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通天仙路 > 第七百六十八章 雕琢阵盘

第七百六十八章 雕琢阵盘

  万兽宗,山脉巍峨磅礴,连绵不绝。

  亭台楼阁林立,一道高瘦人影沿着山道缓缓向上移动,很多兽王宗的弟子在见到他之时,眼中都会露出羡慕与敬佩的目光,尤其是那一双眼睛,无比深邃,就如闪烁着光点的夜空,又似向内不停收缩塌陷的圆形幽洞,多看几眼似乎要将心神都吸入其中一样,这不是欧阳明又是何人?

  在山道尽头,就是万兽宗的重地,藏书之地,对于万兽宗来说,非常的重要。

  除非是对宗门有重大贡献之人,才能特许进入其中,否则,平日里能进入其中的人,寥寥可数,而且三步一哨,十步一岗,足可见兽王宗对藏书之地的重视,当然,以欧阳明如今的身份,自然不会有人不长眼,敢来阻拦。

  要知道,当初余琦尊者就赐下尊者玉佩,特许欧阳明进入藏书阁,更何况是现在了。

  欧阳明可是炼出飞毯的强悍人物,但更为重要的,他可是凤族使者啊。

  自古以来,有多少人能成为凤族使者,细细数来加起来还不超过一手之数。

  水文良正在查看典籍,见到欧阳明之后,立即迎了上来,笑着问道:“欧大师,好久不见。不知道你来藏书阁又要翻阅什么典籍?”他脸色真诚,对于欧阳明,他是打心眼里佩服,不但锻造术一骑绝尘,更能锻造飞毯,空间袋等等,还有什么是他不懂的。

  所以在见到欧阳明之时,他立即堆起了十二分的热情。

  欧阳明摆了摆手,道:“水兄,这次我来藏书之地想查看阵图资料。”

  这声音平平淡淡,但听到水文良耳中却如惊雷闷耳,他的身子明显的哆嗦了一下。

  水文良一脸的不敢置信,脑中只有一个念头,这怎么可能?欧大师怎么连阵图都有涉猎了,他才多大啊?

  眼神变得郑重起来,他低声问道:“欧大师,您开始研究阵图之学了?”

  欧阳明衣袖一挥,回答道:“研究谈不上,只是略有涉猎,而且这次出去,我也是有所收获。”

  水文良双目一凛,脸上肥肉微微抽动,夸奖道:“欧大师,真乃大才。”这句话他说的是真心实意,没有一点违和,欧阳明不但在锻造术上早已将他征服,而且还涉猎无数法门,潜力之大,已经超出了他所想象的极限。

  话音一落,他收敛心神,道:“欧大师,请你随我来。”

  两人一前一后,往藏书之地深处走去。

  来到一处偏殿,水文良肃然道:“欧大师,这一殿的典籍就是与阵图相关的内容,欧大师有什么需要只管唤我。”说完退了出去,其态度之恭敬要被其余人看到,恐怕会震惊得无以复加了。

  水文良可是镇守藏经阁的高阶灵者,竟然会有这样温和的一面,真是令人惊讶。

  等水文良走了之后,欧阳明这目光移回。

  他的前方是一排整齐的格子,每一个格子中都摆放着一本阵图典籍,总共有四五百个格子,这个数目与藏书之地的其他典籍相比不过沧海一粟,但欧阳明眼中却流露出一丝惊喜之色,这可是阵图资料啊!

  他摇了摇头,感慨不已:“不愧是兽王宗,底蕴之深,真是难以想象。”

  欧阳明可是知道阵图资料有多珍贵,而在藏书之地中,竟有四五百本之多。

  他抬头望着一格子一格子的藏书,眼眸中隐隐的透着喜悦的光芒。

  目光顺着目录下移,不过片刻就已经选好了三本书籍。将书籍拿出,放在阁中桌子上静静地阅读起来。

  “幻阵篇?”他轻笑一声,这一次,一定要将幻阵阵图完善了。

  手腕一声脆响,一个圆盘散出一个小型光幕,竟是一个缩小了无数倍的幻阵。

  欧阳明中指轻抚过圆盘,彻底将精神沉浸于这本讲述幻阵的典籍之中。

  过了半个时辰,他眼中流露出明悟之色,囔囔道:“这种符文排列方式,释放时速度虽够快,却失去了幻之真意,做不到以假乱真。”

  “这种符文的排列方式尽得幻之真意,但释放速度又受了限制,若敌人有所准备,很难成功。”

  他双眉时而皱起,时而展开,时而恍然大悟,进入一种奇异的状态之中。

  这本《幻阵篇》由浅入深,再由深入浅地讲解了幻之一字的真意,特别遇到一些特殊问题时阐述的太极推手,更是让欧阳明茅塞顿开。

  不知不觉之间,他已经将《幻阵篇》看完了,而另外两本,则是防御阵法,则是他此行的另一个目的,也对此投入了极大的精力。

  许久之后,欧阳明缓缓起身,拍了拍身上的衣服,出门与水文良打了声招呼之后,就回到了自己的院子之中。

  院门一关,就火急火燎地尝试起来。

  呼呼!

  念头一转,一团火焰就熊熊燃烧起来,四周温度瞬间升高。

  而这火焰中间,裹着一个圆盘,一条条清晰的纹路铭刻出来,透着几分诡异的感觉。放眼看过去,让人头晕眼花,目眩神迷。

  但欧阳明知道,这只是阵图上铭刻的符文而已,与阵法相比,就好似挂在天空之中的明月与沙漠之中的一缕黄沙,阵图是明月,而符文则是黄沙,两者之间的差距是一条很难逾越的天堑。

  但是,那阵图,却是由无数符文凝聚结合,构建而成的。符文,就是阵图的根基。

  一个个蝌蚪一般的符文在欧阳明精神世界之中游动,随着他的意念,相互连接之下化为一条清晰的纹路,铭刻在阵盘之上。

  一次,两次,三次,阵盘之上的纹路密密麻麻,让人眼花缭乱。

  看似杂乱无章,但隐隐之间,却有着一种密不可分的联系。突然,一个符文横冲直撞一般烙印在阵盘之上,欧阳明脸色一变,连忙用控制灵力,这符文速度这才慢了下来,缓缓凝刻而出。

  他的眼神变幻莫测,用心炼制,许久之后,这符文线路终于首尾相接,透出一种圆润柔滑之感。

  欧阳明的精神力稍一推动,他的四周环境快速变化,脸上流露出一抹喜色,心中感慨万千,这一个幻阵阵盘终于完善了。

  学习就像逆水行舟,需要不停巩固自身,这话果真不错,否则的话,也不会这么快就将这一个幻阵阵图彻底完善。

  不过,在学习的过程之中,也要磨砺心境,方能获得最大收益。

  一个人仅在山脚,看到的至多也不过是草木葱郁,溪水潺潺,鸟兽纷飞,小道清幽,唯有登上山巅,才有可能一揽众山小。站得高,则看得远,或也能看到山中捷径,就像这一次将阵图完善,也是厚积薄发,经验趋于圆满的结果。

  稍微休息片刻,欧阳明又将心思沉入精神世界之中,因为接下来才是重中之重。

  他一点一点回忆起在藏书之地看过的防御阵图典籍。

  渐渐地,欧阳明陷入了一个奇异的世界之中,在他周围,有无数的光点散发着微弱的光芒,这些光点颜色各异,而且所带着的气息也各不相同,有的狂暴得像要喷发的火山,有的则厚重得像是大地,看过去,连心神都有几分压抑,而有的则似虚似实,光芒也忽明忽暗。

  欧阳明荡漾在这一片奇异的世界之中,手心摊开。

  一个淡蓝色光点落在他的手心之中,他心里思忖稍许,就已明悟,这一个是已被他掌握的幻阵符文,他手心合拢,这个符文就缓缓消散。

  欧阳明的眼睛紧紧闭着,脸上没有露出丝毫表情,无喜无悲。忽然,一股强烈的召唤感出现在他的心头,这种感觉很是玄妙,很难用言语来形容。

  欧阳明顺着这种召唤之感看去,一个半弧符文出现在他眼前。

  就在他看到这符文的瞬间,心头竟有一种压抑之感,他心念急转,立即将这个符文牢记于心,并且隐隐觉得有着几分熟悉。

  不知是过了多长时间,欧阳明这才从这种奇异的状态中退了出来。

  他的眼神无比郑重,意念一动,一缕火焰从他手心迸发,一个小型圆盘在火焰之中快速变化。

  欧阳明脑中观想之前在奇异世界中见到的符文,一股厚重的气息从他身上传出,这种厚重的气息,似能将山岳压垮,就连青石地板上都裂开一条两寸宽的裂痕。

  慢慢的,他身上泌出丝丝汗渍,把身上的衣服都打湿了,显然这种符文铭刻对他来说,并不轻松。

  他右手中指在空气中划出一条半圆弧线,这圆盘之上竟出现与这条半圆弧线如出一辙的痕迹。

  欧阳明渐渐地适应了这种节奏,手指如飞,带着一种独特的韵律,无数个符文,浑若天成的印刻在圆盘之上,这一幕要是被水文良看到,心里一定会掀起惊涛骇浪。

  略有涉猎?如果这也是略有涉猎的话,那么天下间还有谁敢说精通两字。

  无数个符文相互连接,由一个个小点连接成一条细线,再由细线排列重叠,密密麻麻,厚重之感越来越强,而欧阳明的速度也越来越快,最后只剩下一道残影。

  终于,欧阳明双目突然睁开,闪过一抹惊喜之色,而在他的面前,一座已然雕琢完毕的阵盘赫然出现。
  浏览阅读地址:/tongtianxianlu/806751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