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通天仙路 > 第六百二十五章 同心结

第六百二十五章 同心结

  棺木之中,摆放着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

  其中有九个式样一般无二的小小饰品,除此之外,还有着一摊如同烂泥般的黑乎乎的东西盛放在一个瓦罐之中。

  这里面的东西虽然看起来简单,但事实上却并不简单。

  毒刀君子的脸色微变,道:“子真,你没有看错吧?同心结之物,不是早就在儋州失传了么?”

  夏子真苦笑一声,道:“我也不知道这是否真的同心结,但是它们与我在古书上看到的一模一样,所以……”

  他们两人的武道修为在伯仲之间,若是真的进行生死相搏,失去了灵兽辅助的夏子真或许还会被毒刀君子击杀。但是,夏子真毕竟是兽王宗门下弟子,这种出身于高门大阀中的修者,纵然武道修为有所不及,但他们的见识却远胜普通门派的传人。

  至于大黄、肥羊和银岭巨豹对同心结更是一无所知了,它们的目光始终都锁定了那并不算太大的瓦罐,似乎里面的泥土就是天下最美味的东西,对它们有着莫大的吸引力。

  欧阳明轻咳一声,道:“夏兄,同心结是什么东西?”

  夏子真微怔,讶然道:“欧兄,你真不知道?”

  欧阳明不悦地道:“我若是知道,还会浪费你的时间么?”

  夏子真苦笑一声,道:“欧兄见谅。”他想了想,道:“同心结是一种极为奇特的宝物,但这种宝物的炼制之法,据说在数千年来就已经失传了。别的州有没有不好说,可儋州却绝对不曾见过。”

  欧阳明沉吟片刻,问道:“它有什么用?”

  在棺木中,那同心结可不止一个,而是有着足足九个之多呢。

  夏子真连忙道:“此物神秘莫测,只有一个作用,那就是免疫同伴的术法攻击。”

  “什么?”欧阳明微微一怔,难以置信地问道。

  “传说中,这同心结内有着秘法加持,若是两个人,或者是多人佩戴同一款同心结,那么在相互释放术法之时,就不会受到伤害。”

  欧阳明心念电转,瞬间明白了它们的作用,他的脸色顿时变得古怪了起来,喃喃地道:“群殴……”

  “不错,正是群殴。”毒刀君子笑道:“若是两队人群殴之时,一方束手束脚,而另一方肆无忌惮的释放术法,以及装备技能,那么胜负如何,就不用我说了吧?”

  欧阳明缓缓点头,看着棺木中的饰品之时,就多了几分热切之色。

  “能够免疫同伴的术法攻击,真是神妙不可言之物啊!”

  夏子真犹豫了一下,道:“欧兄,此物虽然能够免除大部分术法攻击,但还是有着一些限制。”他顿了顿,道:“譬如,如果你能够召唤陨石攻击,将我们所站的地方砸成一片废墟,那这同心结的防护作用也就白搭了。”

  欧阳明哑然失笑,道:“我明白了,若是威力太大的群伤术法,同心结无法免除。”

  “正是。”夏子真笑道:“还有,此物只能免除术法攻击的效果,如果同伴给你一拳,你还是要受伤的。”

  欧阳明缓缓点头,道:“虽然如此,但这也是不可多得的宝物了。”

  夏子真连声道:“不错,但可惜的是,其炼制之法,在儋州已然失传了。”

  欧阳明犹豫了一下,伸手将那九个小饰品取了出来。

  精神意念释放而出,顿时将它们全部拷贝进入精神世界,并且在这里进行研究起来。

  这几个小饰品一般无二,哪怕在一些细微之处,也进行过统一的处理。在欧阳明那细致入微的观察之下,他很快的就判断出来,这些东西肯定是出于同一人之手。

  精神意念继续深入的观察,欧阳明果然在上面找到了符文印记。

  嘴角溢出了一丝淡淡的笑意,欧阳明心中暗道。

  这果然是符文技能的一种,不过,能够挥出如此不可思议的威力,这符文肯定也是最为强大的一种了。

  小饰品中的符文透着玄奥的,深不可测的味道,那每一笔每一划都像是蕴含着某种神秘的力量,让外行人看得头晕眼花,而内行人则是深深的迷失其中,再也难以走出来。

  此时,欧阳明的注意力完全被饰品上的符文给吸引了。

  这小小的符文,在他的眼中竟然演化成了一座阵图。没错,就是阵图,那种堪比阵盘一样的宝物。

  这个现,让欧阳明大惊失色。原来,在这一个个同心结中,所蕴含的并不是什么符文技能,而是一个阵图。

  一个同心结,就等同于一个阵盘,但是其复杂和难度,却远非普通阵盘能够比拟的。

  可以说,这样的做法等于将一个阵盘中能够容纳的力量硬生生的塞入了小小的同心结之内。

  就好比雕花师父,一个在巴掌大的木头上雕刻,而另一个却在米粒上雕琢。哪怕两个人雕刻出来的图案一般无二,但谁的难度更大,则是一目了然。

  心中涌起一丝无奈,欧阳明连普通阵盘都无法研究透彻,而如今见到了等级更高的同心结,哪里还能够从中看到什么有用的东西啊。

  长长地叹息了一声,他缓缓地张开了双目,道:“这东西应该是同心结,我们分一分,正好用得上。”

  夏子真和毒刀君子微微点头,他们与欧阳明一同进入秘境,虽说肯定有借助于欧阳明施法者的地方。但是,他们对施法者的力量也是相当忌惮的。

  而如今有了同心结,他们的这个顾虑就可以放下一大半了。

  符文有着九个之多,哪怕大黄它们也分得一个,但还是留下了三个。

  欧阳明毫不客气地装入了空间袋,而夏子真和毒刀君子也没有任何怨言。因为他们两人都知道,这种东西,唯有在施法者的身上才能挥作用。

  目光落到了那瓦罐之上,欧阳明问道:“夏兄,你可知这是何物?”

  夏子真连忙摇头,道:“欧兄,我可不是万事通,天知道这是什么玩意。”他顿了顿,道:“不过,我看此物对灵兽的吸引力很大,应该不是凡品。”

  毒刀君子大手一挥,道:“不管是什么东西,这玩意我没用,你们分了吧。”

  他可不是兽王宗弟子,对豢养灵兽什么的,更是没有丝毫兴趣。所以,这玩意对灵兽就算有着天大的好处,他也是毫不在乎。

  夏子真想了片刻,微微点头,取出一个坛子,将里面的黑泥分成了两份。

  欧阳明和夏子真手腕抖动之时,分别将黑泥收了起来。

  大黄等三只灵兽的眼神顿时变得黯淡了下来,望着欧阳明的目光中都带着一丝幽怨之色。

  欧阳明轻笑道:“你们这几个吃货,我还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若是其中有毒,你们吃了不是自讨苦吃?”他顿了顿,道:“我回去之后就查阅典籍,如果真是好东西,少不了你们这份。”

  被他呵斥了一顿,大黄等这才恢复了精神。

  他们都知道欧阳明的为人,既然做出了承诺,自然不会违逆。

  毒刀君子大手一拍,道:“处理好了?我们可以继续上路了。”

  夏子真轻笑一声,道:“这次进来,能够找到同心结,就已经是不小的收获了,你急什么啊!”话虽如此,但夏子真还是辨别方向,朝着前方走去。

  欧阳明走了两步,心中突然一动,回身将那棺材收入了空间袋中。

  他的这个做法自然瞒不过夏子真和毒刀君子,但这两位除了暗自苦笑之外,却也无法生出怨意。

  因为他们虽然也有空间袋,但那袋中的空间狭小,根本就无法盛放棺材这等庞然大物。

  哪怕他们看出了这棺木并非普通材质,但却无法随身携带,哪怕是将它劈成木板也是一样。所以,他们唯有眼睁睁地放弃了。

  直至看到欧阳明轻松地将其收入空间袋中,他们两人才暗中感叹。施法者就是富有,而身为锻造师的施法者,就愈的富有了。

  众人一路而行,那夏子真似乎有着某种辨识危险的方法,在途中他三番两次的变道而行,虽然绕了一个大圈子,但却一直未曾遇上什么危险。

  对于夏子真带路的功夫,欧阳明也是极为佩服。

  因为在笔直而行之时,他也感觉到了前方似乎有着一些危险。但尚未等他提醒,夏子真就直接引路避开。

  不管这是因为某种宝物的原因,还是他自身拥有的趋吉避凶的本能,都是一件让人安心的事情。

  如此在平原上走了一天一夜,夏子真的神情已经显得极为疲倦了。很显然,这带路人并不是那么好当的,他所消耗的绝大部分精力,应该都是在躲避危险之上。

  突然,夏子真停了下来,他遥遥地指着前方,道:“欧兄,我们上一次找到的灵草和毒丹,都在那边。”

  欧阳明凝目望去,片刻之后,他的眉头却是微微皱了起来。

  在哪儿,确实有着一丝让他向往的气息,但是同样的,那儿也给他带来了一种强烈的危机感。

  夏子真摇了摇头,道:“不对,我感觉到了,那里有危险。”他重重地叹息了一声,道:“哎,我们绕了那么远的路,还是没有躲过去啊。”
  浏览阅读地址:/tongtianxianlu/745436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