散。

  这是一种极其简单的术法,就是将自身的毒气释放出去。

  然而,如果仅是如此的话,这门符文也就不配被称之为中级技能。

  这门术法的最大特点,就是在释放毒气的过程中并不会引人注目。也就是说,这毒气是在正常人不知不觉中释放出去的,哪怕他们已经中毒了,但却依旧不会察觉。

  可以说,这种咒法虽然没有强烈的攻击性,但却是阴损毒辣,最适合偷袭暗算的了。

  当白知意知道了这门咒法的具体内容之后,他的脸色不由得变得极为古怪。

  沉默半响,白知意道:“小欧,老夫先问一下毒刀君子吧,如果他对这门咒法不满意的话,我们再想办法。”

  欧阳明想了想,道:“正当如此。”

  他也知道,这门咒法虽然有着想象不到的威能,但却绝不是所有人都会喜欢的。

  不过,如果毒刀君子不愿意的话,他还有着另外两个毒系咒法可以选择。但是,那两个咒法的威力就大得多了,若是没有足够的报酬,他并不愿意轻易的暴露出来。

  白知意吩咐了一声,夏子真很快就将消息传了过来,毒刀君子愿意接受这门中级咒法。

  欧阳明的嘴角微微一撇,对于毒刀君子称号中的君子二字鄙视了一番。愿意接受这门咒法的人,哪怕是君子,也是十分有限的君子啊。

  不过,既然对方点头认可了,白知意就开始忙碌了起来。

  欧阳明取出了一块矿石,使用军火将其锻造成军刀式样。虽然这军刀与毒刀君子要求的宝刀式样相差甚远,但用来作为普通载体还是绰绰有余。

  随着军火的焚烧,一道道细微的符文线路就此出现在兵器之上。

  虽然欧阳明并没有加以掩饰,但白知意的眉头却依旧是皱了起来。

  他隐约的能够感知到符文线路的刻画,但是对于那些并非施法者的锻造师来说,他们想要学会一个新的符文技能,绝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若是没有千锤百炼的苦功放下去,根本就是无法想象的事情。

  其实,虽说白知意答应了下来,但双方都知道,这种有着严格要求的装备,绝不是能够轻易锻造而成的。

  一般来说,他们需要大量的时间来设计,研发,然后开始从普通材料进行锻造,直至有把握之后才开始正式上手。

  这个过程,短者数月,长则数年。

  这也是白知意答应下来的最大原因,否则的话,指望他当场学习一个中级符文,并且成功运用,那还不如直接将他杀了比较干脆。

  而此刻,白知意感应着欧阳明在军火上留下的符文线路之时,竟然有着一种头皮发麻的感觉。

  终于,欧阳明手腕微微一抖,军火尽数收敛。

  他将军刀递给了白知意,道:“白老,您看看。”

  白知意接过了军刀,再一次的感应了过去。良久之后,他突然一声长叹,道:“哎,这个符文技能,我很难学会了。”

  欧阳明微怔,道:“白老,您何必自谦呢?”

  白知意摆了摆手,道:“老夫不是自谦,而是有着自知之明。”他顿了顿,又道:“我们锻造师在接触符文技能之时,往往会有着一种微妙的感应能力。迄今为止,老夫能够掌握的所有符文技能,都曾经有过那种微妙的感应。但是,你这个毒气扩散符文,老夫却是全无感觉。”

  看着他一脸失望的表情,欧阳明也不知道应该如何劝解了。

  其实,他也知道,正常的锻造师所能够掌握的符文技能相当有限,如果没有对某一系符文的特殊感应,那么十有八九是休想学到手的。

  不过,白知意以前学过了一个初级符文技能,所以欧阳明和夏子真都以为,他可以比较轻松地学到中级符文。

  但没想到,还没有开始学习,这条路就已经断掉了。

  白知意沉吟片刻,目光在欧阳明的身上转来转去,突然说道:“小欧,你刚才说,有兴趣想要尝试一下。”

  欧阳明的眼眸微亮,连连点头,道:“不错,白老,您答应了?”

  白知意长叹一声,道:“既然老夫做不到,那么肯定要找帮手。呵呵,你既然会毒系中级符文,尝试一下又有何不可?”

  欧阳明兴奋得双目放光,能够锻造双技能的装备,就算他也是第一次啊。

  然而,他却不知道,白知意本来打定主意,不让欧阳明捣乱的。但是,当欧阳明演示符文技能之时,那无意中所释放的影响空间的能力展露出来的那一刻,他的心思就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

  这样年轻的施法者,就算是给他一个机会,又算得了什么。

  白知意轻捋长须,缓声道:“小欧,你以前锻造过类似的装备么?”

  欧阳明想了想,道:“良品法器没问题,技能符文也没有问题,呵呵,就算是再加一个白银的条件,也没有问题。”他的声音中充满了强大的自信。

  白知意的眼神闪动了一下,突然道:“哦,那么双技能,也一样没有问题么?”

  欧阳明微怔,道:“白老,我并没有锻造过双技能装备,请您指点。”

  他虽然早就明白,双技能装备远比单技能装备困难得多,但是听白知意的口气,似乎并不那么简单。
  浏览阅读地址:/tongtianxianlu/737613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