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通天仙路 > 第六百四十九章 勾结

第六百四十九章 勾结

  “杀……”

  随着欧阳明的一声轻喝,他和大黄联手,将第四只虫族蜥蜴也顺利斩杀。

  目光落到了那只跌倒在地,浑身发黑的中阶蜥蜴身上,欧阳明缓缓摇头,并且在心中牢牢地记住了它的下场。

  这里是灵界,是充满了危险的地方。在这个地方,决不能有丝毫的轻忽大意,否则这就是自己的结局。

  “嗡嗡……”

  毒丹之灵漂浮了起来,围着欧阳明打着转儿,在夸耀着自己的战果。

  欧阳明微微一笑,伸手轻轻地在它的身上拂过。那蜈蚣身形飘荡,顺着欧阳明的手掌而动,彼此间配合默契,仿佛就是一个整体。

  大黄在一旁看得是颇为羡慕,虽说它和欧阳明之间的感情也是非比寻常,但却始终无法达到这等自如合一的地步。

  屈指微微一弹,毒丹之灵所化身的蜈蚣灵巧地落到了那昏迷不醒的中阶蜥蜴身上。

  虽然欧阳明也知道,一般情况下,这个家伙已经失去了反抗的能力。但是,天知道这些虫族灵者是否有什么特殊的技能,他也是不得不防啊。

  欧阳明目光闪动,双手举起灵巧地挥舞着。片刻之后,四周空间所充斥着的诡异而神秘的力量就此慢慢地消失了。

  嘴角微微划起了一道带着讥讽的笑意,欧阳明的目光冷然望着前方不远处的吕镇邪。

  这位人族灵者正一脸惶恐地打量着四周,他的目光忽然落到了那四只蜥蜴灵兽的身上,眼眸中更是流露出惊骇欲绝之色。

  四只蜥蜴,虽然它们都躺在了地上,其中三只更是被撕裂成两半。但是,在它们的身上依旧透着一股子极为强悍凶厉的气息。而那只浑身漆黑,生死不知的蜥蜴更是狰狞可怖,纵然躺倒在地,凶多吉少,却也带给人一种很难喘气的压抑感。

  欧阳明淡然一笑,道:“吕镇邪,这就是你的依仗么?”

  吕镇邪怔怔地转过了脑袋,口唇微微蠕动,脸上再无一丝血色。

  他虽然无法相信自己眼睛所看到的一切,但事实摆在眼前,却由不得他不承认。

  “你,你是如何做到的?”

  欧阳明哑然失笑,道:“这个问题,你不配问。现在,你说说吧,是如何与它们勾结的?”

  “啊,我,我没有勾结!”吕镇邪身体微微一颤,连忙叫道。

  欧阳明似笑非笑地道:“如果仅有一只虫族蜥蜴,我或许会相信。但是,那么多虫族蜥蜴为你效劳,你还有什么可说的么?”

  吕镇邪瞠目结舌,就连目光都有些呆滞了。

  确实,如果仅有一、二只蜥蜴,他可以推说奇遇等事情。

  在灵界中,因为某些神奇的遭遇,兽族主动依附人族的先例并不少。有时候,兽族为了报恩,就算是灵兽主动依附普通人族的事情也时常发生。

  但是,无论怎样的奇遇,似乎都无法让这一窝虫族蜥蜴都为吕镇邪效劳吧。

  看着吕镇邪那青红交加的脸色,欧阳明缓缓地道:“这只中阶蜥蜴并没有死,只是暂时失去了反抗的能力。嘿嘿,等它清醒之后,我把你交给它,看看它会如何对你吧。”

  “不——”吕镇邪不假思索地叫道,他的声音都显得微微发颤。

  这些虫族蜥蜴都是他招来的,但是如今除了中阶蜥蜴之外,其余蜥蜴都死的惨不忍睹。

  哪怕用脚趾头去想,吕镇邪都知道,一旦自己与恢复了神智和战力的中阶蜥蜴相处,会有着怎样美好的结局。

  这,绝对是一种让人不寒而栗的结局啊。

  “哎,欧公子,你想要知道,就问吧。”吕镇邪苦笑着道:“我也不求活命,只求能够给我一个痛快了。”

  欧阳明心中微动,这个吕镇邪虽然该死,但却还是一个爽快之人。

  他沉声问道:“好,我问你,这些蜥蜴与你合作,所图的是什么?”

  吕镇邪苦笑着道:“实不相瞒,我也不知道。”

  欧阳明脸色一冷,道:“这就是你的答案么?”

  吕镇邪摆了摆手,道:“我并没有骗你,而是事实如此。”他顿了顿,道:“在下出身三环门,虽然不是什么大门派,但是在这一片地域中也算是小有名气。数月前,经过同门的介绍,我才认识这些蜥蜴。”

  欧阳明的心中微动,他隐隐地察觉到了一些东西,但脸上却是不动声色,问道:“这么说,并不是你勾结虫族,而是整个三环门的所作所为了。”

  吕镇邪轻叹道:“宗门之事,我不敢议论,但我认识这些虫族,确实是通过宗门。”

  “哦,仅仅是认识么?”欧阳明不屑地冷笑一声,道:“这些虫族莫非没有让你们办事?”

  吕镇邪想了片刻,犹豫着道:“这些蜥蜴只是让我注意来往的人群,他们似乎是在寻找……”说到这儿,他的声音突然一顿。

  欧阳明眼眸微亮,身上释放出淡淡的威压,道:“寻找什么?”

  他如今的精神力量已经达到了中阶灵者的水准,而吕镇邪只是一位初阶灵者,双方的差距相当巨大。更何况,此前吕镇邪刚刚受到了环境的迷惑,心神不宁。此刻再受到欧阳明的威压,立即就丧失了抵抗的心思。

  “这只是我的一个猜测,也不知道是否准确。”吕镇邪苦笑一声,道:“根据我的观察,他们或许是在寻找一个从下界而来之人。”

  欧阳明的眼皮子微微一跳,缓声道:“下界而来之人?也需要如此的兴师动众么?”

  他来到灵界之后,对这里人族和各族强者的态度都有些了解。这里的强者对下界来者还是抱有一定的尊重,因为能够从下界来到灵界的,无一不是千挑万选之强者。无论是心性,还是修炼天赋和潜力,都比这一界绝大多数人要强大得多。

  但是,灵界强者也有着自己的尊严,下界强者就算再有潜力,他们也不会太过看重的。

  为了一个下界之人,竟然要动用如此之多的灵兽,无论放在任何地方,都是绝无可能的。

  吕镇邪苦笑着道:“欧公子,这只是我的个人猜测。”他想了想,又道:“在一般情况下,自然不可能为了一个下界之人而大动干戈。但是,如果这下界之人身上携带了什么宝物呢?我们灵界虽然强大,宝物诸多,但有时候在下界也会出产我们未曾拥有的东西啊。”

  欧阳明轻轻点头,心中暗道,灵界之修者果然没有简单的。

  目光陡然一寒,欧阳明缓声道:“好吧,既然你没有什么要说的,那就可以上路了。”

  吕镇邪的身躯一颤,虽然他早就知道,自己此次怕是难逃死劫,但当死亡真的即将降临之时,他心中却依旧难以避免的涌起了阵阵惶恐。

  “欧、欧公子,若是我将所有财富给您,能否换一个活命的机会?”吕镇邪带着最后一丝期望问道。

  欧阳明缓缓地道:“当你带着它们来伏击我的时候,可否想过给我机会?”

  吕镇邪的脸色惨白,一个灵者带着四头灵兽,来伏击一个灵兽和一个人族年轻人,这绝对是想要给对方致命一击的打算。

  哪怕他苦苦哀求,告诉欧阳明,他们并没有杀害欧阳明的意思,但这句话就连他本人都不会相信的。

  欧阳明缓缓地抬起了手,朝着吕镇邪遥遥地挥去,一股澎湃的大力涌动,顿时将他包围。

  吕镇邪突地怪叫一声,他终于受不了这种恐怖的压力,身形闪动朝着远方逃去。

  然而,黄色的身影一闪,已然挡在了他的前方,大黄亮出了自己的爪牙,凶狠地扑了上去。

  双方轰然交手,以硬碰硬,发出了最为激烈的撞击。

  一个仗着身上的装备碾压对手,而另一个却也明白,这是自己唯一能够逃走的机会,哪怕大黄表现出了压倒的实力,他也是毫不在乎了。

  身上瞬间被大黄撕出了数道伤口,鲜血喷溅而出。但就在下一刻,吕镇邪终于凭借血勇杀出了一条血路,硬生生地从大黄的爪下逃了出去。

  然而,正当他想要撒开脚步,尽快地逃离这个可怖区域之时,一种强烈的,难以形容的虚弱感却是涌上了心头。

  虚弱咒法。

  吕镇邪的眼中闪过了一丝绝望之色,他终于明白,那个年轻人适才轻轻挥手,并不是示意灵兽动手,而是释放某种强悍的术法。

  此时,他体内的力量仿佛被某种东西抽空了,就连举手投足都变得费力起来。

  而就在下一刻,他的胸口一阵剧痛,一只锐利的狗爪子已经穿透了他的身体。

  吕镇邪口唇微微蠕动,无力地扑倒在地,再也没有了任何的生命气息。

  大黄讪讪地将狗爪子收了回来,带着一丝心虚的感觉瞅向了欧阳明。

  它身上的装备可是起到了碾压的效果,但却依旧被拼命的吕镇邪杀了出去。若是它肯拼着受伤的话,绝不会给吕镇邪一丝机会。

  欧阳明微微摇头,道:“困兽之斗,无须在意。”

  大黄立即是放下了心思,咧开了大嘴,吐着舌头,向欧阳明摇头摆尾起来。

  欧阳明转身,目光落到了中阶蜥蜴身上,沉思片刻,道:“弄醒它。”
  浏览阅读地址:/tongtianxianlu/754603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