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通天仙路 > 第七百零三章 锻造堂

第七百零三章 锻造堂

  云雾缭绕的山头之中,田英豪喜滋滋地奔行着,他一只手捂住了胸口,那副模样一看就知道,胸口处肯定有着重要的东西。

  他一路而行,偶然与几个熟悉的同伴打着招呼,就这样来到了山谷之中的一个大院子中。

  “白老,白老在么?”田英豪顾不得其他人诧异的目光,肆无忌惮地高声叫道。

  “瞎嚷嚷什么,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么?”一位年轻人愤愤地走了出来,一脸不满地道。

  田英豪讪笑一声,他这位年轻人的修为虽然不高,但是在宗门内还是有些来头的。

  许光纪,锻造大师许飞雨之孙,被誉为宗门新崛起的锻造天才。虽说在目前的锻造术上比起田英豪尚且差了不少,但是人家年纪和家世摆在这儿,锻造堂内却也没有多少人敢轻易招惹。

  田英豪脸色微变,但终究不敢招惹许飞雨,只要忍气吞声地道:“原来是许师弟啊,呵呵,我有要事找白老,所有急了一点,还请见谅。”

  许光纪的眼眉一翻,道:“哼,找白老又如何,如果每一个人都像你这般,一旦遇到了一点儿小事就大呼小叫,那么我们锻造堂的大师们还需不需要锻造了?”他冷然说道:“如果哪位大师的锻造正好到了紧要关头,被你这声音惊扰,你担当得起么?”

  田英豪脸上的笑容顿时变得僵硬起来,就连旁观众人的脸色都是颇为诡异。

  “咳咳,许师弟,我从未得罪过你吧。”田英豪沉声说道。

  他也不是笨蛋,被人如此地针对,若是还不明白的话,那也就太蠢了一点。

  锻造大师们何等定力,又岂是一句话能够惊扰的。更何况,一般而言,锻造师们在进行重要装备锻造之时,都会选择闭关进行。别说他喊上两句了,哪怕是扯破了喉咙,人家也未必听得到。

  许光纪冷笑道:“田师兄,小弟只是秉公而言,你是不是得罪我,有关系么?”

  田英豪心中大怒,正待不顾许飞雨颜面怒斥之时,就听一道熟悉的声音响起:“田英豪,什么事?”

  心中一凛,田英豪立即收敛了心思,恭敬地道:“白老,您来了。”

  白知意缓步而行,来到了他们两人之前,道:“说吧,啥事。”

  见到白知意亲至,许光纪的脸上也是闪过了一丝忌惮之色,微微低下了头。

  他有胆量在田英豪的身上挑刺,可是遇到白知意,就不敢扎刺了。这是宗门内的规矩,若是当面顶撞长老,那可是不小的罪名啊。

  田英豪立即道:“白老,按照您的吩咐,我已经将……东西拿来了。”

  他含糊的说了一句,捂在胸口的手掌稍微动了动。

  白知意的眼眸微微一亮,大笑道:“好,办得好!”

  “哦?什么东西,竟然让白兄都如此在意。”一道人影缓缓地从房间中走出,正是许飞雨,他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但眼眸中的神色却是凌厉如刀。

  白知意眉头微微一皱,道:“这是老夫让他采办的一些宝贝,正要送到锻造堂库房。”

  田英豪双目突然一亮,道:“白老,欧兄曾经吩咐,希望在当日就将东西送给需要的人。”他顿了顿,补充道:“没错,就是当日。”

  “当日?”白知意怔了半晌,喃喃地道:“他为何要这么快呢,莫非是缺少灵石了?”

  田英豪摇着头,道:“他说灵石的问题可以商榷,但速度一定要快。”

  许飞雨的眼眸闪动了一下,缓缓地道:“田英豪,你所说的,可否是欧阳明?”

  在听到欧阳明三个字的时候,周围众人的声音都是为之一顿,而许光纪则是抿住了嘴唇,双拳都在不经意间握紧了。

  白知意带欧阳明入山之前,他是兽王宗锻造师中最为著名的天之骄子,也是被所有人都寄予厚望的年青一代领头羊。但是,那一日的山中比试,却让他几乎就是颜面扫地。

  对欧阳明,他虽然口头上没说,但心中却是有着切骨的仇恨。

  不过,现在让许光纪去找欧阳明报仇,他却绝对没有这个胆量。

  别说此次拍卖大会上,欧阳明大出风头,就连余琦尊者都亲身出现与他同行。而就算没有尊者大人这个因素,单凭宗老彭岩炳对欧阳明的赞赏,就让他们不敢轻举妄动了。

  所以,在得知田英豪最近与欧阳明走得很近之后,许光纪就在不自觉中暗中针对了。

  白知意轻笑一声,道:“许兄,这是老夫经手的东西,是不是他的,似乎无关紧要吧?”

  许飞雨怒哼道:“田英豪,你身上带着什么宝贝,拿出来!”

  田英豪的身体微微一颤,赔着笑脸道:“许老,真的没有什么东西。”

  “哼,没东西你胸前捧的是什么?莫非是一坨屎么?”许飞雨毫不留情地骂道。

  田英豪的脸庞涨得通红,但是正如许光纪不敢招惹白知意一样,田英豪也没胆量与许飞雨怒怼。

  白知意深深地看了眼许飞雨,道:“许兄,这是英豪为宗门求得的一些宝物,也算是给宗门弟子的一份福利。”他顿了顿,道:“这些东西还是快点入库,然后分派下去为好。”他转过了身子,道:“还不快去。”

  田英豪连忙大声应是,白老就是给力。

  许飞雨的脸色微微发红,白知意这样做,岂不是视自己为无物,这等歪风邪气,一定要刹住,否则日后自己的威望何在。

  他双目一瞪,怒道:“不许走!”说吧,他转头,目光炯炯地看向白知意,朗声道:“老夫还不知道他藏着的是什么破玩意。哼,宝贝,如果真是宝贝,那么多宝贝也太不值钱了吧?”

  许飞雨神目如电,虽然无法看透田英豪身上的衣服,但是从那轮廓就可以看出,这所谓的宝物绝对不是一件,而是一堆。

  一堆东西还能够被称作宝物?你在唬谁呢……

  许飞雨与白知意作对已然习惯了,既然自以为抓住了对方的把柄,哪里肯轻易放过。

  白知意的脸色终于变得难看了许多,他盯着许飞雨,冷冷地道:“许兄,请你适可而止,不要给脸不要脸!”

  许飞雨冷冷地道:“老夫正要看看,究竟是谁不要脸。”他的目光紧锁田英豪,道:“东西拿出来,老夫倒是要看看,究竟有什么样的东西能够被称为宝物。”

  白知意的脸上似笑非笑,道:“这可是要送到宗门宝库,并且分配下去的东西,你确定要在这儿拿出来么?”

  许飞雨傲然道:“不错,老夫也是宗门长老,实在不愿意看到宗门奖励被鱼目混珠所取代。所以,这些东西必须检查!”

  白知意长叹一声,道:“许兄,我知道你在针对我。不过,冤家宜解不宜结,不如你我就此握手言和如何?”

  田英豪眨了眨眼睛,努力地让自己不转头去看。

  原来,白知意长老也会挖陷阱让人跳啊。而且,看许飞雨的模样,这陷阱怕是逃不掉了。

  果然,许飞雨冷笑一声,道:“白兄,老夫并没有针对你,只是想要例行检查罢了,还请你配合一点。”

  白知意的双目突然圆睁,身上透着一股子强悍之极的气势,他挺直了身躯,大声道:“好,许飞雨,既然你如此苦苦相逼,那么老夫此次收集到的东西,绝不会分配给你们一份。”

  许飞雨微怔,见到白知意突然爆发的气势,不知为何,他竟然有些隐隐的悔意。但是,他更加明白,此刻已经没有退路可走了。

  仰首,许飞雨长笑一声,道:“老夫又怎会稀罕你的东西!你放心,无论你拿出什么天材地宝,老夫和家人朋友,绝不染指!”

  “好!”白知意就在等待着这句话,他意气风发地一挥手,道:“田英豪,拿出来吧!”

  田英豪愣了半晌,呆呆地道:“就在……这里?”

  “不错,就在这儿,快一点。”白知意催促道。

  田英豪苦笑一声,无奈摇头,从怀中开始掏空间袋来。

  白知意和许飞雨的争执早就传遍了整个锻造堂,虽说绝大部分人都抱着两不相帮的心态绕道而行,但远处的人群还是逐渐增多。哪怕不敢始终盯着这儿,但瞄上一眼却没有问题。

  田英豪先是铺上了一层白布,然后才将空间袋一个个的平整放在白布之上。

  四周众人都是凛然一惊,看向这些空间袋之时,目光中都是惊疑不定。

  如果田英豪仅仅拿出一个、甚至于是二、三个的空间袋,那么早就有人叫出来了。

  可是,望着白布上起码三十余个袋子,哪怕他们已经感觉到了袋子所释放的气息以及猜到了真相,却也不敢相信。

  空间袋,这可是空间袋啊!

  以兽王宗的强大势力,每年也仅能够给外人提供一百个空间袋而已。内部虽然多了一点,但也不过是多了一倍多点罢了。

  数量如此稀少,根本就不够分配,所以任何人都知道空间袋的宝贵。

  此刻,就连白知意都是发愣起来,他虽然知道这是何物,但他以为田英豪能够拿出七、八只就已经了不起了。

  十只以下是惊喜,十只以上是震撼,至于三十多只空间袋嘛……那已经是不敢相信了。
  浏览阅读地址:/tongtianxianlu/778218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