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通天仙路 > 第六百一十六章 冤家对头

第六百一十六章 冤家对头

  白知意一路而行,进入了半山腰的一座大屋子内。

  欧阳明双目环顾,不由得微微一怔。虽说他是第一次进入这个地方,但是里面的结构,他却并不陌生。万兽岭上的水景墙内的布置,几乎与这儿一般无二。只不过,在这个巨大屋子中所分隔的房间要多少不少而已。

  他心念电转,愈发的确定了一件事情,万兽岭和兽王宗果然是一伙的。

  “呵呵,白兄回来了。”一道爽朗的大笑声在大厅内响起,一位被数人簇拥着的老者走了过来,带着满脸的笑意说道。

  白知意的脸色微微一变,颇有些不自然的道:“许兄也出关了,不知道此次锻造可否顺利?”

  那老者尚未说话,他旁边一个年轻人就站了出来,傲然道:“回白长老,家祖亲自出手,又岂有失败之理?”他双眉挑高,兴奋地道:“他老人家闭关三月,终于将上品双白银双技能盾牌锻造出来了!”

  老者轻捋长须,微笑不语。

  白知意眼皮子微微一颤,道:“许兄果然大能,小弟佩服。”

  老者哈哈一笑,道:“老夫不过是早行了一步而已,白兄以后一定可以做到的。”

  白知意心中涌起一阵怒火,但一想到对方的锻造成就,就轻叹一声,道:“多谢了。”

  他心灰意冷,抱拳一礼,就想要绕行而过。

  但那老者瞅了眼欧阳明,突然道:“白兄,这位可就是你说的天才锻造师了?”

  白知意一怔,他停下了脚步,狐疑地道:“你怎么知道的?”

  老者淡然一笑,道:“你那三个弟子一回来就到处瞎嚷嚷,老夫虽然是年老力衰,耳聋眼花,但还是听得到的。”

  他身旁的那位年轻人毫不掩饰地笑了起来,反倒是其余人的面色颇为尴尬。

  他们都是兽王宗铜炉山门下,自然知道这两位之间的恩怨,但无论是白知意,还是这位老人,都是兽王宗锻造师中的佼佼者。对大多数人而言,他们都是得罪不起啊。

  此刻,许多人都在心中后悔。适才看见白知意之时,就应该立即遁走的。

  白知意深吸了一口气,将心中怒火压下,转头道:“小欧,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许飞雨,我们兽王宗的锻造师。至于他旁边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就是他最喜欢的孙子许光纪。嘿嘿,这小家伙在锻造术上也是有点儿天赋,但比你却差远了!”

  欧阳明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他心中苦笑,知道白知意是想要借自己之手打击这两位。

  如果他们刚刚相识之时,白知意这样做自然会引起欧阳明的不满。但是经过了这段时间的相处之后,他们两人的关系却早已是今非昔比。

  纵然是同门之中,也是免不了有着激烈的竞争。

  这位许飞雨应该就是白老爷子的竞争对手吧,既然如此,欧阳明也就是帮亲不帮理,心甘情愿地当一次枪手了。

  轻轻地点头,欧阳明道:“见过许老,许兄。”

  白知意见到欧阳明的表情,也是松了一口气,道:“他就是我带回来的锻造天才欧阳明,老夫还打算破格将他引入宗门呢。”

  许光纪目光一寒,冷然道:“白老,您应该知道宗门的规矩,我们兽王宗可是儋州九大宗门之一,不是什么阿狗阿猫想要加入就可以妄想的!”

  “阿狗阿猫?”欧阳明突然开口,他看着许光纪,一脸的惊诧之色,道:“许兄,我看你堂堂正正,真真是一表人才啊……”他停顿了一下,突兀地加重了口气,道:“到了别人口中,你怎么变成阿狗阿猫了?”

  众人先是一怔,随后尽皆莞尔。

  只是碍于许家祖孙当面,他们不敢笑出声来,但脸上的表情却是颇为精彩。

  许光纪的眼角微动,身上顿时涌动着森严气息。

  他们祖孙并不是什么鲁莽之人,但许飞雨与白知意结怨多年,此次先一步锻造出了高级装备,又听说白知意带着一位所谓的锻造天才回到宗门。于是,他们两人商议,要给白知意一个下马威。

  许光纪挺身而出,如此失礼的对待一位长辈,也就是想要激起白知意的怒火罢了。

  但没想到,白知意根本就没有开口,反倒是这位刚刚进入铜炉山的年轻人出口讥讽了。

  这样的结果大出他们的意料,莫非此子不知道这儿是兽王宗么?他为何会有着这般大的胆子呢?

  许光纪的目光逐渐变冷,道:“欧阳明,你的胆子真不小啊!”

  欧阳明嬉笑着道:“多谢许兄夸奖,很多人都这样说过。”

  “嘿嘿,不过在我们兽王宗,胆大包天之人往往都没有什么好下场!”许光纪一字一顿地说道。

  “哦?我只知道,在我们那儿,不尊敬师门长辈的人,是会被废掉修为,逐出门墙的!”欧阳明笑眯眯地道:“不知道兽王宗是否有这个规矩呢?”

  众人一开始还都是面带笑容,抱着看热闹的心态。

  神仙打架,他们自然无法插手,但是却不妨碍他们在一旁观看吧。

  但是听着听着,他们就品味出不对劲了。

  彼此交换着眼神,众人都是心中纳闷,这两位没有什么深仇大恨吧,怎么一个比一个狠毒啊……

  许光纪目光闪动,但却不敢继续说下去了。

  说到底,这一次的挑衅是他们祖孙先发起来的,对白知意的不恭敬虽说算不得什么大事,但若是真的被人揪住小辫子不放,也是一件麻烦事。

  只是,到了这一步,许光纪对欧阳明可真的是再无半分好感了。

  他冷哼一声,道:“欧阳明,白老说过,你在锻造术之上的天赋世所罕见,不知是真是假?”

  欧阳明摸了一下鼻子,笑道:“白老自然是过奖了的。”

  许光纪微怔,随后冷笑道:“还算你有自知之明。”

  欧阳明连连点头,道:“是啊,灵界中天之骄子无数,在下这点儿造诣,根本就排上不号。不过……”他的脸上突然绽开了浓浓的笑意,道:“若只是与阁下相比,应该还是高了不止一筹吧?”

  这一下峰回路转,让周围众人都听得是瞠目结舌。

  不过,这一次可没有人讥讽嘲笑了,大多数人看向欧阳明的目光中就带着一丝不满之色了。

  说到底,欧阳明毕竟只是一个外人。

  而许光纪不但是兽王宗的嫡传弟子,在锻造术更是有着一定的造诣。虽说无法与许飞雨和白知意这等老人相比,但无论如何也称得上是后起之秀这四个字了。

  如今,看着许光纪被一个外人如此讥讽,哪怕这个外人是白知意带进门的,大多数人依旧不会感到高兴。

  许光纪怔了片刻,不由得气急而笑,道:“欧阳明,你是说,你的锻造术比我强出许多了?”

  欧阳明微微点头,坦然道:“正是。”

  “好。”许光纪重重地点了一下头,陡然向着四周抱拳一礼,道:“各位师门长辈兄弟,我许光纪向这位欧阳明……大师挑战锻造术,请各位做个见证。”

  他说到欧阳明大师这五个字的时候,特意地加重了语气,其余人一听就知道,这根本就不是恭维,而是嘲讽。

  “好!”

  “许兄弟,拿出真本事,教训他一下!”

  “呵呵,让那些外来人看看兽王宗的强大!”

  一圈人顿时鼓噪了起来,他们对此绝对是乐见其成。

  其实,如果不是有着白知意在场,那么这类声音起码要多上一倍。

  “咳咳。”白知意突然咳嗽了几声。

  他的声音虽然不大,但是周围却迅快地安静了下来。

  铜炉山的兽王宗门下可以不介意得罪欧阳明,但却绝不想招惹白知意。

  “许兄,这样做不太好吧?”白知意假模假样地道:“我带小欧过来,就是为了加入宗门,在进入宗门前比试,岂不是要伤了和气?”

  许飞雨淡然一笑,道:“白兄,你想要推荐他加入宗门,肯定需要考核一番。呵呵,既然这样,不如让他和光纪比试一场,是骡子是马,拉出来溜溜不就知道了?”

  虽然他也知道,既然白知意执意将欧阳明带入山门,就说明这小子肯定是有着可取之处。

  但是,许飞雨对自己的孙子同样具有着极大的信心。

  毕竟,这可是他一把手一把手悉心教导出来的,他就是不信,一个散修锻造师,还能够强到什么地方去。

  白知意长叹一声,一脸的无奈,道:“也罢,既然许兄这样说,那么这一场比试,就当做入门考核吧。”

  欧阳明微怔,他朝着白知意瞅了一眼,自己并没有答应一定要加入兽王宗啊,但听他老人家的口气,这一场普通的比试,咋就突然变成考核了?

  不过,看着四周众人那充满了各种情绪的目光,欧阳明也知道此刻推辞不得。

  双手一摊,欧阳明笑道:“既然许兄这么有兴趣,小弟就只好奉陪了。”

  许飞雨长笑一声,道:“白兄,你也听到了,这一次就让我们做个仲裁,看看他们这两个小辈,究竟哪一个更胜一筹。”

  白知意目光古怪地瞅着许飞雨,嘴角微微扯动,道:“好。”

  看着白知意那莫名的目光,不知为何,许飞雨就是有着一种不祥的预感。

  不过,此刻他已经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
  浏览阅读地址:/tongtianxianlu/741001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