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通天仙路 > 第七百九十四章 半途遇袭

第七百九十四章 半途遇袭

  天朗气清,惠风和畅。

  一道银色流光在云层中穿梭,细细一看,这流光竟然是一条颜色特殊的银色飞毯。

  飞毯上端坐着两人,一老一少,青年皮肤白皙,面容俊秀,却偏偏给人一种成熟稳重的感觉,而老人一副猴脸,气息强大,隐而不,就算是如此,也让他四周的空气扭曲起来,正是刚从万兽宗出来,要去参加炼器大比的欧阳明,还有沿路护送的老猿。

  欧阳明看着下方山河,草木葱郁,泉水横流,一派鸟语花香又悠然自得的景象,恬静而优雅,一缕清风吹来,群山之间的碧波由山顶向山下蔓延,就如草穗被压弯了腰,不停左右摆动着重重的头,带着独特的韵味,跌宕起伏,连绵不休。

  群山外围,一条大江绵延万里。

  “天岚江!”看着蜿蜒向前,水流时而急时而缓的天岚江,欧阳明露出感慨。

  他在兽王宗的藏书之地翻看了许多典籍文献,知晓这条大江并不如想象的那么简单。

  山脉起伏,连绵不绝,一点一点变得零星斑驳。

  老猿目光掠过面前一座直冲云霄的高峰,山峰足有千丈,从山腰开始,就被一层厚厚的冰雪覆盖,更奇怪的是山顶光滑平整,没有一点褶皱,就如一块镜子。

  老猿笑意盈盈,脸上的皱纹全都挤在一起,似乎能夹死苍蝇,他开口介绍道:“这座山峰为一剑峰,传说是被某位前辈高人一剑惊来,直接把山顶削去,山顶剑气千年不散,直冲牛斗。”

  欧阳明脸上带着浓浓的羡慕之色,他是一位施法者,精神力之强大,过普通人的想象,一心二用没有一点难度。

  他一边掌控飞毯,一边好奇地问道:“猿老可能做到那种地步?”

  老猿的皮肤像坏死的树皮一样,松松垮垮。

  右手轻轻抬了起来,指着那断去一截道山峰,笑着说道:“尊者巅峰,已渡过雷劫,五脏六腑经过淬炼,强大无比,能肉身飞行,也能借助天地之力,但每个人的肉身强横程度都是有限的,到了一个限度,就承受不住了,所以啊,尊者巅峰,能劈开二十来丈的山头就不错了,至于我,十来丈的山头还是能劈开的!至于这座山峰,就算是最细的地方都有百丈,灵界恐怕没人能够将其劈开。”老猿手腕一番,手中已多出一个淡青色酒壶,一看就并非凡品。

  欧阳明拇指向上翘起,真心实意地赞叹道:“十丈也是顶天的本事了啊!”

  老猿虽然听得开心,却依旧笑着骂道:“你小子成心膈应我是吧。要是以前,我非揍你不可。呵呵,你什么都可以不服,就是不能不服老,我这把老骨头,也不知还能熬多久……”这声音越压越低,并非老猿怕死,而是他想为兽王宗多撑几天。

  老猿又喝了一口酒,不知为什么,他总觉今天的酒比平常苦了许多。

  应该是太烈了吧?猿老心中暗道,他抿着嘴,又咽下去了一口,五指分开,叹息道:“我这一生,走过很多地方,灵界几乎逛遍了,大大小小的事儿都遇到过,但这猿生,说开了,也只能总结为这么几个词,懵懂、知事、遇人、择城、终老……这其中,除了遇人之外,我都做得不错,也并不是说没有遇到,而是时间不对,地点不对,现在回想起来,还真有几分后悔。”

  欧阳明也点头附和:“人这一生,遇到的每个人出场的顺序真的很重要。”

  “这老天太贼,喜欢捉弄人,总是把最好的人放在不知所谓的年纪,错了也过了。”老猿突然挪了一下屁股,惊呼一声:“没想到欧大师也有这种感悟。”

  欧阳明讪笑一声,缩了一下脖子。

  过了一刻钟,老猿一壶酒喝完了,脸上郑重道:“欧大师,不知这次代表儋州出战你可有信心?”

  一谈起炼制装备,欧阳明眼中熠熠生辉,他控制着飞毯拐了个弯,轻声道:“当然有信心,锻造装备,可是我的拿手好戏。”

  飞毯越来越远,时间已至黄昏,忽然,一道淡淡的红色光幕闪烁了一下。

  就连夕阳的关辉都被这的淡淡色血色阻隔,落不下来,山脉荒凉幽深,让人浑身一冷。

  “奇怪,这红色光幕是怎么回事?”老猿心中疑惑,却未放在心上。

  光线越来越暗,就像被一种不知名的物质吸收了一样,突然,成片的白雾从千丈之外翻滚而来,颜色一点一点变暗,最后竟鲜红如血。

  一股强烈的生死危机蓦然出现欧阳明心神之中,他没有一点迟疑,沟通天地灵力,精神力将飞毯包裹起来,向后方遁去,这度之快,已到了灵者后期层次,但与这弥漫而来的血雾相比,却如蜗牛一样缓慢。

  老猿脸上一黑,气机勃,时刻准备出手。

  “莫非又是血影?”他心中暗道,强大的气势爆出去,顿时笼罩方圆一切。身形闪动间,从飞毯上一跃而起,沉声道:“欧大师,你先走,我缠住他!”

  欧阳明脸色微变,最后抱拳一拜,道:“猿老,小心了!”

  老猿受了这一拜,眼中神色霸气凛然,傲然道:“哼,想要留下我,除非一口气来四位尊者!”

  欧阳明欲言又止,不再迟疑,坐在飞毯之上,朝着下方山间,飞遁而去。

  “散!”老猿大吼一声,右手抬起,向下一压,这血雾瞬间沸腾起来,就像被一根看不见的巨大竹竿搅动了一样,变成一个血色漩涡,快消散。

  “给我滚开……”

  就在这红雾即将消散的刹那,一声冷哼从雾气中传来,这声音听不出年龄,但煞气浓郁,透着一股邪魅之意。

  一道无形的音浪扩散,掀起狂风,直接将猿老掀起的血色漩涡打散。

  于此同时,一个白袍男子从雾气中一步踏出,在这一步之下,老猿只觉得眼前一花,脑袋一沉,似乎身边的天空都微微晃动了一下,嘴边挂着两道清晰的血渍,在夕阳之下熠熠生辉。

  此人看了一眼正在逃遁的欧阳明,没有多管老猿,而是露出一丝讥讽的笑容:“逃,逃得了吗?”

  又将目光移到老猿身上,右手抬起,那漆黑干枯的手臂暴露在空气之中。

  “翻云掌!”他冷喝一声。

  陡然间,这百丈之内的雾气全都翻滚起来,瞬间倒转,突然凝聚出一只黑色手掌,五根手指上的纹路清晰无比,这手掌,就像从一道漆黑深邃的裂缝中突然伸出来的一样,煞气惊天动地,一股磅礴的威压横压而下,这黑色的光芒,似能将夕阳的余晖都彻底腐蚀。

  他右手向前一推,这黑色手掌就直扑老猿而去。

  老猿心中骇然,脸上露出一抹苦涩,沉声道:“尊者巅峰?”话虽如此,却依然一步不退,他要为欧阳明争取时间。否则,后果不堪设想。只见他右手一拍空间袋,白光一闪之后,五指已经稳稳捏住战锤,这战锤足有一丈长,透着几分尖锐。一股强大的战意从他苍老的身躯上爆出来。

  “死!”老猿闷吼一声,战锤漆黑的表面乌光一闪。

  一个个如蝌蚪一样的符文亮了起来,对着这黑色手掌狠狠一敲,一道震人耳聩的巨响从天空中传下,气浪轰然一撞击,无数灵兽死于非命,而这黑色手掌仅出现了一道裂痕,迎风而长,不过半晌再次恢复如初,直接印在猿老的胸口,一股巨大的力道袭来,直接让老猿喷出一口精血。

  “咔擦,咔擦……”

  他身体一阵闷响,肋骨彻底粉碎,一股难以言语的疼痛之袭脑海。

  脸上毫无血色,身子一个趔趄,从半空中掉了下去!

  离心冷哼一声:“不知死活!”

  随后向前追了出去,但飞了一小段距离之后,忽然转过头,声音冰冷道:“血影,你可别妄想弄出幺蛾子,我能救你,自然也能杀你!”他嘴角勾起,一股吞噬之力,从他手中散出。虽然与头颅掌握的吞噬之力天差地别,也极为杂乱斑驳,但确实是吞噬的力量。

  血影眼底闪过一抹怨毒之色,但藏得很深。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只能与离心一起,如两道血色匹练,朝欧阳明追去。

  “轰……”

  山坡上,尘土飞扬,老猿重重把地面砸出一个大坑,身上衣服破破烂烂。

  用尽全身地力气,把袖中一张黄的符纸捏碎,一黄色纸鹤从黄符中飞出。

  老猿惨白的脸上露出一抹喜色,声音嘶哑干涩,道:“万兽,枯荣,余琦,血影与一位白袍人半路偷袭,把我击伤之后,现在去追杀欧大师了,来,来。”话语一落,他一口精血喷出,这纸鹤就像活过来了一样,身上充满灵韵,低鸣一声,翅膀一扇,就从他眼前消失。

  希望来得及,他喃喃自语,声音刚落,丹田干枯,精神力枯竭,再也坚持不足,晕死了过去。

  天空中,离心在前,血影再后,很快就追上欧阳明。

  离心一身白衣,他遥遥地看着欧阳明,冷笑道:“欧阳明,你逃不掉的,束手就擒吧,还能少吃些苦头。”

  欧阳明并没受到这话语蛊惑,度反而更快一丝,哪怕心里急切万分,脸上却不露丝毫情绪。

  精神力包裹着飞毯向下方山林一折,他心里清楚,在天空之中,想从尊者手中逃掉,无异于痴人说梦,只有进入山脉,利用山里复杂多变的地势,才有在绝境之中寻到一线生机。
  浏览阅读地址:/tongtianxianlu/815234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