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通天仙路 > 第七百九十五章 屠尽众生,我便是佛

第七百九十五章 屠尽众生,我便是佛

  离心经验何等丰富,立刻明白了欧阳明的打算。

  他冷哼一声,袖中滑出两颗漆黑幽深的长钉,三寸长,上面纹路古怪,一股寒意从钉尖散出,他两指夹紧钉子,轻声道:“放心,现在我不会杀你,这锁魂钉之中的下寒之力只会把你的身体冻僵,并不致命。”

  声音一落,他干枯的手臂上青筋冒出,猛地用力一甩。

  两颗长钉飞出,一枚锁定的位置正是欧阳明的肋骨上三寸之处,而另外一枚,从欧阳明下方飞去,寒气森然,直接把他逃向山林路彻底封死,这锁魂钉度极快,欧阳明只觉得寒芒刺骨,身体冰冷,一股冷冽的寒意从天灵穴滋生,从无到有,蔓延至身上各个角落。

  这生死存亡之际,欧阳明来不及多想,取出凝血长枪,以一种蛮横不讲理的姿态甩了出去,这一枪气势极强,枪影密密麻麻,收缩成一个由枪影组成的圆球,足有三四丈,一下突然炸开,尽管如此,却依然连稍作阻碍都做不到,如暴雨打梨花一样,瞬间就被消散,这钉子如附骨之蛆,直扑欧阳明而来。

  离心眼中露出笃定之色,这一击,必然可将欧阳明手到擒来。

  他是巅峰尊者,让一个灵者从他手中逃掉,那他还有什么脸面。

  可就在锁魂钉即将没入欧阳明身体的瞬间,只见欧阳明的身子如气球一样膨胀起来,化作一条长虹,将天空中的云朵搅得支离破碎,刹那远去,这一瞬,竟直接遁走百里,一下将两人之间的距离拉开。

  离心眼中血色大甚,声音如从孤狼泣月,恶鬼哭坟,啧啧道:“血遁之法……呵呵,不错,这才有意思嘛!”

  尊者巅峰的修为全力爆,他的身体陡然化作一条长虹追了过去。

  血遁的度实在是太快了,就连空气都向欧阳明挤压而来!

  一股巨大的压力死死压在他每寸皮肤之上,就如掉进了粘稠的沼泽之中,越陷越深。

  剧烈的罡风让他连睁开眼睛都变成奢望,如刀一般锋利的罡风从他身上掠过,把他的衣衫划破,把他的血肉划开,不过几个呼吸,身上已全是血痕,样子极为凄惨,欧阳明心里苦笑不止,他怎么都没有想到,在灵界催动血遁的代价竟这么大,因为度太快,似遇到所有的东西都生了质变。

  而且现在就算他想停下都做不到,这剧烈的罡风,就要将他身子都撕裂一样。

  这下子,应该摆脱他了吧。

  可这念头还没落下,一道破空之音再次出现在他后方,已不过千丈范围。

  他一身黑袍,鼻子与嘴巴就像被一把锋利的大刀连皮切下来了一样,只剩一双血色眼睛,头干枯,稀稀疏疏,丝上竟也散出一缕黑色,离心喉咙动了动,冷笑道:“这血遁有点意思,但你能使用几次?”声音一落,直接一手抓向欧阳明,他不愿再节外生技,那种吞噬之力,仅是想想就让他癫狂,在这种弱鸡身上,能有何用?

  他手臂瘦得只剩一点皮包骨,手指更是可见森然白骨。

  但随手一击却蕴含天地之威,只有空中云层翻滚,一双干枯的手掌突然将云雾拨开,从云层深处伸出,迎风而张,对着欧阳明一把抓去,这手掌干枯,没有一点血色,细细一看,无论纹路还是形状,都与离心的手掌如出一辙。

  尊者巅峰,唯有尊者巅峰才可挡住。

  欧阳明当然挡不住,他脑中昏沉,迷迷糊糊,就如一团浆糊,竟连一点还手之力都没有,似连灵魂都被这手掌吸了进去。

  大手直接捏住欧阳明,向后一拖,似想将其拽到身边。

  离心心中冷笑不止,哼,就算是尊者,在我手中走脱的都不一指之数,你不过一个灵者,让我浪费了这么多时间,足已自傲了。

  血影目光闪烁,眼中露出挣扎,这可是神魔大人的传承之人,到底管是不管?他内心踌躇不定。

  可就在这时,离心直接瞥了他一眼,这一眼,直接让血影体内气血翻腾,血气逆行,连续喷出两口精血,身子一个趔趄,差点从空中跌落,神色骇然无比。

  离心冷哼一声:“下次再有反心,我要叫你生不如死,我的手段,你想必心里有数。”

  血影连续吐了两口气,这才点头说道:“是……”

  而就在这个时候,欧阳明体内的天凤之火熊熊燃烧起来,他体内的鲜血,丹田中的灵气,全都沸腾,每个毛孔之中都冒出血汗,一股剧痛直袭脑海,欧阳明一咬舌尖,在这剧痛的刺激之下,欧阳明的眼中逐渐恢复清明,内心深处的那藏得很深的戾气爆出来,眼中红芒一闪而逝,仰天大吼:“头颅,吞噬之力给我吞!”

  他身为孤儿,要是内心没有戾气与狠辣,根本走不到现在。

  话音一落,一个丑陋的脑袋突然飞了出来,两个拳头大小的眼球瞪得滚圆,一个眼球为黑色,一个眼球为红色,极为诡异,看起来无比渗人,只见他吐纳之后,张嘴一吞,这大手之中的能量竟全被他吞了进去。

  欧阳明意念一动,这股能量直接涌入血遁腰带之中。

  就连他身上的伤势也全都恢复,血气在度充盈起来。

  这一幕直接让离心呆住了,但马上,他的呼吸立即急促起来,眼神灼热无比,暗叹,没错,就是这股力量,就是这股力量。他差点兴奋得大叫,这种吞噬之力,只要得到,哪怕是天,他都有信心掀开。

  身子一动,直扑欧阳明而去。

  可就在这时,欧阳明一声闷吼:“血遁!”

  他腰间的腰带出一阵刺眼的红光,一闪之后,欧阳明再次激射而出。

  “这不可能!”离心脸色阴沉如水,头顶仅剩的几根头都竖了起来,如果说第一次被欧阳明逃走还可忍耐,那这一次就是愤怒了,他可是巅峰尊者,连续两次,都给一个小小的灵者逃走了。这叫他如何不怒?

  第三次,欧阳明如法炮制,费劲周折之后终于逃掉。

  这一逃一追,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夕阳斜下,暮色从西边蔓延而来。山林、道路、河流,全都被黑暗吞噬。

  暮色中,离心脸色阴沉,这一路追来,他心里的惊讶越来越甚,欧阳明太果断了,每次都能在最短的时间内寻找到最好的破局之法,不但沉着冷静,而且还敢打敢拼,偶尔眉宇间泄出的戾气让他都心惊不已。

  不过,再催动一次血遁,你的精神就到极限了吧?离心暗中冷笑,下一次,定叫他逃无可逃。

  袖子一甩,朝前方追去,一刻钟后,终于再度看到欧阳明身影。

  离心冷哼一声,右手中指向前一按,冷喝道:“寒!”

  这声音回荡之后,他的中指指头变成浅绿色,空气中的温度都下降了许多,流光一闪之下,正中欧阳明的后背,一种冰冷刺骨的寒意袭来,让欧阳明打了个寒颤,身体倒转,借这一击之力,向远处飞顿而去。

  “哼,冥顽不灵!”

  寒心长袖一挥,两道指风凭空凝聚,迎风而长,一上一下,朝欧阳明点去。

  他一直未动杀心,只想将欧阳明活捉。否则就算欧阳明就算有三头六臂,恐怕都死无葬身之地了。

  欧阳明眼珠一转,念头一动,头颅再次飞出,直接将指风吞噬。

  同时身体一矮,对准那道指风撞去,这度太快,就算是离心想将指风打散,时间也来不及了。

  “你疯了!”离心惊呼一声,他打出这道指风只是为了不让欧阳明向山林中逃遁,没想到他就这么傻乎乎的撞了上去,这简直是在找死,这突如其来的变故,直接让他愣了一霎。

  但就是愣住的一霎,让欧阳明看到了逃走的希望。

  技能,替死,欧阳明心中低吼,身上被指风打出的伤势全都转入替身腰带之中。

  于此同时,替身腰带红光大甚,如夏日中最绚丽的红花,在夜空之中尤为显眼,欧阳明直接朝山林血遁而去。

  “不!”离心凄厉嘶吼,他怎么都没想到,自己竟被一个灵者耍了,这种智商上被人碾压的感觉,比杀了他还要难受,他双目刺红,向下追去,但这血遁的度实在太快了,瞬间百里,就算是尊者,都很难在短时间内追上。

  原来,欧阳明知道,想在尊者手中从天空逃向地势复杂的山丘,没有经过算计,根本不可能做到。

  所以,一开始只要离心略做阻拦,他就不向山丘逃遁,暗中等待时机,在暮色降临之时,利用替死这个技能,硬抗这一击,逃向地势复杂的山林,因为他心里知道,在天空中,他根本逃不掉。

  只有借助地势,才有一线生机。

  这一切说起来简单,做起来却充满荆棘,稍有不慎,就会陷入万劫不复之地。

  血光之中,欧阳明舒了口气,这一天的逃遁之中,他的精神力早透支,要不是在强烈的求生意念支撑之下,恐怕早就坚持不下去了。

  山林里,山道崎岖,树木参天,遮天蔽日。

  不时闪出幽深的绿光,让人心头一颤。

  忽然,两道长虹落下,正是离心与血影两人。

  离心黑着眉头,阴沉得如要滴出水来,冷声道:“找,就算掘地三尺,也要将他找出来,我还不信他能逃出我的手掌心,若能得到这股力量,我就可踏出哪一步,到时候,别说灵界,就算是上界,又有谁能奈何得了我?”

  血影沉默了半晌,声音沙哑:“他是魔神大人的传承者,信徒该做的就是为他建立势力。”

  离心听到这话,忽然大笑起来:“哈哈哈,知道你为什么不如我吗?迂腐,就是迂腐,我为什么要为别人徒作嫁衣,为什么?天下大势,我已经捏住了一半,得到这股力量我就能一飞冲天!”

  “何为魔,何又为佛,屠尽众生,我便是佛!”

  这一霎,离心眼中露出了一抹可以吞噬虚无的野望。
  浏览阅读地址:/tongtianxianlu/8152539.html