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通天仙路 > 第七百八十七章 争夺资格

第七百八十七章 争夺资格

  枯荣大师在万兽宗后山住了下来,每天早晨都会起来观看山下雾海,心里掐着日子,等待着爱徒郁修明的到来。

  兽王宗在儋州算得上数一数二的洞天福地,山水环绕,灵气充裕,枯荣大师自然住得非常舒心。

  但他最喜欢的还是距兽王宗后山仅有十来里的大江,一闲下来,总会看着这条大江怔怔出神,大江足有百丈来宽,绵延千里,河水奔腾向东,就像是一条蜿蜒而去的水龙。

  每天朝阳初升的时候,江水之中翻滚的波涛,就把江面的白雾卷起,向外飘散,浩浩汤汤,朦胧在群山之间,远远看去,云雾萦绕在兽王宗诸多山峰之间,就如走进了仙境中一样。

  这一日,远方陡然响起一道嘹亮钟声,枯荣大师眼眸一亮,张开身形,来到主峰脚下一个巨大广场之中。

  此时,万兽尊者、余琦尊者和老猿等已经来到此处,他们的目光远眺前方,静静地等待着。

  突然,一道破空之音就从远处传来。寻声看去,只见一道白色流光快速掠来,竟然是一条银色的飞毯。

  很快,飞毯越来越清晰,已经能看清飞毯上盘膝而坐的两道人影。

  他们正是去而复返的天刀尊者和枯荣大师的关门弟子郁修明。

  广场之中,兽王宗诸多弟子齐齐抬头。这一段时间,已经有小道消息传出,这一次参加儋州与漳州炼器大比的人,不再由五指峰指定,而是各凭本事争夺,而其中一位人选,就是代表兽王宗的欧阳明大师。所以,这些弟子才会来到广场中等待,想要亲眼目睹这场盛事。

  广场内,早就循声来此的欧阳明双目微凝,瞥了一眼空中迅速掠来的银色飞毯,看了那身着灰衣的中年男子一眼。

  眼中精光闪耀,知道这就是枯荣大师的关门弟子,那位锻造天才了。

  他吐气探呐,心中暗叹,今天我倒要看看,谁才是儋州人族第一锻造天才。

  眼里的光芒越来越亮,一股气吞山河的巍峨气势从他身上迸发出来,那略显瘦弱的身躯,也变得无比高大起来。这一瞬间,无论怎样的困难与险境挡在他的面前,都会被他毫不犹豫地粉碎。

  “炼器大比三十年一次,过去百年,除了五指峰之人再没有外人参加过,要是欧大师能得到这个名额,这种垄断就会打破。”

  “很难,枯荣尊者不仅是人族第一强者,锻造术也是宗师级别,能被他收作关门弟子,又岂会是简单人物?”一名长衫青年,沉默半响之后,开口分析道。

  “哼,话虽如此,但欧大师又简单了?连飞毯都能锻造,还有什么做不成的。”一个灵者中期的弟子冷哼一声,尖声反驳。

  就在兽王宗弟子三五成群地讨论之际,天刀尊者与郁修明从飞毯上一跃而下。

  天刀尊者袖子一卷,直接把飞毯收了起来。

  走到枯荣大师身前,恭敬道:“见过师叔!”

  郁修明也踱步而来,一脸郑重,躬身作揖道:“拜见师尊。”

  枯荣大师一脸和蔼,看着天刀尊者,道:“不必多礼。”

  随后把目光移到郁修明身上,声音平平淡淡:“你年少时就被我收入门墙,潜心钻研锻造之术,时间一晃,已经过去了三十年,如今,是检验你成绩的时候了。”

  枯荣大师眼中罕见地流露出一缕回忆之色,在他心里,对于郁修明这个关门弟子,是打心眼里喜欢,天赋只能算是其中一个原因,最主要的还是心性,时刻谨记勤能补拙,做事也温润如玉,虽然骨子里极为自傲,但既为天骄,谁没有傲气?谁没有傲骨?

  郁修明一身灰衣,却偏偏洗得泛白,一脸诚恳地说道:“能成为师尊的关门弟子,是修明一生最大的幸事儿。”

  枯荣大师摇了摇头,脸上的皱纹全都挤在一起,目光看向身边的老猿,沉声道:“老猿,他来了,就比试三场,你看如何?”在场所有人之中,只有老猿辈分与他相当,这才询问老猿意见,也算是给足了万兽宗面子。

  老猿手指轻敲着椅面,笑道:“枯荣大师你本就是锻造宗师,你做主就成。”

  “好,既然你都这样说了,那老朽就倚老卖老一次。”枯荣大师将目光从老猿身上收回。

  直接从椅子上站起,目光灼灼,看向郁修明与欧阳明,低沉道:“三十年一次的炼器大比,并非儿戏,自然得分出个高下,你们两人比上三场,胜利者,取得名额,可代表儋州参加炼器大比。”这声音闷响而起,如同惊雷,搅动山间雾气。

  念头一动,四份普通的材料已从他空间袋中飞出,出现在广场中央,堆得如小山一般。

  见众人都是一脸疑惑,他轻声解释道:“第一轮所比的是基础,能用普通材料锻造出品质好属性绝佳的装备,才是真正的锻造大师!嗯,话不多说,现在开始,时限为一炷香,时间到若还没完成,则算认输。”话音刚落,枯荣大师右手抬起,用力向前一推,一个香炉迎风而长,凭空落下,一黑一红两根檀香冒着紫烟,一圈一圈卷上天空。

  “嘶嘶!”

  一位兽王宗弟子连续吸了两口气,指着场中的材料,一脸不敢置信,道:“这些材料,竟然全都是灵界最常见的材料,一般的锻造师,能炼出一件普通法器,就算很不错了吧?”

  “能炼出普通法器,当然算不错了,但你可不要忘了,眼前这两人,代表的可是儋州年轻一辈的最高水准,岂能用常理度之?”

  “年轻一辈?”这长袍男子脸色古怪,故意把声音压低:“郁修然四十出头了吧?但欧大师……”他没有说完,但众人都明白他的意思,欧大师的年龄比郁修然小多了,与沉浸此道三十年的与修然相比,少了很多沉淀,非常吃亏。锻造装备可是水磨功夫,没有时间的积累很难出成绩。

  余琦尊者正襟危坐,看向老猿,低声问道:“猿老,你看使用这种普通的材料,他们两人能炼出什么样的装备?”

  猿老狠狠一瞪眼,气势十足,冷笑道:“你这是挖坑给我跳呢,我才不上当!”他才不会随便猜测,欧阳明可不是一个按常理出牌的人。

  欧阳明没有受这些话语的影响,将目光从材料上移开,心里暗道,果然是灵界最常见的材料,但加入材料的顺序不同,锻造出来的法器品阶差异必然极大。他没有急着动手,反而在精神世界之中不停推演起来,先加青火石,再加血炼石。

  不对不对,青火石耐火点极低,先加进去会破坏结构,但先加血炼石炼制又会失了稳定。

  无数种排列组合之法在他脑中出现,都被他一一否定。

  一次、两次、三次,他利用穷举法不停推演,脑中可行的方案越来越少,但他不但没有气馁,眼中的光芒反而越来越亮。

  而就在欧阳明思索之际,郁修明手中突然迸出一道白光。

  左手右手相互配合,全身上下每块肌肉都似连贯起来,动作浑然一体,无比圆润。

  他看了欧阳明一眼,冷哼道:“哼,装神弄鬼!”

  转眼之间,檀木香已烧了二分之一。

  霍然,郁修明脸上闪过一抹傲色,手上动作加快,五指如飞,嘴中低喝道:“凝!”

  右手抬起,向下猛地一按,半空中白光变得灼热起来,就连半空中落下的阳光都黯然失色,他一脸狂傲,空气都随着他的动作轻微震荡起来,一个头盔在白光之中凝聚而出。

  头盔之上一道道纹路铭刻完成,如刀画痕,清晰无比,他心中笃定,这一轮自己一定能获得胜利。

  郁修明也没有想到,第一轮,自己竟然超水平发挥,况且,用普通的炼器材料炼制装备,本来就是他擅长的领域,所以,第一轮必定能获得胜利。

  看着郁修明连贯而又统一的动作,余琦尊者暗自点头,轻声道:“不愧是枯荣大师的入室弟子,无论是对火焰的掌控,还是对细节的调整,都到了无可挑剔的地步。”

  “是啊,这次欧大师算是遇到对手了。”万兽尊者也开口附和。

  他眉头一皱,目光随意地从欧阳明身上略过,心里暗自感慨,欧大师,檀香已经烧了大半,你到底在等什么,再不出手,就真的要输了。

  也正是这个时候,欧阳明终于找到最佳方案。

  眼中闪过一道电弧,不在迟疑,手心白光一闪,一股吸力爆发,直接将地上的炼器材料卷到空中,以一种独特的韵律熔化。

  天凤之火熊熊燃烧,一股灼热之感四散而开。

  这种速度,竟比郁修明快了一倍不止,这还是欧阳明刻意压制之下,并不是他小觑对手,而是他趁机寻找熔化这材料的最佳温度。锻造装备,并不是温度越高越好,而是需要找到其中一个平衡点,过刚易折,慧极必伤这种道理在哪都适用。

  “哇,欧大师这种锻造速度,太快了吧!”

  “是啊,虽然早就听别人说过,欧大师的锻造速度奇快无比,还以为是夸大其辞呢。可是……奶奶的,这哪里是快啊,这简直就是在飞啊!”

  兽王宗的弟子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欧阳明,唯恐错过了任何一个细节。
  浏览阅读地址:/tongtianxianlu/813616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