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通天仙路 > 第七百七十九章 尊者之战

第七百七十九章 尊者之战

  山巅之上,欧阳明突然抬头看着天空,冷声开口,道:“是谁,给我滚出来!”之前那一刻,他的精神世界之中突然生出一种特殊感应,有个人影藏在暗中,这是天凤之力和诡异头颅所带来的警示。

  余琦尊者脸色立即阴沉下来,双目转动,向四周查探。

  然而,半晌之后,他的脸上露出一抹古怪之色,疑惑道:“欧大师,真的有人闯入兽王宗了?”

  如果此人不是欧阳明,他早一巴掌扇过去了,根本不会说得这么客气。有人能潜入兽王宗,这简直就是天方夜谭,况且他一直在查探四周,只觉得周围空荡荡的,哪有什么人影,心里不免就多了一个想法,是不是欧大师搞错了?

  老猿与万兽尊者也是一脸的古怪。

  有他们三人在这儿,还有人敢来暗中窥探?

  况且欧阳明只不过是一位中阶灵者,我等三人都没有发现,你怎么会察觉得了?

  欧阳明重重点头,道:“绝不会有错!”

  阴暗处,某人心中轻咦一声,暗自点头,还算是有些门路,不愧是凤族使者之名。然而,他身上气息却依旧是丝毫未露,就连生命特征都彻底停滞。

  “不出来是吗?”欧阳明冷笑一声,双目一凝,眼中迸出一道精光,右臂抬起,丹田之气流转而出,全身每个细胞都在隐隐颤抖,手臂上青筋冒起,就如一条条扭动的青虫,竟有几分狰狞之感,气劲爆发,猛的对着天空一拳轰去。

  只见一条手臂粗细的墨色光晕,沿着长空倒转而上。

  这一霎,三位强者脸色终于变了,既然欧大师出手了,那说明真有人潜入到他们周围。

  看向欧阳明时,他们的脸上火辣辣的,因为他们三个都没有发现,但这灵者中期偏偏察觉到了,他的精神力量真强大的到了这种地步?这简直难以想象。

  脑中思绪还未止住,一道分不清喜怒的声音就从天空中传来:“盛名之下无虚士,老夫算见识了,欧大师果真不凡。”

  这声音刚刚落下,一位白袍男子缓缓显出身形,出现在天空之上。他的全身上下萦绕着一层淡淡的白雾,白雾笼白袍,似乎时时刻刻都在变化,就如雾中观花,水中看月,给人一种虚幻朦胧之感,但同时他的一言一行,一动一静,却又暗合天道,让人无比舒服,这种矛盾而又统一的感觉相互交错,让人头晕眼花。

  见到这一幕,就算是余琦尊者,都忍不住脸色微变,这个敌人,绝对不好对付。

  真有人藏在了自己的眼皮低下,而自己还未发现,余琦尊者与老猿猴和万兽尊者对视了一眼,他脚上一颠,直接冲天而起,如一道最为惊艳的弧线,横跨至天际之上,破空之音响彻而开,气势磅礴。天空之中风云倒转,有闷雷之音轰然而下,回荡十里范围,尤其是万兽宗东侧的大河,竟也溅起无数波涛,让所有弟子心头都为之一颤。

  余琦尊者运转丹田之力,身上长袍无风自动。他没有丝毫迟疑,冷哼一声,袖子凌空一甩。手中长剑光芒一闪,身前出现三朵红花,花瓣上血丝浮现,就像是以鲜血为墨汁精雕细琢出来的一样。

  “剑技,红霜!”余琦尊者冷喝一声。

  这花瓣旋转起来,一道指风一转之下,这花瓣瞬间变得铺天盖地,如狂风肆虐桃花林时落下的花瓣,直接将他身前一丈空气扭曲,如快速旋转的风刃直扑白袍老者而去,这些花瓣落下的位置,竟是白袍老者的心脏,显然已动杀心,剑随身走,他的身子紧随花瓣之后,长剑狠狠刺去。

  白袍老者笑了笑:“不愧兽王宗尊者,有如此威势,不错,不错。”

  话虽如此,但他仍然一脸随意,手指弯曲,还有闲工夫捋了一下胡须,右手之中突兀响起一声清脆的刀鸣,一道白色刀芒徒现,蓦然临身,这一霎,余琦尊者眼前的世界变成了黑白两色,白是孤寂的寡白,黑是最纯粹的漆黑,所有的一切都变得荒芜无比,白黑交错如一个相互融合的黑白木鱼,成了这世间唯一,在他脑中旋转。

  余琦尊者一咬舌尖,这才从这种诡异的状态之中缓过神来。他一脸骇然,但身上反应也是丝毫不慢,手心闪出一道电弧,手臂之上灰芒闪动,两手抬至身前,进行格挡。

  能踏入尊者之境的,那一个不是天之骄子,人中龙凤,心境,执行力以及撩天之志都淬炼到了极致,没有进取之心,别说尊者,就算是灵者,恐怕都能以踏入。

  无论这白袍人如何强大,余琦尊者都一无所惧。

  “轰……”两者狠狠地碰撞在一起,那炸开的灵气如水波般的扩散开来。

  余琦尊者的手臂之上浮现出无数道清晰的血痕,他眼神凝重无比,手臂微微颤抖了起来。

  老猿见势不对,与万兽尊者对视一眼之后,同时冲天而起。

  他们的心中无比疑惑,灵界何时出了这样的强者,每次出手之时都带着一种独特的韵味,似已到了看山是山,看水是水的境界。

  欧阳明直勾勾地盯着天空,这个层次之间的战斗,已化繁为简,每一个看似细微的动作,细细思索,每次观想所得都有不同,特别是与自身所学武学相互比对,一一印证,竟给他一种酣畅淋漓之感。

  突然,他右手向外一抓,一股吸力从掌心迸发,路边一根竹竿飞来,被他稳稳捏在手中。

  以天地为纸,竹竿为笔,泥沙为墨。

  一道一道弧形画出,透着一股冷然之感。

  老猿停下手中动作,诧异地看了万兽尊者一眼,道:“唉,欧大师这资质……”

  万兽凌空而立,轻轻摸了一下鼻尖,脸上也泛起一抹无奈,叹道:“欧大师除了锻造之上的天赋一骑绝尘之外,在武道之上的天赋也让很多天骄难以望其项背。”他摇了摇头,心里说不出什么感觉。

  白袍老者袖子凌空一挥,手中光芒一闪而逝,手腕翻动,突兀发出一身脆响。

  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挡住余琦尊者的一记肘击,同时一拳捣出,一圈肉眼可见的波纹回荡而开,伴随着一阵轰鸣之声,白袍老者见招拆招,借助这一击肘击,使出一记太极推手,轻点一下,步子蹬蹬瞪向后退了两步,没有一点凌乱之感,反而带着一种难以用话语形容的神韵。

  他稳住身形,看向下方,嘴角露出一条清晰的弧度,唏嘘不已,好小子,今天我倒看看你能学到多少。若是悟性天资够好,我送你一场造化又有何妨,也算是你我之间的一场福缘。手指微微转动,手中已经多出了一柄古朴的长剑,剑长三尺,宽三寸,其上红芒流转,一股强大的能量波动扩散而开。

  白袍老者背部微躬,长剑不停撩出,剑法变幻莫测,或如火山喷发时一般大气磅礴,又似如九幽寒泉一般静谧幽深,或如雪山之巅的的千丈冰峰一般寒意凛然,种种剑势,融为一炉,浑然一体。

  那剑光闪烁间,竟然将余琦尊者生生压制。

  老猿倒吸一口凉气,暴吼一声,身上空间袋白色光芒一闪,飞出一只巨大战锤,竟是一柄精品五阶的法器。

  放眼望去,这战锤起码有一丈长,不似一般的战锤,顶部并非扁平,反而透着几分尖锐,给人一种无与伦比的巨大压力。

  老猿闷吼一声,手指用力捏紧锤柄,战锤漆黑的表面泛起一道冷光。

  狠狠凌空一敲,这一下,就像是一柄打铁的重锤敲歪了,敲在一块玻璃之上一样。

  战锤落下之处,空气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横扫出去,瞬间成为真空。

  白袍老者脸色微红,又是一剑撩出,剑气不显狰狞,反而有些平淡,但这看似平淡的一击,却直接让老猿脸色一变,再无丝毫保留,尊者级别的力量全都倾注到战锤之中,光华直接将山顶弥漫,巨锤如飞,直接对着这道剑气砸去,一霎之下,剑气瞬间支离破碎。

  老猿脸上也露出一抹不正常的潮红。

  万兽尊者不知何时,已经绕至白袍老者的身后,从他背部攻来,高大的身躯极具压迫力。他的头发根根竖起,掀起一阵风暴,巍峨如山的气势向前方一压,这是在万兽岭久居上位所养成的王霸之气,经过无数胜利的洗礼才养成的气势,这气势如山似岳掀起风暴,想要动摇这白袍老者的道心。

  但白袍老者丝毫不受影响,反而向外一个斜跨,手中长剑劈空而至,冷冽骇人。

  万兽尊者见状,脸色一黑,冷哼一声,道:“找死,杀!”声音未落,全身肌肉膨胀而起,就如同充血了一般,拉出无数道惊人的弧度,连他身边的空气都颤抖起来。

  万兽尊者手上缠绕着墨色,如即将碎裂的符文,直接一拳轰出,不讲道理,也没有任何道理,气与劲相互交融,拳劲所过之处,空气瞬间剥离,只剩下如闷雷一般的巨响。
  浏览阅读地址:/tongtianxianlu/810496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