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通天仙路 > 第七百六十六章 吞天余孽

第七百六十六章 吞天余孽

  儋州,繁华无比,山脉绵延如腾蛇,灵草充裕。

  在群山之中,一偏僻洞穴之下,竟存在着一处地宫,地宫中央,一个圆形血池咕咚咕咚冒着热气。

  无数身着血色衣衫的信徒匍匐在地,将一个圆形血湖围拢,手腕之上都被划出三四条极细的血痕。

  鲜血“滴答滴答”滴入血湖之中,一脸虔诚,眼中隐有激动,一个个脸色苍白,嘴唇干涩,但没有丝毫退缩的意思,他们的目光中充满了疯狂的味道,竟然有几分朝圣的感觉。

  而在血池上方,一道血色身影凌空而立。

  所有的信徒看向这道身影时眼里都露出虔诚之色,突然,他眼睛睁开,竟没有丝毫冷意,反而长啸一声,激动道:“不枉我百余年的不停寻找,总算找到魔神大人的传承者了。”这声音充满了激动,颇有着几分老泪纵横的感觉。

  “恭喜主人找到魔神大人的传承者,天佑大人。”信徒们脸上流露出疯狂之色,同时大吼。

  “好好好,若是魔神大人复活,定不会忘记各位的功劳。”血影摇了摇头。

  他身影从天空落下,厉声嘶吼道:“膜拜血池!”空间袋突兀一响,一个血色大鼎落在地面之上,这大鼎通体血红,煞气弥漫,血影一脸虔诚,三炷血色长香已经点燃,他带头缓缓跪在血池之前,诚恳地道:“魔神大人,所向披靡!”

  “魔神大人,所向披靡!”所有信徒都大吼起来,一时间,将整个地宫中的气氛推向高潮。

  信徒们的眼中红芒,似能融化坚冰!

  突然,一声冷哼,蓦然从天空传来!

  “哼,血影,原来你躲在这里。”这声音平平淡淡,但血影却脸色大变,因为他已经感应到了,这声音的主人正是万兽尊者,这是尊者巅峰的存在,在灵界几近无敌,根本不是他能够抗衡的。

  于此同时,万兽尊者现身而出,他手掌抬起向下狠狠一拍,强势霸道,毫无道理可言。

  徒然间,山涧千丈之内的雾气全都翻滚起来,瞬间倒转,突然凝聚出一只金色手掌,就如从一道漆黑的裂缝中突兀伸出来的一样,煞气凛然,惊天动地,手掌之上指纹清晰,一股磅礴的尊者威压,从天空横压而下,天地震动。

  金光凝而不,如成这世间唯一,似能压下太阳的光芒,跨越空间,直接轰向地宫洞穴。

  血影脸上狂变,怪叫一声,心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逃!

  不顾一切地逃,因为出手之人是万兽尊者,是万兽岭最强之人,他眼中露出一抹肉疼之色,这些信徒,可是费了很大功夫才聚在一起的,而如今,唯有抛弃了。

  他身影一闪,毫不犹豫地直接向着洞外冲去……

  就在他的身影冲出的瞬间,这个金色手掌已然临近。

  这一掌如山似岳重若万钧,猛地向下一压,直接将地宫洞穴碾成粉末,化掌为拳,对着血池狠狠一按,度快到极致。

  “轰!”天地轰鸣。

  一道可以掀天的风暴以地宫为中心扩散而开,黑芒惊人,在血池边上虔诚祈祷的信徒,就如同玻璃被过自己承受的力量狠狠碾压般,直接从中碎开,这风暴依旧未停,向着四周肆掠,所过之后,山石破碎,草木消亡,妖兽泯灭,全都化为虚无,只剩一阵风暴。

  这就是万兽尊者,随手一击,都可与天地共鸣,爆无可估量的力量。

  这种风暴,哪怕是灵境巅峰强者,只要沾染,都必死无疑。

  这一幕幕,让血影脸色铁青,一股寒气直透天灵,陡然化作一道血芒,掠破长空远遁而去。

  万兽尊者眼中露出一丝冷笑,道:“用幻影分身摆弄了我一道之后,你还想走?今日,我必杀你!”他身形一闪,立即追了过去,两道轰鸣之声,破空响起,一追一逃。

  血影实力虽说不如万兽尊者,但论逃遁手段与瞬间爆的度,与万兽尊者相比也不遑多让,虽然不可能将差距拉开,但万兽尊者却也很难追上。

  两道长虹飞过山峦,朝着无尽远方疾驰而去。

  “血影,你逃不掉的!”万兽尊者怒喝连声,他要为欧阳明讨个公道,哪怕追到天涯海角,也在所不惜。

  将度运转到极致,顿时更快了几分,快临近血影。

  血影心里骇然,脸上却不露丝毫,冷冷地道:“万兽,再追下去,我定与你不共戴天!”

  万兽尊者脸上流露出一丝玩味的笑容,道:“我倒要看看,你怎么让我生不如死?”声音一落,庞大的气势再度散开,镇压而下,让地上的无尽生灵浑身颤栗。

  随着时间的推移,血影与万兽尊者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

  偶尔万兽尊者手中拍出的风刃,更是让血影苦不堪言,距离越近,躲避就愈加困难,虽然血影所学驳杂,但双方的实力差距,确实太大了。

  血影牙齿一咬,一拍胸口,嘴中喷出一大口精血,一股强大的能量波动从这精血之中散开,虽然气势仍达不到万兽尊者巅峰,却也强大无比。

  “血遁!”血影声音嘶哑,脸色略有苍白,显然这种秘术对他而言也并非简单。

  顿时,这精血化为血雾将他的身子笼罩,整个人化为一道血色红芒,如雷霆一般,划破空间,对着一片低矮的山道飞去,这种度,已经到了尊者可以达到的极致。

  虽然如此,但万兽尊者脸色依然平淡,不动如山,没有丝毫动作,只是身后突兀地散出一团白雾,度也随之加快,他冷笑不止,眼中闪过一丝讥讽之色:“有意思,我倒要看看,你还能用出几次血遁。”

  身子向前一赶,他与血影之间的距离虽然被暂时拉开,但血影想要将其彻底甩掉,却也绝无可能。

  血影心里一片冰凉,他伸手摸了一下怀中的圆形指环,眼中露出挣扎,还有恐惧之色。思忖稍许,那一口血色牙齿狠狠咬在一起,出“咔擦”一声轻响,又将这指环放了回去,他摇了摇头,那个人,除非到面临生死抉择的地步,否则,他绝不愿沾染,不是他不想,实在是太恐怖了啊。他作为吞天余孽支脉之一,已经是人人敬畏。但那个人,确比他更为耀眼。

  “血遁!”

  血影再次施展这种秘法,脸上最后一点血色也已被榨干。

  身上气血羸弱,气机若有似无,头乱做一团,身上衣服被风刃划得破破烂烂,狼狈不堪。要是异地相处,恐怕谁也无法相信,这是一个尊者级的级强者。

  三日之后,一追一逃之下,两人直接出了儋州地界。

  万兽尊者双目一凝,大笑道:“哈哈哈,我就说你逃不掉。”这言语带着强大的自信,似乎他说逃不掉,就一定逃不掉,一种凛然的霸气回荡。

  到了这个田地,血影心中一狠,也顾不得这么多了。

  直接将怀中的血色指环捏碎,冷笑道:“既然你一定要死,那我就成全你!”脸上干枯,没有一点血色,说不出的狰狞可怖。

  这指环散出一阵诡异的波动,但玩兽尊者饶有兴致地看着,竟没有打扰。

  仅仅杀几个吞天余孽的信徒与血影,根本不解恨,这是近乎自负的自信,就因为他是万兽尊者。

  过了半响,一道惊天的轰鸣之声突兀的从天边传来,伴随着无数血雾。

  这气势之强,与万兽尊者相比竟然丝毫不弱,而在这血雾之中,一位白衣老者负手而立,他须皆白,脸上全是皱纹,但最引人注目的却是那双眼睛。

  确切的说应该是眼中那可吞噬虚无的野望……

  万兽尊者栗然而惊,脸色也是变得凝重之极。

  天空之中,这白衣老者手掌摊开,平静道:“风起……”左手向前一点,右手隔空虚画。

  一阵风暴突兀出现,一股强烈的吸力迸,尘土,砂石,被这股力量卷了过去,在接触风暴的一瞬间,立马化作虚无,并且不停将天地之中的空气撕扯进去,迎风而张,所过之处,一片狼藉,生机全都泯灭,空气之中荡起一圈肉眼可见的涟漪,如鲤鱼鳞片滑动波纹,越来越快,甚至将空间撕扯出一片片的褶皱。

  万兽尊者脸色依旧毫无波澜,反而大吼一声:“来得好!”说话的同时,右手手腕一声脆响,突兀地向下一抓,无与伦比的磅礴气劲爆,硬生生从地下撕扯出数条由砂砾凝成的黄色蛟龙,扑杀而去。

  这飓风与这条蛟龙不过瞬间对撞在一起,大地颤抖,天地轰鸣。

  无尽狂风呼啸,呜咽作响,这是两个巅峰尊者之间的战斗。

  每次攻击,举手投足之间都具有气蒸云梦泽,波撼岳阳城的巍峨气象。

  血影停下身形,远远观看,这一幕幕在他的心中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如成永恒。这一刻,他才知道,万兽尊者竟强大到这等地步。

  黄沙溃散如雨,从天空掉下,而这一道飓风也快消弭。

  狂风与黄沙肆掠,就如末日降临,仿若天威。

  等黄沙散尽,飓风散开,天地间哪还有什么影子,白衣老者和血影都已经消失不见了。

  万兽尊者冷哼一声,环顾四周片刻,刹那远去。
  浏览阅读地址:/tongtianxianlu/805360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