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通天仙路 > 第七百八十章 道之真意

第七百八十章 道之真意

  “轰隆隆!”巨响轰鸣。

  下方众人耳畔就像有一道轰然而下的惊雷炸响而起,山顶竟然都在这余波之下,轻微地晃动了两下。

  感受到这股剧烈的波动,天刀尊者面色变得古怪无比,更有着一丝无奈之色。别人不知道这白袍人的身份,但他却知道的一清二楚。

  枯荣大师,儋州人族第一强者。

  只是,在这百余年中,枯荣大师因为寿元枯竭,气血羸弱,根本不敢与同阶交手。而如今,服用长生丹之后,他已然是浴火重生,生机再现。

  此刻,更是见猎心喜,想要与同阶斗上一场。也罢,我还是别多管闲事了。

  在天刀尊者身边,一位身穿灰衣的男子负手而立,修为竟已达到灵者巅峰的境界。他右脚向前跨出半步,喉咙微微一动,似想要开口解释什么,但这步子刚刚迈出,就被天刀尊者用眼神止住。

  只见天刀尊者眼底已经有了一抹不悦之色。

  方凯悠讪笑一声,怯怯将腿收回。

  而在天空之上,万兽尊者只觉得一股剧烈到了极点的震荡传来。

  这一股震荡之力先是从手指传到手臂,再顺着筋脉传到胸部,再到五脏肺腑,直到全身上下每一个细胞,同时震荡之下,似能把全身上下的血肉全都搅在一起。

  万兽尊者那比精铁还坚硬了无数倍的身体都止不住颤抖起来,心中骇然无比,暗叹,这是什么拳法,力道虽然不大,但能够引起一种诡异的身体共震。

  他又快又急地吸了口气,强行调整气机,将这震动强行镇压而下。

  白袍老者也不好受,之前万兽尊者轰来的那一拳,直接让他体内气血翻滚。

  他心里感慨,恐怕用不了多久,他就可找到属于自己那条路了吧,不愧是儋州兽族第一强者。

  他手上动作快速变化,刺、劈、惊、掠、撩种种看似简简单单的剑招,在这白袍老者手中,都有一种化腐朽为神奇的味道,每一个招式都留有余韵,拥有无数的变招与后续,只要一时不慎,就会遭到猛烈且持续的打击,二人之间的战斗,极为凶险,每招每式都暗藏玄机。

  万兽尊者、老猿、余绮尊者三人身法展开,围成一个圆形,同时出手,三人极为默契,互相配合,不停压缩白袍老者的活动范围。

  但就算在三位尊者的联手之下,白袍老者仅略显颓势,变进攻为防守,不停抬手回防,做得滴水不露。

  每一次变招都在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

  万兽尊者以一个不可思议的角度不着痕迹的捣出一拳,而余绮尊者与老猿眼光何等毒辣,相互配合之下同时从不同方向轰来。

  白袍老者脸上罕见地流露出一抹欣赏之色,但因为身体被一团云雾因绕,没有人能够看见。

  他身子向下一折,猛地一降,躲过了三人的合击,随后以一种强横的姿态向前突去,手中长剑向前一刺。

  竟要已一己之力与三位尊者硬撼,这种威势,让毛简笔心头骇然,暗暗感慨,这个尊者究竟是谁,实力强得太过可怕了吧,在三位尊者的围攻之下,竟还敢选择硬撼。

  天刀尊者眼中精光闪烁,暗叹,枯荣大师,真不愧是儋州人族第一强者啊。

  至于刚从下界上来的三女,哪里见过这等画面,就像是看见了神仙一样,嘴唇微微分开,精致的面容之上全是震惊之色,像是一道独特而又靓丽的风景线。

  三女不约而同地叹了口气,同时将目光移向欧阳明。

  只见他双目紧闭,手中捏着一根竹竿,信手涂鸦一样,不停地凌空刺出,手上的动作越来越快,几乎化作一道残影,脚上环绕着一道青风。

  三女目光复杂,他已经走到这种地步了吗?

  你我之前的差距就如同天堑一般遥远,我真的还能够伴你左右?

  而此时,在欧阳明的精神世界之中,无数个人影快速闪动,细细一看,就能够看到,竟然是白袍老者、万兽尊者、老猿以及余琦尊者四人,四道人影你来我往,激斗纠缠在一起,欧阳明看着几人的动作,依葫芦画瓢,每一次都比前一次进步一丝,随着时间的推移,将自己战斗之中的陋习与瑕疵全都剔除。

  如果这个时候,有人能看到他的精神世界,再与山巅那拿着竹竿不停闪烁的人影比对,就能知道。

  两道人影每一个动作都如出一辙,就连时间都丝毫不差。

  他以竹竿为枪,每一次刺出都带着一股冷然与磅礴的感觉。

  这一枪应当是取枪法之中勇往直前不撞南墙不回头的狠辣之意,出枪之时一定没有犹豫,要快要很,置之死地而后生。他眼中异彩闪动,手中竹竿猛地向前一刺,冷冽决绝。

  这一枪则与之前的那一枪刚好相反,讲究以巧打力,以点打面,以快打慢,以四两拨千斤。声音一落,手中竹竿不合常理地向下一弯,柔软无比,透着一股阴柔之感,时时刻刻都在变化,将竹竿四周的空气以一种巧妙之法全都卸去。

  一招一式,相互印证比对。

  欧阳明的武道修为已一种不可思议的程度提升!

  毛简笔等看向山巅的那道残影,心神之中,竟感觉到几分危险的气息,他脸上露出颓丧之色,苦涩道:“欧大师简直就是个妖孽!”

  老匠头则一脸欣慰,他年纪虽然很大,但极为精神,心里更是恨不得让全世界都知道他是欧阳明的师父。

  上了年纪的人,也就只剩下这点小心思,不就喜欢比谁家儿子有出息,欧阳明虽然不是他亲生的,但在他眼里可是比亲生的还亲,他脸上褐斑皱起,非常开心,暗叹,老汉这辈子,算是值当了。

  而在这一刻,欧阳明的精神世界之中,天凤之火突然亮起,哪怕是阳光在这光芒的面前,都要黯然失色,一股能够焚灭一切的灼热之力扩散而开,这光芒之上,一丝丝红芒如水波一样荡漾而开,而有一道,直接从天凤之火上流下,融入欧阳明的枪法之中,于此同时,一股吞噬之力也悄无声息地融入这一枪之中。

  欧阳明摒弃凝神,将自身歧念压下,抱元守一。

  心里就如冰湖一样平静下来,自生所学与之前的招式尽数融合,就像是一个天地熔炉。

  在他的脑中,只剩下一片深邃悠远的星空,一道道神秘纹路浮现,渐渐让欧阳明踏入物我两忘之境,先忘人,在忘物,忘掉世上的一切。

  突然,脑海之内福至心灵一般迸出现一道惊艳的枪法,由简入繁,再由繁化简!如此反复,不停在他心神之中淬炼,招式不断揉捏融合,一抹道之真意回荡而出,欧阳明双目开阖,眼中爆发出一道长枪虚影,仿若真龙出世,强大的气势爆发之下,就连天空之中尊者的身影都黯然失色了一般,这不是说这一枪有媲美尊者的实力,而是有道意回旋,道之真意回旋。

  既然因枪而悟,又有道意回荡其中,那索性就叫道意一枪。

  “杀!”欧阳明大吼一声,眼眸中泄出的精光就如闪电一般耀眼,让人不敢至视。

  他身体前倾,手中不知何时已多了一柄长枪,对着天空狠狠一刺。“轰!”一道惊天的枪芒冲天而起,足有十来丈,似乎在这一枪之下,所有阻碍困难都会被瞬间粉碎,包括禁锢自身的命理与掌控身体的枷锁,在这一枪之下,都会灰飞烟灭,因为这一枪之中蕴含道之真意。

  风声停了,山顶死一般的沉寂。

  似乎都有的事物都有违常理的一顿,眼中只剩下这惊艳绝伦的一枪。

  就连天空之中激斗的四位尊者都很有默契地同时停手……

  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大眼瞪小眼,最后还是老猿主动开口,言语中透着浓浓的羡慕之意,道:“欧大师竟能在灵者中期就领悟一丝道韵,这等缘分,真是让老朽羡慕不已。”

  万兽尊者也倒吸一口冷气,道:“尊者之中能领悟道意之人少之又少,就算是我都还没有领悟,只要让我领悟一丝道之真意,我有信心,定可踏出那一步。”

  白袍老者看向欧阳明,心中微惊,最微笑着摇头,惊才绝艳,不过如此。

  山巅之上,在所有的人眼中,这惊艳绝伦的一枪,就像是成为永恒一样,彻底定格。

  三女桥舌不下,嘴巴张开,心跳都停止了,之前的画面,已印入她们的灵魂之中,痴痴地看着山巅的那个背影,只觉得这一刻的欧阳明有一种让人心醉的气质,就算是用风华绝代,一骑绝尘来形容都毫不为过,说不出的耀眼与迷人。

  过了半响,白袍老者这才缓过神来,轻轻捋了捋一下胡须,看向欧阳明的目光热切无比。

  叹,好小子,不枉我打生打死,竟能从我们的战斗之中领悟一抹道韵。他心里感慨不已,亲眼见到一个后辈领悟道之真意,也算是难得一见了。

  白袍老者摇头一叹,整个身体突然发出一阵绿光,交映生辉,照耀之下,碧波荡漾而起,山顶草木全都长出嫩芽,花朵盛开,生机盎然,尤其是一些枯枝,也长出嫩叶,这是……枯木逢春!

  老猿心里泛起惊涛骇浪,脸色急变,尖声叫道:“枯容大师!”
  浏览阅读地址:/tongtianxianlu/810496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